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杀人做好事
    林千蓝既已答应了木琰老祖带领一队司家子弟去猎杀妖兽,就没有想着找理由推脱。

    无尽妖界的时间流速快,云琅界面一天,里面已过了十天,她在里面呆了近十多天,回来后发现她从南邺城离开不过一天多的时间。

    休整了一天,林千蓝按时出现在她那队司家子弟的面前。

    乘司家的灵舟到了司家负责的海域。

    除了林千蓝外,她这队人里一共有六位金丹初期,她就势分成了六个小队,让每位金丹修士负责一个小队,六个小队成扇形在海域布开。

    以狩猎为职的修士虽都是血里来血里去,可他们的目的是获利,不会冒高风险去杀高阶的妖兽,因此他们都是在四阶五阶妖兽的区域进行狩猎,待兽潮出现大量六阶妖兽时,他们又会很快离开南邺洲以避祸。

    而各世家的人,特别是本家设在瀛洲的各世家的人,他们的目的是消灾,自由狩猎者离开了,他们成了猎杀妖兽的主力。

    各阶妖兽的出现有规律可遁,也有专人每天巡察兽潮情况。

    这片海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五阶妖兽群,兼有不少的六阶妖兽,兽潮真正开始。

    他们来到这里截杀,是阻止这些妖兽围困南邺洲岛。

    对于林千蓝的分派,有人不服也没有说什么,到了这里了,若自己遇到个什么危险,还指望着林千蓝来施救,没人会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妖兽太多!

    要不是灵舟是隐形的,不知受了多少次飞行妖兽的袭击了。

    林千蓝先行出去,一群啼血雕立即围了过来。

    她手一扬,周围出现了一个铁蒺藜墙,成千条的铁蒺藜从墙上飞出,数十条缠向一只啼血雕。

    啼血雕力气大,翅羽利如尖刃,但挣不脱斩不断柔韧的铁蒺藜,一旦被一条缠上,马上有更多的铁蒺藜跟上,把啼血雕缠成了蒺藜团。

    铁蒺藜可不止困人,缠住啼血雕后迅速收紧,铁蒺藜里的尖刺深深的扎入到啼血雕的羽下,有的是脖子被扭断,更有的啼血雕被勒得大卸八块!

    成千条铁蒺藜同时出击,二十多只啼血雕几乎一息间死了个净。

    林千蓝这一招震住了众位司家子弟。

    啼血雕的实力直指金丹初期啊!

    金丹后的修士杀个五阶妖兽不算什么,但林千蓝没使用法宝,没使用什么高深的法术,而用的练气期初期修士都会的铁蒺藜术,一息内杀了二十多只五阶的啼血雕,都没给啼血雕的刃羽术施展的机会。

    她施展起法术来,状似举重若轻,随手一挥的事,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谁传的林千蓝修为进阶快是天材地宝堆上去的?要是堆出来的修为有这般的实力,他们也堆去。

    司家子弟不服她的原因也有这个,因林千蓝的修为进阶太快,有人便传她是吃了一种未知的灵药进的阶,实力水得很。

    杀车侯尚仪那事,是她父司华烨暗中相助,是她的魂宠的功劳。

    林千蓝这简单的一手,传言不攻自破。

    “快些跟我走,各行其位。”金丹修士之一的司星同回身对九位筑基期子弟说道。

    因着司星澜的原因,司星同对林千蓝还算配合。

    下了灵舟路过林千蓝身上,司星同还对林千蓝友好地笑了笑。

    下了灵舟就是战场!

    上了五阶的海中妖兽,都能跃出水面进行攻击,有的还能飞出海面在空中滑行一段时间,六阶妖兽大多都有飞行的能力。

    没人再有空去想什么,各小队到达分派的海域都是一路杀过去的。

    筑基修士杀五阶的妖兽做不到一击必杀,好在族中为各位参与抵抗兽潮的子弟给足了各种符箓、法宝,以及保命的东西,让他们敢于倾尽九分力。

    每一小队的金丹修士盯的是所在海域的六阶妖兽,没有六阶妖兽,看到哪位子弟出了险状便过去助一把,顺手杀上几只五阶的。

    林千蓝所做的事也是盯着六阶妖兽的数量,若是哪个区域有两只以上的六阶妖兽,她需要赶过去相助。

    还有就是,她得时刻关注着有没有更高等阶的妖兽,若是来了两只以上的七阶妖兽,她负责拖住这些妖兽,让筑基期子弟迅速撤离到安全地带或回到灵舟内。

    说白了,她等于是个救火队员兼堵枪眼的。

    郝采儿提着长枪道,“千蓝,我去东边了。”

