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纷纭
    (先不要点,此行字没了再订阅。)

    一边人着急,“哎呀呀,快说快说,是哪个?”

    “我前年在仙京城呆了几个月,听说过一个叫林千蓝的,是大世家司家的人。”

    “司家人怎么姓林?”

    “你听说我啊,云洛真君听说过没?司家华烨真君自请为侍君的那位?”

    “听说过,华烨真君自请为侍君后,改道号为冰烨真君……你是说……林千蓝是云洛真君和冰烨真君的女儿?”

    “对!是他们的女儿!”

    林千蓝的身份这一揭穿,从仙京城来的、或前几年曾过去仙京城的修士,不少听说过林千蓝诸如杀了车侯尚仪、有个妖修道侣、相貌怪异之类的传言,纷纷拿出来,或再加点臆断,为从其他地方来的修士免费开讲。

    苍穹九洲的修士是顺天修行,七情六欲一样不落,普遍地爱凑热闹,所以苍穹九洲的人口总量不算多,但城池修的一个比一个大,人都集中到一块住去了。

    他们每天出城杀妖兽,游走在生死边缘造成精神总是绷得紧紧的,讲八卦,听八卦,成了他们精神紧张的缓解剂。

    还不知道自己成了榜首的林千蓝,现在正在浮音宫内数宝。

    她面前堆了一大堆的妖丹兽丹,大多数都是从无尽妖界里得来的,其中五阶以下的,多是小墨取得的,它杀了十七八天,数量惊人,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四阶以上火属性的妖丹给小墨留下,其余五阶以下的都放到一个储物袋内,还有收取的一些妖兽兽身,一同卖了换灵石。

    品阶最高的是两个三头夔兽、七个坎水九婴的兽丹,阮听夜只要了一个三头夔兽两个坎水九婴的,其中一个坎水九婴的兽丹还是林千蓝觉着她在三头夔兽的分配上占了便宜,硬给他的。

    林千蓝没打算用这些兽丹换灵石,她想全炼制成丹宝。

    她可是亲眼见到了阮听夜使的六阶丹宝的威力,比她手里的雷珠还胜一筹。

    若是当阮听夜手里的全是七阶丹宝,炸不死坎水九婴也能炸掉它的几个头。

    能想象出,九阶的丹宝该是怎样的大杀器!

    尽管三头夔兽和坎水九婴因长了不止一个兽丹,相比于同阶只长一个兽丹的同阶凶兽,分薄了些该有的丹力,但这九个兽丹比九阶的妖兽妖丹不差什么。

    一个九阶的丹宝丢出去,估计半个南邺城都飞了。

    腾二疑惑不解,“老大,你为什么要炸南邺城?”

    喜大普奔?腾二还是原来的腾二?

    有段时间腾二不犯二,林千蓝还怪想念的,少了烦心外也少了不少的乐趣。

    她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她怕腾二被其他的分魂给取代了。

    其他的分魂跟腾二虽是同源,从某种意义上是为一体,可对她来说,被其他分魂取代或同化了,就不是腾二了,腾二只有一个。

    尽管她对腾二的总犯二很是嫌弃,但她从一开始认识和接受的腾二就是这样的二货,而不是心眼活泛的腾一。

    当然,在腾二本性不变的情况下,她还是能接受腾二把其他分魂给同化了的。

    林千蓝一本正经地胡诌道,“因为我想看看南邺城地下有没有埋着宝。”

    “啊?”腾二竟信了,“老大,不用这么麻烦吧?要不我帮老大探探去?”

