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留兵之计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点没了再点)

    安然度过兽潮的标志是不让海里妖兽上岸,在兽潮来临时,一经发现海里出现大量妖兽,会立即组织狩猎者到海域去猎杀,为的就是不让妖兽接近海岸。

    妖兽群不断地向海岸逼近,人修出海阻止,就看哪方在这个拉据战中占上风了。

    这次南邺洲兽潮期的妖兽数量太多,数万名修士不停的猎杀都没能阻止妖兽群进入南邺洲岛的百里海域内。

    百里海域的距离,是妖兽上岸的前奏。

    虽说五阶以上妖兽的更具有威胁性,但三四阶妖兽的数量太多,以量取胜,上了岸后的破坏力是巨大的。

    按以往的规律,七阶以上的妖兽会在兽潮的后期出现,那时,经过多天的猎杀,五阶以下妖兽的数量大大减少,给安然度过兽潮增加了成算。

    可这回,还没到七阶妖兽出现的时期,出现了只更高阶的恶鲲,打乱了抵御兽潮的节奏。

    不说筑基期修士,金丹期修士都不敢轻易出海,恶鲲的吼声能引起附近空间振荡,想瞬移都不能。

    收到恶鲲出现的消息,在南邺城坐镇的三位老祖当即出了海,可最后无功而返,不是他们打不过恶鲲,而是恶鲲不见了。

    恶鲲的去向不明,更让人不敢出海,阻止兽潮也能先保住自己的命。

    两天过去,大量的妖兽涌进了南邺洲岛百里海域内,已有少量妖兽上了岸。

    修士退守在南邺城内,只等着找出恶鲲的下落后,他们再出城。

    经历过无数次的大兽潮,南邺城对各种例外事件都有应对措施,城内并没有出现兵荒马乱的现象。

    城主府禁制大开,进进出出的修士都是来应征炼丹师和炼器师的,优厚的报酬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南邺城在兽潮开始前就已开始大量招募这些人才了,目的是炼制出大量补灵用的灵丹以及丹宝。

    补灵用的灵丹及丹宝的主材都是妖丹,正是兽潮期最不缺的东西。

    城内秩序紧张而有序。

    林千蓝也没闲着,跟数十位修士一起,为南邺城的护城大阵进行加固。这倒不是司家老祖让她做的,而是她自己自愿加入的。

    她越来越喜欢阵法一途,而护城大阵这类大型阵法不是随便能接触到的,她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林千蓝负责西南角一处大阵的加固。

    加固大阵不难,她把五块阵石的打入阵图指定的位置后,没有离开,而是对着阵图研究起大阵来。

    当然,她手里的不会是护城大阵的全部阵图,而只是她负责的那处大阵的。但由一斑可窥得不少东西,值得她参详。

    忽听到背后有笑声。

    林千蓝放下手里的玉简,扭头向后瞧去,只见阮听夜坐在高高的城墙上方,正看着她笑。

    林千蓝知道他在笑什么。

    她这会是随意坐在地上的,面前摊了几块玉简和数十块的阵石,刚才在参详阵图时,嘴里念念有词,手还时不时地模仿着玉简里的手诀乱舞着,决不是什么好形象。

    大阵是设在城墙外部的,她所处的位置介于大阵和城墙之间,这段区域内,除了他们这些加固阵法的几乎没别的人会来,她也就随意了。

    都说本性难移,她在异世时养成的大喇喇的习惯一直没能改,也是她不想改,不过她只会在独处或亲近的人面前,如冥尘、师父面前,才会这样做罢了。

    被阮听夜看到了自己的这一面,她也没觉着有什么难堪的,索性也不客套了,直接问道,“找我?有事?”

    阮听夜适应能力很强,顺着她的语气道,“找你,有事。”

    林千蓝向一边扬了下眼角,等他的下文。

    阮听夜踏空走下来,见林千蓝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便也坐了下来,他坐的优雅多了,盘膝而坐,袍摆遮在前方,“待兽潮结束后,你是回仙京城,还是另有去处?”

