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追鬼
    (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没有再点开看)

    说书的祈先生提到烟衣女子在侯家大杀四方时,说了个“引雷入地网”,一般人听到会认为是在形容落雷场面。

    现在看来,这句话非常恰当,因为雷正是从天上引下来的,而不是雷属性法宝造成的,或者说,不是单纯由雷属性法宝造成的。

    林千蓝没有发现用来布下七星雷罡阵的阵石,已是三年前的事了,阵石是怎么不见的不好说。但从毁损的迹象表明,这里存在过阵法。

    七星雷罡阵是布在侯家宅院内的,而且七星雷罡阵的布阵方法较为复杂,布阵需要一定的时间,还不可避免地会弄出些动静。

    侯家有两位金丹修士坐镇,就算是来人有不触动禁制潜入侯家的本领,可人家都在自家院子里布出一个大阵来了,他们不可能还是一无觉察。

    一是侯家人已经被灭了门或侯家人全被控制住,布下七星雷罡阵引下雷来,是为了制造出侯家是被雷属性法宝摧毁的假象。

    还有一种较小的可能——布阵的人与侯家有渊源,出于某种原因,侯家允许此人在自家宅院里布下七星雷罡阵,却没料到此人居心叵测,布阵是为了灭了侯家。

    不管是哪种,林千蓝倾向于灭侯家门的人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对侯家对灌河口一带有所了解。

    七星雷罡阵是种有着限制条件的阵法。

    用七星雷罡阵引下雷来,需上空有云层才能聚成雷云。

    灌河口一带水气重,上空常有云层聚集,但并非每天都是,有着一定的规律,平日里水气都是形成接近地面的薄雾,并不能用来聚成雷云。

    没能找到太多有用的,林千蓝离开了一片废墟的侯家,投宿在了灌河镇的修士客栈里。

    灌河镇里凡人多,修士客栈里的伙计也是凡人,进了房间,林千蓝打赏给伙计一块灵石,状似不在意地问起了不远处的侯家废墟的事。

    伙计二十多岁,很健谈,他所说的侯家灭门一事比说书人说的详细多了,说是那天夜里云雾笼罩,月朦星胧,后半夜响起了雷声,被雷声震醒的人都以为是寻常的打雷下雨,没几人出去看。

    而他恰巧那时出去起夜,有雷没有雨让他觉着奇怪,看到侯家方向上空有道火光一闪,他胆子大,爬到客栈内的一棵四十多米的树上朝那边看去。

    因客栈离侯家不远,他看清了,雷都是落到侯家的,没听到有人声和打斗声,他好像还听到了以前没听过的鸟叫声,因为有雷,他听得不确切。

    第二天一早,才听吴家和杨家的人说侯家被人灭了门。

    林千蓝问道,“不说侯家没人了吗,我看侯家宅院占地很大,怎么过了几年了都没人占了那块地方?”

    伙计道,“都说侯家那块地方风水不好,连吴家和杨家都不要,凡人更不敢沾,平时都没人打那里走。我是信的,因为有一回我从镇外回来晚了,抄了近路,就看到侯家倒的房子上有个红影子飘来飘去,可把我吓坏了赶紧地跑开了……”

    林千蓝打断了伙计的叙述,问,“什么红影子?”

    伙计摸了下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没看太清,红布?红衣服?我当时以为是个穿红衣服的鬼,吓得掉头跑了,没敢多看。

    回来跟人说,都说不是我的眼花了,就是可能有个穿红衣服的仙长正好路过被我看到了,说鬼都是灰不溜秋的,穿不了红衣服。”

    林千蓝没放过这个线索,“那会是什么时辰?多久的事?”

    伙计见有人信他的话,很是高兴,“约摸着亥时三刻。是半年多前的事,我跟村里的两个同伴说了,两人都不信,我就没跟人说过了,今天仙长问起,我才又想起这事来。”

    本来伙计自己都快忘了,再问下去会引起伙计的注意,林千蓝换了话题,问了问灌河镇的风土人情,伙计一一作答,林千蓝又给了伙计五块灵石,让他弄些灌河镇的特色酒食来,伙计应声出去了。

    ※※※※

    南邺城。猎杀榜前。

    司星澜的眼光掠过众修士,“你们刚才不是说要让司家给个交待,我给你们个机会,说说看,司家要给你们个什么交待?”

