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有人栽她赃
    小墨的进阶期至少要三个月,林千蓝没在神殒之渊里等,而是想先回到八大宗门所辖区域暗中打听些情况。

    她对混乱域没什么好感,一路上没做停留。

    在过万兽山脉时林千蓝收起了灵舟,她不想太招摇引来妖修的攻击。

    连续杀了那么多天的妖兽,一向喜欢打架腾二对猎杀妖兽都兴趣缺缺了,林千蓝更是。

    她收敛着气息,腾二有事没事放出点神兽气息出去,用了来时四分之一的天数就度过了万兽山脉。

    落脚在了乌柳城。

    多年后再来,乌柳城没什么变化,人流如织,不时能遇到穿着各宗门道袍的成群修士。

    连着赶了多天的路,林千蓝决定在乌柳城休整两天。

    相比于苍穹九洲的城池繁华喧闹,旧九洲的城池繁华中透着平和,少有喧哗不止的地方。

    林千蓝没有租住独立院落,在乌柳城坊市附近找了家客栈走了进去。

    筑基期的掌柜慌忙从柜台后迎上前来,毕恭毕敬地施礼道,“前辈能来小店,荣幸之至,敢问前辈是来品茗的,还是需间上房?”

    仙京城内金丹遍地走,大世家子弟多如狗,各店铺都是背景深厚,她就是扛着司家大旗到哪也都是普通待遇。

    相较之下,这边的金丹都是一方大能了。猛一受到高规格待遇,林千蓝心里还是适应了下,面上还是淡淡的,“一间上房。”

    “是,前辈,一间上房。”又吩咐旁边的伙计,“快去,把甲字一号房再收拾一遍。”

    一个清洁诀的事,掌柜这样说旨在表达对林千蓝的尊重。不怪掌柜的这样,林千蓝找的这家客栈在乌柳城属一般,少有金丹修士会住这间。

    林千蓝图的是靠着坊市,客栈里还有个说书的场子。

    伙计应喏着飞快退着出了门廊去了后院。

    “前辈,请随小的来。”掌柜亲自在前方引路。

    房间布置的中规中距,林千蓝再布了个禁制。

    两个时辰后,林千蓝修炼完毕。

    修为越高越发体会到进阶的不易,修为低的时候,每次修炼完对灵力的增长都会有所感知,感知到离下个等阶还有多远的距离。

    修为蹦到金丹后期之后,修炼两个时辰,知道肯定是在增长的,可增长的量跟进阶到下个等阶所需的灵力总量相比太少,少到不易觉察。

    她是单木灵根木灵体,还有同属性的天地灵珠相助,比普通修士修炼的速度要翻番地快,她还会有这种感受,可想不如她幸运的修士的修炼有多艰难。

    往浮音宫里看了眼,芷音正在花园里清理长出了界的花草,她没有用法术,而是用一把玉剪一根根地剪除。

    察觉到林千蓝在看她,芷音抬头,“主人。”

    “谢谢你,芷音。帮我重塑了灵根。”没有芷音抽取一界的灵力为她重塑了木灵根,她是不可能成为修士的。

    也因为这样,琥珀界在浮音簪穿梭时空被抛了出去多少跟被抽取了灵力有关。浮音簪受损严重,芷音的能力也受限。

    芷音眨了下眼,“主人,这是我应该做的呀,没有主人就没有芷音。”

    腾二遁了进来,朝芷音“切”了一声,“就会拍老大的马屁!”

    芷音回瞪它,“我说的是事实!是主人的血唤醒的我,要是一直不唤醒我的神识就会涣散,以后再醒来也不是我了。”

    腾二撇眼道,“那谁知道?说不定现在的你就不是你了呢!”

