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当了榜首!
    司星玉当场走火入魔了,丢面子的司木琰,是整个司家。

    秦家族长只说了几句话,什么都没做,想怪在他头上都没理由,只能怪司星玉的道心修炼不到家。

    秦家族长呵呵两声,还想说什么,被司木琰截下,“适可而止吧。谁家没几个需要打磨的小辈?谁家——”司木琰放慢了语速,“没有小辈……”

    他在警告秦家族长,秦家又不是没有年轻小辈,他不介意也欺负欺负几个!

    秦家族长看司星玉灰败的面色,离道心破裂差不多远,也就见好收了。

    老祖们活得久,什么没见过,对司星玉没惋惜没轻蔑,就像司家族长所说,司星玉的道心需要打磨,这一关过去了,道心更上一层,前途尚远。

    过不去,司家多了个废人,有司木琰在,死人不大至于。

    司木琰的手掌在司星玉的背上贴了会,强压下他经脉里乱窜的几股灵力,又在他的背上来回抚了几下,暗示他这个司家族长并不会放弃他。

    司星玉不是因起了执念而起的心魔,而是他的道心出了问题,没什么灵丹妙药能修补道心的,靠的只有他自己要么修补,要么重塑道心。

    所以,司木琰并没有给他喂什么丹药,来增加司星玉已不堪重负的愧疚感,而是安抚为主。

    “千蓝。”司木琰唤道,“你就多辛苦一趟,把星玉带回司家。”

    把司星玉送回司家在南邺城的驻地,司木琰转瞬就能把司星玉卷带过去,他特意让林千蓝去送,不仅仅是帮个手的事,而是想让林千蓝当解铃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虽说不干林千蓝的事,可系铃人是林千蓝。

    林千蓝点头,“好。”

    让司木琰宽了宽心,同时在心里数落了几句司华烨的不是,要不是他伤了林千蓝的心,他们司家宗谱不又多了个出色子弟?懂阵法又识大体,以后多加培养培养,是下任族长的好人选。

    林千蓝懂司木琰的意思。

    一起合作了多天,在林千蓝眼里,司星玉是典型的心高气傲的天才代表。

    司星玉从小就显露出他的阵法天赋,在以阵法传家的司家尤其受重视,修炼资源从没短缺过,他也争气,在没结丹前就成了一名阵法大师。

    阵法上有成就,修炼上也进步神速,不过六十多年就结了丹。

    有了神识后,他不负众望,成为司家最年轻的阵法宗师。

    在合作布阵的时候,司星玉对林千蓝的态度大体上还过得去,各布各的,对她没摆什么冷脸、甩什么白眼,布到双方交集的地方,还是有交流的。

    因司星玉偶尔流露出对她的看不上主要针对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的阵法术,所以她并不在意。

    阵法术好不好,靠的是大阵布的成不成功,而不是什么名号。林千蓝一向不注重这个,什么名声名誉,在她看来,都是弱者才需要争的,强者最无需争的就是名声名号,自有千万人举双手奉上。

    对于司星玉这种心高气傲的天才来说,最不能容忍在他专长的方面出现污点。

    他参与建造的传送台不能启用,让他羞愧难当的同时,下意识地认为错处一定是连阵法师称号都没有的她犯下的,才会有了之后的言行。

    现在证明错处在他,再有秦家族长的刻意奚落,司星玉愧疚感爆棚,自我全盘否定,导致道心飘摇。

    不过,林千蓝对他没多少怜悯,她看是的司木琰的面子,还的是司家的情。

    林千蓝上前扶住了司星玉,不知司星玉对外界还有没有感知,他没有不让她碰,任林千蓝抓住了他一只手臂。

    “且慢!”齐家族长出声阻止林千蓝离开,“多出来的这座传送阵的事尚需林千蓝说个一二来。”

    远程传送阵不属于司家一家,出现了不在计划内的第八座传送阵,几家老祖都看着,这事是要有个交待。

    齐家族长挡的有理由,一个莫名出现的传送阵,不是各大世家的人看守的,谁知以后还会有什么人传过来,回归台又不能关闭。

    这会不问清了,等出了事不就晚了?问话的是齐家族长,等着林千蓝回话的是除司家族长外的几位老祖。

    司木琰扫了眼司星玉,见他脸皮没再灰败下去,还能撑一阵子,便冲林千蓝微颌下了首,“千蓝,那边的传送阵是你独自建造的?”

