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此路不通
    随着周边海域的妖兽大军不断地向南邺洲逼近,主力妖兽的品阶升级,南邺城的气氛愈加紧张。

    这也激起了参与狩猎的修士血性,杀到连施个清洁诀的灵力都没有,浑身是血地回来的,大有人在。

    杀出了血性后,杀的妖兽能换多少灵石不重要了,他们不是刻意要证明,实际行为却是在向世人证明什么。

    猎杀榜的存在,给了他们证明自己的机会。

    不管是想扬名立万,或是仅仅为了上榜者才能得到的奖励,还是只为了杀而杀,猎杀榜带给他们的荣誉感,是他们从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看着自己上了猎杀榜,看着自己在猎杀榜上的名次节节上升,上榜着感受着没上榜者的对自己的羡慕崇拜,没上榜者看着榜单有羡慕有不服更多的是想上榜的渴求。

    热血沸腾!

    是以,猎杀榜前总是聚满了人。

    猎杀榜就立在城门边,进进出出的人都会驻足看上一眼。

    最新的排名出炉。

    “八万多的积分!”说的是筑基榜的首名。

    杀一只三阶妖兽才得一个积分,四阶的五分,五阶的二十个积分,六阶的五百积分,七阶的上升到一万积分。

    八万多的积分要杀多少只妖兽!

    筑基期的修士,没人往杀六阶七阶的妖兽上想。

    想杀也不好找。高品阶的妖兽要在兽潮后期才会出现,现在初期刚过。

    而且,积分的统计并不完全的精确,杀了妖兽并不都能换算成积分,此人杀的妖兽只会比积分中显示的多,不会少。

    “哎!金丹榜榜首换人了,昨天还不在榜上,今天一上榜就是榜首。这个张厉是谁?是陵云洲岛张家的?”金丹榜首名叫张厉。

    “不是张家本家,是张家一个旁支。你没听说过冲冠一怒为灵奴的故事?”

    “原来说的是他啊!”

    “现在当榜首算什么!今后变动最大的就是金丹榜。”兽潮前期差不多是个热身赛,上场的都是练气期和筑基修士,等到出现了大量五阶妖兽时,灭杀妖兽的主力换成了金丹修士。

    “话虽如此,在榜首呆足五天就能铭刻进南邺城的猎杀榜录中,管是什么时候上的。”

    “可惜了,司家的司星沂离被刻进猎杀榜录只差一天,被张厉给顶下来了……”

    有人想的透彻,“说的是!走!杀他个天昏地暗去!要是让妖兽围了岛,我们都落不了好!这会多杀些还能挣个名!”

    本就热血,经不起鼓动,想出城的提早出了城,打算休整两天的也缩短成了一天。

    ※※※※

    林千蓝他们所在的是连片岛屿形成的大块陆地,无尽妖界大到不见边际的海面上,有着无数个的岛屿。

    胭兰狰兽所指的地方在海面上。

    到了第九天,三人落到了一个岛上。

    上到岛上首先要做的是,杀!

    他们在岛上妖兽的眼里是三个从天而降的食物,不赶紧的吃了,难道留给别的兽?

    无尽妖界里没有人修的存在,这里的妖兽对人修的气息不敏感,灵智还都普遍不高,三人释放出金丹期的气息也吓不走几个。

    岛上的妖兽多是水陆两栖的妖兽,杀了一批从海里又跳出来一批,不给他们喘息的空隙。

    直杀了个白沙变红沙!