    腾二说着无心,林千蓝听的有意,要真是芷音曾神识涣散过呢?她有个什么想法欲要破土,可就是不露端倪,让她抓不着。

    腾二和芷音又拌了几句,见林千蓝没跟以往那样出来各打一大板,以为林千蓝生气了,不敢再拌下去。

    林千蓝用手掌拍了拍眉头处,想不出不想了,收回了神识。

    ※※※※

    因挨着万兽山脉,乌柳城的坊市里很多店铺都收购妖丹兽皮等物,林千蓝选了家散修联盟名下的店铺,卖了一批妖丹出去。

    因小墨进阶出了点麻烦,冥尘说最好把小墨送到蚩祖空间,林千蓝没等兽潮结束就离开了南邺城,更没有心思去卖妖丹换灵石。

    卖出的灵石有一半又回到了店铺手里,换取了灵符、阵石、疗伤丹、衣着之类的常用消耗物品。

    手里有了灵石,林千蓝走进了悬赏阁,出示了贵宾玉牌后被请进了后面的单间内。

    悬赏阁看玉牌也看人,林千蓝这回受到的招待比上回的周到,她坐定后有人奉了茶,才询问她需要打听的消息。

    “我想知道虚天宗太上长老倪非以及虚天宗几位创宗修士后人近一千年来的境况。”林千蓝对虚天宗的一些高层隐秘不是一无所知,想起让巽木真人提起变脸的裘玄善,“特别是裘家人的事,越详细越好。【】”

    接待她的是位筑基后期的老者,听了后说道,“此类消息属宗门隐秘,还望前辈得了消息后不要散播出去。”

    散修联盟与八大宗门的关系属各不相干,互不干涉,散修联盟贩卖与八大宗门有关的消息时会很谨慎,以免闹出乱子来惹恼了各宗门。

    林千蓝打听消息是自用,没想着宣扬出去,便答应下来,“我想尽快拿到消息,费用上尽管提。”加急会多加几成费用,但悬赏阁口碑不错,不会借机狮子大张口。

    老者考虑了会,“前辈要的消息倒无需太多时日,不过此类消息较为零散,需整合一番才能送达前辈之手。”

    有的消息是即时的,需要现打听,所需时日不定。

    有的消息称为讯息更为恰当,悬赏阁日常会收集各类讯息记录存储起来,等有人需要时再由专人进行分类、汇总,会很快。

    林千蓝打听的属第二种讯息。

    约好了五日后取消息,付了十万灵石,林千蓝离开了悬赏阁。

    出了门,腾二传音道,“老大,我觉着那两个人说的是你。”

    林千蓝不明,“说的什么就说的是我?不会还是御雷魔杖、玉簪成精的事吧?”

    “不是,是说一个女修杀了血罗门掌门的事,说那个女修拿个雷属性木杖法宝。”

    “你怎么觉着说的是我呢?又不止我一个人有雷属性木杖法宝。”修真界也有跟风一说,自她的御雷魔杖上了先天灵宝榜,木杖形状的法宝多了起来,用雷霆木、雷玉炼制的雷属性的木杖形法宝也不罕见。

    “还说那个女修带着个火鸦灵宠。”

    这不大寻常了,知道她的人都知道她有个火鸦灵兽,这女修有木杖法宝,还带只火鸦,怎么看都像是刻意。

    说巧合也太过巧合。

    林千蓝是听说过有养火鸦的。当年因她有了只变异火鸦,在虚天宗外门弟子间兴起了阵养一阶妖兽的热潮,包括养火鸦的,热潮来得快去的快,之后再没人养过。

    她没听过宗门外有哪位女修养的是火鸦。能杀了血罗门掌门的,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腾二,你听谁说的?”

    “就是老大在里面打听事的时候,我听外面有两个人说的,那两人现在不在悬赏阁里了。”

    从腾二听来的一鳞半爪,林千蓝无从判断这事涉不涉及到她。

    回到了客栈,林千蓝没有回位于后院的房间,而是上了前厅的二楼。

    客栈是中间悬空的,二楼都是雅间,从雅间窗户可看到下方大厅,大厅是一个个普通的方桌方凳,现下座无虚席,

    林千蓝被伙计领进了二楼西向正中的雅间,窗户正对着大厅居东的一个高台,高台上摆有一个条案,一把椅子,一位须发皆白的修士坐在条案后,正在讲着一个画本故事。

    “前辈,你的茶品。”一位伙计呈上壶碟盅筷,“这是花乌灵茶,若是前辈不满意,小的再帮前辈更换。”

    林千蓝在乌柳城住过,知道花乌灵茶是乌柳城有名的灵茶,她只说要茶品,伙计默认奉上了最好的。

    “嗯。”

