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疯女鬼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消失再点开)

    钻到地底下去了?

    鬼影消失的地方是一片乱坟岗。

    有凡人聚居的地方,附近总有一处这样的地方。凡人死后能进入轮回,最注重入土为安,那些个死后入了不祖坟也少有让他们暴尸荒野的,会把他们葬在了一处无人坟冢地。

    久而久之,这块无人坟冢地形成了乱坟岗。

    灌河镇是个凡人修士混居的小镇,周围分布着好几个凡人村落,灌河口边这片高地成了无人坟冢地。

    因是凡人的埋骨地,少有修士会到这一带来。

    神识上的情形让人不怎么舒适,土下累累白骨。

    有修葺墓室的还好,白骨都安放在棺椁内,阴森中带有肃穆。

    不过,葬在乱坟岗的不少都是随处挖个坑埋了,别说墓室,有的连个棺椁都没有,少有人祭拜培土,过些年坟茔平了,在上头又挖了新坟,所以不少副白骨是纠集在一起的,给人以恐怖之相。

    林千蓝的神识探到地下数百米深,没什么异常的地方。

    没有异常才异常。

    乱坟岗阴气重。

    这里阴气的来历是尸首,基本附着在白骨的周围。

    白骨多分布在地下浅表的土层里,有的因地动等原因往下埋的更深了些,但都没有超过地下五十米的土层。

    按说前五十米的阴气会重些,可林千蓝探到的是五十米之下的地方阴气更重。

    这鬼影在她跟腾二两个的神识下不见的……

    “老大,那个鬼不见了。老大,地下有阵法吧?”腾二对阵法累不爱。

    “有。最起码有个隐匿阵。”还是布的相当高明的隐匿阵。要不是追着鬼影下来,林千蓝会把那点微弱的阵法波动忽略过去。

    “啊?怎么哪里都有阵法……”

    用凡人坟冢地打掩护,还布下隐匿阵法,很有藏宝的气息。

    林千蓝之前对凡人尸骨带一带而过,没有细看,这会神识再散开来,查访起不寻常之处来。

    有心之下,她在一个有墓室的坟茔里,探寻到了同样微弱、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普通的灵气波动的阵法波动来。

    林千蓝带着腾二闪身进了墓室。

    墓室不是很大,刚好能让她站直身形,中间放置着一个棺椁,棺椁是用灵杉木制成的,灵杉木是修真界常见的一阶灵木,其作用就是不易腐烂,用来制作各种家用之物,家中殷实些的凡人都用得起。

    不易腐不是不腐,棺椁的年代久远,里面仅剩下一副白骨了,陪葬的无非是些金银饰物。

    林千蓝想起了侯家与杨家的那桩人命官司,“你是侯姬。”

    阴鸷成三角眼的女鬼盯着林千蓝,“我早就说过了,别叫我侯姬,叫我侯倾月!”

    倾月,是要压倾城一头?

    改名为侯倾月的侯姬生前是个疯子吧?还是个自恋的疯子。

    据说杨倾城生出来就是个美人坯子,所以杨家给她起名倾城,长大后容貌愈佳,没有辜负她倾城的名字。

    修士,只要不是丑出天际容貌都不会差,而侯姬的容貌虽不算丑出天际,但不好看是真的,为了变美,不知服了多少灵丹,终于在筑基后变成了清秀佳人。

    可跟杨倾城比,差得太远。

    杨家诉她与杨倾城的失踪有前,虽没有证据,但这位自名为侯倾月的,嫉恨杨倾城容貌的事在灌河镇是人人尽知。

    疯子的想法与常人不同,林千蓝如了她的意,没再叫她侯姬,“倾月仙子,谁灭了侯家的门?”

    侯倾月听得顺耳,总算好好答了一回,“是虚天宗的林千蓝!”

    果真是要栽她赃。要是侯倾月被其他修士发现,由侯倾月口中说出是她灭了侯家的门,那是坐得实实的。

    假扮她的身份,竟没有易容成她的样子,是打着不留一个活口的主意?一个活口都不留,为什么还要报上她是林千蓝?

    “哈哈哈……”侯倾月一阵放肆的狂笑,恶毒地看着林千蓝,“杨倾城,你想结丹,你想飞升,做你的梦去!你还不是栽在了我手上!被人当灵奴圈养的滋味如何?哈哈哈……”

    “真是死有余……”腾二想不起后面的字了,“死有余……臭!”

    “你说谁臭!”侯倾月的双爪朝腾二比划着,“你才臭!臭蛇!你主人水灵根又怎样?水灵体又怎样?还不是成了人家的臭灵奴!”

    林千蓝听明白了,杨倾城有一个蛇类灵兽,她跟腾二一起出现,头脑出了问题的侯倾月才把她当成了杨倾城。

    “你才臭!你死有余臭!”腾二很生气,后果是从风障上飞出四条无形的长带,分别缠上侯倾月半透明的四肢,把她固定在了风障内。

    “放开我!”侯倾月只能小幅度地晃头扭腰了,“杨倾城,让你的灵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是谁要抓你!”

