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兴奋地晕倒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没了,再订阅)

    坎水九婴的头颅行动灵敏,阮听夜一个接一个地撒了二十多颗丹宝出去,只有两颗正中坎水九婴,炸瞎了它一个头的双眼,其余的没给坎水九婴造成太大的伤害。

    坎水九婴实在是太大,光眼瞳的长度都比两人身高长!它的防御能力也很变态,能炸死一只七阶妖兽的丹宝,被覆盖了整个头颅的鳞甲抵御住了。

    能炸瞎它的一双眼瞳,已是相当不容易了。

    受了伤的坎水九婴的啼声一声比一声尖厉,让人耳内鼓胀疼痛。

    坎水九婴不是立在那里任人往它身上扔丹宝的,阮听夜几次险险被坎水九婴吞入腹中或被它喷出的带毒的水瀑击中。

    有的头往外喷吐出数十丈长的水柱,有的头喷出团团绿色的毒雾,有的头吐的是千个万个高速射出的水滴,不幸在水滴覆盖范围内的一只龙鲤兽被水滴穿成了筛子!

    林千蓝没有走,跟阮听夜各处一方,边不断穿行、后退,不让自己进入坎水九婴的攻击范围,边御着御雷魔杖落下雷瀑。

    阮听夜远远地往坎水九婴身上扔丹宝,也是避免跟它近战。

    坎水九婴全身都是毒,他们得跟它保持一定的距离,才不甚至吸入毒雾。

    三方站位成一条直线,坎水九婴处在中间。

    坎水九婴一个小虫子都不想放走,九个头分了两个方向攻击两人,倒是牵制住了它没再紧盯着一人追。

    坎水九婴哪会只止喷水柱、吐毒雾这点本事,它怪啼几声后,林千蓝和阮听夜周围的海面陡然竖起,高有数百丈,朝着两人倾压下来。

    与竖立的海面同是向两人倾压下来的,是周围灵气的凝滞,让两人无法动用瞬移技能,御剑飞行变得缓慢。

    从竖立的海面上射出数以万计的水滴,冲着两人而去。

    腾二迅速在林千蓝周身布下了双重风障,“老大!风障只能拦下那些毒水滴。”拦不下将要砸落下来的海面。

    林千蓝没有进浮音宫,因为——“冥尘来了!”

    在竖起的海面倾斜到三十多度时,骤停在半空,数以万计水滴成被拉成水梭的高速飞行状态静止。

    冥尘一手握拳立在高空。

    坎水九婴发出了长长的凄厉的啼泣,一个被虚幻的弯刀斩落!

    冥尘握拳的手猛得向外一推,缓缓松展开。

    那些个被静止的水滴逆向回归竖起的海面,竖起海面不是继续向前方压,而是向后方倒去,落回到海里再掀起层层高浪。

    坎水九婴的实力处于云琅界顶峰,而冥尘也不能使用高出这个界面的能力,一弯刀斩了坎水九婴的一个头颅,是乘其不备。

    再一刀只削一下另一个头半边头颅,没能斩下来。

    坎水九婴把仇恨都集中到冥尘身上了,弃了两个小虫子,一跃飞入高空,朝着冥尘咬去。

    冥尘出手后,灵气不再凝滞,林千蓝御剑迅速向外飞去。

    不是她怕死,而是她在只会给冥尘凭添个顾及。

    阮听夜不认识冥尘,但猜出了冥尘的身份,他做出了跟林千蓝一样的动作,御剑向外飞。

    两人远离了战圈,林千蓝站定后望着冥尘道,“他是我的人。”

    见到阮听夜略带怪异的眼神,林千蓝才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怪怪的,她的本意是想告诉阮听夜,冥尘是自己人。

    她总不能说冥尘是她的灵兽吧?

