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智取鲛衣
    “郝采仙子说的在理,没有栾仓,咱们谁都来不了。”跟栾仓真人关系相对近些的稆生附和。

    “我都行。”阮听夜无所谓的耸下肩。

    匀迁真人也没意见。

    栾仓真人脸色转晴。

    没多大工夫,分完了战利品。

    完好的一共有四个柱子,可林千蓝先进了一个,不消说,里面有东西也被她抢先得了,只剩下三个,他们这方有五个人,又是个难选的。

    阮听夜道,“我就选那个了,各位没意见的话,我先行一步。”

    阮听夜选的是林千蓝进的那一个,看四人都不做声,阮听夜笑了下,遁入了柱子里。

    ※※※※

    很难想象这是在海底。

    提到建在海底的龙宫就让人想起龙宫。

    林千蓝没见过龙宫什么样,可她有仙气飘飘的浮音宫,也见过凡人皇帝的皇宫,她被传送的地方是带点仙气的金銮殿。

    造型照着金銮殿来的,装饰不是,没有金碧辉煌,有的是碧灵清韵。

    违和又的确比金銮殿更为肃穆的朝殿。

    高高在上的宝座,下方位列两边的不是朝臣,而是种族各异的傀儡,包括人族。

    大概是为了整齐划一,妖兽类傀儡的个头最高只在三米上下,保持着静立的姿式,有的是鱼类妖兽,却是用尾巴竖起站着,很是怪异。

    朝殿很大,百多个傀儡列下来,只排到殿中。

    林千蓝被传到了这处透着诡异的朝殿最下方的台阶上,正是戏台里常见的一声“宣上殿来”后,被宣上殿的人站的地方,视线对着上方高高的宝座。

    如此诡异,是不是鲛人洞府尚待后察。

    腾二道,“老大,有好东西!盆里的树上是极品灵石!哦哦,玄岩玉!还有那个……”

    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宝物,还都是它认得的,提起了腾二的兴奋劲。

    朝殿的四周点缀着众多的摆设,经腾二辨认,没一件不是好东西的。

    “虚空石!能让老大的镯子升级……”

    虚空石能让素镯升级!林千蓝心下一动。素镯是倪非送给娘亲的,娘亲传给了她。

    素镯也不是倪非炼制的,是他从一处遗址里捡来的,什么样的遗址没说,倪非说过素镯刚捡来时的空间没要这么大。

    他直觉这个镯子不是件普通的储物法宝,加入一块空冥石再炼制了一回,素镯果真升了级,却只是扩充了里面的空间,而不是如他所想的变成一个能装活物的空间。

    他对素锣失去了兴趣,后来把它送给了林洛冰当筑基礼物。

    腾二是随口说出来的,林千蓝可是听到了心里去。她有了浮音簪不假,可浮音簪的损毁过多,现在只允许与她有契约的生灵进入。

    而完好的能装活物的空间则没有这个限制,那她抓个人藏个妖的,放到素镯里就行了。

    谁嫌东西好啊!

    腾二还在数宝,“木番果!小烟炭一定爱吃……”

    林千蓝传音过去,“腾二,小墨,出来抢宝!”

    来就是寻宝的,宝物就在面前,不拿说不过去。把她传到一堆没有任何禁制的宝物中间,摆明是在诱惑她,那她甘愿受诱惑。

    她有冥尘,不怕遇到硬茬。

    “嗯。”冥尘让她放心拿去。

    林千蓝心里吼吼的,传音都带着吼意,“腾二,还等什么!放开胆子抢去啊!”

    腾二嗷叫着出了浮音宫,一阵风地卷向离它最近的那盆以极品灵石为钱的摇钱树。

    小墨飞向另一侧,抓起一块漂亮的石头装进了他的储物戒内。

    林千蓝则甩出一根藤蔓,先把虚空石捞到手里。

    没动?朝殿里站在两边的百多个傀儡没有任何反应。

    她还是传音给两只,“别太靠近那些傀儡。”放置摆设的搁架都离傀儡有一定的距离,让人拿得容易。

    忽然飘来一个女声,“哟,这到主人家抢东西,还抢得很欢实。”