    妖兽不像凶兽那样不畏死,灵智不高也觉出了这三个肉不多只能当磨牙棒的食物不好惹,渐渐地,跳出来的妖兽越来越少。

    “嘭!”林千蓝的一狼牙棒砸扁了十多只覆睛兽,海滩上再没妖兽的踪迹。

    一招手,狼牙棒变回两尺大小,从空中栽到她手中。

    因为好使,林千蓝越看她的本命法宝越顺眼,法宝嘛,外形什么的不重要,看的还是内涵。

    清理完了妖兽,找了处地势平整的地方,林千蓝布下了双重阵法,三人在阵内各自打坐恢复灵力。

    先后恢复了灵力,三人没怎么交谈,一致地往海面上的极目处望去,在等待着什么。

    一刻多钟后,极目处如洗的碧空出现了其他的色彩,红色,橙色,黄色,绿色,等等,比虹色还多了几色,没有云霞,似雾蔼又非雾蔼,更象是单纯的在蓝色天空中增添了其他颜色。

    梦幻而飘渺。

    他们不是来欣赏景色的,三人的眼都盯着色彩的最左边。

    像是有杆无形画笔伸进了颜料盘,落在各种颜料中心搅动起来。

    从色彩的中央开始起了小小的旋涡,带动了旋涡周边的彩光一起旋转起来,旋涡渐次扩大。

    直到在三人的目测中变成了十数丈大小浮在了海面上,旋涡才不再扩充。

    十数丈是他们隔了这么远看到的大小,实际的旋涡有多大,他们无以得知。

    旋涡不是静止的,而是如一个怪异的大口搅动着海面,海面起了高浪,无数个妖兽成堆成堆地被抛进了旋涡中不见。

    不止是海中妖兽,空中飞行的妖兽也都被吸进了旋涡内。

    旋涡就是空间通道。

    他们三人离的这么远,还是感受到了来自旋涡的吸力。

    要真想从空间通道离开,他们不用费什么力气,只需走近旋涡就会被巨大的吸力吸进旋涡内。

    “真是个难以敌挡的诱惑。”郝采真人叹道。

    流落到全是妖兽的封闭空间,谁不想回归到正常世界?而通往正常世界的通道就在眼前,成千上万只的妖兽都囫囵个进到了旋涡里,不由得让人想跳进去。

    林千蓝此时走出了大阵,从灵兽袋里放出一只雕类妖兽来。

    啼血雕是五阶妖兽,四天前抓住签的主仆契约。

    她把一只死了的啸风狼放在啼血雕的背上,命令啼血雕往旋涡处飞去。

    啸风狼是她从外界带来的,她是想验证步轻履所说,看是否只有无尽妖界的妖兽才能通过空间通道。

    啼血雕的速度很快,等快飞到旋涡时,觉察到危险,想回头却是不能了,悲啼着被吸进旋涡。

    在啼血雕没入旋涡的一刹那,从它的背上迸出一团血雾,刹那间散开,又刹那间消失在旋涡里。

    血雾是啸风狼!

    啸风狼是外来者,没能完整地通过空间通道。

    绝了他们从直接穿过空间通道离开的念头。

    林千蓝望着远处瑰丽又危险的旋涡,传音问芷音,“怎么样?”

    浮音簪的主要能力是破界,作为器灵的芷音能从细微处感知到空间的变化。

    芷音道,“旋涡把无尽妖界跟外面连接起来了,其他地方的空间壁垒没有变弱,主人,要想离开还是要从空间通道过。”

    旋涡相当于门,其他地方都是打不破的墙,想离开只能通过门,但这门却是通过限制。

    林千蓝要做的,是要突破门的限制,间接地穿过空间通道。

    林千蓝回到大阵内,她传音问阮听夜,“这条路行不通,你没有改主意?”

    步轻履给阮听夜指了条能全身而退的路,而阮听夜不打算用。

    有关步轻履的事,两人都没跟郝采真人提起过,阮听夜也没有把自己具有鲛人血统的事宣扬出去的打算,所以林千蓝是跟他传音。

    阮听夜回传道,“她对我并没有多少亲情,大概是她一时心血来潮,用这种方式把玉简带给我,她怕是自己都不能确定我是否能全身离开。”停了一会,“她自己也说了,我身上并没有多少她的血脉。”

    这也是一个考量,究竟需要多浓的血脉才能通过,是个未知数,步轻履自己怕也是没有答案,因为没有前例。

    林千蓝能想到步轻履所说的传送阵是否会有血脉限制,阮听夜也能想到。

    一刻钟后,旋涡消失不见。

    郝采真人过来,问道,“千蓝真人,你所说的离开方法是?”

