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传送阵风波
    (不要点,这行字消失再点。请订阅正版。)

    各世家内部都是争斗不休,但这都是私下里的,对外,都是一致的维护家族的利益。

    没有哪一家大世家会把家族子弟间的不和摆到明面上的,捂都捂不及,这倒好,主动暴出来,还让秦家族长听到了。

    司星玉从没见过如此严厉眼神的族长,从没有被族长带姓叫过名,心不免一慌,“……是。问题……出在传送台,传送台是我与林千蓝合作建的,她……经验不足,未免会出了错。”

    愚不可及!该抵赖不抵赖!秦家跟司家本不对付,驳了秦家的面子秦家族长还能当他的面动手不成!

    司木琰以前认为这个司家新一代的阵法天才聪明有眼色,怎么他闭了十一年关,一个个的都给长歪了!

    这会了,还借机明着为林千蓝开脱,实是对林千蓝又踩了一脚!本只有秦家族长一个看司家内部不和的笑话,现在多了好几家。

    不怪当年林洛冰不愿跟司家有名义上的牵扯,不怪林千蓝不愿记入司家宗谱,若司家再多几个这样的蠢东西,离衰落也不远了……

    秦家族长哪能放过给司家落井下石的机会,哪怕是口头上的,“我说司木琰,事关千万条人命的大事,怎能交给一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外人来做?要是司家没能耐,趁早交出传送阵的建造权!”

    司木琰气得都过了头了,语气反倒平顺,“经验不足好办,建个十座八座就有了。”

    十万年没有远程传送阵了,论经验,谁有?

    这话等于打了司星玉一巴掌,司星玉说林千蓝没经验,他自己就有了?司星玉的脸比真挨了还疼,火辣辣的。

    又冲着秦家族长道,“什么外人?你少揣着明白装糊涂,林千蓝是华烨的亲女,是我们司家的人。”

    司星玉的话一出口,司华宗暗道坏了!司星玉之前的话还可算私下抱怨,是秦家族长不地道,偷听了去。这当着几家族长的面承认,还再踩林千蓝,让司家族长的面子往哪里放?

    他忙来补救,“族长,是星玉忧虑过了,传送台不一定需要重建。待林千蓝回来后,一同找到瑕疵处修复好便可。”

    “修复?谁有能耐修复远程传送?”齐家族长不满道,“不都是没经验吗,没经验还提什么修复。”

    谁都知道,原样修复一个大阵,远比布下一个新的大阵难的多,那还是指一般的大阵。像远程传送阵这种需要建造的复杂大阵,修复起来难度更大,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就能修复好,真不如重建一个来得容易。

    可重建……“重建怕是来不及了。”南邺城城主忧心道。

    秦家族长阴阳怪气道,“这个司家小辈不是说要等林千蓝回来?我听说林千蓝的能耐很大啊,这修复传送阵的事交给她好了。

    林千蓝又不姓司,到时修复不好,只唯林千蓝是问,不牵扯到司家。”

    秦家族长怎不知道林千蓝?坏了秦家一千多年的谋划,他恨不得立毙了她!

    还有秦方仁的中毒,秦方仁、秦光的身死,虽没有物证人证,但三人跟林千蓝结了怨就是证据,要不是碍于司家,早发出格杀令了。

    这次兽潮只要凶兽现身,死的人不会少。到时稍作引导,把不能及时撤离的罪名按到传送阵没能建成的事由上。

    要是司家族长默认他的提议,把林千蓝推出来挡祸,等于司家放弃了她,那秦家可以光明正大杀了林千蓝出气了。

    “这个提议好。就这么定了。”齐家族长附和。林千蓝的妖修道侣杀了齐家子弟这笔帐,他一点没忘。

    南宫族长冷哼道,“我看你们都忘了一件事。没有司家在兽潮之前分离出了远程传送阵的血融阵,上哪有传送阵去?南邺洲的兽潮跟传送阵有半点的关联?