    最上方的宝座上应声而现一位女子。

    女子衣着暴露,上着一件齐腰的围胸,红色丝质长裤挂在胯上,外面罩的纱衣轻透几近于无。

    在异世三点泳衣都常见,林千蓝只扫了眼女子的衣着,视线落在女子烟色泛着蓝的眸子上。

    是个妖修?女子有着异域的美,眼窝较深,葱鼻丰唇,但大体上还能归于常人相貌,肤白发烟,只眸色稍异,林千蓝不敢断定。

    “是个妖修。”冥尘懒洋洋的声音。

    女子说着指责的话,却是看戏般看着腾二和小烟当她的面还敢往自己兜里搂东西。

    女子表现的无害,林千蓝不真这么想,不敢做的太过分,惹恼了女子。能不让冥尘出手尽量不让,万一冥尘被强制排斥出界面呢。

    她招腾二和小墨回到自己身边,两只手脚都够快,各自都收了好几件。

    女子的一根手指摆弄着散落到她胸前的一缕烟发,烟发在她指上缠上再滑落,微侧着头看着林千蓝,“拿够了?”

    林千蓝道,“没有。还差一件鲛衣。”

    刚才收罗起来的东西,只虚空石对她有用,其他的东西再好,她用不上只能送人或换灵石,对她的吸引力不大。

    可惜刚才的宝物堆里没有鲛衣。

    女子发出一阵爽快的笑声,“胆子够大!不过,你还真对我的胃口。”

    林千蓝无惧无喜,“不是前辈故意引人来的吗?而这些,不是前辈给的奖励吗?”

    她一点都看不出女子修为的深浅,意味着女子的修为比她高深的多,她称一声前辈没错。

    从女子一现身,林千蓝就明白了,什么鲛人埋骨地,是女子故意引人来设的局,那五人就是被女子引来的。

    她是个例外,当年被引来的是辛凝,辛凝因故没能来,换成了她。

    女子再发出一串笑声,“你这般大言不惭的女修也是少见。鲛衣我有,不是不能给你,但我是有条件的。”

    “前辈请说。”

    女子笑道,“你怎么不说有什么条件尽管提,能做到的一定会做?”

    林千蓝大致摸着了女子引人来的其中一个意图——闲得。

    扫了眼以人修的尸首炼制成的傀儡,以女子的实力,想抓人炼制成傀儡或做他用,用不着这么麻烦引人过来,直接动手抓更容易。

    林千蓝保持着淡然,“那类话听多了不新鲜了。还有,我不一定会如前辈的意。”

    女子的一边唇角微挑,意味不明,“我的条件很简单,把跟你一起来的人都杀了,我就把鲛衣给你。”

    林千蓝沉默了下,应道,“好。”

    对她的回答,女子看不出是失望还是期待,“你不多考虑考虑?那些人里不是有你的一位好友吗?”

    “不了。就依前辈所说。”

    女子啧声道,“这般干脆的要杀了同伴换宝的,你也是少见。”

    “我不愿意说假话。在这之前,有件事不知前辈可否告之。”

    “你说。”

    “这些……”林千蓝扫了眼两边的人族傀儡,“……人修,都是以往来这里寻宝的修士?”

    “你想的不错。”女子的手指还地把那缕头发卷啊卷的,“来寻宝怎能事事如意呢?竟有刚筑了基的小家伙,连做成傀儡的资格都没有,也敢来闯,亏了我下工夫布局了。”

    “每拨来的人都会死,还是有能活着出去的?”

    女子的手指暂停旋圈,细细地打量着林千蓝,想从她的神色里找出惧色,让她失望了,没找出来,“不是,每拨人我都会放一个人离开。”

    林千蓝点头,“前辈的话我还是信的。”

    女子略抬了抬头,视线越过林千蓝,看向她的身后,“又有人来了。”

    林千蓝回头,正看到阮听夜现身。

    阮听夜看到这里的情形,眼里的讶然一闪而过。

    女子问阮听夜,“你也是冲着鲛衣来的?”

