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兽潮结束以后
    各大世家建成了远程传送阵的事在南邺城引起了长久的震撼,在上榜者可免费传送一次的刺激下,修士杀妖兽的热血没因多人死于恶鲲口中而冷却下来。

    数量上不再占优势,剩下的低阶妖兽不成气候,很快被杀得七零八落,兽潮宣告结束。

    贾长宁早早赶到了猎杀榜前,来确定他的名字还在不在榜单上。

    他以为自己来的早,等他过来后发现比他早的人多的是,猎杀榜前站满了人。

    也是南邺城对猎杀榜极为看重,石壁前留足了空地,站个数千人一点不勉强,修士不存在离得远看不到榜的问题。

    贾长宁来的时候站在后排,没一会,人越聚越多,他变成了站在中间。

    猎杀榜的第四个榜单猎杀天榜开榜了,林千蓝和阮听夜不出意外地成榜首和第二名。

    贾长宁对林千蓝心存感激,为当了两个榜首的救命恩人感到高兴。

    看榜的修士有兴奋的,“嗬!老子这回没白受伤,进了前五十了嘿!”

    有沮丧的,“得!还是没能上榜。”

    有的看得开,“两位真人的积分记录是高到前无古人啊,我看后也难有来者。”

    “说的是,九阶的凶兽,啧啧,千年也难遇着一回。这记录在南邺城的史册里要占据很久的魁首了。”

    然而,贾长宁从中听到不大对头的话来。

    一位刀修满面杀气地看着猎杀天榜,“哼!她害死了那么多人,怎么也得露头给个交待吧!”

    旁边的修士鄙夷,“让这种人载入史册是修真界的耻辱!”

    一位冷脸修士道,“露不了头了!听说她早几天就溜了。”

    他前方的矮小修士回头问,“怎么会?”

    冷脸修士瞟了眼城主府方向,“远程传送阵。”

    “咄!她是自知理亏了吧。”

    贾长宁听得糊涂,隐约听出是在指向林千蓝,吃了一惊,一夜间又发生什么事了?问旁边的团脸修士,“道友,谁害死了许多人?”

    团脸修士扬了下头,“喏,两榜榜首的那位。”

    贾长宁更为吃惊,但他不相信,“怎么回事?千蓝真人做什么事了?”

    “这事吧,还真说不清是谁的不是。”团脸修士倒是没什么情绪,“据说恶鲲最初出现的时候,恰好是千蓝真人的左近。要说这位千蓝真人着实了不得,她能预测到潮雾的出现,在潮雾起来之前带着司家子弟远离了潮雾。【】”

    贾长宁听说了这事,“这没什么不对的,而且经千蓝真人的提醒,不少人都跟着离开了潮雾的区域,使得他们免于葬身恶鲲之口。”

    潮雾后会出现更多的妖兽,这是众所周知的规律。

    团脸修士低声道,“有人说,当时那位大能就在千蓝真人身边,能一举杀了恶鲲,千蓝真人却没让那位大能出手而放跑了恶鲲。要是在当时就杀了恶鲲,那会有恶鲲肆虐和妖兽围岛的事发生?”

    他呶下嘴,指向那几个一脸愤懑的修士,“有人把这事归罪到了千蓝真人头上。”

    贾长宁一口恶气团在胸口,“这跟千蓝真人挨得上么!恶鲲又不是千蓝真人豢养的!那位大能是守护的千蓝真人安危,不是南邺洲!再说了,谁能确定那位大能当时在?哼!我看他们是看千蓝真人没入司家宗谱才敢乱罗织的罪名!”

    若是入了司家宗谱,榜单上的名字会是司千蓝。

    团脸修士面露轻蔑,“谁说不是?有些人呢……嗤!不过,那位大能的事十有**是真的,消息呀,是司家人自己传出去的。”

    跟贾长宁、团脸修士同样看法的不少,可指责林千蓝罔顾人命的大有人在,这些人更为激进,把个现场变成了声讨林千蓝的聚会。

    “千蓝真人溜了,司家还在,司家人总得给个交待吧!”这些人敢挑衅司家,无非是仗着人多,南邺城除了司家还有其他各大世家的人在,司家人不可能把他们全杀了。

    有纯看热闹的,“千蓝真人这名声,是毁喽……”

    ※※※※

    南邺城司家院落的议事厅内,传来木琰老祖气得发抖的声音,“干得好啊……干得好!我司家有你这样的人才,哪愁百年内不散!”

