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无尽妖界
    所谓一拨人里放最后一个活着的人离开,就是放到了这个被圈禁起来、遍地是凶兽的地方。

    步轻履说话是算话,让人活着离开了她的洞府,可这里哪像是有活路的地方?

    林千蓝纠结了下,要不要对阮听夜说上几句安慰的话?步轻履不放她生路也倒罢了,可阮听夜是她的嫡亲的后人,也照样扔到了这里。

    她没说。

    她实不擅于说这些不起什么实际作用的场面话,在已成事实的状况下,什么安慰的说都很假。

    阮听夜不像是需要安慰的,他的唇角是扬起的,“既能进来得,那我们就能出得去。”

    “听夜真人说的也是,好歹我们是活着从那处洞府出来了。”

    另外四人的下场可就不好说了,但修士出来寻宝本就是生死祸福难料,想要安安顺顺的,那还寻什么宝探什么探,呆在家里不出门好了。

    “如此才是探险的趣处。”

    林千蓝微微一楞,“你不是来寻找步前辈的?”

    “不是。此次寻宝是栾仓真人发起的,因是临时相约探险的同伴,栾仓真人事先没有说出详情,到了海眼处他方告之其他人是鲛人埋骨地。

    我有她的血脉,见到她后有所感应,这才怀疑起她是否为我的太祖母。”阮听夜又道,“相对于寻宝,我更喜欢探险的过程。”

    看阮听夜一直处变不惊,原来是个探险达人啊。探险达人不会对这里一无所知吧?林千蓝问道,“你对这里怎么看?”

    阮听夜是有所猜,“你听说过无尽妖界没有?”

    林千蓝摇摇头。

    “据说无尽妖界是妖兽的生息地,里面有无穷无尽的妖兽,当无尽妖界的妖兽生长过多时,便会被逐离出无尽妖界,苍穹九洲就有了兽潮。”

    跟林千蓝以前听说的有关兽潮的来历完全不同,“你是说这里是无尽妖界?”

    “是属于无尽妖界的一部分。”阮听夜随意拨弄着他的那把花般的飞剑剑鞘,“我并不确定。”

    剑鞘也是花一般的,甚至有剑鞘的鞘尖十多个淡紫色的花蕊,但见过阮听夜与四翼敖兽对战,那十多个花蕊并不是装饰,而是可隐形的针形法宝。

    林千蓝的注意力被独特的剑鞘吸引去了一半,她在想若是把她的断魔刃炼制到她的飞剑拭夜里,看能让拭夜升级不能?

    阮听夜忽然笑了,“我看千蓝并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心。”

    林千蓝当然是有所恃,有冥尘,有浮音宫,她听出阮听夜有试探之意,但不是非要试探个所以然的语气,让她可接受,便道,“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再担心也没什么用处,不如想办法早点离开好了。”

    林千蓝有个妖修道侣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阮听夜当天就听说了,而他听说的是最接近事实的,说是林千蓝身边有一位神秘的高阶修士相护。

    之所说模糊地称为高阶修士,是因为没有知道他是人修还是妖修,修为达到哪种层次,但有一点,不比化神初期的齐家族长实力低。

    他倾于是妖修,若是跟林千蓝是有契约,可能就伴在林千蓝左右,说不定现在就隐身在周围。

    若是那位前辈在,他与林千蓝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林千蓝没有进入司家,有许多只限大世家间知道的隐秘的事她不知道,比如兽潮的来历。

    “若是无尽妖界,则有一线离开的可能。”

    林千蓝想起什么是无尽妖界了,“无尽妖界?跟无尽海有什么关联?”

    林千蓝是到了苍穹九洲后,从买的与风土人情有关的玉简上看来的,上面说苍穹海域的极南之地是蜃息海,而蜃息海以南是无边无际的海域,没有岛屿,被称为无尽海,是妖修的天下。

    “是有关联,说无尽妖界的掌控者是无尽海的妖修。还说蜃息海是一个空间通道,可任意连接无尽妖界和苍穹海域各处。”

    “你的意思是,无尽妖界不在无尽海,而是一处小空间?”

