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被传到荒岛
    (先不要点,等这行字没了再点)

    阮听夜眸光沉静,“他是我的太祖父。”

    女子从宝座上站起,凝视着阮听夜的脸,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到什么,片刻又坐了下来,斜倚在扶手上,“你特地是来找我的?那你太祖父是否说过步辚的本名叫步轻履?”

    “说过。”

    “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默认了她就是步辚步轻履。

    阮听夜道,“我的太祖父留有遗言,说若是见到了……前辈,帮他给前辈带句话,他说他忘记跟你说,是不吝珠玉。”

    “时间……还真是久远……”女子步轻履陷入了回忆,“都几千年了……”

    听了两人的话,林千蓝再看阮听夜,发现他的眼睛跟这位叫步轻履的妖修很相像,阮听夜的眼窝没有步轻履的深,只达到稍深的程度,眼型相同,都是眼角微微上挑的丹凤眼。

    两人即便在沉静神情下,唇角也是上扬的,且都天生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寻宝变成了认亲?

    她可以搭个阮听夜的便车离开?因为她不相信步轻履说的,每次来的人会放一个活着出去。

    步轻履玩这个寻宝的游戏至少玩了一千多年了,真是有人活着出去了,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连在这一带土生土长的栾仓真人都没听过说,还深信不疑地上了当。

    这个‘放走’要打上个问号。

    步轻履没沉思太久,再从宝座上站起,沿着中间的台阶走了下来,只见她曲了下手臂,一根白皙的手指指尖上便多了一滴血液。

    快!太快!林千蓝只感应到周边有股轻风吹过,视觉上什么都没有。

    腾二的神识探到了,“老大,她从阮听夜手上取了滴精血。”

    步轻履嗅了下指尖,“有我的血脉,太淡。”

    指尖一捻,血滴消失,步轻履一闪回到了宝座上,脸上再挂上了笑容,“没错,从血缘上算,我是你的太祖母。阮渠清让你带的话我收到了。你还有什么事?”

    阮听夜的眸光闪了闪,“没有。”

    “哟,这脾气,倒是随了阮渠清。不过,你不必叫我太祖母,以后也不要再留下什么话找我了。”

    阮听夜应下,“我回去后会跟家里人转达前辈的话。”

    步轻履示意了下,“阮家人隔了几千年还记得我,我也不能小气,这里东西看有喜欢的,自己取走。”

    “……好。”阮听夜没有推辞,在各个搁架处挑选起来。

    步轻履还真是够绝情。不过,有许多妖兽都是这样的做法,子女成年后就会被赶离父母的领地,多是从此后再不会见到。

    妖兽成长为妖修,这种天性也没有消失。

    阮听夜没有见一件拿一件,而是挑选了不多的几件,片刻后,他退回原地。

    “够了?”步轻履问。

    “够了。”

    “我这就送你们离开!”

    话落,林千蓝和阮听夜已从朝殿里消失。

    步轻履独自一人叹息道,“唉!这回亏本了,一个让我栽了跟头,一个是有我的血脉,不得不先放走了。不过,还剩下四个多少能回点本。”

    她的神识看过去,在另一个大殿里,四人正在酣战,一死三伤。

    步轻履看得没兴致,自语道,“原本只要四个人谁都不动手,就都可以活着离开的,他们还是选了杀死同伴。”

    ※※※※

    浓重的腥臭味!

