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战坎水九婴
    (等会再点)

    “九婴!老大,是九婴!”腾二卷着小墨在她身边现身。

    在布阵方面帮上林千蓝,两只天天出去杀妖兽,得来的妖丹给阮听夜提炼。

    腾二没有忘记林千蓝曾交给它的职责,看护好小墨,九婴一出现,它的速度快,卷着小墨就回来了。

    它没有用瞬移。这里离空间通道近,空间波动大,瞬移有许多的不确定性,瞬移不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还不是太坏的结果,要是卡在了虚空里出不来,可能一条命就没了。

    九婴的形象太特别,林千蓝三人一看到九个布满着鳞片、丑陋蜥蜴般的头颅,还有它如啼如泣的吼声,没见过真的,也猜出它是九婴。

    “老大,是凶兽坎水九婴!”腾二肯定道,“我跟小墨离它近,我一闻到它的味就赶紧回来了。就是坎水九婴,只会喷水不会喷火的那种。”

    会不会喷火在其次,重点是这只坎水九婴光露在水面上的小半截身子都大过那只三头夔兽了。

    坎水九婴比三头夔兽还大,代表着它比三头夔兽还厉害。

    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传送阵,神识探了探,传送阵周边的灵气还是以水灵气为主,离五行均衡还差得远。

    又往极目处看去,两个多时辰后空间通道才会打开。

    郝采真人倒吸了口气,以见鬼的眼神望着远处的那九个在空间扭动的狰狞头颅,“都说这次的兽潮会升级,不会是要把这只坎水九婴放逐到南邺洲吧!”

    郝采真人不是提问,而是认为就是。

    林千蓝和阮听夜知道的更清楚,三头夔兽还是他们借魈面鹫的力除掉的。

    空间通道带来的空间波动,像是一种召集令,空间通道开启期间,妖兽和凶兽变得躁动的同时,无意识地往空间通道方向移动。

    因空间通道在海面上,陆地上的妖兽到了海边会因没有渡海能力而受阻,海里和会飞的妖兽不受限制,所以被放逐的都是海里和飞行妖兽。

    三头夔兽就是往空间通道奔的。

    不是他们机缘巧合弄死了三头夔兽,放逐到南邺洲的就是两只九阶的凶兽!

    那群能跟三头夔兽斗个相当的魈面鹫,不知算不算在内。

    人修身上的灵力要比妖兽身上的纯正的多,最受凶兽的喜欢,这些凶兽被放逐到人修的地盘后,会弃了妖兽,转而以人修为食!

    从三头夔兽发现了她跟阮听夜后,对他们穷追不舍就可知。

    凶兽破坏力远远大于妖兽,九阶的凶兽,会是南邺城的灾难!

    而且,放逐出去的妖兽并没有固定的降落地点,若是发生大的偏离,没能被阻击在南邺洲一带,让坎水九婴和三头夔兽上了瀛洲本岛,带来的灾难将波及大半个瀛洲岛!

    阮听夜道,“他们左右不了无尽妖界内妖兽凶兽的成长。”

    他们,指的是无尽海的妖修。阮听夜的太祖父跟步轻履生活在一起百多年,想是传下来不少有关无尽海的隐秘。

    但妖修是能提早知道,或者说控制成长起来的凶兽被放逐的时间的,不然仙京城不会早早就有了南邺城兽潮会升级的传言。

    现在想这些无济于他们的处境,他们能做的就是等着传送阵的启动。

    三人谁都没有为了不让坎水九婴祸害瀛洲岛的修士,而除了它的想法。

    他们想除,也得有那个能力。三人别的没有,自知之明一大堆。

    “我怎么……”郝采真人盯着坎水九婴,瞳孔缩了缩,“千蓝真人,听夜真人,我怎么感觉它在往我们这里移动?”