    “去吧去吧。”林千蓝道。

    腾二倏地出了浮音宫。

    还是身边有个二货欢乐多。

    腾二在不修炼的时候,总是呆不住的,这段时间在无尽妖界杀妖兽杀野了,连浮音宫都大想进来。

    她忽悠了腾二,也是放它出去玩。

    把九个兽丹单放到一个储的袋里,准备回去让师父帮她炼制,她这个专注提炼一百年的炼器师也炼制不出这么复杂的东西。

    正因为丹宝很难炼制,所以价格才会居高不下。

    想了想,把剩余的六阶以上的妖丹兽丹都放在一堆,收着待用。

    从步轻履的洞府里得来的都是好东西,最普通的要数几极水属性和土属性的极品灵石,林千蓝照例把土属性极品灵石扔到浮音宫外,喂了常年吃土的浮音簪。

    这回没立即出现什么动静,林千蓝大致摸准了浮音簪的脾性,不立即有动静,便会在之后的某一天给个反应,总之,吃了土会总会有个反应。

    几种矿石留给师父。

    空冥石自己留着,她想融进素镯内,看能不能让素镯升级。正她融炼是她擅长的,她准备自己操刀。

    以她的直觉,混沌宝鼎在炼器方面给她的助力不止当前这点,或许某一天,她炼制某种东西,只管把原材料往混沌宝鼎里一放,盖上盖子等着就行。

    林千蓝现在还没把握能一次成功地把空冥石融进素镯,在手里掂了掂,把空冥石又收了起来。

    这时,腾二回来了。

    林千蓝还以为腾二会溜达个半天,“你找着宝了?”

    她不担心腾二的安全问题。她昨天回到司家后不久就收到了阮听夜的传讯,说了在南邺洲海域发现坎水九婴两个头颅的事。

    几位老祖没问阮听夜是谁杀的,那就是猜出了是冥尘,有冥尘在,没有敢动她的魂宠腾二。

    “不是宝,老大,你跟阮听夜都进猎杀榜了。”腾二高兴道,“老大排榜首,阮听夜第二。”

    林千蓝愣了下,才记起她一直挂在腰间的身份令牌。因出入南邺城都凭身份令牌,她从第一天进城时把身份令牌挂在腰间,就没再摘下来过。

    到了无尽妖界后,想的是怎么从里面出去,哪里记得什么身份令牌。

    现在看来,身份令牌在无尽妖界里也起作用,一直在给她记着积分。

    榜首啊……她占了冥尘的光了。

    身份令牌能记录修士的积分,是因为身份令牌上炼制有一个引魂阵。

    引魂阵引的是妖兽的生魂。

    生魂是指带有生气的魂魄。

    在妖兽死去的那一刻,兽魂离体,在两息之内兽魂还带有生气,两息之后,生气消失。

    引魂阵能探知到刚死妖兽的生魂气息,记录起来。妖兽兽魂的强度跟它的品阶是一致的,以记录下的生魂气息为准所转化成的积分数是不会出错的。

    但身份令牌上的记录又不是非常精确的。

    修士激活了身份令牌后,积分记录也开始了。

    引魂阵的覆盖范围是二十米,上下左右前后都包括,记录修士周身二十米内的所有的生魂气息。

    修士杀妖兽的手段各不相同,有的是远攻,离妖兽的距离超过了二十米,不在杀了妖兽后两息内进入二十米的范围内,生魂气息无法记入引魂阵,自然没有积分。

    有手段强悍的,连本体带兽魂都轰成了渣,兽魂没跑出来,上哪有生魂气息去?所以也没有积分。

    同样,要是别人杀的妖兽进入到自己的身份牌的探察范围,会被记入自己的身份牌。

    她跟阮听夜捡了两次便宜,三头夔兽和坎水九婴都是九阶的凶兽,积分不到榜首才怪呢。

    除此之外,她还跟腾二、阮听夜一起杀了两只八阶的凶兽,那两次都没冥尘帮忙,她跟阮听夜都受了些伤。

    生魂在多个身份牌范围的,会分摊积分。

    现在南邺洲的海域品阶最高的是七阶妖兽,只光这两只八阶的妖兽都能让她进榜首。

    林千蓝没多喜悦,她原没打算争榜单,意外进了榜,她也什么不喜。

    “不知道榜首能得到什么奖励。”意外收获得要。

    “我去帮老大看看。”腾二甩着尾巴离开了。

    林千蓝拿起面前空间上最后一件东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她手里拿的是一团红色的纱帐,上面排列着鳞片状的纹路。