    林千蓝还没站稳,下意识地狼牙棒飞出了丹田。

    “梆!”一声重击声。

    很快站稳了脚跟,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她的狼牙棒砸在了一只怪异大兽的头上。

    她的狼牙棒形态的藏锋,力道能把精铁矿石辗成粉末,砸在这只大兽的天灵盖上,伤没伤着不知道,只看到大兽还是活蹦乱跳的。

    大兽咆哮着,抓向砸它的滚钉大木头。

    怪异的大兽有张超大的蛤蟆嘴,四只眼,矮敦敦的身子像是长满了灰苔藓的山包,四条腿着地,两条前肢悬空。

    而她此时离大兽仅十米远,她闻到的腥臭味就是从大兽大口中散发出来。

    她迅速往后退到了五十米远,不是怕大兽,是受不了这腥臭味。

    大兽的两只前肢往空中划拉,藏锋是林千蓝的本命法宝,心念起,狼牙棒一砸就飞离开怪兽的双爪范围,大兽只能干瞪眼。

    腾二!小墨!步轻履招呼都不打,说传走就传走,她怕两只没能传走,或者没跟她传到一起。

    随着浮音簪的修复,两只出浮音簪的空间波动基本不会被人探察到,她腰上还会系一个灵兽佩做掩护。

    但进到浮音簪里的波动会大些,为了规避可能存在的麻烦,她没在步轻履跟前把两只收进去。

    她感应了下,两只就在附近。

    然后快速用神识探了下,周围都是山,山峦起伏较大,多是陡峰。

    从她探到一边有海来看,他们是在一个岛上。

    没有看到有人活动的痕迹,不是人修的地盘。

    只用神识扫了下,没多看。

    “老大!”腾二在离她百多米的地方,飞快地遁了过来。

    “大主人!”小墨也从她身后飞了过来。

    腾二,“老大,是凶兽!是凶兽蜞蛤!”

    蜞蛤放弃了去抓打了它的头的狼牙棒,往林千蓝扑来。

    林千蓝快掐手诀,雷蛇出,击在蜞蛤的其中一只眼睛上。

    蜞蛤发出凄厉的叫声,刺得人耳发涨。

    巨树般大的狼牙棒再砸出,无形的重压让蜞蛤变成了六条腿着地,叫声再添尖锐!

    “老大,又来了一只!我来对付!”

    林千蓝能感受到大地震了震,她当即飞上了半空。

    一只比刚才她正对付的这只还大蜞蛤奔了过来,蜞蛤长着小山包的身子,移动的速度不慢。

    腾二的风障甩出,阻住了蜞蛤的去路,再几个风刃,却是没能杀了蜞蛤,只在蜞蛤厚厚的皮上划了几道长长的口子。

    小墨也没闲着,张口一吐,四道火焰箭分别射向新来的蜞蛤的四只眼。

    凶兽没有灵智有本能,蜞蛤畏惧小墨吐出的火焰箭,向旁观躲去。小墨不火焰箭会转弯,蜞蛤的速度再快,只有不是瞬移,就比不了。

    蜞蛤不会飞,林千蓝跟腾二小墨三个飞在空中,占据了优势。

    “嘭!”蜞蛤倒地。

    藏锋从狼牙棒变换成长柄剑,剑光一划,一颗灰色的兽丹蜞蛤的前额处滚落出来。

    林千蓝突生警觉,一个瞬移到了几百米外!

    在她原先站立的半空,多了一长着两双翅膀的圆桶身子大兽。

    看四翼大兽猩红的眼,九成还是只凶兽!

    四翼大兽一口咬空,双翅一扇,失了踪影!

    林千蓝警觉再起,侧移到了一边,四翼大兽现身她站立之处,长着利齿的在口再次咬空。

    会瞬移技能的凶兽!

    林千蓝不会只做被动逃,纵天剑光切割向四翼大兽。

    “林千蓝!背后!”阮听夜的声音。

    漫天的紫色剑光后是一声怒吼,另一只四翼大兽被阮听夜的剑光伤到了肉翅。

    四翼大兽的怒吼像是信号,一只又一只的四翼大兽在周围的天空现身。

    腾二和小墨两人反应很快,弃了那只已是半死了蜞蛤,回到了林千蓝的身边。

    四翼兽数量太多,个体实力不在七阶妖兽之下,还都有瞬移技能,让两人两兽防不胜防。

    再打下去,非伤个甚至死个不成。

    当断则断,“走!”腾蛇缠到林千蓝的手腕上,林千蓝拉着小墨来了个长距离的瞬移。

    这一下就是百多里。

    长距离的瞬移耗费的灵力更多,林千蓝在跟大兽打斗时已瞬移了多次,加上御空、打斗的耗费,灵力所剩不多。

    腾二探了下,“老大,那些四翼敖兽没有跟来。”

    正说着,空间波动,腾二迅速聚起了风刃,林千蓝的狼牙棒飞出。

    波纹晃了几下,现身的是阮听夜,一人一兽收起了防范。

    再探察了下四周,没有发现有凶兽,暂时安全。

    林千蓝赶紧盘坐下来,服了一粒补灵的丹药,也给小墨服了一粒。

    腾二的灵力也剩下不多了,林千蓝让它回了魂玉空间。

    阮听夜也打坐恢复起了灵力。

    半个时辰后,两人一前一后补灵完毕。

    到底他们呆的是什么地方,需查个清楚。

    林千蓝问阮听夜,“一起去,还是分头?”

