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不可拜服
    结果是,一个月内,张楚简替张厉得罪完了几乎所有那批张家子弟。

    也是张家家风相还算正,不然张厉早被张楚简连累死了。

    被张楚简得罪的人要报复这主仆俩,用了暗招,说是本家要给张厉换新的贴身女仆,她不想被换掉的话,只要张厉发个本命誓言就行。

    张厉被张楚简全方位的呵护下离养残差不了多少,六岁的他对张楚简言听计从。

    刚引灵入体的他不懂本命誓言的厉害,听从张楚简的起了誓。难为当时练气七层的张楚简布出了有一定难度的本命誓约阵。

    张厉没被养残,是因为几个月后,张楚简阴差阳错地,把张家一位叔祖历经千难万苦得来琅俨朱果给吃了。

    生吃了琅俨朱果的张楚简从练气七层一下子蹦到筑基,容颜永固,不会变老。

    那位叔祖怎能不气?杀了张楚简太便宜她,就把她贬成了灵奴。

    张厉因此逃脱了被养残的命运,却是逃不了本命誓言的制约,然后有了冲冠一怒为灵奴的故事流传。

    除非张楚简死了,才能破除那个本命誓言,可张厉不能亲手杀她,在张楚简遇险时,他还必须拼死相救,而且两人不能离得太远,张厉去哪都得带上张楚简。

    张厉听说过腾二,知道它的实力高,想激怒它让它迁怒到张楚简身上,他尽力相救了而张楚简死了,不算他违了誓约。

    张厉连借刀杀人的意图都不能太明显,否则也算违了誓,所以腾二根本没明白。

    阮听夜明白,他跟张厉打了一场,为的是他算计腾二的事,替腾二出了头。

    林千蓝杀了张楚简,张厉的本命誓言解除。

    张厉冲林千蓝点了下头,背着张楚简的尸首遁离。

    林千蓝回到司家子那边。

    又一轮的猎杀。

    从早杀到晚,妖兽总不见少,让人心里发焦。

    狩猎历练的不仅是修士的修为,而且打磨了他们的心境,所以才有诸多的修士热衷于参与狩猎。

    各子弟并不是一天都在厮杀,谁的灵力不继或受伤了,会回到灵舟内恢复灵力,疗伤,等休整好了再出来杀一场。

    妖兽也不是不知疲倦,到了晚上,妖兽们会沉入海底或聚到附近的某个海岛上栖息。

    天色暗下来,海面上的妖兽越来越少,众子弟回到灵舟上,返回南邺城。

    林千蓝微蹙着眉头进了浮音宫,去了浮音宫外的花园里,在一片开得娇美的红色虞美人前站定。

    这片虞美人是从丹羲庐舍里移来的,几年时间,从几株长成了一片。

    司星澜说,这种虞美人是她的娘亲亲手种植出来的,只有丹羲庐舍里有。

    师父从没说过娘亲还精通种植术,不会是他忘了,是他不知道。其他人也都没有提起过,虚天宗有关云洛真君的记录中,也没有提到过种植术。

    为什么她的娘亲会隐瞒虚天宗的众人她精通种植术的事?

    她微弯下腰,摘下一朵来,拈在手上,闻了闻。普通的虞美人是没有香味的,而这种变异的虞美人在细闻下有股甜腥味儿,不难闻,但也决不好闻。

    又是一个不解,为什么她的娘亲会培育出一种发出甜腥味的虞美人?她不相信是她的娘亲学艺不精。

    同样的变异的重瓣虞美人,林千蓝以前见到过,在虚天宗仙元峰后面倪非的地盘里。

    想到倪非,林千蓝的眉头再蹙了蹙。

    林千蓝在听到张厉对张楚简发了本命誓言这一桩秘辛事后,一阵凉意透过后背,在她因此想到倪非时。

    她一心只等着倪非十年期过了,她回虚天宗替娘亲报仇,不会是倪非那里出了什么变故吧?

    她直觉跟本命誓言有关。

    在海上巧遇到张厉后,因倪非而同情张厉,也是为了看看,若是她杀了张楚简,张厉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她看到了,她杀了张楚简,张厉就吐了一口精血,修为也没大降,反噬的不是很严重。

    要是倪非的本命誓言没能解除,用这种方法会不会奏效?杀了他的被立誓人?