    林千蓝对腾二说道,“先放开她,她要是不说再捆上。”

    腾二收起了长带,但把风障又缩小了一圈,总之不想让侯倾月呆得舒服。

    侯倾月四肢上被腾二的长带勒过的地方颜色要浅一圈,明显是损失了灵力。

    被腾二整治了一回,侯倾月的声音不那么尖厉了,“是虚天宗的青梨真君要抓你,是我从林千蓝那里偷听到的。”

    栽她赃,怎么连她师父都带上了?林千蓝连半点都没怀疑过,要抓杨倾城的绝不是她的师父。

    林千蓝道,“你把侯家灭门的事从头至尾说清楚了,不然……”

    林千蓝看了眼腾二,腾二明白,它朝着侯倾月释放出一些力压她的气势,“不然你就魂飞魄散!”

    侯倾月吓得一抖,“我不要死!我说还不行吗!都怪我那个蠢货哥……”

    侯倾月的二哥结识了假林千蓝,邀入家中。假林千蓝受到了侯家的礼待,侯倾月就是这样跟假林千蓝认识的。

    假林千蓝知道她厌恶杨倾城,说可以帮她一起除了。

    在侯倾月的襄助下,假林千蓝抓走了杨倾城。

    青梨真君要抓杨倾城的事,是侯倾月从假林千蓝对她的火鸦灵宠自言自语时听来的。

    假林千蓝带走杨倾城的几天后,又来到了侯家,并在侯家住了下来。

    然后就发生了灭门的事。

    这处洞府是个古修洞府,水灵气较外界浓了五六倍,侯家的传家功法《涟漪问道》就是这个洞府里得来的。

    侯家人多有水灵根,得了《涟漪问道》的先祖把这里变成了侯家的隐秘修炼地,侯倾城是水土双灵根,修炼了涟漪问道,得以来到这里修炼。

    侯倾城不记得她是怎么死的,只记得不是被雷劈死的,她死了之后本能地来到了这里,怎么来的也不清楚。

    她在这里呆了两年多后,恢复了一些记忆,便时常去侯家废墟看看。

    “哈哈哈……”侯倾月一阵放肆的狂笑,恶毒地看着林千蓝,“杨倾城,你想结丹,你想飞升,做你的梦去!你还不是栽在了我手上!被人当灵奴圈养的滋味如何?哈哈哈……”

    “真是死有余……”腾二想不起后面的字了,“死有余……臭!”

    “你说谁臭!”侯倾月的双爪朝腾二比划着,“你才臭!臭蛇!你主人水灵根又怎样?水灵体又怎样?还不是成了人家的臭灵奴!”

    林千蓝听明白了,杨倾城有一个蛇类灵兽,她跟腾二一起出现,头脑出了问题的侯倾月才把她当成了杨倾城。

    “你才臭!你死有余臭!”腾二很生气,后果是从风障上飞出四条无形的长带,分别缠上侯倾月半透明的四肢,把她固定在了风障内。

    “放开我!”侯倾月只能小幅度地晃头扭腰了,“杨倾城,让你的灵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是谁要抓你!”

    林千蓝对腾二说道,“先放开她,她要是不说再捆上。”

    腾二收起了长带,但把风障又缩小了一圈,总之不想让侯倾月呆得舒服。

    侯倾月四肢上被腾二的长带勒过的地方颜色要浅一圈,明显是损失了灵力。

    被腾二整治了一回,侯倾月的声音不那么尖厉了,“是虚天宗的青梨真君要抓你,是我从林千蓝那里偷听到的。”

    栽她赃,怎么连她师父都带上了?林千蓝连半点都没怀疑过,要抓杨倾城的绝不是她的师父。

    林千蓝道,“你把侯家灭门的事从头至尾说清楚了,不然……”

    林千蓝看了眼腾二,腾二明白,它朝着侯倾月释放出一些力压她的气势,“不然你就魂飞魄散!”

    侯倾月吓得一抖,“我不要死!我说还不行吗!都怪我那个蠢货哥……”

    侯倾月的二哥结识了假林千蓝,邀入家中。假林千蓝受到了侯家的礼待,侯倾月就是这样跟假林千蓝认识的。

    假林千蓝知道她厌恶杨倾城,说可以帮她一起除了。

    在侯倾月的襄助下,假林千蓝抓走了杨倾城。

    青梨真君要抓杨倾城的事,是侯倾月从假林千蓝对她的火鸦灵宠自言自语时听来的。

    假林千蓝带走杨倾城的几天后,又来到了侯家,并在侯家住了下来。

    然后就发生了灭门的事。

    这处洞府是个古修洞府,水灵气较外界浓了五六倍,侯家的传家功法《涟漪问道》就是这个洞府里得来的。

    侯家人多有水灵根,得了《涟漪问道》的先祖把这里变成了侯家的隐秘修炼地,侯倾城是水土双灵根,修炼了涟漪问道,得以来到这里修炼。

    侯倾城不记得她是怎么死的,只记得不是被雷劈死的,她死了之后本能地来到了这里,怎么来的也不清楚。

    她在这里呆了两年多后,恢复了一些记忆,便时常去侯家废墟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