    阮听夜道,“还是一起吧。若是再遇到成群的凶兽,我们还能互为助力。”

    他放出了灵舟,“我们还是乘灵舟吧。”

    阮听夜说的有道理,灵舟需一人操纵,若是遇袭,除非收起灵舟,不然无法分开身。

    林千蓝也是想到乘灵舟,不过是阮听夜先拿了出来。

    灵舟有隐身的功能,升空后,灵舟很快隐形,往海边行去。

    若是岛屿,飞高些就能看到全貌,可当阮听夜御使着灵舟往高处飞时,却飞不上去了。

    林千蓝问,“怎么回事?是有禁制?”

    “应是。”阮听夜道,“我想再飞高些,便有有重压压来,灵舟无法动弹,若是往下一点,灵舟便能自如行动。”

    林千蓝想了下,没能想出这是什么样的禁制,“不如我们先朝着一个方向飞。”朝一个方向飞,先找到一方禁制的边缘,再顺着边缘转一圈,看这里到底有多大。

    不知是什么人的手笔,被禁制围着的地方很大。

    正如他们所猜,此处是岛,却不是一个岛,而是一组相连的岛屿组成。

    他们还是没能看清整个地方的全貌,因为他们遇到了一群飞行凶兽,而这种凶兽,能感应到他们的灵舟,袭击了他们。

    遇到一两只可以斗上一斗,可一群的凶兽,他们利落的逃了。

    出师不太利,两人没有再去探察全岛,而是找了处相对安全的山壁,开了个临时洞府。

    为了能相互照应,他们开了一个有两个住所的洞府,而不是两个。

    两人简单布置了一番外,坐下来商议起来。

    林千蓝说道,“我没想到你也会被传到这里来。”

    林千蓝看到的,阮听夜都看到了,“我早有准备。”

    “步前辈不是你是的太祖母吗,怎么会……”林千蓝见步轻履让阮听夜去挑选

    阮听夜道,“她在生了我烈祖父后,就离开了我太祖父,从此我太祖父再也没见过她。她……是个鲛人,生性喜欢无拘无束。

    她跟我太祖父在一起百多年,不想在人修的地盘呆了,就离开了,因我的烈祖父没遗传多少鲛人的血脉,她就没带走,留在了阮家。”

    阮听夜道,“还是一起吧。若是再遇到成群的凶兽,我们还能互为助力。”

    他放出了灵舟,“我们还是乘灵舟吧。”

    阮听夜说的有道理,灵舟需一人操纵,若是遇袭,除非收起灵舟,不然无法分开身。

    林千蓝也是想到乘灵舟,不过是阮听夜先拿了出来。

    灵舟有隐身的功能,升空后,灵舟很快隐形,往海边行去。

    若是岛屿,飞高些就能看到全貌,可当阮听夜御使着灵舟往高处飞时,却飞不上去了。

    林千蓝问,“怎么回事?是有禁制?”

    “应是。”阮听夜道,“我想再飞高些,便有有重压压来,灵舟无法动弹,若是往下一点,灵舟便能自如行动。”

    林千蓝想了下,没能想出这是什么样的禁制,“不如我们先朝着一个方向飞。”朝一个方向飞,先找到一方禁制的边缘,再顺着边缘转一圈,看这里到底有多大。

    不知是什么人的手笔,被禁制围着的地方很大。

    正如他们所猜,此处是岛,却不是一个岛,而是一组相连的岛屿组成。

    他们还是没能看清整个地方的全貌,因为他们遇到了一群飞行凶兽,而这种凶兽,能感应到他们的灵舟,袭击了他们。

    遇到一两只可以斗上一斗,可一群的凶兽,他们利落的逃了。

    出师不太利,两人没有再去探察全岛,而是找了处相对安全的山壁,开了个临时洞府。

    为了能相互照应,他们开了一个有两个住所的洞府,而不是两个。

    两人简单布置了一番外,坐下来商议起来。

    林千蓝说道,“我没想到你也会被传到这里来。”

    林千蓝看到的,阮听夜都看到了,“我早有准备。”

    “步前辈不是你是的太祖母吗,怎么会……”林千蓝见步轻履让阮听夜去挑选

    阮听夜道,“她在生了我烈祖父后,就离开了我太祖父,从此我太祖父再也没见过她。她……是个鲛人,生性喜欢无拘无束。

    她跟我太祖父在一起百多年,不想在人修的地盘呆了,就离开了,因我的烈祖父没遗传多少鲛人的血脉,她就没带走,留在了阮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