    坎水九婴的方位在他们落脚的这个岛的另一侧偏向空间通道方向,坎水九婴往空间通道去的话,是不会经过他们所在的岛的。

    是以他们看到了坎水九婴后,却没多少惊慌。

    坎水九婴从水里冒出头后,并没有移动,而是原地进起了食,九个头在海面上起起落落,无数只妖兽吞进了它的口中。

    猛吞了一阵,大概是不想吃了,有两个头是伸到水里的,其余的七个头都扬在空中,露出水面的粗大身躯随着水面伏伏沉沉。

    阮听夜的神情沉了下来,“是在往这一带移动。”

    林千蓝也分辨出来,“它是在捕食一群龙鲤兽。”

    龙鲤兽是五阶妖兽,每个种群的数量都很多,遇到坎水九婴后即刻四散逃命,有一半的龙鲤兽没能逃走,被坎水九婴吞了。

    坎水九婴吃完了被它的毒液毒倒的那些,开始追剩下的龙鲤兽了。

    无可奈何地,逃走的龙鲤兽大半是往他们这个方向来的,坎水九婴边捕边吞,总体方向是他们这里。

    郝采真人的长枪提在了手上,“我们不能等着坎水九婴过来。”

    林千蓝的御雷魔杖也执在手中,“是不能等。我没有再建造一个传送阵的阵石了。”

    不能寄希望于那些龙鲤兽改变逃命的方向,和坎水九婴对他们不感兴趣上。

    趁着离得远,他们现在避开还来得及,但传送阵会不会被坎水九婴毁了,无可预料。

    她手上的银曜石不够再建一个传送阵的,就是他们能在无尽妖界活下来,活到下一次空间通道开启,可还是出不去。

    得阻止坎水九婴过来,或者说把它引开。

    林千蓝传音道,“小墨,你先回浮音宫。”小墨的实力还是太低。

    小墨应了声回去了。

    腾二缠到了林千蓝的手腕上。

    阮听夜放出了飞剑,“我去把它引开。”

    “还是我去吧。”林千蓝道。她不是托大,因为有浮音宫当退路,她不认为阮听夜和郝采真人会有芥子空间,要有的话,不会逃过腾二的天赋能力。

    郝采真人举起手里的一对令牌,“我有套遁行令,放在这里一块,另一块带着,若是势危,我可以借由遁行令回到这里。”

    意思是她去引来坎水九婴。

    她不是高风亮节,用自己的命博他人的生机。传送阵成不成功还未知,就是成了,启动的方法她没有,要是林千蓝出了事,她就甭想离开了。

    做出了决定,郝采真人不来虚的,手一晃,其中一个令牌划个弧度贴到了旁边的礁石壁上。

    阮听夜也是有所依仗,但没有仿效郝采真人,他提了个折衷方案,“郝采真人先别慌,再等一会,要是坎水九婴没有改变方向,我们一同过去,把它引开后分三个方向飞,这样比一个人引开冒的风险小。”

    是他跟林千蓝被三头夔兽追出来的经验。

    危机比他们预料的来得快。

    不止是龙鲤兽,坎水九婴所到之处,妖兽尽逃,坎水九婴从戏弄般地左一下右一下地追逐着龙鲤兽,蓦地九个头颅伸向空中啼吼了一阵,追起一只六阶的虬水蛟来。

    虬水蛟的速度不是龙鲤兽可比的,龙鲤兽是分散着往这一带逃,而虬水蛟逃的方向,不偏不倚地正冲着他们。

    不能让坎水九婴靠近!

    三人迅速御剑飞离了小岛。

    他们没有迎上坎水九婴,而是略有偏向,既能让坎水九婴注意到他们,也不至于把自己送到坎水九婴的攻击范围。

    有三个小虫子不逃,还在自己上空飞,坎水九婴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它怒吼着弃了虬水蛟,掉头追起三人来。

    这一追,三人就知道他们错估了坎水九婴的速度。

    坎水九婴不再是大半个身子在水里追逐,而是身子全露在了水面上,巨大的蛇身一半直立一半成竖一字在贴着水面飞行,疾如闪电!

    九个大头伸到空中,中间的头调整着方向,其他八个头间次地喷出水柱水雾,袭向三人。

    无尽妖界上方有限制,坎水九婴喷出的水柱可达到最上空!

    三人无法借于提升高度来脱身。

    跟坎水九婴相比,三人小得无足轻重。

    坎水九婴是借着水力飞的太快,不过十息间就追了上来,眼看着三人就要进入它的攻击范围。

    可离传送阵所在的小岛还太近,需把坎水九婴引得再远一些,最好引到视线之外。

    “冥尘!”林千蓝边御剑边利用契约呼唤道。

    修复生死薄需动用一些不属于这界的手段,冥尘怕会因此引来罚雷,而从上次来看,罚雷的目标会把林千蓝算在内,所以他去了远离林千蓝的地方修复的生死薄。

    “嗯?”