    从几年前各家都预料到此次兽潮会升级,会有高阶的凶兽,我想问,哪家没为自家的子弟做了后手准备?就说你们齐家,齐家每个子弟身上都有传送玉符,若遇危险,捏了玉符就能传到齐家的几艘灵舟上去,怎么就只能靠着传送阵离开了?

    要论到为何没早些建造出传送阵,这要问问秦家了,若是早早把传送阵的阵图拿出来,何至于会拖到现在!”

    这一席话说得秦家族长怒目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秦家在远程传送阵的事上,是犯了众怒的,秦家还能分得一份利益,全赖于秦家的势大,超品大世家之间斗归斗,轻易不会死磕。

    口舌之争一时停了歇。

    过了一会,季家族长道,“话若如此。可若是有了传送阵,人员调配会容易的多。”此次是他当值,意味着他得最后一个撤离了南邺城,谁不惜命?

    南邺城主比季家族长还多了惜族人的命的责任感,“传送阵还是要修。”

    秦家族长又找了由头,“我不过是提议罢了。早听说林千蓝有阵法天赋,她能不能修复好,还是得问问她本人。你们说呢?”

    齐家族长应道,“是该如此。问问有什么不可的?”

    司家族长斥道,“还不到传送阵原定的建成时日,我看二位都太急了吧!”

    司华宗有所感,面呈疑惑,看向回归台,回归台突然亮了起来。

    几个老祖不可能不注意到回归台的变化,陆家族长道,“这传送阵不是能用嘛。”

    司木琰问司华宗,“从哪里传来的?”

    司华宗照实说,“我无法辨识。”

    回归台上显现的对方传送阵的阵纹,不是另六座传送阵的。

    季家族长道,“怎会有第八座传送阵?”

    司木琰立刻想到了林千蓝,有银曜石还会布阵的,除了她还有谁?

    几位老祖都想看看是谁建了第八座传送阵,眼盯着回归台,

    “呜……”一只黄色小兽出现了回归台上,觉察到在场的人都不好惹,呜咽着缩成了一团,从一侧滚了下去。

    南宫族长一伸手,黄色小兽到了他的手中,他抓着小兽的脖后,笑道,“怎么是只胭兰狰兽。”

    回归台上的亮光再闪了下,阮听夜出现在回归台上。

    陆家族长认得他,“咦?是阮家小子。”他没怎么不记得阮家的这个小子精通阵法。

    阮听夜没想到几位族长会在这里,但他随即就反应过来,走下回归台,跟几位族长见了礼,应对有度。

    回归台再一亮,是林千蓝。

    司木琰心道,果然是她!

    算算时间,离传送阵原定的建成日还有个几天,林千蓝以为她最多只会见到司华宗和司星玉两人,谁知一过来会看到这么多人。

    空间通道开启后,她本想第一个传送过来,阮听夜觉着不妥,让胭兰狰兽打了头。

    传送阵启动,胭兰狰兽消失,阮听夜先行进了阵,林千蓝只得排了下一个。

    “啊?一堆老祖?”腾二传音。

    林千蓝只认得司家族长,想必其他几位老祖,都是各世家的族长。她听司家人提过几句,说是兽潮升级,各世家的族长都会来商议兽潮的事宜。

    族长不族长的,她又不认识,林千蓝走下台子,只冲着司家族长行了礼。

    秦家族长看到林千蓝,杀意一闪而过,继续皮笑肉不笑,“这不林千蓝到了?是不是该问问她,能不能修复传送阵了?”

    林千蓝不认得他,他可认得林千蓝,秦家有林千蓝的画像。

    “老大!他想杀你!”腾二气愤道。

    对她有杀意的,不是秦家就是齐家,车侯家族长没那资格跟司家族长站并排。

    林千蓝没听懂秦家族长的话,便没轻易搭茬。

    “哦?她就是林千蓝?”陆家族长上下打量了下她,“咦!金丹后期?真是后生可畏。”

