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进入洞府
    (突然头晕目眩,看不清屏幕了,码不成了,不要点,等没有这行字的时候再点进来)

    稆生刀修是把林千蓝当成了用隐秘手段尾随他们进来的,起了忿然。

    栾仓真人不这么想,五行阵不该破的这般轻易,他的最后一组破阵手诀还没打出,阵就破了。

    一个他很不想接受的解释,有人比他们还早破阵,他们跟在后面占了便宜。

    证据是,女修的一只手里有一颗浅红的珠子,是蜃兽的妖丹。蜃雾消失是因为女修从阵眼里取下蜃兽的妖丹。

    他还没想到女修是怎么做到一个人破阵的,稆生刀修先他出了腔。

    阮听夜道,“覆水阵已经启动了。”

    他们身处的地方是一个无水的、四下圆滑的封闭洞窟内,洞壁由一个个烟漆漆的空洞组成,辩不出这里是否是珊瑚丘的内部。

    海水从最下方洞壁的空洞里渗了进来。

    栾仓真人不再多想,朝林千蓝拱手道,“道友,可否联手破了覆水阵再做商议?”

    五行空间衍生阵是个困阵,看似没什么凶险,可实际上是软刀子杀人的阵法。

    进到了一个没有任何东西,无着无落,摸不到任何边际的空间里,时间一长,不可豁免地会出现急躁、恐惧的情绪,而蜃珠生成的蜃雾能强化这种负现的情绪。

    也就是说,困在阵内的人或妖兽,不及时出阵,有疯魔的可能。

    即便进来的人识破了这是个五行衍生阵,可若没有正好五个分属五行的修士,也是破不了阵的。

    除非有例外,困在里面的修士懂得空间阵法。

    辛凝老祖因纪淮专注于空间阵法,她对空间阵法也小有涉猎,加上她强大的神识才得以脱困。

    破了五行空间衍生阵,蜃珠拿下,便是启动了覆水阵。

    稆生刀修性子粗了点,不蠢,手里的刀虽没回鞘,但握在了身侧。栾仓真人已说过破了五行阵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当紧的是赶紧破开覆水阵,进到鲛人洞府内。

    林千蓝看了眼阮听夜,“可以。”

    此时两人不适宜打招呼。不管里面有什么宝物,鲛衣她是一定要的。

    时间紧,不是商议的时机。之所以说是商议,是因为除非把五人秒杀了,打起来的话,谁都别想进到鲛人洞府里了。

    口头约定达成,几人稍放了些戒备。

    在洞窟的一面墙壁上有块突出的地方,蜃珠原是放在上面的,被林千蓝取了下来。

    蜃珠取下后,突起下方墙壁上显现出一个门的轮廓,随着覆水阵的启动,门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在六人口头约定的当口,洞窟有了亮光,亮光是门上显现出一颗白色的珠子发出的。

    鲛人泪珠!

    都是金丹修士,见识不少,没见过真的,也从各种典籍里看到过。

    据记载,鲛人会在洞府的大门上嵌入两颗自己的泪珠,以表明是谁的洞府。

    在鲛人临死前,回到洞府时,会把其中一颗泪珠取下,大门会彻底关闭。

    辛凝老祖就是根据这颗鲛人泪珠判断这里是处鲛人洞府的。

    门外有禁制,她没能取走这颗鲛泪。

    眼前的大门浑然一体般,没有任何缝隙。

    栾仓真人和林千蓝,分立了大门的两侧。

    栾仓真人道,“道友,待禁制一晃动,道友便打入阵石,你看如何?”

    林千蓝点头,“就按道友所说。”

    因覆水阵有时间要求,她原想用的破阵方法是先找到大阵薄弱处,借助于浮音簪的破阵能力破阵。

    有他人在场,她不想用这个方法了。

    要想让覆水阵停下,很容易,把蜃珠放回原处就行。蜃珠放回,他们就可施展瞬移。

    可他们都是来寻宝的,哪会离开?

