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兽潮升级
    阮听夜手一扬,一方锦帛法宝展开,接住了从空中坠落的郝采真人。

    锦帛载着郝采真人徐徐落在地上。

    林千蓝了下郝采真人的伤势,“重伤,灵力枯竭。”

    郝采真人身上有四处致命伤口,只有一处是四翼敖兽抓伤的,其他三处都是法宝造成的。

    不用问,她被传进来之前是拼过一次命的。

    伤虽重,但心脉和丹田处的伤都不至于随时殒命,想是曾服过什么灵药灵丹护住了心脉,若及时施救的话,性命和修为都可保。

    阮听夜递给她一个青玉瓶,“疗伤用的,她的伤势重,需用两粒。”

    林千蓝方想起阮听夜是位炼丹师,她从青玉瓶里倒出两粒丹药,依次放入郝采真人口中。

    郝采真人暴露在外的伤口很快不再向外流血,明显的愈合着,脏腑内的伤好的不会太快,但她的面色不再灰白无光,命暂时保住了,其他方面,等她醒来自己处理。

    除了重伤,还有力竭,林千蓝和阮听夜都没想给她服补灵类灵丹。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郝采真人出现了,无尽妖界大到无边际,她偏偏出现在他们的洞府前,让他们不能不防备。

    唤来腾二,“把郝采真人带到洞府里去,她要是醒了,传音给我,看着她不要让她出洞府,等我回去再说。”

    腾二弄出个旋风卷,卷着郝采真人进到了阵内。

    林千蓝对芷音说道,“你回去吧。”

    芷音是当着阮听夜的面出来的,当时阮听夜只讶异地说了声,“器灵?魂玉簪的?”

    林千蓝让芷音出来就没想着遮掩,“是。魂玉簪的器灵。”芷音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不是化形灵兽,便是器灵。

    “是,主人。”芷音再次当着阮听夜的面消失。

    不知拜谁所赐,把她的结丹异相传了开来,连仙京城的人都知道她的结丹异相是个玉簪。

    说她是玉簪成精的不多,大多是传那次的雷劫并不是她的结丹雷劫,渡劫的是她的一件玉簪法宝,进阶成了灵宝,不然怎么解释结丹异相不是活物的事实?