    “是我。”林千蓝原打算的传送过来后,只要司华宗和司星玉不往外说,她独自建了个传送阵的事不会扩散出去,她建的又是个一次性用途的临时阵,对各大世家没什么影响。

    只能说他们传过来的时机太寸,一闭眼一睁眼,一眼望见好几个化神老祖。她不了了之的打算落了空。

    已是这种情况,她否认也没用,也不会否认。

    季家族长问道,“传送阵建在哪里的?”

    林千蓝看向司家族长,是在询问他她要照实说呢,还是暂不说?

    司木琰和言道,“他是季家族长。你可以照实说。”

    林千蓝没想着编什么谎话,她不认为自己临时编的谎言能骗过一屋子的老祖们。

    只不过,这个地点一说出来,她又要在几个世家里挂上号了,“无尽妖界。”

    南邺城主不敢相信,“哪里?无尽妖界?”

    不敢相信的可不止南邺城主一个,不过是南邺城主问出来了。

    普通的修士都只知道有无尽海,不会知道无尽妖界,只有一些有底蕴的大世家里有无尽妖界的记载。

    修为到了化神这个层次,会有个特殊的圈子,大型兽潮的来历,只有这个处于云琅界面顶层的人才会知道,而且属秘而不外传的信息。

    他们知道无尽妖界。

    而且他们还知道,有记录以来,没有一个人修进到过无尽妖界。这个进去过,是指进到无尽妖界里又出来的,不排除有进去后没能出来的,可出不来又哪来的记录?

    无尽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并不清楚,都是从无尽海的妖修那里得来信息归总出来的。

    而林千蓝说她是从无尽妖界里出来的,还完好无损。

    司木琰不禁有些无奈,林千蓝每回每回带给他的总是意外。

    陆家族长转而问阮听夜,“阮家小子,你也是从无尽妖界里出来的?”

    阮家跟陆家的关系还好,阮听夜点头,“是。”

    林千蓝可不想站在这里被人问来问去,她面色淡淡,“若是各位担心传送阵的事,大可以放心,我建的是一个简化的临时传送阵。”

    扫了眼回归台,回归台在郝采儿过来没多久亮光就熄了,“我在上面刻画了自毁阵纹,这会已经毁了,不会再有人传过来。”

    这个结果已够给各家交待的了,司木琰一锤定音,“既然传送阵毁了,没必要就此事再说下去了。”至于林千蓝怎么进到无尽妖界里的,那是她个人的机缘,没有义务说给各家族长听。

    “她说毁了就毁了?”

    司木琰反问秦家族长,“你若不信,亲自试试看能不能传过去?”

    秦家族长哪敢试?传不过去还好,传过去了那边的阵传送是坏的,他被传到哪全看他的人品了。

    林千蓝根本没再无尽妖界建造回归台,可她不打算这会说出来,司家族长正在怼秦家族长,她不会扯司家族长的后腿。

    “族长,我回去了。”她只管问司木琰。

    司木琰轻摆了下手,“回去吧,你们二人回去后都闭个小关,等休整好了再做其他的事。”

    林千蓝传音给郝采真人,“你用不用跟我一起回司家暂住一段?”

    阮听夜有阮家当后盾,而她拉着司家的大旗,这些人不敢拿她怎么样,郝采真人是散修,若哪一家想知道点无尽妖界里的事,郝采真人则身不由己。

    她对郝采真人还是很欣赏的,能顺手帮一把就帮。

    郝采真人求之不得,“我跟你一起走。”她想抬脚到林千蓝那里去,被胭兰狰兽扒住了道袍角,想了下,伸手把它抱在怀里,站到了林千蓝旁边。

    林千蓝又跟阮听夜传了音,阮听夜回传,“无尽妖界的事,我会给他们个交待,你无需挂心。”

    林千蓝连同郝采儿一起带走了,没人再拦。

    陆家族长忽然问阮听夜,“这样说来,那只死的坎水九婴跟你们有关了?”