    冥尘回应了!

    林千蓝简短说道,“坎水九婴!”

    “我马上来!”

    林千蓝心定了许多。

    想到一件事,心又不定起来。

    冥尘是遁行过来,还是用的瞬移?他的瞬移会不会受影响?

    知道冥尘强大,她还是不免想的多了点。

    从坎水九婴九个头中喷出的水柱已落到身后不远,坎水九婴追上他们只几息的事。

    “嘭!”是林千蓝丢的破阵雷珠炸开。

    在坎水九婴的一个头旁边炸开的,能炸毁一座山的破阵雷珠却只让坎水九婴一个头擦破了皮。

    引来了坎水九婴叠叠连连的怒啼,但也拖住了坎水九婴两息,再把距离拉开。

    “轰!轰!”两声。

    是阮听夜的丹宝。

    不知是被坎水九婴当成了普通的妖丹吞了,还是凑巧了,其中一个丹宝落到了坎水九婴的一个口里,它的那个头被炸出一个大血洞!

    不是林千蓝自己看到的,而是当她耳目神的腾二告诉她的。

    他们为的是把坎水九婴引来,不会正面跟它对上。

    火云弥漫!

    郝采真人手里也有好东西,是火属性兽符!

    因承载材料受限,纸符的威力受限,比纸符威力更大的是兽符。

    兽符制作的成功率不高,多用来进攻。

    炎火兽符是大范围攻击兽符中威力最大的,火云中带有一些太阳精炎的特征。

    坎水九婴觉察到了火云的危险,可它的体积太达庞大,火云覆盖的范围广,它飞的又快,想躲开哪能来得及,两个头从火云穿过。

    一个头只燎着了它头顶上的鬃毛,另一头被烧到了一只眼。

    令人胆裂的吼叫!

    林千蓝的耳朵“嗡”的一声,幸而她及时用元力护住了识海,没让识海受到冲击。

    又拉开了一点距离。

    阮听夜道,“分开!”

    按说好的方案,林千蓝往左,阮听夜往右,郝采真人方向不变,三人分头逃开。

    坎水九婴的九着头怒啼不己,只顿了一息,没变方向,追的是用火云烧它的郝采真人。

    对付三头夔兽的方法的翻版,林千蓝和阮听夜掉头反追坎水九婴。

    坎水九婴已气疯了,飞的又快了一成,几下就拉近了距离,一个头朝着郝采真人喷出一道绿色的液体,那道液体在郝水真人身后炸天成了绿雾!

    有毒!

    林千蓝和阮听夜都用了远攻的方法。

    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已能飞离她身边五里远。紫色雷瀑从天而降,落到她之前用雷珠炸破了皮的那个头上

    坎水九婴九个头九条命,弄死一条是一条,紧着一个头击。

    阮听夜丢的是火属性的丹宝。

    六阶妖丹制成的丹宝,堪比六阶妖兽的自爆。而且不是一颗,而是五颗!

    五颗针对一个头颅。

    “嘭!”“轰!”

    接着又是五颗。

    坎水九婴头颅边一会升起一个火团,炸声不断,火团不断。

    再扔了十颗!

    林千蓝目睹了什么叫土豪!

    十颗六阶的丹宝能买一个普通的灵舟了!

    阮听夜的行为与他平日里对什么都不太在意的做法相背。

    他是想置坎水九婴于死地!

    林千蓝突然明了,阮听夜是不想让坎水九婴过到外界去!

    她一直把苍穹九洲当成到此一游的地方,除了司星澜,她对这里没有归属感。

    而阮听夜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他的家族重地就在仙京城,大部分的族人都在瀛洲岛,若是坎水九婴到了外面

    林千蓝突然明了,阮听夜是不想让坎水九婴过到外界去!

    她一直把苍穹九洲当成到此一游的地方,除了司星澜,她对这里没有归属感。

    而阮听夜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他的家族重地就在仙京城,大部分的族人都在瀛洲岛,若是坎水九婴到了外面,那祸害的人中,可能会有他的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