    尽管以前没有过法宝进阶会引来雷劫的先例,可炼制出九阶灵丹还能引来丹劫呢,出现个器劫也不是没可能。

    没人怀疑玉簪是件仙器或仙灵器,是因为有界面压制,云琅界面本土根本不可能诞生出超越灵宝的法宝。

    而苍穹九洲的典籍里有进阶成实体的器灵的记录,芷音的存在只是坐实了她有一件玉簪灵宝的传言。

    她否认和辩解则更惹人怀疑,她明里暗里散布出去的,是说她有一件魂玉簪进阶成了灵宝,她不算说谎,浮音簪以前就是一件魂玉簪。

    从她跟腾二合力杀了车侯尚仪后,她有一个的魂宠的事早传了出去,魂玉簪的存在变得合情合理。

    不是什么灵宝都值得让人垂涎的,一件只能装鬼的法宝,对大多数修士来说,得到了也是鸡肋,所以听说进阶的法宝是个魂玉簪,有关她玉簪法宝热议渐渐冷了下来。

    在林千蓝吩咐腾二时,阮听夜已开始清理起来。

    一场恶斗后,洞府外方圆几里都没了活物,血腥味冲天,他们还想在这里呆下去,先要把血腥味除了,以免再引来更多的厉害凶兽。

    林千蓝可不想一觉没醒来洞府又塌了。

    挖兽丹,取兽骨,两人练出来了,动作纯熟。

    小墨在后面毁尸灭迹,全身覆火,燃起一片火海,把剩下的皮毛骨骼付之一炬。

    地上焦烟开裂,蒸蒸热气驱散了血腥味。

    阮听夜看着小墨啧啧了两声。

    等两人回到洞府,郝采真人已经醒了,腾二守在门口,盯着她。

    见到两人,郝采真人起身向两人行礼道谢。

    林千蓝召腾二回了魂玉空间,小墨没回,呆在了林千蓝身边。

    郝采真人心思玲珑,致过谢后,主动说起了阮听夜先行离开后发生的事。

    阮听夜一走,剩下的四人要从三个柱子里选一个进去,栾他真人是发起人,先选,接下来是稆生刀修和匀迁真人,郝采真人是最后一个选的。

    四个传送阵都有人进去,郝采真人选了林千蓝和阮听夜两人进入的。

    无论选哪个,与传送阵相连的地方有宝物也被先进去的人取走了,还没能被人取走的,双方都想要宝物,必然会起纷争。

    相比于另外三人,她还是较信任阮听夜的为人。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从不同的传送阵进去的,他们四人被传到了同一处大殿内。

    但没有看到林千蓝和阮听夜两人。

    大殿里的确有不少宝物。

    因事先有约定,谁该得几件没什么波折。但宝物到手后,匀迁真人和栾仓真人同时发难,四人混战起来。

    事后郝采真人回想起来,起因应是她进入大殿后收到的一个女子的传音,女子传音说是洞府的主人遗留的一缕神识,引人过来是想找一个传承人继承她的衣钵,但女子只需要一个传承人,女子选中了她。

    只要她杀了其他人,她就能得到传承和洞府,还会平安离开。

    女子还说,这处大殿只是整个洞府的一角。

    郝采真人回想了下,应该不是她一个人收到了传音,女子给四人都传了同样的话。

    不是他们相信的轻易,而是女子同时传给他们不少信息,不由得他们不相信。

    她受了重伤,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眼前一花,她就到了这里。

    她这一天多来,受到了多次妖兽凶兽的袭击,偶尔发现了一处倒塌的洞府,知道了这里还有其他修士的存在,就遁着印记找了过来。

    等她找到这里时,却是受到了四翼敖兽攻击。

    因无尽妖界里都是灵智不高的妖兽凶兽,林千蓝和阮听夜去哪都没有特意消除过痕迹。

    他们也没办法消除,洞府被三头夔兽踩塌了后,连喘息的工夫都没给他们,赶紧的就逃命,想除了痕迹都没有时间。

    郝采真人手上多了个玉简,“这个玉简跟我一起传来的,我过,里面有禁制。”

    林千蓝生出一个想法,她先于阮听夜接过玉简,神识探过去被弹了回来。

    玉简给了阮听夜,片刻后,玉简碎裂开来。

    是带有自毁阵法的一次性玉简。

    林千蓝猜对了,这个玉简是步轻履给阮听夜一人看的。

    步轻履看似无情,实则还是对阮听夜有着一丝血脉情的,打破了她定下的只留下一人活着规矩,让郝采真人当个媒介,把玉简送到了阮听夜手里。

    说血脉情只有一丝,是因为他们能跟郝采真人能遇到,实是件纯靠运气的事。

    这里的妖兽凶兽无数,郝采真人还受着伤,没有被传送到高阶妖兽凶兽的领地,还凑巧不久就发现了他们留下的痕迹,只能套用运气一说。

    若是郝采真人死了,阮听夜得到这个玉简的几率近乎于零。

    郝采真人见阮听夜能读玉简,若有所思后,似是明白了点什么,但没问出口。

    阮听夜神情肃然,“这里是无尽妖界……”

    ※※※※

    南邺城城门外。

    进进出出的修士比前几天更多,往里进的修士大都有疲惫相,衣着破损的不在少数,往外出的或面色凝重或兴奋不己。

    但无论进城还是出城的,都行色匆忙,带着股血煞气。

    已经很少见过有筑基期以下的修士,金丹期修士每日增加。

    一艘灵舟飞过城门外起落灵舟的空地,往城门上空飞去。城门外有修士仰头望着灵舟很快地没入护城大阵里。

    “是陆家的灵舟!”有识得灵舟上标记的修士道。

    “今天都来了四家的灵舟了,难道真如传言所说,这次的兽潮会出现九阶的妖兽?”

    “不会吧?”

    “怎么不会?南邺城又不是仙京城,大世家的许多灵舟都能通过禁制,能从南邺城上空直接飞到城内的,只有化神以上修为。这一天都来了至少四个化神老祖,事情不明摆着?”