    南邺城城主不解,“他们三人怎能杀得了坎水九婴?”

    他们三人不能,有人能。

    齐家族长长了脸。

    也就是南邺城城主没听说过林千蓝的妖修道侣,跟齐家人在仙京城门外起冲突的事,对那位凌空一划便是千米深壑的烟衣男子的身份,各有所猜。

    不是苍穹九洲顶端修士,不会是来自恶煞海以北的道修,那便是妖修。

    同是界面顶端的修为,妖修的实力普遍高于人修,不然萧家的两位化神后老祖不会陨落于两只凶兽之手了。

    秦家族长的脸比齐家族长的还长。

    原不确定烟衣男子跟林千蓝是偶识、顺道帮了夙无衣,还是一直守护在林千蓝身边,从坎水九婴这事上,他们确定了,烟衣男子是守护在林千蓝身边的。

    林千蓝身边有这样一位强大妖修守护着,没人敢在打林千蓝的主意,秦家也不敢。

    阮听夜初听到讶异了下,他讶异只是因为坎水九婴死的地方离空间通道较远,怎么这么快被海浪带到空间通道附近了呢?

    坎水九婴个头太大,他们只杀死了它取了头颅里兽丹,并没有费工夫烧了砸了。

    “是与我们有关。除了坎水九婴,还死了一只同阶的三头夔兽……”

    不经林千蓝许可,他没有提及冥尘,没说坎水九婴是怎么死的。他是阮家嫡系,哪位族长都不会对他逼问。

    ※※※※

    猎杀榜前沸腾的要炸锅了!

    一大早,赶最先一波出城的修士照例先去看了眼猎杀榜,结果,不少人滞留在了猎杀波前,没赶最先一波走。

    猎杀榜金丹榜榜首换了人,昨天的榜首张厉在上面还没呆稳,麻溜地滑到了第三名。

    前两名的积分太吓人,估计张厉是没可能再升到榜首了。

    榜首跟第二名积分的第一个数字都是“一”,后面跟了八个数字,一亿多积分!

    要杀一亿个三阶妖兽,才能积到一亿积分!

    要是四阶妖兽,要杀二千万只!

    五阶的,五百万只,六阶的,二十万只,七阶的一万只!

    想杀,也得有一万只七阶妖兽让人杀啊。

    金丹修士遇到一只七阶妖兽,杀不杀得了都是个问题。

    一万只,谁杀得了?

    “是哪个守榜人弄错了吧?”每天的新榜单都是专门守榜的修士用神识打进去的,稍一分神,出了错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多少次的兽潮了,还真没听说榜单的积分数有出错的。

    有位资深狩猎者讳莫如深的一笑,“各位,一万只七阶妖兽是没有的,可若是更高品阶的妖兽呢?”

    “杀一只八阶妖兽五百万积分不假,可这是金丹榜,金丹真人能杀一只八阶的妖兽都走了大运了,连杀二十只,还一天之内?打死我都不信!”

    榜单是每天更新,昨天还没上榜,零头不算,至少一亿一千万的积分是一天内累积的,怎么可能?

    此人说完特地从腰间摘下自己的身份令牌,神识往里探了探,确认下自己的积分,才又挂了回去,嘟囔了句,“没出什么错,还是昨天的数。”不是身份令牌记录有误。

    兽潮期间参与狩猎的修士都有一个令箭状的身份牌,这个身份牌证明身份的作用是次要的,主要的用途是用来记录积分。

    那位资深者笑吟吟道,“谁说是八阶的妖兽了?”

    “不会吧!九阶妖兽!这更离谱了!”

    “怎么不会?昨天那两个被挖了兽丹的坎水九婴的头颅哪里来的?”

    一句话提醒了一圈一叶障目的人,众修士一致地再抬头看榜单,榜首:林千蓝,第二名:阮听夜。

    “阮听夜?我好像听说过,是仙京阮家的人。那这个林千蓝是谁,潢洲岛林家的人?”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林千蓝是谁了!不出意外的话,是我听说过的那个林千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