    “有嗜血藤的成分。”是冥尘。

    林千蓝想的太出神,没看到冥尘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她听声看过去时,冥尘已躺在旁边凉亭内的竹榻上。

    这竹榻还是在她进阶闭关期间冥尘放进来的,白竹炼制,一看就知道出处在哪,冥尘说是喜欢白竹天生自带的木乙之气。

    林千蓝还没回过神,茫然了下,问道,“什么嗜血藤?”

    “你手里的花,有嗜血藤的味道。”

    林千蓝把手里的花凑到鼻子前,再闻了闻,甜腥味,是嗜血藤的味道,“难道我娘亲想种植出一种新品种的食血花?”

    “嗯。”

    林千蓝调侃道,“我娘亲这爱好……也是没谁了。”

    冥尘抬起头,眸光变得深远,“你对你的娘亲的执念太过。”

    林千蓝心中一凛。

    这不是冥尘第一次说这句话了。

    “我知道。但我做不到不去想,住在丹羲庐舍的时,除了修炼,几乎每天都会回忆起娘亲的样子。”林千蓝的眼里有了湿意,“是我的贪心,成了修士却还是总想得到天伦之乐。”

    林千蓝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她的娘亲死了,母女天伦永远得不到,人心就是如此,得不到的永远刻骨铭心。

    既然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她也有解决这种执念的方法,那就是把害死了她娘亲的人杀了。

    “你比你的娘亲要出色。”

    也就是冥尘,换一个人说这话,林千蓝会跟人翻脸,师父也不行,“我娘亲比我长得美,阵法、炼丹、符篆,还有种植术,样样精通,还没耽误修炼,

    唔,她活得很张扬,人缘还很好。虽然承认自己不如人有不自信之嫌,但娘亲的确很多方面比我强,我不能否认。”

    “你现在已比她出色。”

    林千蓝记起来,冥尘还说过她不要活在她娘亲的阴影下。她自己并不觉着,只觉着有个这样的娘亲很是骄傲。难道不止是骄傲,是崇拜?她崇拜自己的娘亲?

    崇拜,对修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词,拜有拜服之意,修士修炼是与天争命,对天是争,而不是拜服。

    连天都不能拜服,而去拜服一个人?是在暗示自己那个人是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

    有了崇拜,等于自己在前方为自己立了个屏障,不是难于逾越,而是打内心里不敢逾越。

    林千蓝以前可不认为自己会崇拜谁,她求的是个自由自在,对冥尘,她都认为自己终有一天会比他强大。

    可提到娘亲,她想到的都是娘亲比她强的方面,佩服娘亲的同时,却是让她在不自觉中生“我不如”的念头。

    是的,她不如,可她少了个以后会超过娘亲的后续。

    林千蓝懂了。

    她丢了手里的花,蹙着的眉头展开,一步跨到冥尘跟前,抱住了它的脖子,“我懂了。谢谢你,冥尘。我结丹比我娘亲早,以后结婴也会。还有,我现在在阵法上已不比我娘亲差多少了。”

    她对娘亲的爱一点不少,但不需要崇拜。

    然后趁机,林千蓝摸了毛,她好多天都没有摸到了。

    他就知道!契约者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逮着机会就在他背上蹭啊蹭的,嗯,在无赖方面,她的娘亲应该比不过契约者。

    等林千蓝摸到心里感觉暖洋洋的了,才不舍地停了手,挨着冥尘坐着,“我怎么有不好的预感呢?觉着倪非那边可能出了事。万一……真不想跟倪非为敌。”

    冥尘道,“或有变故。”金丹修士的预感不会是没来由的,“若倪非的誓言有漏洞,在期限到之前,便能强迫他重新立誓言。”

    林千蓝不是没想到,说道,“要是让倪非立誓的那个人死了,倪非的誓言会不会解除?我把张楚简杀了,张厉的本命誓言就解了。”

    “需从倪非的誓言入手。”

    林千蓝唉了声,“可倪非不能说出来,只有那个让他立誓的人才知道了。”