    长辈?护卫?都不合适。

    索性不解释了,盯向战圈内。

    上千团烟中透红的九渊圣炎把坎水九婴围在其中,坎水九婴哪块沾着哪块焚灭,它厚厚的鳞甲在九渊圣炎面前不堪一灼。

    坎水九婴是水属性凶兽,它喷出的水也不是普通的水,而是至污至煞的大凶坎水,它弄起半空的坎水浪,想以至污之水来灭了九渊圣炎。

    深绿色的大凶坎水带着的森寒之气都扩散到了林千蓝和阮听夜所在的地方。

    这森寒之气里可是带有污毒的,阮听夜在两人上方撑起了一把大伞,没让森寒之气近两人的身。

    厉害!之前听腾二说了坎水九婴因它体内能生成至污的坎水而得名,这下有了更深的认识了。

    修为低也有好处,坎水九婴没把他们两个看在眼里,朝他们喷出的水柱水雾只含一点大凶坎水。

    若是之前坎水九婴出这个大召,放出全由坎水构成的坎水浪,两人早就各使保命绝招逃了。

    林千蓝朝上扫了眼,上方的伞形法宝是红色的,布满了鳞片,而这些鳞片不是寻常见到的硬质的,而是柔韧可弯可折。

    这把伞形法宝是阮听夜在步轻履的洞府里得来的,她怀疑是步轻履故意给阮听夜的,因为腾二说这把伞的伞面是由鲛衣制成。

    森寒之气落到伞面上迅速蒸腾化无。

    阮听夜道,“多谢!”

    是谢她没走。没有她在另一边牵扯,坎水九婴会全力追他,他怕是连后面的丹宝都没暴出来的机会,不及时逃命只有个死。

    “我没想到你会做下这个决定。”林千蓝道。以金丹修为杀一个顶峰的凶兽,跟蚍蜉撼树有得一比。

    他们两个能弄死一只三头夔兽,是那只三头夔兽不够顶端,相比而言,飞得不够快,让他们有逃和引它入陷阱的时间。

    要是真的危险到他们逃不掉,冥尘早出手了。

    “阮家人多在仙京城。而……”阮听夜似有轻叹,“我太祖母是无尽妖界的守护者之一。”

    不能说步轻履无情,没有步轻履,还是其他的守护者,坎水九婴这次不放逐到南邺洲去,下次会放逐到其他的海域,同样会造成死伤无数。

    阮听夜又道,“他们不能杀了坎水九婴,原因没提。”

    他们,是指包括他的太祖母在内的守护者。

    两人还有心交谈,是因为两人对冥尘有信心。

    冥尘对被坎水围住九渊圣炎没有太大的反应,噬魂弯刀再扬起,落向坎水九婴的第三个头。

    空中响起东西在火上烧焦的嗞拉声,浮在半空的坎水浪在一点点消融,烟红色的火团一朵接一朵的破水而出!

    九渊圣炎的品阶比坎水九婴的大凶坎水要高得多,坎水是灭不了,反被九渊圣炎烧无。

    林千蓝对冥尘的强大并没有生出渺小感,也没有因只能依靠冥尘帮她而沮丧。

    她要是硬挺着不让冥尘来帮她才是蠢不可言。

    冥尘的强大,反倒让她激情万丈,她得变强!

    凶兽没有被打服的时候,坎水九婴拼着再少一个头,蛇身一纵扑向冥尘,两张大口分两边朝冥尘吞噬过去!

    弯刀快到连影子都看不到了,扬起到从另一方空中显现,坎水九婴两个大头被串了串,甩到了远处海中。

    林千蓝御剑飞向两个头颅落海之处。

    阮听夜愣了下,收起伞形法宝,也跟了过去。

    落水的头颅并没沉到海下,而是半浮在海面上,林千蓝没有靠近,御雷魔杖一举,雷瀑收窄成水桶粗的雷柱,击中其中一个头颅的红色眼瞳里。

    腾二不落于后,卷风成尖锥,跟雷柱同时落下,刺入另一只眼里。

    它嘴里还有词,“看它死不死!”

    九婴的头被砍掉还会存活一段时间,林千蓝是来补刀的,顺便收兽丹。

    凶兽的兽丹比九阶妖兽的妖丹还难得,当年穆昶为了得到不到九阶的三头夔兽的兽丹,费了老大的劲了,她怎么会放过。

    她对付不了坎水九婴,对付坎水九婴一个半死不活的头颅,还是能的。

    ※※※※

    林千蓝往传送阵上打完最后一组手诀,上面刻画的阵纹顿时鲜活起来,如浮光流动,又不脱于纹形。

    成了!