    这就是鲛衣。

    鲛人的本体是半人半鱼。

    蛇人是半人半蛇,可蛇人属于人的上半身以人族的审美来说,奇丑无比,说是令人憎恶也不为过。

    鲛人不同,鲛人不同男女,属人的上半身都很美,鱼尾部分也是。

    鲛人成年后,每进阶一次便会长大一圈,脱去一层鱼尾,脱下的鱼尾就是鲛衣。

    步轻履给她的鲛衣是进阶成九阶的鲛衣脱下来的鱼尾壳,在云琅界属前十的炼制法衣的天材地宝。

    鲛衣最好的是,不需要太繁杂的的炼制方法,就能先炼制出一件防御内衫来,林千蓝有把握自己炼制。

    明天就要去履行领队职责,炼制出内衫先用着是必要,等回到落烟峰后,再让师父给回炉炼制出一件真正的法衣来。

    ※※※※

    猎杀榜前,八卦继续着,不仅有林千蓝的,还有阮听夜的二三事。

    “……不对吧?我听说云洛真君美到仙京城无人能及,冰烨真君也是相貌出众,怎么可能他们的女儿会长相怪异?”

    “也是,这个传言不大可信,会不会是有人见到的是她易过容的样子……”

    一个与八卦基调不相符的声音响起,“又不是她自己杀的,还好意思当榜首!”

    声音不是特别大,但重要特别,是个娇憨、还带着软糯糯的女子的声音。

    引得众修士看过去。无缘无故用神识看人是犯忌的。

    说话的是个筑基初期的女修,长相也是娇憨俏丽,本该是让人第一印象上佳的相貌,却给人以违和感。

    每天最早出城的修士都是职业的狩猎者,修为基本在筑基中后期,趁着大批量的六阶妖兽没有到来之前,多杀些妖兽赚取灵石和积分。

    他们多是散修和小世家小门派的子弟,修炼资源多靠自己赚取,南邺洲兽潮丰厚的奖励对他们有着相当的吸引力,他们最关注猎杀榜榜单的变化。

    现在猎杀榜前的这群修士就属这类人,他们有着共通的特点,经历丰富,见识眼界都不差。

    看女修第二眼基本都知道女修哪里违和了——她的动作举止更像是个凡人女子,而不是修士。

    要说练气初期的修士,初脱去凡胎,免不了会遗留凡人的作派,但筑基修士,彻底脱了丹,与凡人的气度有着质的区别。

    而此女修,如不是周身的筑基灵力,真会让人以为是个凡人女子。

    修士的气度如凡人,很违和。

    见众人看她,女修歪了歪头,更显娇憨可爱,“我说的不对吗?原来上榜的都是自己亲自杀妖兽挣的积分,哪象他们!”女修仰了仰下巴,“靠着家族长辈得的积分,还好意思当榜首!大世家也不能以势压人,这不公平!”

    众修士看女修的眼神变得怪起来。

    他们又不是不用动脑子,林千蓝和阮听夜一夜间有了一亿多的积分,两人本身实力再逆天,也杀不了两只九阶的妖兽,更别说起码有一只是九阶的凶兽了。

    榜单上标注着,一人金丹后期一人金丹中期。

    金丹跟化神之间的实力差比金丹跟练气期的差还大。

    是其他人杀的,但两人绝不会是远远地看着的,也是参与在内的。

    绝大多数修士的积分都是靠自己得来的不假,但猎杀榜的积分也没有强调非得是自己亲自猎杀的妖兽才算数。

    立下猎杀榜的目的是为了激励修士多杀妖兽,管你是一个人杀还是几个人杀,并不是选优秀人才。

    有修士为了得到榜单上奖励宝物,与人合作,杀妖兽时只留下一人的身份令牌,让积分集中起来冲榜。这种做法不多,但有。

    许多修士都契约有灵兽,灵兽杀的也算修士的,怎能说只有修士本人亲自杀的积分才算数?

    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来参与狩猎的修士都很清楚身份令牌的局限性,也会利用这个限制为自己谋利益。

    那可是九阶妖兽啊!攻击范围何止十里八里!而引魂阵探察范围只有二十米,九阶妖兽死了兽魂里的生气照样存在两息。

    许多修士都契约有灵兽,灵兽杀的也算修士的,怎能说只有修士本人亲自杀的积分才算数?

    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来参与狩猎的修士都很清楚身份令牌的局限性,也会利用这个限制为自己谋利益。

    那可是九阶妖兽啊!攻击范围何止十里八里!而引魂阵探察范围只有二十米,九阶妖兽死了兽魂里的生气照样存在两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