    司星沂低着头跪在地上,挺不直的背出卖了他此刻的恐惧,他怕木琰老祖怒气上来会一掌拍死他。

    司木琰是想一掌拍死他!要是司星沂这会还提着傲气他也不至于这么嫌恶他。他成就了化神,至今修炼了千多年,心境打磨了不知多少遭,却是被亲曾孙气得止不住的声抖手抖,“你竟为了一己之私而置司家于不顾,司家留你何用!”

    他怕什么来什么,本想着用林千蓝的强来激励眼高于顶的司星沂,谁知起了反作用,变成了嫉妒。

    亏他还特地把司星沂和林千蓝分得开开的……

    “太爷爷!”司星沂猛得抬起头,却是不敢跟司木琰对视地祈求道,“我只是为司家死于恶鲲口中的子弟鸣不平,要是林千蓝让那位妖修大能杀了恶鲲,司家的那些人也不会死,那一万多人都不会死!”

    “哼!”司木琰的这声带上了点化神威压,司星沂的脑子嗡的一下,一阵的扎疼。

    幸好司木琰没想把他废了,不然司星沂不止是疼一阵子这么简单,可能就成为白痴了。

    司木琰指点着司星沂,“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大义,你不过是把早早‘发配’来南邺洲的遭遇怪罪在了林千蓝头上,还忌恨她当了多天的榜首,而你费尽心机,连五天都没坐稳罢了。

    你可知道,因你这个行径,司家面临了多大的危机?呵……你以为只害到了司家?若是这事处置不当,我只有把你交给其他世家的人了,是死是活,我也管不了了……”

    林千蓝身边有位妖修大能的事并没有扩散出去,他与各位族长还深怕那位妖修大能会出手,是以他叮嘱林千蓝若是遇到高阶的凶兽只管带司家子弟回来。

    这倒好,司星沂为了一己之私怨,把这事捅了出去。

    天下不乏司星沂这样的蠢材,更不乏聪明人,要是把他们当日只是轰走了恶鲲,而不是击杀的事捅出来,那他们这些大世家也承受不住众多自由狩猎修士的怒火。

    大世家的势力是大,可若是散修和小世家联合起来,定是他们捅了大世家遮的天。

    这些事,司木琰不便跟司星沂明说。

    “来人!”

    管家司盛应声进来。

    司木琰指着司星沂道,“把他带到禁闭室里去。记着,不得放水。”

    他还得预防着万一,留着司星沂交给其他几家人处置。

    自己的亲重孙,他也下不去手拍死了,但活罪难逃,禁闭室是关押犯了重罪的司家子弟的地方,有抗不过的可能就死在里面了。

    “是。”司盛应下。

    看太爷爷阴沉得出水的脸色,司星沂没敢再求情,被司盛押走了。

    孤身一人站在空荡荡的议事厅的司木琰满面的倦怠……此事不是司星沂一个人做的,那几个旁支子弟他已经处置过了。

    再想到司星玉的事。司家,真要败落了吗……

    ※※※※

    猎杀榜前。

    因恶鲲而不得不留在南邺城拼命,经历了不知凡几的生死,不少人失去了同来的同伴和亲人,各自由狩猎修士心里都是有气的。

    之前这气都撒在了妖兽头上,现在妖兽没了,有的气没撒够的,又找到了个出气的事端——林千蓝故意放走了恶鲲!

    有人大喊一声,“让林千蓝出来!”连千蓝真人都不叫了,直呼其名。

    有人出头就有人应和,“对,让林千蓝出来说清楚!”

    还不止一个应。

    贾长宁再也忍不下胸中的恶气,纵身冲到了猎杀榜的石壁下,面向那几个叫囔得起劲的修士,驳斥道,“你们怎么不说兽潮是千蓝真人造成的!怕死来什么南邺洲?你们都修的什么仙,炼的什么道!真是不知所谓!”

    就是没有林千蓝救他的事,他可能不会出来驳斥,但决不认同这些人的歪理!