    对于这些人,他不能一剑杀了,这些人虽不能代表南邺城内数万名的散修以及小世家的人,但他们确实是其中的一员。若是把这些人杀了,势必让司家跟数万名自由狩猎修士对立起来了,司家难道还能把这数万名都杀了?

    事端刚起个头,还有挽回的余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事端起来。

    一时没人应。在场的修士每天都是血海里趟过,身上最不缺的是杀气煞气,可司星澜身上的杀气比他们谁的都重,压制得他们熄了不少愤懑心。

    “只此一次机会,若是现在不说,以后我再听到此类的话,别怪我手里的剑无情!”

    知道司星澜的,都知道他冷面杀神的别号,得罪了他,他很少与人理论,直接出剑。但他的口碑却是不差的,因为他不滥杀,杀的都是理亏的。

    换句话说,司星澜是讲理的。

    这会司星澜不是用剑跟人理论,有人壮了胆,“千蓝真人身边有个大能修士是真有其事吧?听说那位大能修士在仙京城外斩出一个深堑来。”

    司星澜眯了下眼,“没有那位大能,坎水九婴是怎么死的?已说过的事无需再问!”

    现在不能杀了这些人,不代表司家要退让。

    那人一缩脖,不敢再问了。

    另一人问,“若是千蓝真人问心无愧,为何会早早离开?”

    司星澜反问道,“她为何不能离开?谁曾阻止过你离开?南邺洲向来都是来去凭自愿,何时来何时走没人置喙。”

    问话的人心里憋着气,“妖兽围城,我们想走哪里走的了?哪如千蓝真人,能从传送阵离开。”

    提到传送阵,敢说话的人多了,“就是。传送阵早就建好了,为何不公开?”

    “是想留下我们给你们卖命吧!”

    “对!”

    都是司星沂惹出的事端!司星沂几人不仅传出林千蓝身边有个大能,其中一个更蠢的,还把林千蓝几天前就通过传送阵离开的事说出去了,造成了眼下的局面。

    司星澜恨不得一剑斩了司星沂,他也这样做了,只是司木琰族长出了手,一剑斩偏了,斩在司星沂右肩上。

    司星澜等他们都说完了,才道,“你们是否忘了一件事,远程传送阵是属于谁!”

    一句话说得那些人哑口无言,是啊,远程传送阵是属于十几个大世家的,就跟承运的灵舟是一样的性质,愿意搭载他们,他们付了足够的灵石就能乘坐,不愿意搭载他们,他们有什么权力进到灵舟上去?

    司星澜再诘问,“即便是早些公布远程传送阵的存在,你们有几人能离开?”

    与远程传送阵再现世的消息一起公布的,还是远程传送传送人数以及次数的限制,现在,一天最多能传送走五百人。

    “而且,南邺城的传送阵……”司星澜放慢了语速,“是我妹妹亲手建的……”他的声音再一厉,“仗着人多?我司星澜何惧过人多!”

    软的不行,他就来硬的,总归是不能让这些人把怨气撒到他司星澜的妹妹身上!

    夙无衣只会来硬的,他再道,“若有人还想找林千蓝报仇,尽管来,我会在城外等半个时辰。”

    ※※※※

    灌河镇。

    没让林千蓝等太久,伙计端来几样酒菜。

    菜品一般,酒是灵酒,蕴含灵力不多,不过味道有独特处,说是取用灌河口河面中央的水酿制的。

    林千蓝还是在夙昔谷时酿制过一批灵酒,其后不是闭关就是忙于一些事务,少能有闲心。她的体术进入五层后,灵酒对她修炼体术所起的辅助作用很小了,现在酿的灵酒基本都是为了饱口福。

    林千蓝尝着手里的灵酒,想起她在夙昔谷酿的那批灵酒来,“怎么忘了挖出几坛来带着呢?”

