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算计人心
    (不要点开,要是点开了,没有这行字后请刷新一下)

    妖兽早已登上了南邺洲岛,海里岸边都是战场。

    经过多天的猎杀,人修把妖兽阻击在离岸五里内的区域内,而且还在一点点把妖兽往海里赶。

    几天都不再有七阶妖兽的踪影,连六阶的妖兽都变得少见。

    妖兽还是源源不断地往南邺洲岛涌来,却是已过了兽潮的**期。

    杀!

    各修士杀妖兽的热血一点不见少,杀红的眼还没褪出血色!

    红色的海浪翻滚,卷起腥味浓重的泡沫拍到海岸上,泡沫拍到岸上后,变成了一堆污色的浓稠东西,冲天的血腥味更能刺激人的感官,激起人的杀戮心。

    之前是妖兽围岛,不杀他们离不开逃不掉,来狩猎妖兽的初衷抛到一切,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杀!

    兽潮的**期已过,他们离开的阻碍变小,可他们倒不急着走了,不把这些妖兽都杀光,不能出那口被妖兽围困的气!

    看着妖兽在自己手下垂死挣扎,贾长宁的面目略带狰狞。

    跟大多数的散修一样,贾长宁来南邺洲狩猎妖兽是为了得灵石换修炼资源,他已是筑基后期,要为结丹做各种准备,所需灵石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为的是灵石,没想着跟妖兽死战到底,打算在兽潮**期到来之前离开南邺洲,可他的计划全被变故打乱,他不得不留下。

    兽潮**期危险重重,六阶妖兽随时会出现在周遭,七阶妖兽不时现身。

    这些妖兽虽灵智不高,但实力都偏强,他一个筑基后期对付六阶妖兽极为吃力,他都不记得有多少次差点死于妖兽口,心里怎没气?

    现在不多杀点换奖励换灵石,怎能够本?

    杀!

    “啊!”

    一声人修的惨叫。

    数万人的战场上,最不缺的是惨叫声,除了左近的人修,没人往那多看一眼。

    贾长宁也没顾得上看,他正与一只五阶妖兽打斗,半点分心不得。

    趁机扔了一只丹宝进妖兽口,再收一枚妖丹。

    他心头一凉,忙看去,只见离他千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大块阴影。

    往上一看,心头更凉。

    “恶鲲!”

    比先前出现的时候还要大!足有七百八丈长!

    逃!贾长宁的这个念头无比清晰,他也这样做了。

    惨叫声迭起,是被恶鲲吸出口中的人修发出的最后的绝望。

    快逃!

    所有人都跟贾长宁起了同样的念头。

    有的上次已见识过恶鲲的凶残,没见过的也听说的很详细。

    在快逃这个念头之后,第二个念头是:恶鲲怎么又回来了!

    这只恶鲲上了瀛洲岛到处肆虐,吞吃了近万人,包括一位元婴修士!

    待几位老祖追去,恶鲲又不见了,看恶鲲的肆虐路线,都以为恶鲲再出现会是在瀛洲岛的东南部,几位老祖留在了瀛洲岛上搜巡恶鲲的下落。

    没想到,恶鲲又回到了南邺洲!

    厮杀了这么多天,活下来的修士都是极有自保能力的,逃的念头一生就有了行动。

    有利的是,最远的海岸离南邺城不过几十里,想逃回城里不需多少时间。

    可距离近又成掣肘,转眼间城门外堵满了人修。

    尽管城门开的很大,修士速度也快,一息间能容百人进到城内,但修士太多,一时通行不畅。

    “吼!”是恶鲲的发怒的叫声。

    贾长宁离城门较远,慢了一步,被耽阁在城门外,他回头看去,见恶鲲正从漫天火光中冲出来,它的大口一吸,竟把半空的火云给吞了进去。

    之后贾长宁没眨眼,却是见恶鲲移动了位置。

    贾长宁再吸了口凉气!说是这只恶鲲是个变异的,能随时躲进虚空,并能在虚空中存活一段时间,所以才总是不见,不成想恶鲲连火都不惧!

    贾长宁有火灵根,修炼的也是火属性的功法,离得虽远,却也能感受到那火云不是普通的火,而是种异火。

    向恶鲲使出异火的人呢?看样子凶多吉少了!

