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消失了,再点,)

    洞府深处地带有一片灵土富含水灵气,芷音说能收进浮音宫,林千蓝由她收了。

    芷音收完灵土,说道,“主人,水灵气是从河底那边渗进来的,还有阴气也是。”

    洞府在河平面百米以下,横向过去,在灌河河底的下方,水灵气是从灌河河底的灵脉透过来的。

    芷音提起阴气,林千蓝想起了幽冥阴火,洞府里的阴气跟上方乱坟岗里的阴气来源不一样,是由灵脉产生出的,正好让幽冥阴火吞吃。

    林千蓝一念下,灰白色的火团跃了出来,欢快地在洞府内游走起来,火团上的火舌跳动,吮吸着阴气。

    幽冥阴火忙着进补,林千蓝坐了下来,听着腾二转述着侯倾月的记忆。

    侯倾月没能转为鬼修,又没有魂玉、养魂木之类宝物蕴养着,赤暗蚕的蚕丝织成的赤暗蚕纱能暂时护着她的神魂不散,却不能阻止她的神魂一点点的流失。

    吞吃其他人或妖兽的神魂能对她的神魂进行弥补,但侯倾月人修为是筑基初期,死时神魂又受了创,吞吃的其他神魂的记忆冲击了她的记忆,让她的神魂变成了疯疯颠颠的状态。

    侯倾月没有侯家灭门的记忆,连她死的记忆都没有,她生前的记忆定格在侯家灭门的前一天,她在房间里打坐修炼的画面。

    然后记忆跳到她的神魂神智不清地从身体里出来,本能地藏在了赤暗蚕纱里。

    假林千蓝帮她除了杨倾城太得她心,所以侯倾月对假林千蓝的记忆较为深刻。

    侯家奉假林千蓝为上宾,为的是让假林千蓝襄助侯家太上长老渡过元婴劫。

    侯家的太上长老是金丹后期,自六百岁后便常年闭关冲击金丹大圆满,一直没能如愿。

    眼看着太上长老的寿命一年年往金丹修士的最高寿限的八百年靠近,侯家人没一个不急的。

    侯家力压另外两家,皆因为侯家有个金丹后期的太上长老,而另两家最高修为才是金丹中期,还只杨家有一位。

    假林千蓝的到来,让侯家看到了希望,有了御雷魔杖作助力,侯家太上长老未必不能以金丹后期直接冲击元婴。

    林千蓝知道假冒她的烟衣女子为什么不易容了,侯家的太上长老是金丹后期,烟衣女子住在侯家,若是一不小心露了破绽被看出是易容的,会让侯家对她产生怀疑。

    腾二翻到了有用的讯息,“侯家真有宝物!是个能让时间变快的时序宝轮!”

    修士能断山填海,呼风唤雨,能让事物纳于须弥,手握一个储物法宝,等于掌控一个异空间,但没有能掌控时光。

    林千蓝去过的琥珀界和无尽妖界都比云琅界的时间流速快,是因为琥珀界和无尽妖界跟云琅界是三个不同的界面,时间流速不一样很正常。

    让时间变快,是指在同一个界面里的某一个区域或空间的时间流速与其他地方不一样。

    林千蓝问腾二,“怎么让时间变快的?”

    “是个有很多齿的轮子,里面有个灰蒙蒙的空间,跟……噢,跟魂玉空间差不多,什么都没有……”

    芷音问道,“腾二,你怎么不跟主人共享记忆?这样的话,主人马上就能知道了。”

    腾二是没想到,可这事是芷音提的,它本能地哼了一声,“我就愿意说给老大听,你管得着吗!老大难道跟你共享记忆了?”

    芷音对腾二也不相让,“共享了。我跟主人共享过好几回呢。”

    林千蓝知道,两人这次的舌战,芷音又胜了……

    提到共享记忆,林千蓝真没做过几回。

    以芷音器灵的身份,她本该让芷音实时与她记忆相通,但她没有,只有限的让芷音共享了一些她需要的讯息。

    林千蓝是把芷音腾二他们看作独立的一员,没想着时时监控他们的想法。

    如林千蓝所想,腾二眨巴着大蓝眼,问道,“老大,你真的跟芷音共享记忆了?”

