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空间通道的消息
    黄色小兽被小墨扔在地上,打个滚翻身站了起来。

    小墨落在小兽的后面,以阻止它逃跑。

    不看头,黄色小兽长得跟只家猫差不多,黄色皮毛上布有不同深浅的棕色斑点。

    看头,黄色小兽继承了它祖先狰兽的部分特征,额头上有一根弯弯的小角。

    林千蓝跟阮听夜都是一眼认出,“胭兰狰兽。”

    胭兰狰兽有着神兽狰的血脉,品阶上实力上却跟它与以虎豹为食的神兽祖先不能相提并论,只是四阶的妖兽。

    要说它除了头上的小巧的弯角,还哪点能跟它的祖攀上关系,就是它较高的灵智了。

    胭兰狰兽长得憨态可掬,除了擅躲藏外没有特别的能力,灵智还高,是除了几种低阶狐貂外,较受修士喜爱的灵宠。

    这只胭兰狰兽站稳后,看清了林千蓝和阮听夜两人,没有做出试图逃走的举动,一对大猫样的棕色眼珠转动着,来回看着两人。

    林千蓝问小兽,“你是从小生长在这里的,还是外来的?”以胭兰狰兽的灵智不怕它听不懂。

    胭兰狰兽的眼珠子转到林千蓝这边,没出声。

    小墨传音,“大主人,它会说话。刚才它自己在树洞里说着话被我听到了。”小墨坚持不在阮听夜跟前口吐人言。

    胭兰狰兽却是侧踏着小步往阮听夜那边挪了挪,然后站起身,两只前爪交握,成乞求相看着阮听夜。

    她是被嫌弃了,还是因为她看上去比较可怕?林千蓝不会跟一只灵宠计较,“还挑人?阮听夜,你来问。”阮听夜提议说以本名相称,她从善如流。

    不等阮听夜发问,胭兰狰兽就开口了,“我是外面来的。”

    这差别待遇……难道这只胭兰狰兽是雌的?不同种族也会同性相排斥?小墨替林千蓝查验了,“它是雄的。”

    异性也可能发生相排斥。

    对于胭兰狰兽的举动,阮听夜也觉着莫名其妙,但他只在意从胭兰狰兽处得来的讯息,对它的示好不在意,问道,“你的主人呢?”

    野生野长的胭兰狰兽不会有如此灵宠化的表现。

    胭兰狰兽的前爪放了下来,重回四脚着地,脸上的皮毛向下耷拉,“主人死了……死了很久了……”

    胭兰狰兽的灵智的确高,比不上小墨的,但能听懂阮听夜的问话,叙述有条理。

    胭兰狰兽不会记年月,说不出它的主人死了多少年。

    它主人是位金丹中期修士,跟着另外四人一起到海底寻宝,得了宝后为了离开五人大打出手,它的主人赢了,被传送到了这里,没几天被一只凶兽抓伤,中了毒,两天后毒发身亡,在死之前解除了跟它的契约,没让它陪着他一起死。

    胭兰狰兽能活下来,是它对危险感知灵敏,溜得快还善于隐藏,加上它身形小巧,那些凶兽看不上它这点肉,少有想吃它的。

    它跟它的主人被传送进来的地方离这里很远,那里的妖兽基本都在五阶以上,它在主人死后,东逃西藏的,走到哪住到哪。

    说不准是多少年后,它来到了这个区域,见比它走过的地方都安全就定居了下来,没再去过其他地方。

    两人从胭兰狰兽话里的各种信息中得出,它在这里呆了至少一百年了。

    “不要杀我,我愿意当你的灵宠。”胭兰狰兽向阮听夜乞求道。

    阮听夜要想收一只灵兽在身边也不会收一只除了逗趣没什么用处的胭兰狰兽,更是没杀它的意思,“不用你当灵宠,你带我们去那个天塌下来的地方,我自会放你走。”

    它说的天塌下来的地方,是有一回它走到了一处都是低阶妖兽的地方,看没有凶兽,准备在那里挖个长期住的洞府住下。

    但不久后天空上出现许多彩色的雾蔼,天越压越低,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旋涡,大批大批的妖兽都被卷到那个旋涡里消失了。