    阮听夜道,“应是与塑轮秘境相仿的界面碎片,而非普通的小空间。”

    要论对塑轮秘境的了解,莫过于林千蓝了,塑轮秘境是成长中的界面,而不能称之为小空间了。

    一般地,小空间依附大界面而存在,有着固定的与大界面的连接处,张家镇古遗塔连接的洞天也是个小空间,是通过古遗塔与云琅界面相连的。

    小空间连接处过多,会造成空间不稳,有崩塌的危险。

    而一方界面要稳定的多,才有可能连接多处。

    林千蓝道,“你说的一线生机,是指无尽妖界的妖兽被放逐到外界时,空间通道就会开启,我们趁机离开?”有这么简单?

    “我是如此打算。但要先确定这里是无尽妖界。”

    怎么确定?没人可问,只能是到处了。

    看天色已晚,两人商议好次日再去各处,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千蓝打了几个手诀,布好禁制,跟小墨一起进了浮音宫。

    她跟阮听夜商议时,小墨一直陪在她旁边,她知道,小墨是在守护着她。

    一个证明小墨长大的表现是,林千蓝没有再限制它在外人面前开口吐人言,可小墨自己不愿意说,说是不让人防备,遇到危险才能出其不意。

    “小墨,你这是谁教你的?”

    小墨眨下眼,意思是这还用教?“冥四就是这样做的。冥四在外面都是扮成普通的灵豹,是为了让人不防备。”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冥尘这个榜样在,小墨从可爱直接奔着腹烟去了。

    林千蓝在想,她把小墨是养正了呢,还是养歪了?

    想了下,只要不二,就是养正了。

    “大主人,明天我还要出去打架。”小墨唯恐林千蓝说危险不让它出浮音宫。

    林千蓝没再想过把小墨当灵宠对待,好吃好喝地养着,而是支持它想变强的想法,“好。但若是打不过的时候,不要硬拼,该逃就逃。”

    小墨喜悦道,“我不会硬拼。大主人,一直打下去,我很快就会变化了。”

    小墨上次为了让身体发生变异,一下子把剩下的朱雀液全都服了下去,有冥尘帮它疏理,它才没有爆体的危险。

    冥尘帮它把朱雀液全都分散到它的体内各处,小墨的身体成功的变异后,并没有全部吸收掉,还留了一部分在血肉内。

    只有让朱雀液融合进血肉内,小墨才能变异完全,继承朱雀能任意变换大小的能力,因为小墨本体是火鸦,而火鸦是没有变换身形大小的能力的。

    吸收血肉内的朱雀液的最好方式是打斗,打斗能让朱雀液一点点跟血肉融合。

    “我等着你变身成功。小墨,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叫你一起出去。”

    小墨其实已经很累了,它强打着精神守在她旁边的。

    她曾传音让小墨回浮音宫,而小墨传音回道,说是怕被阮听夜发现空间波动不是来自于灵兽袋,暴露出浮音宫,坚持不回。

    腾二回魂玉空间不会暴露浮音簪的存在,魂玉空间虽属于浮音簪的一部分,两种波动却完全不同。

    小墨少数的几次在人前进出浮音宫,都有灵兽袋打掩护,加上随着浮音簪的不断修复,空间波动越来越不清晰,让人很难判断空间波动来自于哪里。

    林千蓝已不再怕浮音簪的暴露了,当然了,能不暴露更好。

    小墨的一言一行还真让她感动。

    小墨去了它自己房间,而不再腻在她的寝宫里。

    林千蓝目送小墨进了门,才进了自己的寝宫。

    不出意外地看到懒洋洋地呆在玉榻上的冥尘。

    最近一段时间冥尘不大愿意让她摸毛,林千蓝没过去踩冥尘的底限,坐到了冥尘的对面,“冥尘,你怎么看?我们能出去吗?”

    冥尘失笑,“你都不知道能不能出去,还选择进来?”