    相比而言,郝采真人的到来没受到什么关注,她是个散修,随机应变能力更强,见大殿里的情形,压下劫后余和的喜悦,悄无声息地走下了回归台,也没敢走,站到了阮听夜的身后。

    跟她一样不敢出大气的还有胭兰狰兽,南宫族长早放开了它,看到对它较为友好的郝采真人,它溜着边到了郝采真人那里,躲在了她的身后。

    司华宗见这事不能善了,给林千蓝传音说了前情,“千蓝真人,这事是这样的……”

    秦家族长咬死了这事不放,“还是修复传送阵要紧。这个司家小子不说是林千蓝建错的?既是她的错,那就让她来修。”还不忘了挑拨。

    司星玉缩到角落里了,还是被秦家族长推了出来。

    林千蓝听了司华宗的传音,对司星玉没什么好感,可怎么说司星玉都是司家人,她不能在这里对他做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走到了传送台前,用神识探察起来。

    有了独自建传送阵的经历,可以说林千蓝对传送阵的认识加深了不止一两层,传送阵的每一处地方都是一眼就能看出对与错。

    一察之下,还好,不是阵石布错了,是一个阵纹刻画的有些微的偏差。

    要是阵石布错了,就要重新来过,阵纹错了点,重刻就行。

    她对司家族长道,“我来试试。”

    司家族长笑道,“尽管试。”都能独自布阵了,还不能修复?他知道林千蓝是什么性子,凡事从不逞强,有把握的事才会去做。

    算算时间,离传送阵原定的建成日还有个几天,林千蓝以为她最多只会见到司华宗和司星玉两人,谁知一过来会看到这么多人。

    空间通道开启后,她本想第一个传送过来,阮听夜觉着不妥,让胭兰狰兽打了头。

    传送阵启动,胭兰狰兽消失,阮听夜先行进了阵,林千蓝只得排了下一个。

    “啊?一堆老祖?”腾二传音。

    林千蓝只认得司家族长,想必其他几位老祖,都是各世家的族长。她听司家人提过几句,说是兽潮升级,各世家的族长都会来商议兽潮的事宜。

    族长不族长的,她又不认识,林千蓝走下台子,只冲着司家族长行了礼。

    秦家族长看到林千蓝,杀意一闪而过,继续皮笑肉不笑,“这不林千蓝到了?是不是该问问她,能不能修复传送阵了?”

    林千蓝不认得他,他可认得林千蓝,秦家有林千蓝的画像。

    “老大!他想杀你!”腾二气愤道。

    对她有杀意的,不是秦家就是齐家,车侯家族长没那资格跟司家族长站并排。

    林千蓝没听懂秦家族长的话,便没轻易搭茬。

    “哦?她就是林千蓝?”陆家族长上下打量了下她,“咦!金丹后期?真是后生可畏。”

    相比而言,郝采真人的到来没受到什么关注,她是个散修,随机应变能力更强,见大殿里的情形,压下劫后余和的喜悦,悄无声息地走下了回归台,也没敢走,站到了阮听夜的身后。

    跟她一样不敢出大气的还有胭兰狰兽,南宫族长早放开了它,看到对它较为友好的郝采真人,它溜着边到了郝采真人那里,躲在了她的身后。

    司华宗见这事不能善了,给林千蓝传音说了前情,“千蓝真人,这事是这样的……”

    秦家族长咬死了这事不放,“还是修复传送阵要紧。这个司家小子不说是林千蓝建错的?既是她的错,那就让她来修。”还不忘了挑拨。

    司星玉缩到角落里了,还是被秦家族长推了出来。

    林千蓝听了司华宗的传音,对司星玉没什么好感,可怎么说司星玉都是司家人,她不能在这里对他做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走到了传送台前,用神识探察起来。

    有了独自建传送阵的经历,可以说林千蓝对传送阵的认识加深了不止一两层,传送阵的每一处地方都是一眼就能看出对与错。

    一察之下,还好,不是阵石布错了,是一个阵纹刻画的有些微的偏差。

    要是阵石布错了,就要重新来过,阵纹错了点,重刻就行。

    她对司家族长道,“我来试试。”

    司家族长笑道,“尽管试。”都能独自布阵了,还不能修复?他知道林千蓝是什么性子,凡事从不逞强,有把握的事才会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