    建造远程传送阵最核心的最难的步骤是布下阵石,阵石层层布下,方圆百多米的基座最后最剩下中心不过五个平米的传送台。

    布一个阵石所需手诀以千计数,一个手诀稍有偏差,不仅这块阵石废了,之前布下的阵石都废了。

    所以在南邺城开始布设阵石时,林千蓝一天才布下两块。

    林千蓝下意识地活动了下手腕。

    布阵石太累了!累心!累手!打手诀打得她手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时间紧,没有休息的空。

    阵石布的成功,不见得传送阵建得成功。

    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林千蓝把五块极品灵石打入布在传送阵周围的五行聚灵阵里。

    很快的,阵内的灵气变得均衡起来。

    眼看着离开在望,林千蓝欣喜万分。

    她得马上把腾二和小墨叫回来。她也是纳闷,它们两个天天杀妖兽,怎么就杀不腻?

    芷音?林千蓝回头?刚才还在跟前的芷音去哪了?

    这次若是传送阵成功,芷音占了不少的功劳。

    她布阵石还好,有过经验,照着上次的搬就是。

    但基座没建过,担心不能一次成。

    好在,她有芷音,基本精准的搭建都由芷音完成,她来刻画阵纹,而且她要建的是一个定向的临时传送阵,刻画的阵纹量大大缩减,建的比较顺利,才得以赶在第八天成功布下了阵石。

    “咚!”林千蓝没来由地心重重地跳了下。

    她停下扭手腕,怎么感觉这个动作似曾做过?

    此时,传送阵发出了温润的光芒。

    传送阵一有动静,刚才还不见影子的众人,一下子出现在林千蓝身边。

    “传送阵启动了!”

    “老大!我们能回去了……”

    郝采真人一步踏进传送阵内,光芒猛得一亮一暗,郝采真人不见了。

    接着是阮听夜。

    小墨,芷音,腾二。

    只剩下她了,林千蓝刚要迈步进传送阵,心里生出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要走也是小墨他们三个进了浮音宫,由她带着一起走,怎么可能三个独自走了,把她落在后面?

    慢着!她怎么记得她有四个小伙伴。

    另一个是……

    记忆开了闸般回归识海。

    在传送阵建成时,海面上出现了九个巨大的头颅。

    是凶兽九婴!

    腾二认出它不是纯正的九婴,而是坎水九婴。

    她传讯给了……冥尘!

    冥尘杀了坎水九婴。

    另一个是冥尘!

    她怎么忘了冥尘?

    “醒了?”

    冥尘!

    林千蓝猛得睁开眼,坐了起来。

    她在浮音宫自己的寝宫里。

    她转过头,冥尘就站在她的床榻边。

    她全记起来了。

    冥尘杀了坎水九婴后,三人一起回到了小岛上,郝水真人中了坎水九婴的坎水毒,还是冥尘用噬魂帮她解的。

    她到了五行聚灵阵里的灵气,五行灵气越来越均衡,不出意外的话,她们今天就能离开。

    可出了意外。

    她跟阮听夜先后晕了过去,后面的事她都不知道了。

    林千蓝不确定的道,“我是……吸入了坎水九婴的毒雾?”

    郝采真人中了坎水毒,全身发青烟色,并没有晕倒。

    她跟阮听夜肤色没变化,怎么就晕倒了?

    冥尘道,“不是中毒。你现在怎么样?”

    林千蓝对自己了一番,最重要的识海,经脉,丹田几处,都没什么损伤,或有毒素侵入的迹象。

    “我没事了。”林千蓝从床上下来,“我记得在我晕过去之前,阮听夜也晕倒了。”

    冥尘道,“他方才已醒来。”

    “哦。我是怎么晕倒的?”

    “你过于兴奋了。”

    这个原因很彪悍。“……我得了几个九阶的兽丹就兴奋到晕倒了?”她有这么财迷?林千蓝怎么不相信呢?特别是冥尘眼里又流露出些许戏谑。

    她到了五行聚灵阵里的灵气,五行灵气越来越均衡,不出意外的话,她们今天就能离开。

    可出了意外。

    她跟阮听夜先后晕了过去,后面的事她都不知道了。

    林千蓝不确定的道,“我是……吸入了坎水九婴的毒雾?”

    郝采真人中了坎水毒,全身发青烟色,并没有晕倒。

    她跟阮听夜肤色没变化,怎么就晕倒了?

    冥尘道,“不是中毒。你现在怎么样?”

    林千蓝对自己了一番,最重要的识海,经脉,丹田几处,都没什么损伤,或有毒素侵入的迹象。

    “我没事了。”林千蓝从床上下来,“我记得在我晕过去之前,阮听夜也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