    它吓坏了,迅速逃离了那片区域。

    却是给了阮听夜和林千蓝一个意外之喜,他们正发愁无尽妖界太大,很难找到放逐妖兽的空间通道,胭兰狰兽就给他们带来了这个好消息。

    阮家的资料不错的话,那个旋涡则是能出去的空间通道。

    胭兰狰兽踌躇了会,“就带你们到那附近,我不过去。”

    它应是被那种景象吓住了,不敢靠近那个区域。阮听夜答应了,“可以。”

    胭兰狰兽忙不叠地点头,“我愿意带路。”

    阮听夜拎着胭兰狰兽上了灵舟。

    林千蓝弄明白胭兰狰兽为什么会怕她了,真是啼笑皆非。

    它的主人及几个同伴是被一个藏宝图引来的鲛人洞府,剩下的最后一个人

    费了诸多工夫把人引来找乐子,步轻履不会不露面,胭兰狰兽看到了她。

    品阶低灵智高的妖兽都很敏感,它感知到了来自步轻履的强大和非善意。

    而林千蓝身上穿的法衣跟当时步轻履穿的衣着相似,都是鹅黄色为主,两人又都是女修,尽管没从林千蓝身上感知到恶意,胭兰狰兽还是对她生出了惧意,选择向阮听夜求生。

    腾二一见胭兰狰兽顿生警惕,胭兰狰兽的大猫模样太讨喜,老大不会想收了当灵宠吧?

    灵舟悬停的地方离抓住胭兰狰兽的地方有段距离,腾二一心看顾着灵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它使了个坏,悄悄朝着胭兰狰兽放出一丝神兽气息,天生的等阶压制让胭兰狰兽吓得抱头缩成了一团。

    腾二暗自得意,老大最讨厌胆子小的了,很久以前有个叫赵木勋的跟着老大,整天缩头缩脑,老大讨厌得都不想见到他。

    腾二的小动作没能瞒过林千蓝,那点小心思也好猜,她当作没看到。

    无声无息地威吓了一番,对手太弱,让腾二很没成就感。等从小墨那里知道了胭兰狰兽巴结的人是阮听夜,它对胭兰狰兽再没兴趣了。

    腾二飘回到林千蓝跟前,问道,“老大,还捡不捡便宜了?”它一直惦记着三头夔兽的兽丹。

    出去有望,林千蓝有心敛财了,“捡。”

    但她现在不是一个人,问了问阮听夜的意见。

    阮听夜同意。

    灵舟调转头驶回。

    腾二的灵体所储存的灵力少,林千蓝没再让它御使灵舟,换了她自己来操控。

    远远地,就看到魈面鹫的领地面目全非。

    下方断峰残山,迤逦几十里长的月牙形海湾变成了废墟堆。

    空中,灵气紊乱,波纹迭起。

    一阵阵低沉的嗡隆嗡隆的嘶哑吼声传来。

    三头夔兽还没死!

    山包大小的身躯侧倒在地上,一个头剩下了半边,一个头双目紧闭,大口张着,血涌如瀑,右边的头还在喘息着,嘶哑吼是从这个头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在它的周围以及身下,分布着至少十一二具魈面鹫的尸首,再多的估计已被三头夔兽吞进了肚子里。

    可见战况的惨烈。

    “啊!”通过灵舟的舷窗看到了三头夔兽,胭兰狰兽呼喊道,“它醒了!它一醒天就要塌了!”

    林千蓝跟阮听夜对看了下,看来胭兰狰兽还有信息待他们挖掘。

    林千蓝问道,“它一睡会睡多久?它醒来多久后会天塌?”

    胭兰狰兽没一开始那么怕林千蓝了,说道,“睡了……十年?二十年?反正很久醒来一次,它醒来后……”胭兰狰兽掰起了手指,“两回的十个手指。”

    那就是二十天了?可这只三头夔兽是什么时候醒的呢?醒了几天了?

    阮听夜道,“我想它是刚醒来不久。若是早就醒来,三头夔兽的到哪哪里都会是惊慌一片,我们在开洞府前仔细过,不可能发现了不了它的踪迹。”

    “那就是说离空间通道开启还有十七八天左右,我们赶得到。”她问了冥尘,冥尘说胭兰狰兽所说的地方不在他的神识范围内,但离他的神识边缘不会太远。

    “应是。”

    面对一只强弩之末的凶兽需要做的事就是补刀。

    林千蓝跟阮听夜一起出了灵舟,雷光闪瞎人眼,剑影纵横百丈!