    “是有过几回,不过……”

    一听有过几回,腾二眼看着要哭,“老大,你都不跟我共享……”

    这事还争?要是换个灵兽,凡灵智在线的,除了主人命令,没有主动跟主人共享记忆的,独立的个体总是有着独立的想法。

    远的不说,就说躲在血炽木里的鬼魇兽,不想当一个跟主人实时记忆共通的器灵,是它逃离锦棠真君的原因之一。

    见林千蓝没接它的话,腾二的蓝眼一忽闪,凝出几滴泪水挂在眼角上,“呜呜……老大就是嫌弃我……呜呜……”

    很久没听到腾二哭了,重温一下还是满怀念的……

    额,林千蓝觉着她跟腾二呆得久了,思维走向有时也犯诡异。

    林千蓝一本正经的编着理由,“腾二,你不是老有事想不起来吗,我怕跟你共享了记忆会让你更想不起来,是为了你好。”

    “呜……啊?哦……”腾二的几滴泪水没落下来,“老大,不是搜魂就不会让人想不起来事,我这就把记忆给老大看。”

    这是想让她大脑堵塞啊……林千蓝赶快制止,“只把你得来的侯倾月记忆传给我就行了。你要是把记忆都给我了,我得马上闭关才行,现在可不是闭关的时机。”

    “是哦……”腾二想到了。

    林千蓝跟腾二结的是魂契,通过契约之力传输记忆很简单。

    时序宝轮,是件空间法宝,比只能储存死物的储物法宝要高一等,侯家人也不知道时序宝轮是不是件灵宝,但先天灵宝榜上没有它的记载。

    但时序宝轮比不上传说中的芥子空间,无山无水无光,只有一个灰蒙蒙的有限空间。

    时序宝轮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两倍,在里面修炼一年顶两年,而且最好的是,在里面修炼的修士的寿命不会加倍减损。

    逆天的宝物总是有让人扼腕的缺陷,时序宝轮的缺陷是里面的空间没有灵气,要在里面修炼,需备齐足够的灵石灵丹等各类能提供灵气的物资。

    修为低的还好,所需灵气少,可若是修为到了筑基以上,全用灵石修炼的话,每天修炼所需灵石会让人肉疼,到了金丹,所需灵石数量庞大到不是仅仅让人肉疼了,肝疼心疼哪都得疼。

    所以侯家的时序宝轮并不时常启用,像侯家的定海神针太上长老,与天争命那么迫切,平均十年里也只有一年进入时序宝轮里修炼。

    无他,所耗费灵石太过巨大。

    尽管有这样的缺陷,但时序宝轮依然是件逆天的宝物,除时序宝轮,上了典籍的法宝没有一件是能调节时间流速的。

    林千蓝得出的结论是,冒充她的烟衣女子是冲着时序宝轮来的。

    芷音道,“主人,时序宝轮要是融进了浮音簪,能在浮音簪里开辟出一个能让时间加速的地方呢。”

    “芷音,你说的是真的?”林千蓝问道,“是只有浮音簪能融进时序宝轮,还是说,别的空间法宝也能?”

    腾二抢先道,“老大,应该能。时序”

    芷音后一步道,“应该能的。”

    林千蓝心里认定这事跟谁有关了,“芥子空间,赵毅。”

    朝她身上泼脏水的手法是赵毅能做出来的,时序宝轮能让他的芥子空间升级,他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