    那批灵酒是她用夙昔谷里的灵果灵花配制的,那些灵果灵花可是她用木灵珠反哺出的生机之力催生出来的,带着浓浓的生机。

    灵酒需要陈酿,她把酿好的灵酒放在了夙昔谷灵脉附近的一个地下溶洞里。

    她那时有大把的空闲时间,除了用来跟夙无衣打好关系,再就是酿灵酒、做点心了。

    山谷优美,潭水如仙池,遍地花如锦,灵果飘香,雅致的居所,幽静的夙昔谷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她对夙无衣生出除了**之外的情思来,恰逢其会的很。

    天时,她被‘发情’了,对雄**望大发。

    地利,夙昔谷优美而舒适。

    人和嘛,夙无衣长得太符合她的审美,那一头顺滑的银发,手感太好,还有他与众不同的幽深蓝眸,全是她喜欢的。

    最恰逢其他的是,她那会无法沉心修炼,很闲。

    所以,她那会的所思所想是闲得了?

    林千蓝心里拒绝这样定性。

    吃了喝了,林千蓝修炼到晚上亥时,瞬移出了客栈。

    月色昏黄的夜里到一个有着断墙残瓦的地方,自带阴森感。

    林千蓝收敛了气息,跟腾二分从两个方向再探侯家的废弃宅院。

    凡人的魂魄是没什么颜色,可修士的神魂就不一定了,有转修成鬼修还能穿法衣。

    大半夜里在这里出现,不是有人在寻找什么白天不好寻找东西,就是真有鬼。

    林千蓝过来也是想碰一下运气。

    神识下,夜里跟白天没太大的不同,除了阴气水气要重些。

    腾二传音道,“老大!有个东西来了又走了!”

    “追!”

    不知是是人还是鬼,警觉性倒是不差,刚让腾二觉察到就跑了。

    气息被腾二捕捉到,“老大,是个鬼。”

    林千蓝跟腾二汇合,追往了镇外。

    灌河镇。

    没让林千蓝等太久,伙计端来几样酒菜。

    菜品一般,酒是灵酒,蕴含灵力不多,不过味道有独特处,说是取用灌河口河面中央的水酿制的。

    林千蓝还是在夙昔谷时酿制过一批灵酒,其后不是闭关就是忙于一些事务,少能有闲心。她的体术进入五层后,灵酒对她修炼体术所起的辅助作用很小了,现在酿的灵酒基本都是为了饱口福。

    林千蓝尝着手里的灵酒,想起她在夙昔谷酿的那批灵酒来,“怎么忘了挖出几坛来带着呢?”

    那批灵酒是她用夙昔谷里的灵果灵花配制的,那些灵果灵花可是她用木灵珠反哺出的生机之力催生出来的,带着浓浓的生机。

    灵酒需要陈酿,她把酿好的灵酒放在了夙昔谷灵脉附近的一个地下溶洞里。

    她那时有大把的空闲时间,除了用来跟夙无衣打好关系,再就是酿灵酒、做点心了。

    山谷优美,潭水如仙池,遍地花如锦,灵果飘香,雅致的居所,幽静的夙昔谷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她对夙无衣生出除了**之外的情思来,恰逢其会的很。

    天时,她被‘发情’了,对雄**望大发。

    地利,夙昔谷优美而舒适。

    人和嘛,夙无衣长得太符合她的审美,那一头顺滑的银发,手感太好,还有他与众不同的幽深蓝眸,全是她喜欢的。

    最恰逢其他的是,她那会无法沉心修炼,很闲。

    所以,她那会的所思所想是闲得了?

    林千蓝心里拒绝这样定性。

    吃了喝了,林千蓝修炼到晚上亥时,瞬移出了客栈。

    月色昏黄的夜里到一个有着断墙残瓦的地方,自带阴森感。

    林千蓝收敛了气息,跟腾二分从两个方向再探侯家的废弃宅院。

    凡人的魂魄是没什么颜色,可修士的神魂就不一定了,有转修成鬼修还能穿法衣。

    大半夜里在这里出现,不是有人在寻找什么白天不好寻找东西,就是真有鬼。

    林千蓝过来也是想碰一下运气。

    神识下,夜里跟白天没太大的不同,除了阴气水气要重些。

    腾二传音道,“老大!有个东西来了又走了!”

    “追!”

    不知是是人还是鬼,警觉性倒是不差,刚让腾二觉察到就跑了。

    气息被腾二捕捉到,“老大,是个鬼。”

    林千蓝跟腾二汇合,追往了镇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