    因牵扯到大世家还没公之于众的隐秘,林千蓝之前只提了提没有具体说,要是空间通道可行,她这方法就用不上。

    这会了,哪还顾及什么隐秘不隐秘,林千蓝道,“我打算布一个能通往外界的传送阵。”

    郝采真人不可思议道,“能通过两界空间壁垒的传送阵!”她只知道有进出小空间的传送阵,可这能穿行两界间的,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布出。

    阮听夜同样没把步轻履提到的传送阵跟郝采真人提起过。

    “不完全是。在空间通道打开时,无尽妖界跟云琅界是相通的,若是此时启动传送阵,是有传送出去的可能的。这个方法风险极高,我不能保证成功几率有多少,郝采真人还是多考虑考虑。”

    郝采真人略一顿后,说道,“不考虑了。我不太懂阵法,若是其他方面我能帮得上忙,千蓝真人尽管说。”

    在阮听夜能读取跟她一起到这里的玉简,郝采儿对她能活下来并被扔到了这里有所揣摩。

    她心里明白的,要想活着出去,只管跟紧了阮听夜,见阮听夜听了林千蓝的话没什么惊讶,就知道两人已商量过,她还有什么考虑的?

    “那客套话我就不说了,我需要大量的妖丹,金木火土四种属性的,最好都是五阶或六阶妖兽的。”林千蓝看了眼郝采真人手里的长枪,“要完整的。”

    郝采真人横了下长枪,“没问题。以前那是为了节省时间,要慢也能慢。”

    ※※※※

    她与远程传送阵是脱不了的缘份了,刚跟人合作建了一座,这会要她独自建造一座来。

    而且还不是原样建造,林千蓝要建造的是个简化版的。

    离空间通道的关闭只剩下十天的时间了,她需在九天内就得把传送阵建成,不然建成了也要至少等个几十年,等空间通道再次开启时才能离开了。

    因对空间阵法有兴趣,她在理论上对远程传送阵研究的很透,又有司家的那些资料,简化传送阵不是不可能。

    在前面九天,她每天晚上除了修炼外,都会研究一阵子传送阵,对简化版的传送阵已有具体方案,所以才会胸有成竹。

    对林千蓝来说,最难的是传送阵的选址。

    远程传送阵要求周边的灵气均衡,而这是个海岛,水灵气充裕,土灵气和木灵气次之,金灵气和火灵气较少,五种灵气的比例各不相同。

    林千蓝从聚灵阵来的灵感,准备在传送阵的基座上布一个五行聚灵阵,需要五行极品灵石,可惜她手里只有水属性和土属性的,阮听夜有块火属性的,郝采真人手上没有,凑不起五行。

    退而求其次,用不同属性的妖丹来代替。

    不是没有用妖丹代替灵石补灵的先例,但妖丹里所含的成份太杂,不能直接使用,否则对修士有害无益。

    需提纯炼制,剔除其他的成份,只留下纯正的带有属性灵力。

    阮听夜擅长炼丹,揽下了提纯妖丹的事。

    三人的流程就是,郝采真人对猎取合用的妖丹,交给阮听夜提炼,提炼好的妖丹给林千蓝用来布阵。

    建造传送阵的基座对林千蓝也是个挑战,她没有亲自参与建过,有的是理论。

    可她有万能小助手芷音,芷音不懂得阵法,可论做精细活来,林千蓝都比不过她。

    有契约关系,她与芷音共享基座打造方法,芷音便能一毫不差的把基石放置到正确的方位上,林千蓝要做的是在上面刻画阵纹。

    四天后,基座建成。

    简化版的十二面形的基座,仅有原阵的十分之一大小。

    旋涡每天出现一次,每次一刻钟左右,还有缩短的趋势,时间不等人。

    布下阵石又花了林千蓝四天。

    她刻下最后一个阵纹后,收了神识。

    这个阵纹至关重要,是代表南邺城那座传送阵的阵纹。

    传送阵之所以是十二面形,是因为每个传送阵最多可连接其他十二座传送阵。

    每面刻画代表不同传送阵的阵纹,便可与那处传送阵相连。

    也是天助,这次的空间通道是通往南邺洲一带的,而她参与了南邺城传送阵建造,是以对这个阵纹很熟。

    “起!”林千蓝把提纯过的妖丹尽数放进五行聚灵阵内。

    五色光芒闪烁几下归于平静,阵法启动。

    要制造出五行均衡的小环境,至少要有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后是旋涡今天出现的时刻。

    阵建的成不成功,要等五行均衡后启动试试。

    他们要做的,就是等。

    突然,令人心寒的吼声叠起,从远处的海面上露出九个巨大的头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