    栾仓真人在破阵上是个有真本事的,掐诀布下一个个幡旗,三十六面幡旗全都一次悬在各处。

    林千蓝认得,这是解阵幡。

    除了两人外,其他四人都各有分工。

    等栾仓真人把解阵幡全都布下,海水已涌至众人的胸口。

    海水覆盖住整个洞窟时,就是鲛人洞府自毁时。

    六人具都产生了紧迫感。

    林千蓝的神识盯着洞府前方的禁制,不放过一丝变化。

    当无形的波纹漾起时,林千蓝即时把手里的阵石分方位打了进去。

    禁制颤了几颤,最终破开。

    此时海水已灌注到个头较矮的素衣女修的下巴处。

    栾仓真人神情凝重,“听夜,匀迁,郝采,稆生,我说‘开’,各位即刻攻击门上鲛泪处。”

    四人点头。

    栾仓真人往大门的四方各打了手诀后,大喝道,“开!”

    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气龙往咆哮着冲向大门。

    “轰!”五行灵气龙在鲛泪处相撞,随后大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强烈的冲击力让周围的海水都空了一片,倒退了回去,好一会再重新灌注进来。

    六人都有准备,各自撑起了防御,抵挡住了这股冲击。

    等五行灵气龙散去,大门在鲛泪处出现一条缝隙。

    阮听夜再次出手,长剑劈向门上缝隙,大门应声打开。

    栾仓真人道,“可想好了,我只知道怎么进去,不知道怎么出去。”

    他与四人立有誓约,没有欺瞒,在潜下来之前,就与四人说过了,他没能从邪修那里得到出来的方法。

    “知道。”匀迁真人道,“既然下来了,就没有门前退缩的道理。”

    鲛人不想让人进入埋骨地,设了一个自毁的阵法,未免不会在自毁的阵法被破除后,还留有后手。

    可出寻宝了,怎么可能什么都事先知晓?冒险的事早有。

    没人要这个最后离开的机会。

    林千蓝当然也不会不进。

    六人鱼贯进入。

    “乖乖!”稆生刀修仰头大叹。

    鲛人洞府亮如白昼,顶部镶嵌了多颗鲛泪。

    光这些鲛泪他们就不虚此行了。

    说是这样说,可看到空旷的大厅,不失望是假的。

    大厅没有,不代表其他地方是空的,既是埋骨地,鲛人骨和妖丹一定有,还有更有价值的鲛衣。

    已经进来了,该商议一下得了东西怎么分了。

    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阮听夜对林千蓝笑了笑,“千蓝道友,没想到你会来南邺城。”

    自在夙血山脉时,发生了她差点扑倒了阮听夜的尴尬事之后,两人再没有见过面。

    阮听夜是阮家人,知道司家的一些动向没什么好奇怪的。

    看阮听夜对她的态度不远不近,不像是有什么芥蒂,林千蓝也只当那事没发生过。回应道,“是啊,我刚闭关出来,需在实战稳固修为,便过来了。”

    她跟阮听夜没有熟到什么都说的地步。

    远程传送阵的事在没建好之前还都是十三个超品大世家,以及仙京城几家一流世家间共同约守的事宜,不易由她宣传出去。

    “怎么,你们认识?”匀迁真人来回看了看两人。他有点信稆生刀修的,难道是阮听夜透露了消息,这位千蓝真人是尾随他们来的?

    阮听夜对匀迁真人的狐疑不以为意,“认识。曾一起去过夙血山脉。”

    “千蓝道友……”素衣女修郝采凝思了下,“莫不是仙京城的千蓝真人?”

    她在名声在仙京城较为响亮,她不觉着有什么实质上的好或不好。林千蓝淡淡道,“是我。”

    郝采真人没再说什么。

    “原是千蓝道友。”栾仓真人道,“道友,因此次寻宝是我发起的,来之前商议此处的收获,我得二,另四位道友各一。千蓝真人怎么想?”

    浮音宫里的腾二憋了半天了,听到栾仓真人的话,说道,“什么一,二的,这里的东西都该是老大的,我们先来的,凭什么分给他们。”

    原本破了蜃雾,腾二就要出去的,结果遇到了这五人,老大说万一打起来,让它出其不意地阴人,就没让她出去。

    在海底时,因为它是灵体,不能出去,腾二已经憋了很久了,总算到了一个没水压的地方,有了意外不能出,腾二能高兴吗?