    林千蓝皱了下眉,她不太喜欢被人询问去向,但也不是不能说,“回宗门。”

    她的来历不是秘密,认识她的人大都知道。阮听夜点下头,“我正打算到旧九洲去探访几处地方,想邀你一起结伴。”

    在无尽妖界时,阮听夜曾说过若方便想与她结伴探险的话。

    探险寻宝是阮听夜的爱好,他喜欢的是探险的过程,乐于参与各类的历险,像上次就是加入了栾仓真人组织的寻宝。

    林千蓝早想在云琅界到处走走,她现在的修为已能让她大部分区域都去得,独行有独行的自在,结伴有结伴的好处,而且她感知出阮听夜是纯粹想邀她当探险同伴,跟他过去常邀陆语山结伴一样,不附带其他意图。

    两人都是金丹修士,要真是有什么别样心思,没必要也隐瞒不了对方。

    因为在夙血山脉发生的那件摸头发事件,她在步轻履的鲛人洞府再见阮听夜时还略有尴尬,但看到阮听夜表现出的是完全忘记了那件事,那点尴尬劲很快消失了。

    在无尽妖界时,两人为离开而通力合作,心照不宣地没提起那件事,不是避讳什么,而是没必要。

    到底是选独行还是结伴都没有意义,现在时机不怎么对,她回宗是有事要解决,不能成行,便拒绝了,“恐怕不行,我要有段时间都会在宗门内。”

    阮听夜没有表现出有失望的神情,“无妨。”给了她一块玉简,“我要去的是这几处地方,若你有空闲了,对这几处地方有兴趣了再一同结伴,你看如何?”

    去不去去哪里全在于她,这个没什么好推的,林千蓝应下,收下了玉简。

    林千蓝在这里呆的时间够长了,把摆在面前的东西一样样收起。

    又一个翻墙的,腾二从城墙上滑下来,“老大!老大!找到恶鲲了!”

    腾二喜欢到处溜达,林千蓝也不拘着它。

    “在哪里?”

    “恶鲲绕到南邺洲南边去了,一下子就到瀛洲岛上,毁了一个镇子,吃了好多人,好几个老祖都去了。”

    南邺洲附近的让人迷向的区域不少,三位老祖失去了恶鲲的踪迹,就猜到恶鲲是进到了这类区域内,他们也一直在这类区域周边巡视。

    只没想到恶鲲没追踪着人修的气息,往离得近的南邺城来,而是去了瀛洲岛。

    两人回到城内,城内议论的都是这件事。恶鲲上岸的地方太出乎人的预料,偏向了东面,在瀛洲岛兽潮的防线之外。

    最新消息说,葬于恶鲲腹中的已有数千人之多。

    没了恶鲲在侧,不能等着妖兽围城,南邺城众修士再出城主动出击。

    林千蓝带着她那队司家子弟再出了城。

    几乎是倾城出动,数万名修士遍布于海岸,不管几阶的,见妖兽就杀,有的杀急了眼,差点把旁边修士的灵兽给灭了口。

    世家的子弟可没这么多,一半都是前来狩猎的修士。

    “多亏了这只恶鲲。”冥尘的话不带偏倚。

    林千蓝唏嘘道,“是啊,没有这只恶鲲,哪能留下这么多的修士。”