    那位满脸杀气的刀修也是位筑基后期,眼冒凶光的看着贾长宁,“我至友死在了恶鲲之口,你说这要怪谁!”

    贾长宁冷笑,“怪谁?早几年头里都说了这次南邺洲的大兽潮可能会出现九阶的凶兽,谁强迫你们来的就怪谁!”

    杀气刀修旁边的冷脸修士道,“若此事林千蓝心中无愧,她为何要早早离开?既然远程传送阵那时便建造好了,为何隐瞒众人?是大世家的人想让我们留在这里送死吧!”

    “对!说得好!”

    “林千蓝的道侣可是妖修,其心必有异!”

    “此话有道理!”

    看现场情形,应声的和没应声的,有不下千人赞同冷脸修士的话。

    冷脸修士是位金丹真人,这些人隐隐以他为首。

    满面杀气的刀修叫道,“林千蓝定是心中有鬼!”

    忽地刀修朝前摔了个嘴啃泥。

    刀修只是个开始,叫嚣最欢的修士不是摔个嘴啃泥,就是被一根白色绳索捆起了串,转眼间倒在地上几十位,扔在了冷脸修士的周围。

    哗!其他修士怕被波及,自动地闪开来。

    猎杀榜前的半空现身出两个人来,一位银发白衣,一位深色衣袍。

    与深色衣袍男子如实质杀气相比,摔在地上的刀修面带的杀气显得小儿科了。

    深色衣袍的男子杀气凛凛,杀气直刺向倒成一片的修士,“谁给你们的胆,敢直呼我妹妹的名讳!敢来诬陷我妹妹!”

    两人便是司星澜和夙无衣。

    司星澜的目光扫遍了在场的数千修士,“我是司家的司星澜,林千蓝是我的妹妹。没有我妹妹,你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活不成!

    我不信没人知道我妹妹那一亿多的积分是哪里来的!若那只比恶鲲还强上几筹的坎水九婴不死,南邺城早被毁了!哪还有你们在这里妄加猜测!”

    “还有。”司星澜再扫了遍全场,“谁规定我妹妹有义务杀了恶鲲!”

    夙无衣没带杀气,却是声音如冰,“我便是千蓝真人的妖修道侣,有想报仇的,尽管来找我。”

    手一动,捆着众修士的白色绳索收归手中。

    ※※※※

    灌河口离万柳城有两千多里地,别有一番风景,三股水系在这汇合,形成了宽阔的河面。

    有传说说灌河口河底直通龙宫,这一带才会钟灵毓秀。

    通不通龙宫不可考,可灌河口附近水灵气比三股水系的水灵气都在浓郁是事实。

    灌河镇在灌河口的北侧,是个不大的修真者和凡人混居的小镇。

    侯,杨,吴,是灌河镇三家最大的修真家族,三年前侯家被灭门,以往深受侯家打压的杨、吴两家经营势头向好。

    杨、吴两家的家主才是金丹初期,林千蓝不想引人注目,佩带了能隐藏修为的灵器玉戒,还施展了隐息的秘术,把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

    侯家旧址很好找,在灌河镇北面偏中的地方,房屋大半倒塌成了废墟,有没倒的现在也是缺门少窗。

    废墟上草木深深,掩盖了石栎瓦当上烧灼后的焦痕。

    林千蓝的神识一点探察着,不放过任何线索。她来灌河镇是想看能查出些烟衣女子的蛛丝马迹不能。

    焦痕大部分都是雷击造成的,但决不是元力雷,而是灵力雷。

    “老大,看这个。”腾二卷着个碎石块过来,“上面留有一丢丢的凤息。”

    是块焦了一大半的碎石,这个焦痕不是雷击造成的,而是火。

    “能判定是凤族的哪个后裔留下的吗?”

    林千蓝记得赵毅有只涅炎朱凤。她怀疑给她栽赃的是赵毅,但没把自己的怀疑跟腾二说,以免干扰它的判断。

    腾二左右摆了几下头,“留下的这一丢丢凤息太少了,没办法判断。”

    林千蓝探了个差不多,站到废墟偏东的半堵墙前,用手不停指点着,“这里是雷击的正中央,不是损毁最严重的。那两处是雷击的重灾区。从方位上看,像是布了个引雷的七星雷罡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