    处于顶端的凶兽真不是好杀的,两人补刀再补刀,还得提防三头夔兽有什么最后一博的技能,忙活了好一阵子才把三头夔兽给弄死了。

    连同魈面鹫的,两人一共得了十五颗兽丹,取了三头夔兽侧腹最坚韧的皮各取了一部分,其他的都弃了。

    三头夔兽坚硬如玄铁的背骨,以及魈面鹫钢茅一样的尖羽也不能放过。

    两人收战利品收到差点力竭。

    一天将要过去,他们决定在附近再开一个洞府,等休整好了再去往胭兰狰兽所说的地方。

    这一带是魈面鹫的领地,余威尚在,短时间内呆在这里是安全的。

    依然还是开了一个出入口的洞府,两人房间分列在两边。

    林千蓝吸取教训,为免再发生早上洞府崩塌的事,布下了双重阵法。

    在双重防御以及加固功能的阵法之外,还布了一个示警阵法,要是有五阶以上的妖兽闯入,便会向洞府内的人发出预警。

    布置好了,各自回房。

    至于胭兰狰兽,被阮听夜扔进了一个灵兽笼里看管了起来,以免它到处乱闯,或者溜了。

    林千蓝打了回坐,恢复了灵力体力后进到了浮音宫内。

    她有几天没炼器了,不想生了手,打算今天练习练习。

    放出神识,看到混沌宝鼎旁,芷音正在炼制着她新织成的一方紫绡纱。

    有冥尘在,不用她来帮忙时时探察着外面,芷音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编织以及炼制东西上。

    不是林千蓝多疑,她感觉那天问了芷音,她若是老死在了云琅界芷音会怎么样后,芷音比以前沉默多了。

    她对芷音的感觉一向复杂。

    芷音的炼制已接近尾声,她炼制紫绡纱的方式很特别,不用幽冥阴火,而是用的神识。

    芷音说这种方法叫神炼,是她传承里有的,借用的是浮音簪的凝界之力,所以紫绡纱有着空间壁垒的特征,对烟、尘、声音等都有隔绝的能力。

    以前她都是在承仙池时炼制的,但只能炼制出红绡纱和蓝绡纱,有了混沌宝鼎为助后,她炼制出了高一个等级的紫绡纱。

    紫色的轻纱聚拢在一起,最后定型成巴掌大小的紫色细纱绢。

    芷音拿着紫绡纱欢喜地回到了浮音宫的第二层的偏殿内。

    混沌宝鼎空着了,林千蓝却又去不成了,因为她布下的示警阵法发出了预警。

    还真是难以安生。

    林千蓝算是知道胭兰狰兽的主人为什么进来没几天就陨落了,危险会随时降临。

    她转身离开了浮音宫,出了房间后,阮听夜也出了房间。

    因阵法是林千蓝布下的,她挥手布下一个水镜,显现出外面的情形。

    在他们的洞府外,正在进行着一场打斗。

    这里全是妖兽凶兽,打斗时时刻刻都有,哪里都有,可这场打斗的双方不是妖兽凶兽,而是一方妖兽,一方是人修。

    “郝采真人?”

    人修一方是阮听夜临时结伴寻宝的女修郝采真人。

    跟她对战的是一群四翼敖兽,眼看着浑身是伤的郝采真人就要落败。

    两人对郝采真人是怎么进来的有所疑问,但眼下需把人救了,才能问个明白。

    两人当即出了洞府,加入了战斗。

    天色有些发暗了,须速战速决,腾二和小墨,以及芷音都被林千蓝叫了出来。

    遇到了凶兽除非逃走,否则就是一场生死斗。他们在这里开了洞府,不想遁离,只能把这群四翼敖兽全解决了。

    芷音的紫绡纱的阻隔作用,腾二的风障的拦截,是对付四翼敖兽瞬移的好方法。

    阮听夜祭出了一件赤色玉钵法宝,四翼敖兽入了玉钵范围行动则变得迟缓。

    各显本领,六只四翼敖兽。

    芷音的紫绡纱的阻隔作用,腾二的风障的拦截,是对付四翼敖兽瞬移的好方法。

    阮听夜祭出了一件赤色玉钵法宝,四翼敖兽入了玉钵范围行动则变得迟缓。

    各显本领,六只四翼敖兽。

    阮听夜祭出了一件赤色玉钵法宝,四翼敖兽入了玉钵范围行动则变得迟缓。

    各显本领,六只四翼敖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