    在林千蓝第一天带司家子弟出海前,木琰老祖特意交待,遇到高阶的凶兽不要动它,只管把司家子弟安全带离,发出传讯玉符给他即可。

    木琰老祖实际上是说让冥尘不要动凶兽,林千蓝当时没想那么多,只以为是木琰老祖是为了司家子弟的安全着想,若真遇到了凶兽,有冥尘护着会更有保障。

    也正合林千蓝的意,除凶兽本就是南邺城坐镇的老祖们的事,冥尘没有这个义务替他们除了。冥尘在无尽妖界里杀了坎水九婴,已是解了南邺洲这次兽潮的一半危机。

    等三位老祖出海,说是恶鲲不见了无功而返后,林千蓝有所明悟。

    接下来,南邺城封城,说是等有了恶鲲的消息后再出城,林千蓝已完全明白了老祖们的意图,他们是借由恶鲲来留住众多自由狩猎者。

    各大世家要抵御兽潮,但也不会倾族出动,他们要保留着足够的族人来延续家族的规模及势力。

    大兽潮期的妖兽太多,个人力量,哪怕是元婴大能灵力都是有限的,对付兽海战术需要的是人海战术。

    而人数最多的自由狩猎者为的是利,不会跟妖兽拼命,见机不好就会立即逃离南邺城。

    恶鲲的出现,或者说任一高阶凶兽的出现都是一个契机。

    林千蓝有理由相信,恶鲲的不见是几位老祖放纵的结果,然后借机封城,让妖兽把南邺洲岛团团围住,没能离开的自由狩猎者想离开却是不能了。

    现如今,要活着只有一条路:杀尽妖兽!

    背水一战的士气可想而知,相当地高!

    南邺城也没想着让自由狩猎者送死,他们要死了,下次兽潮不就少了许多战力?炼制的大量补灵丹、丹宝免费发放给各修士,更是涨了士气。

    司家的子弟没有再分散开,都集在了一起,各路人马互为犄角,相互援手。

    经过前段时间的厮杀,各世家子弟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亡,又陆续来了更多的子弟。

    司家也不例外,只林千蓝这队有伤没有亡。司家从四队人马变成了七队。

    有个队的负责人让林千蓝多看了眼。此人深色衣袍从头包到脚,看不清面目,像是修炼炼尸道、御鬼道之类的修士。

    南邺城的众修士,除了短打衣着,就数这种打扮最平常了。兽潮期间,杀气、阴气、血煞气弥漫,最受修炼炼尸道、御鬼道、噬血道之类阴属性功法的修士的喜欢。

    只不过,司家子弟很少有修炼阴属性功法的,这身打扮在司家队伍里略显特别。

    看了一眼后不再关心了,也没心思去管别人修炼的什么道,出了城所能做的事,除了杀还是杀!

    “嘭!”

    林千蓝不想关注此人都不行,他大来概是司家专门负责砸丹宝的,见有子弟遇险,砸!有妖兽群冲来,砸!

    没见到他用别的法宝,就只见他砸丹宝了。

    插空看了几眼后,发现此人的不俗之处,他丹宝使的特别的精准和巧妙,他对付的全是五阶的妖兽,每个丹宝都正好丢进了妖兽的口中,既能一举杀了妖兽,又不会让爆炸波及到周围的修士。

    南邺城大量炼制的丹宝都是三阶四阶的,威力有限,丢到妖兽群里的结果是炸伤一只几只的,炸死的少,而这种精准用法,看似覆盖面小,但一个一只,还都是五阶的,效果更好。

    难道是她认识的人?不是她多疑,此人一直都在她的三百米范围内,顺手帮她带的司家子弟解了多次围,一天是巧了,可两天三天呢?

    南邺城的众修士,除了短打衣着,就数这种打扮最平常了。兽潮期间,杀气、阴气、血煞气弥漫,最受修炼炼尸道、御鬼道、噬血道之类阴属性功法的修士的喜欢。

    只不过,司家子弟很少有修炼阴属性功法的,这身打扮在司家队伍里略显特别。

    看了一眼后不再关心了,也没心思去管别人修炼的什么道,出了城所能做的事,除了杀还是杀!

    “嘭!”

    林千蓝不想关注此人都不行,他大来概是司家专门负责砸丹宝的,见有子弟遇险,砸!有妖兽群冲来,砸!

    没见到他用别的法宝,就只见他砸丹宝了。

    插空看了几眼后,发现此人的不俗之处,他丹宝使的特别的精准和巧妙,他对付的全是五阶的妖兽,每个丹宝都正好丢进了妖兽的口中,既能一举杀了妖兽,又不会让爆炸波及到周围的修士。

    南邺城大量炼制的丹宝都是三阶四阶的,威力有限,丢到妖兽群里的结果是炸伤一只几只的,炸死的少,而这种精准用法,看似覆盖面小,但一个一只,还都是五阶的,效果更好。

    难道是她认识的人?不是她多疑,此人一直都在她的三百米范围内,顺手帮她带的司家子弟解了多次围,一天是巧了,可两天三天呢?

    她打听了下,此人果然不是司家人,是司家的外姓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