    一个也字,挑拨意图明显,阮听夜道,“不一定。”

    “哦?那你来这里想要什么?不过你晚了一步,有些东西被林千蓝拿了去。”

    林千蓝不意外女子会知道她的名字,怕是他们从进到蜃雾的那一刻,都在女子的监视之下,之前女子说那些人里有她的一位好友,是听到了她与阮听夜的交谈。

    阮听夜随着女子的视线看到了那几处空的搁架,简言道,“寻宝。”

    女子听懂,阮听夜是说他是来寻宝的,要的是寻宝的过程,而不是非要得到某件东西。

    如笋的玉手轻扶在一侧额际,“哎呀,这可难办了。一连遇到两个对我胃口的,难办啊,每次来的人只能有一个活着出去的,怎么办?我也不能坏了规矩。”

    林千蓝道,“前辈之前所说的话作数?”

    腾二传音问道,“老大,你真的要杀阮听夜?”老大对被她当成朋友的人,一向心软的很,怎么又心狠起来了?

    林千蓝较满意腾二是跟她传音而不是直接问出来,腾二在正经事上很少犯二了,看来融合了腾一的神魂是起了作用的,她在考虑多去些地方,看能再收集几个诸如腾三腾四的神魂不,真有可能召唤出一个真正的神兽腾蛇来。

    回传道,“这事我有分寸,我不让你出声你只管看着,不许自作主张。”

    小墨不用她特意交待,站在她的身边防备着,一言不发。

    “作数。”回答的是林千蓝的问题,女子看的是阮听夜,“你只要杀了跟你一起来的人,鲛衣就是你的。”

    阮听夜手里那把像花的剑晃了晃,天生媚色的凤眸微眯,没有回应女子。

    林千蓝露出浅浅的笑容,“前辈说话作数就好。不知前辈是现在就把鲛衣给我,还是等我出去时再给?相信前辈不会食言的。”

    “嗯?”女子的手从额际移开。

    林千蓝不急不徐地说道,“前辈可是忘了,我这一拨人只我一个,没有一起来的人。”

    没一起来的,无需杀了谁就能得到鲛衣。

    朝殿内一片静默。

    女子脸上没了笑容,她没想到一时不察,被林千蓝钻了空子。

    以往都是一拨拨引来的,这回同时来了两拨,谁让林千蓝这一拨只一个人呢,让她忽略了她也算一拨人的事实。

    若她再辩称六人同时进的洞府就属一起来的,可之前的话已说出去了,她失不起这面子。

    阮听夜的凤眸眯得更狭长,唇角处微微上扬,还是什么都没说。是林千蓝跟这位不明身份女子的斗智,他不易插手,省得弄巧成拙。

    从两人一来一往寥寥数句,他已听得明白,是女子想为难林千蓝,而林千蓝找到女子话语间的漏洞,摆了女子一道。

    只担心的是女子会翻脸不认帐,若到那时,少不得他与林千蓝联手跟女子拼上一拼。

    不是为了林千蓝,而是为了他。他血脉特殊,能分辨出从女子身上泄露出的少许妖气,女子是位妖修。

    他看不准确女子的修为,但极可能是九阶妖修。

    凭他一个人,对上九阶妖修就是死路一条。

    与林千蓝联手说不定两人还能求得一线生机。

    女子大笑起来,笑得轻纱飞动,“栽了栽了,那句说怎么说来着,马前失蹄,我说啊,人族里还是凡人更有意思,说话都是一串串。栽了就认栽,给你!”

    女子一扬手,一个玉佩穿过排排傀儡扔向林千蓝,“鲛衣在里面。”

    林千蓝接着,让腾二确认上面没有陷阱后再探神识进去,看是否是鲛衣。

    腾二鉴定完,传音道,“老大,是鲛衣,还是九阶鲛衣。”

    给林千蓝了一个意外,她还以为女子只会给她七阶的鲛衣,九阶的鲛衣随便一炼制就是件极品法衣,她这次的冒险太值了!

    女子又道,“你收好了,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它。”

    林千蓝没听懂,也没问。

    “你呢?”女子问阮听夜,“你那一拨人有五个,只能留下一个。”

    阮听夜望着女子,“前辈的名讳可是步辚?”

    女子脸色一变,一股强大气势逸出,“你说什么!”

    气势是冲着阮听夜去的,他衣着被气势掀得翻飞。

    阮听夜面无惧色,继续问,“前辈可认得一位叫阮渠清的人修?”

    女子恢复了常色,收了气势,没有正面回答,”你也姓阮,他是你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