    “前辈你慢用。”伙计哈着腰退了出去。

    前厅不是很大,林千蓝无需动用神识,一切尽收耳内。

    白发说书人说的是一位修士到海底龙宫寻宝的故事,把个历险过程说得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很是精彩。

    下方的人有专心听书的,有闲聊交谈的,聊的内容没有一个是林千蓝感兴趣的。

    还要在乌柳城住上几日,林千蓝没急于打听,她慢慢品着茶,不时听上一耳朵。

    “啪!”木块轻轻敲击在木案上,画本故事讲完,说书人歇息了片刻。

    木块再敲击一声,说书人再讲了起来。

    “今日再来说说灌河镇侯家灭门一事。

    灌河镇地处灌河河口,是个灵气风景俱佳之处,是修习水属性功法的好去处,灌河镇侯家多出具有水灵根的族人,家传功法《涟漪问道》……

    ……那一日,灌河口凭白地起了风浪,阴云压顶……侯家上下四十三口,惨死在雷霆之中!唉!若是天道劫数反倒罢了,怎奈何是**!

    ……那烟衣女子持着木杖,引天雷入地网,连那襁褓中的婴孩都不放过……”

    嗯?林千蓝听着不对味,烟衣女子,持着雷属性的木杖……这是在说谁呢?

    没有之前腾二听到的那些,林千蓝还没这么敏感。

    腾二也敏感,“老大,怎么又像是说你的?我去外面打听去。”

    林千蓝传音道,“再听听看有火鸦的事没。”

    说书人把握着节奏,讲到这里停顿下来,他刚一停下就有人发问,“侯家人都死光了,是谁看到的是凶手是个烟衣女子?”

    说书人等的就是有人与他互动,他微微一笑,“道友有所不知,灌河镇并非住着侯家一家修士家族,还有另外两家,烟衣女子之事,是另外两家之人亲眼见到。”

    “既是近邻,另外两家人为何不去救援?他们不怕侯家的事落到自家头上来?”

    说书人道,“怪只怪那侯家平日里做事太强横,仗着族人比那两家人多势众,对那两家多有欺压,其中的杨家与侯家还有一场人命……

    ……杨家言侯姬忌恨杨倾城美貌,暗中掳了去虐杀了,侯家不认,侯姬还当众放话,说杨倾城最好死了,不然她挖了她的眼!”

    这一问一答的,前厅气氛活跃起来,不时有人加入参论,“听你这么一说,那侯家活该灭门,那烟衣女子还算做了件好事。”

    “此话也不错。可侯家做事专横的只那十来人,其他三十多口人都是枉死了。”说书人低头摇了下,“唉!可怜那刚出生几天的婴孩……”

    “我说祈先生,又是烟衣金丹女修,又是木杖法宝的,你不会是在暗指灭了侯家门的是虚天宗的那位吧?”

    这说的是她。林千蓝轻轻放下茶盏,什么时候提到她也用“虚天宗的那位”代替了?她离开这几年,有什么与她有关的事发生了?

    萧尧曾说过,虚天宗的宗主在找她,还传讯给各大宗门,若她遇险伸个援手。这事就透着诡异,她在宗门内差点被一只鬼王给杀了那事,宗门最后都不了了之了,怎么现在把她当宝看待了?

    萧尧还说有另外的人打听她,那这些往她身上栽赃的人,是不是另外的那批人里的?

    看来她真要弄个清楚才能回宗门了。

    “可不能如此说。”说书的祈先生忙摇掌否认,“小老儿我只向各位讲述听来的事,不敢往里加臆猜。”

    另一人会问话,“那有没有提到烟衣女子身边跟着的有灵宠灵兽吗?”

    先生回道,“有。说是那烟衣女子肩头站着一只烟色的火鸦。”

    有人嗤笑,“一听就是有人栽赃,哪有灭人门还带着一只能让人识破身份的灵宠的?这则罢了,被人看到还不灭口,深怕不知道是她干的。”

    腾二已出了浮音宫,缠到了林千蓝的手臂上,晃着头道,“就这人有脑子。老大灭人门哪用自己动手,我就替老大干了。”

    下方又有人道,“杀了血罗门掌门和血罗门八位弟子的烟衣女子,跟这个是一个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