    “嘶!不会再发生一回留凤岛灭岛的事吧?”

    ……

    南邺城城内的城主府。

    陆家的族长从落到城主院内的灵舟上走下来,看着不急不徐的迈着步,却是几步就走进了百米外的议事大殿内。

    南宫族长笑着责怪道,“就数你来的晚!”

    陆家族长朝他一瞋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比我早一刻多钟到。”

    南宫族长道,“早一息也是早。”

    议事大殿里已坐了十位化神老祖,陆家族长一来,又是一阵的寒喧、招呼声。

    等陆家族长坐定,季家族长站起,主要是对后到的陆家族长和南宫家族长说,“不等云家族长了,他传讯说会在明日到。”

    南宫族长笑道,“这老家伙,怕是又到哪里喝醉了,耽搁了起程的时间。”

    知道内幕的司家族长木琰老祖揭发道,“他可不是耽搁了起程的时间,他是醉得不醒人事被云家小辈抬到灵舟上的。”

    有几位族长笑了起来。

    齐家的族长的眉头一直不展,“时辰到了,怎么……”

    说话间,一团白光从上方护城大阵直坠下来,等到离地一米有余时停止下落,掉转了个方向,朝着议事大殿冲过去。

    “来了!”在白光从护城大阵上落下来时,轮到今次主持大局的季家族长立即说道。

    白光冲进大殿,季家族长信手一招,白光撞进了他的手里,再看,原来是个传讯玉符。

    季家族长了下传讯玉符,转手给了坐在他旁边的齐家族长。

    待各位族长都看到了传讯玉符里内容,再没人有笑意,俱都面色凝重。

    季家族长一直没坐下,一只手掌放在身前的玉案上,“各位看到了,此次兽潮升级,会放出一只九阶的凶兽,虽没明说是哪种,但从各种讯息分析,不是三头夔兽就是坎水九婴。”

    最后一位看到玉简的陆家族长叹道,“此次兽潮竟会有一只九阶的凶兽……无尽海那边是想把南邺洲变成另一个留凤岛?”

    司家族长拍了下身前的玉案,不满道,“三头夔兽还倒罢了,没太多的能耐,可坎水九婴一出,别说南邺城,就是整个瀛洲岛都得被祸害了。是人修的大劫!”

    季家族长道,“所以,此次的兽潮还需各家同心协力,先行击杀掉这只九阶的凶兽。”

    “此事说起来容易。”齐家族长摇了摇头,“可这只凶兽会出现在哪方海域,连无尽海那边都说不准,先行击杀怕是难以做到。”

    季家族长道,“我已通告了三流以上各世家,还有各门各派,让他们务必在十日内派足人数过来,只协调这事,需各家多加催促……”

    ※※※※

    林千蓝回到浮音宫,见到了化成了人形的冥尘。

    又不能摸毛了……林千蓝放在身侧的手蹭了蹭衣袍。

    冥尘扫了眼她的手指,“明天起,我同你一起出去。”

    林千蓝不解,“为什么?”

    冥尘道,“我已完全炼化了生死簿,要修复生死簿需大量的死气魂魄。”

    生死簿是炼化而不是契约,需要一定的时间,因生死簿残损,冥尘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完全炼化。

    林千蓝立即明白了,兽魂也是魂魄,要论哪里的妖兽多,非得是无尽妖界啊。

    “冥尘,从来到南邺洲,到来鲛人洞府寻宝,要不是从头至尾都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我都以为是你暗中当了推手。”就是兽潮期的妖兽都没无尽妖界里的多。

    阮听夜转述的玉简里的内容,包括他们三人商定的离开的方法,冥尘在浮音宫里都听到了。

    这里就是无尽妖界。

    明天开始,他们要开始往空间通道那里赶。

    阮家的资料属实,无尽妖界是处游离于云琅界面的小界面。小界面是指它还不完整,比如无尽妖界只有阳界没有阴界,还有其他一些不完整的方面。

    但界域不小。

    无尽妖界的里妖兽和凶兽生长的速度要比外界的快,每多到一定的程度,无尽海的妖修就会打开空间通道,把多出的妖兽传送出无尽妖界,放逐到苍穹海域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