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法纹刻阵
    腾二对打架前兆的嗅觉灵敏,蓝眼一亮,紧跟着阮听夜出了城。

    南邺城位于南邺洲岛的正中,兽潮期间只开朝北的城门,出了城门二十多里便是海域。

    阮听夜在海边一块山崖上停住。

    张厉前后脚地跟了过来,是一个人,面色微沉,但看不出是因生气还是别的。

    他没问阮听夜为何抓他的灵兽,只从背后抽出了灵刀。

    阮听夜轻轻一笑,把玉顶金乌放了出来,玉顶金乌有些发蔫,呜呀了声飞到了张厉身前,张厉挥手把它收进了灵兽环内。

    剑光一闪,是阮听夜先出手。

    张厉几乎与阮听夜同时纵上了半空,灵刀飞出,无数个刀状霞光疾向阮听夜。

    腾二是太兴奋,一个瞬移跑到了阮听夜的前头去了,等它回转,阮听夜跟张厉已战了起来,它大叫道,“阮听夜!打他!他跟装哭鬼一样坏!敢算计小爷!”

    腾二有时会犯二,但不是没脑子,它不信张厉没看出它只是小小教训女修一下,张厉不问前由,张口说它行凶,是想激怒它。

    南邺城不禁使用灵力,但前提是不能杀人和毁灭城内物品,像张厉掐出个光牢围住腾二不算犯城规。

    但若是腾二一怒之下发威,伤了人或毁了东西,就要按违犯城规论处。

    很快,猎杀榜前的众人到了崖前,人数又多了不少,是些碰巧出城的修士,见有热闹就跟了过来。

    两个金丹中期修士交手,他们没敢靠的太近。

    张楚简来的较慢,她来到时正好望见阮听夜的剑光破了张厉的防御,吓得大叫,“啊!厉少爷!”分开人群往崖上跑去。

    筑基修士带着灵力的大喊,穿透力及音量都不小,尖厉的声音让站在她附近的修士都是耳膜一震。

    却没人跟她计较,不少人拾回了多年缺少的怜悯心,不是对张楚简,而是对张厉,冲冠一怒为此女,不知飞穹真人后悔了否?

    张楚简凄厉的一叫让张厉分了神,扫了一眼过去。高阶修士间对战中分神跟找死差不多,要不是张厉佩带的一次性防御法宝自动护主,张厉的左肩已经没了。

    真是实力坑主啊!

    不用张楚简分开人群,都自动分开一条宽道,怕沾染上了此女的坑性。

    阮听夜抓住这个破绽,把张厉从半空打落。

    阮听夜没有下死手,张厉也有保命的招数,总之他受的伤不致命,前胸处被划了一剑,法衣毁了,渗出点点血迹来。

    张厉落下后还是站着的,就势盘坐了下来,往口中塞了个灵丹。

    张楚简以惊人的速度冲了上去,跪在了张厉身边,“啊!厉少爷!你没事吧!”

    张厉面无表情,“我没事。”

    “流了这么多血,怎么能没事呢?”猛得站起来,“我跟他们拼了!”说着张楚简不是作势,手里多了把剑,是真要跟阮听夜拼命。

    “哈哈……”腾二笑起来,自己人坑了自己人,解了它的气。

    其他修士也想笑,可不敢,都忍着了,腾二可不管,想笑就笑。

    “楚简!回来!”

    “是,厉少爷……”张厉声音一厉,张楚简鼓着嘴跪回到张厉身边。

    阮听夜落下,唇角隐有深意,“飞穹真人还是好自为知吧。”

    张厉眼瞳一缩,抿直了嘴,没有应声。

    阮听夜也不想等他应声,招呼着还在笑的腾二离开了。

    阮听夜一走,围观的众人哄一下散了,他们的都还没结丹,要是被张厉迁怒上就倒霉了,这里可不是南邺城内。

    ※※※※

    混沌宝鼎前,林千蓝双手结印打向鼎内。

    随着手印的打入,红色的纱团渐渐炼制成形。

    接着是在上面刻画各种法阵的法纹。

    在炼器方面,林千蓝最不怵的就是刻画法纹。

    她越来越怀疑法纹与阵纹是出于同一宗。

    法纹是用结印的方式打入法宝内部。

    中低级和一些高级阵法的阵纹,是用特制的阵纹刀刻在阵石上的,而有些高阶阵法是用神识刻画的。

    二者纹路不同,但都是用来沟通调用天地灵气的,有着共同处。

    简单炼制的鲛衣所需法纹不多,林千蓝很快绘制成功。

    手一招,红色的鲛衣从混沌宝鼎飞出,落到了她的手臂上。

    林千蓝用手摸了摸,经过炼制之后,鲛衣的质地变得柔软如丝锦,上面的鳞片成了鳞状纹路。

    这还不算是一件真正的法衣,因为无法变换大小。

    她用神识查验了下,衣袍内部的法纹与衣袍融为了一体,心有所动。

    收起了鲛衣,她拿出了几块阵石。

    这几块阵石是她为小墨刻画的。小墨会布阵,可它打不了手诀,林千蓝就刻画了无需手诀布阵的阵法。

    可无需手诀的阵法都是基础的阵法,随着小墨的进阶,这些阵法对它没什么用了。

    受在法宝内刻进法纹的启发,林千蓝是要试着用神识把法纹刻画进阵石内,把阵石当一组法宝炼制。

    她要炼制的是一个初级的防御阵。

    阵纹与法纹都有起着防御效果的,她选了一组较为普通的防御法纹。

    她用的不是结手印,而是用神识来刻画法纹。

    “嘭!”阵石炸开,她再一次失败。

    几块阵石全废了后,林千蓝不再尝试。

    她今天的尝试还是有进展的,比如不再是一刻画就炸,而是刻画了几个法纹的回路后阵石才开裂的。

    她兼把这种方式当成锻炼神识的一种方式,无论成功失败,她都没有浪费时间。

    把裂开的阵石收起,回头看到腾二。

    “老大,阮听夜今天帮我出气了。”说完,腾二就眼巴巴地等着林千蓝问。

    林千蓝很配合地问,“怎么回事?谁给你气受了?”

    腾二眼亮了,“啊!你不知道啊老大!有个人想借着老大出名,可惜被阮听夜识破了,把他打了一顿。哈哈……那个叫张厉的有个傻子一样的侍女,要不是阮听夜因为张厉是张家人没想杀,张厉早被那个傻侍女害死了,哈哈……”

    腾二说一阵笑一阵,林千蓝听得费劲,最终也算是听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