    林千蓝听出栾他真人的意思是让他也为一,占一份,她是不会同意的,要是真的只有鲛衣鲛丹,没有其他东西,占一分的她怎能得到鲛衣?

    栾仓真人混淆了一件事,她不是跟他们一起来的,不是仰仗他们进来的,她跟他们是两方人,即为两方,那她至少得到一半。

    五行空间衍生阵是怎么破的,想必栾仓真人心知肚明的很,却是说出让她为一的意思,是试探,也是真的这样想。

    要是她同意了,或者跟他们讨价还价,那她就被动了。

    “大主人,要打架吗,那个人跟大主人认识,还跟他打吗?”小墨最近对打架的事也是很热衷,只是在海底,它一个火属性的陆地妖兽占劣势。

    林千蓝道,“我看,还是各凭本事吧。”

    “什么各凭——”

    凭空冒出的十多个傀儡让稆生刀修没能问完。

    这应是鲛人留的后手了,六人反而一喜,这十多个傀儡价值可不低,用这些傀儡来守洞府,洞府里不可能是空的。

    一场混战。

    等十多个傀儡人都不再动时,傀儡人从哪出现的也都知道了。

    林千蓝一闪到了柱子边,往柱子上一扑,消失了。

    “又!怎么这么多的传送阵!”稆生囔囔道。

    林千蓝进到传送阵时,阵纹一闪,被栾仓真人看到了,“随机传送阵。”

    他的脸色不是大好。

    随机传送阵意味着每个人传送到的地方不一样,有人可能会一无所获,有人可能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得了。

    他万一是那个一无所获的,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吗?东西到了谁的储物空间里,会再往外掏?

    阮听夜道,“看来千蓝真人所说的各凭本事有道理。”

    匀迁真人道,“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

    浮音宫里的腾二憋了半天了,听到栾仓真人的话,说道,“什么一,二的,这里的东西都该是老大的,我们先来的,凭什么分给他们。”

    原本破了蜃雾,腾二就要出去的,结果遇到了这五人,老大说万一打起来,让它出其不意地阴人,就没让她出去。

    在海底时,因为它是灵体,不能出去,腾二已经憋了很久了,总算到了一个没水压的地方,有了意外不能出,腾二能高兴吗?

    林千蓝听出栾他真人的意思是让他也为一,占一份,她是不会同意的,要是真的只有鲛衣鲛丹,没有其他东西,占一分的她怎能得到鲛衣?

    栾仓真人混淆了一件事,她不是跟他们一起来的,不是仰仗他们进来的,她跟他们是两方人,即为两方,那她至少得到一半。

    五行空间衍生阵是怎么破的,想必栾仓真人心知肚明的很,却是说出让她为一的意思,是试探,也是真的这样想。

    要是她同意了,或者跟他们讨价还价,那她就被动了。

    “大主人,要打架吗,那个人跟大主人认识,还跟他打吗?”小墨最近对打架的事也是很热衷,只是在海底,它一个火属性的陆地妖兽占劣势。

    林千蓝道,“我看,还是各凭本事吧。”

    “什么各凭——”

    凭空冒出的十多个傀儡让稆生刀修没能问完。

    这应是鲛人留的后手了,六人反而一喜,这十多个傀儡价值可不低,用这些傀儡来守洞府,洞府里不可能是空的。

    一场混战。

    等十多个傀儡人都不再动时,傀儡人从哪出现的也都知道了。

    林千蓝一闪到了柱子边,往柱子上一扑,消失了。

    “又!怎么这么多的传送阵!”稆生囔囔道。

    林千蓝进到传送阵时,阵纹一闪,被栾仓真人看到了,“随机传送阵。”

    他的脸色不是大好。

    随机传送阵意味着每个人传送到的地方不一样,有人可能会一无所获,有人可能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得了。

    他万一是那个一无所获的,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吗?东西到了谁的储物空间里,会再往外掏?

    阮听夜道,“看来千蓝真人所说的各凭本事有道理。”

    匀迁真人道,“我们也得赶紧进去了,不然让那千蓝女修占了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