    郝采儿来南邺城除应栾仓真人之邀去寻宝外,也打算狩猎妖兽换取灵石,在无尽妖界里得来的妖丹大部分都用来建传送阵了。

    知道林千蓝要带司家子弟出海猎杀妖兽,她便没去散修的狩猎地点,跟林千蓝来到了这里。

    是为了还林千蓝带她出了无尽妖界和把带到司家庇护的情,也不耽误她杀妖兽赚灵石,一举两得。

    有郝采儿帮忙,林千蓝把探察周围海域的事交给了腾二,也不等有六阶妖兽多了再去救火,她去了西边,看到六阶妖兽进入她的视野就过去杀了。

    杀着杀着,司家子弟开始有受伤的了,林千蓝及时过去,把那位子弟从三只妖兽的围攻下救了出来,送回到灵舟内疗伤。

    妖兽不是固定地呆在某海域,而是在不断的移动的,五阶妖兽群的移动速度很快,杀了一批又一批,他们的位置也不断地移动。

    此处海域可不止司家几十位子弟,放眼放去,处处都是猎杀妖兽的场面,吼声唳叫不绝于耳,战线拉了不知多少百里去。

    除了各大世家的子弟,也有不少自主参与狩猎的金丹期修士,他们为的是利,五阶六阶的妖兽还值得他们杀杀。

    腾二探察到几千米远的海面下有异动,“老大,有六只虬水蛟。”

    蛟类妖兽是海中妖兽中实力较强横的一类,攻击及防御能力都数前列,林千蓝也做不到一招杀了它。

    几千米,可不算太远,要是虬水蛟往这边来,也就几息的事。

    六只虬水蛟,林千蓝不认为她能全拖住,加上腾二也不能,虬水蛟是有飞行能力的,势必会造成司家子弟的伤亡。

    不能被动地等虬水蛟往这边来,到那时就晚了。

    林千蓝的神识扫了下,没见到需要她援手的子弟,让腾二在这里看着,御剑往虬水蛟所在的地方飞去。

    尽管金丹修士能御空而行,但御剑更节省灵力,飞行速度也比御空快。

    “嗷!”一只虬水蛟跃出了水面,吞下了一个不知哪家的子弟。

    “快!回来!”那个世家的一位金丹修士急喝道。

    筑基期子弟往回撤,金丹修士遁行过来,与那只虬水蛟战了起来。

    有修士往外撤,有修士看到是虬水蛟,从外往这赶,杀一只虬水蛟比杀几十只五阶妖兽都上算。

    连同林千蓝,一共过来了四位金丹修士。

    修士金丹的吸引力,比妖丹对人修的吸引力还大,生长在无尽妖界的妖兽对人修没有忌惮,只凭本能知道人修好吃,闻到金丹修士的气息,剩下的五只虬水蛟都飞出了海面,张着大口吞了过来。

    四位金丹修士战六只虬水蛟,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并不是团战,而是了两人对战一只,两人对战两只。

    除了林千蓝外,另有一位着白色短打衣的刀修力战两只虬水蛟。

    虬水蛟飞上半空正合林千蓝的意,她不客气地用上了御雷魔杖,要是虬水蛟在海里,随时可潜入海底,她的雷可劈不准。

    雷暴倾注,雷球炸响,几乎成了全紫色的雷光闪烁不止。

    两只虬水蛟都受了伤,这才慌了,头往下方海面冲去。

    想走?林千蓝哪里会放,雷网即成,两只虬水蛟都是一头扎到了雷网上,雷网收拢,两只虬水蛟成了这回真的“焦”了。

    虬水蛟全身都有用,林千蓝一念收起了素镯内。

    再看其他三位,那位白色短打衣的刀修表现最为抢眼,不同于其他的刀修是御刀于空,他是手持灵刀。

    刺目的刀芒结成不同阵式,把两只虬水蛟围困在刀芒阵中,随着他灵刀的舞动,刀芒不断地刺向两只虬水蛟,不多时,两只虬水蛟的蛟身已是百洞千孔。

    其余两位金丹修士也都各有招法,很快斩杀了虬水蛟。

    一场大战后,附近千米的海域都没了妖兽的踪影。

    一位上粉下紫,外罩轻纱的女修御剑赶过来,口里还大叫着,“厉少爷!”