    贾长宁起了焦急,要是不赶紧进到城内,他也是凶多吉少。

    “嘭!”

    一声过后是无数声爆炸的巨大声响,无数个丹宝不要钱地向恶鲲掷去。

    有人在城墙上空大喝道,“快!从城墙上方进去!”

    贾长宁知道是南邺城暂时打开了空禁,他一刻都没犹豫,放出飞剑想往城内飞。

    谁知一提灵力,全身冰冷,飞剑掉落,他一头栽到了地上。

    是他大意了!在看到恶鲲后只想着逃,忘记了这批妖兽多为毒兽,他是不慎让毒液进了伤口。

    在他栽到地上时,城门前的修士几乎都在御剑往城墙上飞,转眼间贾长宁身边空无一人。

    他不甘地闭上了眼。

    再醒来,他是躺在一间屋子里,眼珠两边动了动,看得出屋子很宽敞。

    一侧脸,看到一个正在打坐的白色背影。

    慌忙从玉榻上下来。这一走动,让他感觉到身体如常,他的毒解了。

    对着前方的人深躹了躬,“多谢前辈援手,贾长宁没齿难忘。”

    对方气息收敛,不好用神识探对方的修为,看他满头的银发,想是位老者,即便比他修为低,救了他也能称得起前辈的称呼。

    白色背影站了起来,转过身,声音清洌,“不必谢。我并非刻意救你。”他伸开的手掌里有个玉瓶,“这个玉瓶是谁给你的?”

    对方一转过身,贾长宁就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不是个老者,看到对方蓝色的眼眸,知道是位妖修,也猜出是哪位妖修了,是千蓝真人的妖修道侣。

    玉瓶原是在他手里握着的,他拼着劲拿出了玉瓶,想服下里面的解毒丹,但没能做到就昏迷了。

    他忙解释道,“十天前我不幸中毒,得千蓝真人搭救,她见我没有解毒丹可用,便把整个玉瓶送于了我。”

    在兽潮里受伤中毒是常事,这次兽潮里的毒兽异常多,修士中毒的频率都高,通常会在出城前服一粒解毒丹,贾长宁原没想在南邺城呆这么久,准备的解毒丹都用完了,而城内早就销售一空,他只能期望着自己不被毒到。

    因不知还会在南邺城呆上多久,他没舍得天天服用解毒丹,结果今天又中毒了,偏有了恶鲲出现的事没能及时发现,差点送了命。

    “既是千蓝真人给你的,玉瓶还给你。”夙无衣一扬手,玉瓶落到贾长宁的身前。

    玉瓶是他送给林千蓝的,底部刻有一个“林”字。他是受冥尘的指点,说是林千蓝不会拒绝这类普通的东西做礼物,他便只送了空的玉瓶,林千蓝果然收下了。

    贾长宁收起了,再行了一礼,“多谢前辈。”千蓝真人的道侣的修为比他修为,他叫前辈没叫没错。

    “你既无事了,且走吧。”

    贾长宁也是爽快性子,“告辞。”要还救命之恩不在一时。

    到了外面,看到的修士都是喜色一片。

    稍一留意,便知道是恶鲲被除掉了。

    一算时间,他昏迷了三个多时辰,就在这三个时辰内,南邺城发生了几件大事。

    先是两位化神后老祖现身,除了那只恶鲲。

    他之前看到对恶鲲使了异火的是位元婴后修士,在与恶鲲的对战中受了重伤,但也让他摸清了恶鲲的底,这只恶鲲进阶了!

    之后不久就来了两位化神后老祖,齐手杀了恶鲲,随带手还除掉了大量的围岛的妖兽,大大缓解了妖兽围城之势,兽潮结束在望。

    两位化神后老祖来的这么快,还不是从外面来的,而是从南邺城内,是因为南邺城内建成了一个远程传送阵。

    “那可是远程传送阵啊!”一人大为感慨道,“以前在典籍中看到过,消失了十万年,让我们赶上了用了啊!”