    若是替她娘亲报仇,先要杀了倪非,林千蓝实是难以决择。

    从她认识倪非后,一直是她承倪非的情,小的方面不提,倪非耗神为她推演,送给她破空刃让她得以从琥珀界里出来,如同救命之恩。

    她只有避免让自己陷入难以决择的局面。

    ※※※※

    海面上蒸腾的咸腥味被血腥味冲淡,空中弥漫着杀戮之气。

    人修猎杀妖兽,妖兽要抓人修为食。

    林千蓝带着一众司家子弟每天出海猎杀,只是妖兽越来越多,猎杀的区域在往南邺洲岛收缩。

    与五天前相比,人修的防线已往回缩了好几百里。

    “主人,有空间波动,空间通道要出现了。”林千蓝给芷音也分派有活,让她监察空间的变化。

    无尽妖界跟外界的时间比为十比一,林千蓝在是那一波空间通道开放的倒数第二次离开的,回到南邺城两天后,新一波的空间通道又开放了。

    因空间通道是单向的,这里是看不到旋涡的,取而代之的是潮雾现象。

    空间通道不固定把妖兽传到哪片海域,潮雾出现的地点多变。

    前几天潮雾没在这一带出现。

    芷音再确定了下,“离这里不远。”

    离得远就无需管,离得不远得先避开。

    林千蓝转向司家子弟处喝道,“有潮雾,速回灵舟!”

    “腾二,要有不听令的,就把他们弄过来。”空间通道所传送出来的妖兽一波比一波品阶高,这一波传送出来的有可能会有八阶或以上的凶兽。

    林千蓝哪里有时间有心思跟刺头讲什么道理,有不听命令的,让腾二直接上风障禁锢住扔回灵舟,她自己都懒得再上手。

    司家一众子弟还真不怎么信,潮雾说来就来,降到哪海域没个准,林千蓝怎么就能知道潮雾会落到这片海域来?

    可不信也都服从林千蓝的指令,迅速脱身返回了灵舟。

    五天多的相处,够让他们了解林千蓝的处事方法了。不听从她的指挥?林千蓝不问缘由,不骂不训,一根藤条把人捆起来扔回灵舟。

    这一扔,就到返回南邺城才会给松开了。

    让他们呆在灵舟里远离危险对他们来说不是件好事。他们在这次兽潮中出多少力、杀了多少妖兽,关系到他们今后能在族中得到多少修炼资源。

    一两次后,没人再敢违抗。他们相信,再一再二再三后,林千蓝用的可能不是藤条,而是铁蒺藜了。林千蓝有与她金丹后期修为相当的实力,他们也得能反抗得了。

    林千蓝的喝声不小,也给周围的其他世家和自由狩猎者提了醒,但有的人认为潮雾后出现七阶以上妖兽的机率太小,没想着避开,有的人是不信,有将信且信的让自家子弟回了灵舟。

    司家的灵舟迅速飞离这片区域,大浪骤起,潮雾即刻生成。

    潮雾覆盖区域浓不见物,只能听到汹涌的浪涛声。

    七十息,潮雾散。

    海面上多了个青白色的长形山丘。

    “吼!”长形山丘向上一窜,整个出了水。

    恶鲲!

    一只数百丈长的恶鲲!恶鲲外形如一只嘴巴奇大的丑陋鲶鱼,嘴巴上下长满了一排排尖利的长牙。

    恶鲲是最臭名昭著的凶兽,它最喜欢吃的是人修!

    林千蓝立即下令返城,并发了传讯玉符回去。

    看体长,这只恶鲲没有九阶也是八阶的顶峰,不是她能对付的。

    海面上是一面倒的屠杀,逃得慢的都成了恶鲲的食物。

    而这恶鲲进食不如其他的凶兽是一口吞掉,它用密而尖利的牙齿咀嚼几下才吞到肚里,似乎在享受着食物因疼痛和恐惧而发出的惨叫声。

    尽管都是历练多少次生死的,可看到刚才还一起杀妖兽的人这般惨死,灵舟上的司家子弟都心有余悸,对林千蓝多了层感激。

    要是他们没回到灵舟上,惨死的人里可能就有他们。

    恶鲲出现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周围海域,在海上猎杀妖兽的修士各显神通,有用遁行符的,有瞬移的,有用秘法的,一个比一个快的往南邺城返,城门外一时堆起了长龙。

    三个灵舟从城门上方飞出,往海域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