    正准备转回的林千蓝飞剑一顿,再看向白衣刀修,跟腾二形容的对比了下,确定,此人原是张厉,飞奔而来的是他的侍女张楚简。

    张厉听到张楚简的喊声表情很奇怪,林千蓝从中捕捉到了一瞬的绝望,还兼带一丝扭曲。

    那丝绝望触动了她,倪非也曾露出过,林千蓝心下轻叹,她今天就做一回好人算了,另一只手里握住了变形为长柄剑的藏锋。

    剑起剑回,剑光从张楚简的胸口穿透,张楚简当即身亡,跟着飞剑一起往下掉落。

    张楚简的出场方式太招人眼,又有刚才力战六只虬水蛟的情形在前,看到林千蓝斩杀了张楚简的人不少。

    张楚简的一声“厉少爷”,让一些人猜出了她的身份和白衣刀修的身份,林千蓝斩杀了张楚简的行为让人费解。

    周围世家的子弟不少,有人认出了林千蓝。

    更让人费解的是张厉的表现,他抛出一条丝帛接住了张楚简的尸首,卷回到身前,一抬手背在了身后。

    不是冲冠一怒为灵奴吗,心爱的人被他人杀了,张厉怎么不为张楚简报仇,甚至连句苛责的话都不说?

    张厉望了眼林千蓝,“咳!”忽地吐出一大口精血来,唇色泛白。

    有人脑补了张厉为什么是这种表现,因为张楚简的死给张厉的刺激太大,让他身受内伤,林千蓝是金丹后期修士,张厉在不受伤报仇的希望都不大,受了伤更没法报仇了。

    再看林千蓝,美则美矣,可惜是个女强霸。

    林千蓝的魂宠怼上张楚简,阮听夜和张厉对战的事已经传开来,魂宠是吊打张楚简的一方,林千蓝有什么理由要杀张楚简?

    可惜林千蓝没有跟人解释的爱好,只能让他们猜去。

    只有一个叫好的,腾二远远地大叫道,“老大,杀得好!”那个叫张楚简的只会害人,哼哼,谁让她污蔑老大来着。

    发生的这个变故只让另两位真人顿了下身形,各回到自己的战营里去了。

    更让人吃惊的是张厉和林千蓝接下来的对话。

    张厉对着林千蓝拱了下手,“告辞。”林千蓝帮了他,他却不便致谢。

    他人看到的是张厉吐血面色苍白,林千蓝观察到的是张厉有如去除掉了一道无形的枷锁,他的背挺得更直,凭空地长高了几分。

    绝望与扭曲从他的表情目录里消失,他的眉眼更显英挺。

    林千蓝道,“好自为之。”她帮了张厉,也得到了她想知道的结果。

    她帮张厉的地方是破解了他的一个本命誓言。

    冲冠一怒为灵奴的真相是,张厉在六岁时发了个保护张楚简的本命誓言,他不得不救张楚简。

    说来张厉的遭遇令人扼腕,因为他从出生后就遇到了一个奇葩张楚简。

    张厉是陵云洲岛张家的旁支。

    张楚简比张厉大十多岁,是张厉的贴身侍女,从张厉出生后就照看他。

    张楚简对张厉照看的很尽力,就是太尽力了,看不得张厉受一点委屈,还总是脑补有人要对张厉不利,为此打走了好几位她认为要害张厉的张家的侍从。

    张家父母因忙于冲击金丹,看张楚简是真心对张厉好,就忽视了张楚简性子上的缺陷。

    到了张厉六岁时,被招到了张家本家修炼,作为贴身侍女的张楚简自然陪同。

    大家族的子弟间不免会生出些矛盾,特别是小孩子间,总打闹是常事,特别是旁支的子弟到了本家,受到作为以主人自居的本家孩子的歧视欺负是很常见的。

    小孩子的特点,大人不掺和的话,结仇快,和好也快。

    但张楚简不,她不能忍受任何人欺负张厉。其实她所谓的欺负,都是些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