    远程传送阵在三天后开放,凡猎杀积分在一千以上的,要离开的话,传送费用减半,上了猎杀榜的修士可免费传送一次。

    城内的许多修士都在对比着通过传送阵和灵舟哪样划算。

    有这一层,猎杀榜的榜单又多了含金量。

    ※※※※

    与杀气无限的南邺城相对,万柳城内详和一片。

    林千蓝看向下方,等着听她是怎么杀了血罗门掌门的。

    祈先生一捋白色长须,“这个不可定论。没人看到血罗门掌门是怎么死的,只说血罗门掌门和八位弟子跟烟衣女子同在议事殿,后来烟衣女子不见了,其他人都死了。”

    有人疑道,“那血罗门掌门可是金丹后期,那位当时不过是筑基修为,怎能杀了他?更别说那八位弟子里有五位都筑了基。这事透着古怪。”

    有人接道,“是啊。这个传言是从血罗门传出来的,血罗门的话还能尽信?还说血罗门的人誓要为他们的掌门报仇,这更不能信了,死的血罗门掌门就是杀了前任掌门当上的。

    现在弟子大多数都是前任掌门门下的,他们会给杀了他们原掌门的人报仇?我看血罗门的掌门是起了内讧死的吧?”

    “啪!”一人轻拍掌,“这位道友说的很有道理。那位不知得罪了谁,什么坏事都往她的身上安。我看是有人嫌修真界太平静了,要搅起混水来。”

    那位,指的是她。林千蓝听得平静。经历的多了,已没多少事能让她的情绪发生大的变化,她得以能边听边分析。

    说她杀了血罗门掌门,种种证据表明传言不太可信。栽她赃的人会有这么笨?不是,是栽她赃的人太狡猾,把人心算在了里面。

    修士大都很谨慎,对别人说的话在信之前都会多想一层,这传言假的太明显,反倒可能是真的,因为要真是杀了血罗门掌门来陷害一个人,不会用如此卑劣的传言。

    修士还大都带着傲气,没人会承认自己不聪明,认为自己多想了一层是对的,负负得正,结论是——传言为真。

    听下去,那位发问的人道,“我倒觉着不是空穴来风。别忘了,当时林千蓝还是筑基期,谁会下这么大功夫去陷害一个筑基女修?要真有仇,能杀得了一个金丹后期,还杀不了一个筑基?”

    腾二听得来气,“老大,要我去教训教训他们吗,他们见都没见过老大,就乱说!”

    是人一张嘴,想说什么说什么,之所以有人敢针对她,是因为她不够强,若她强大到让人仰止,这些都不会存在,所以林千蓝没什么可生气的,“腾二,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

    “老大说传着传说以后就会传出个画本来,让老大的名字流芳百世。”

    ※※※※

    与杀气无限的南邺城相对,万柳城内详和一片。

    林千蓝看向下方,等着听她是怎么杀了血罗门掌门的。

    祈先生一捋白色长须,“这个不可定论。没人看到血罗门掌门是怎么死的,只说血罗门掌门和八位弟子跟烟衣女子同在议事殿,后来烟衣女子不见了,其他人都死了。”

    有人疑道,“那血罗门掌门可是金丹后期,那位当时不过是筑基修为,怎能杀了他?更别说那八位弟子里有五位都筑了基。这事透着古怪。”

    有人接道,“是啊。这个传言是从血罗门传出来的,血罗门的话还能尽信?还说血罗门的人誓要为他们的掌门报仇,这更不能信了,死的血罗门掌门就是杀了前任掌门当上的。

    现在弟子大多数都是前任掌门门下的,他们会给杀了他们原掌门的人报仇?我看血罗门的掌门是起了内讧死的吧?”

    “啪!”一人轻拍掌,“这位道友说的很有道理。那位不知得罪了谁,什么坏事都往她的身上安。我看是有人嫌修真界太平静了,要搅起混水来。”

    那位,指的是她。林千蓝听得平静。经历的多了,已没多少事能让她的情绪发生大的变化,她得以能边听边分析。

    说她杀了血罗门掌门,种种证据表明传言不太可信。栽她赃的人会有这么笨?不是,是栽她赃的人太狡猾,把人心算在了里面。

    修士大都很谨慎,对别人说的话在信之前都会多想一层,这传言假的太明显,反倒可能是真的,因为要真是杀了血罗门掌门来陷害一个人,不会用如此卑劣的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