    在鲛人洞府时,要是契约者让他帮忙,他无须动用越界之力就能杀了那个叫步轻履的鲛人,可她没有。

    她选择以自己的能力智取了鲛衣。

    他提醒她那处被她称为朝殿的地方有随机传送阵,她还是没有让他帮忙把她安全地带到海面上,而是选择冒险。

    她在让自己减少对他的依赖。

    在冥尘面前,林千蓝说话什么顾忌都没有,溜须拍马的话也是张口就来,“不是有你在吗,有你在我才敢来。”

    没有他在,她也敢来。冥尘把契约者隐藏的属性看得透透的,冒险对她是有着一定的吸引力的。

    他不与契约者再就此话辩下去,因为到最后有理的总是契约者,因为契约者有一个特殊技能——耍赖,他至今没有对付这种技能的好方法。

    冥尘换了话题,“此处与阮听夜描述的无尽妖界相符,妖兽和凶兽众多。”

    “那有多大?我们今天探的这块地方占无尽妖界的多少部分,有十分之一没有?”

    “我的神识也探不到此地的边缘。”

    冥尘的神识能把整个神殒之渊覆盖在内,却看不到这片岛的边!林千蓝倒吸一口冷气,“我当无尽就是个名字,原来真是大到无尽!”

    那可难办了,她跟阮听夜要想出去,就要借着妖兽被逐离的当口,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准确地找到被逐离的那处妖兽?

    冥尘给她撒把盐,“此方空间壁垒稳定,若是找不到出口,我也无法离开。”

    万能的靠山冥尘也有不万能的时候。林千蓝幽幽道,“冥尘,你是在提醒我做人做事求人不如求己么?”

    “我是在陈述事实。嗯,我刚才所说不是很准确,若我不再压制修为,很快会被排斥出云琅界,也算是一种离开。”

    冥尘是指着看她的戏过活的吧?“冥尘,你要是敢在这里飞升上界,我就抱着你的大腿,看天道是让你带我走,还是连你一起劈。”

    话是这样说,林千蓝却是越来越喜欢这样总看她戏的冥尘了,这样的冥尘有了真正的人情味,以前的冥尘总给她一种游戏人间的感觉。

    契约者又祭出了无赖技能,冥尘只得单方面休战,“我不会。天道会连我一起劈。”

    林千蓝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放心,我会把你带出去的。阮听夜的话说得对,既然能进来,就能进得去。

    还有,你记得步轻履说的那句最好不要让她再见到的话吧,意思是我死了,鲛衣就又回到她手里了,鲛衣不能自己回到她手里去,是她进来取走。

    她能随意进出的出入口不一定是与逐离妖兽的出口相重合,也就意味着,我们多了种出去的方式,这个方式可能是个传送阵。”

    冥尘配合道,“嗯,我等着你带我出去。”

    “冥尘,能把我带你出去的奖励先给我吗?”

    所谓奖励,是赖在他身上,把他当靠枕一枕就是两个时辰,冥尘坚决抵制,“不能。”

    林千蓝看占不到便宜,只得离开浮音宫到外面修炼了。

    这里的灵气比仙京城还浓郁。

    修炼了一夜,林千蓝带着小墨出了房间,不大会,阮听夜也出来了。

    两人昨天商议的,今天换个方向,还是乘坐灵舟,魈面鹫的领地是在岛上,他们要是海面,能看破灵舟隐形的妖兽不会太多。

    一记沉闷而巨大的声响后,两人所在洞府剧烈地晃动起来。

    他们在洞府外设置的阵法毁了!

    洞府在剧烈的晃动下一片片崩塌!

    两人在洞府开始崩塌前遁了出去。

    三头夔兽!

    洞府是被一只三头夔兽的单足踩塌的!

    而三头夔兽踩他们洞府的原因是追赶一只蜞蛤,那只蜞蛤已进到了三头夔兽的其中一个大口中。

    林千蓝在万刃城外见识过三头夔兽的本领,而这只三头夔兽比她见过的那只的个头还要大!

    凶兽的实力与个头成正比,这只三头夔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阮听夜!快走!”

    三头夔兽的其中一个头已发现了他们,转身朝他们追来。

    两人在遁出来后已一念祭出了飞剑,从看清是三头夔兽到林千蓝提醒阮听夜,也就是一息,他们御着飞剑已飞了出去。

    可三头夔兽认准这两个没吃过的食物,紧追不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