    赵毅人品不怎么样,但实力不容小觑,他还有个随身老爷爷,无声无息地灭了侯家的门一点不勉强。

    得了宝物,随便栽赃嫁祸给她。

    不过,侯倾城的记忆画面上的烟衣女子不是赵毅的灵兽小火。

    林千蓝心里认定是赵毅做下的,可还有些事项不明,也缺乏有力的证据。

    林千蓝要的找出真正在暗处阴她的人,不能仅凭推断。

    洞府内越来越温暖,是幽冥阴火吞吃了致使洞府内凉气习习的阴气结果。

    灰白火团飞回到林千蓝的眼前,传达给林千蓝的意思是说它吃好了。

    林千蓝一念让幽冥阴火回到了混沌宝鼎里。

    有了混沌宝鼎后,幽冥阴火把它的第一居所安放在混沌宝鼎里,她的识海成了幽冥阴火的度假别墅,偶尔回去一次。

    林千蓝也等着看,看幽冥阴火在混沌宝鼎里什么时候会进阶。

    林千蓝回到了客栈里。

    次日,林千蓝把修为提升到金丹初期,以林芸的名义到杨家递了拜贴。

    腾二在浮音宫里传音道,“老大,没看到有时序宝轮。”腾二的存在也是她是林千蓝的标志之一,林千蓝没让腾二缠在她的手臂上。

    侯家灭门的人证是杨家和吴家的人,时序宝轮不见了,除了被凶手拿走了,杨家和吴家的人也有嫌疑。

    侯家有时序宝轮的事瞒得很紧,可只要时序宝轮在使用着,多少会透出风声来,两家跟侯家比邻几百年,不信他们对侯家的宝物一无所知。

    林千蓝来杨家是另有一件事想弄清。

    一位金丹真人上门,杨家管家不敢怠慢,请进了招待贵客的正厅。

    杨家的家主杨又峦在林千蓝之后进了正厅。

    杨又峦虚一拱手,他的态度谦和中正,其中包含着摆在明面上的不解,“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望林道友海涵。不知林道友是来……”

    林千蓝淡然地看着杨又峦,“跟杨倾城有关。”

    她来杨家是为了弄清杨倾城有什么值得被虏走的,仅是杨倾城长得太美?

    杨又峦的脸色变了下,却是沉住了气,“林道友认识小女?”

    “不认识。我是路过灌河镇,听人说起过她的一些事。”

    杨又峦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闪得很快,“那林道友是为了何事?”

    林千蓝搭在旁边桌子上的手移开,“杨家主可认得此物?”

    桌子是一支白玉凤钗,三只钗脚成蛇形,凤首下方缀有一颗水碧色的珠子。这颗珠子不是普通的玉石玛瑙,而是海云珠。

    杨又峦盯着桌子上的白玉凤钗,呼吸重了下,但他没有失态,“是小女之物,在小女失踪时佩戴在了身上。”

    他没问杨倾城在哪,对方拿出杨倾城失踪时佩戴之物,就是要谈及这事。来人是友是敌尚不明晰,他不能自乱阵脚,中了对方的圈套。

    这件白玉凤钗是从洞府里得来的,是侯倾月在烟衣女子掳走了杨倾城后,被侯倾月视为战利品,从杨倾城头上拔下来的。

    侯家有时序宝轮的事瞒得很紧,可只要时序宝轮在使用着,多少会透出风声来,两家跟侯家比邻几百年,不信他们对侯家的宝物一无所知。

    林千蓝来杨家是另有一件事想弄清。

    一位金丹真人上门,杨家管家不敢怠慢,请进了招待贵客的正厅。

    杨家的家主杨又峦在林千蓝之后进了正厅。

    杨又峦虚一拱手,他的态度谦和中正,其中包含着摆在明面上的不解,“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望林道友海涵。不知林道友是来……”

    林千蓝淡然地看着杨又峦,“跟杨倾城有关。”

    她来杨家是为了弄清杨倾城有什么值得被虏走的,仅是杨倾城长得太美?

    杨又峦的脸色变了下,却是沉住了气,“林道友认识小女?”

    “不认识。我是路过灌河镇,听人说起过她的一些事。”

    杨又峦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闪得很快,“那林道友是为了何事?”

    林千蓝搭在旁边桌子上的手移开,“杨家主可认得此物?”

    桌子是一支白玉凤钗,三只钗脚成蛇形,凤首下方缀有一颗水碧色的珠子。这颗珠子不是普通的玉石玛瑙,而是海云珠。

    杨又峦盯着桌子上的白玉凤钗,呼吸重了下,但他没有失态,“是小女之物,在小女失踪时佩戴在了身上。”

    他没问杨倾城在哪,对方拿出杨倾城失踪时佩戴之物,就是要谈及这事。来人是友是敌尚不明晰,他不能自乱阵脚,中了对方的圈套。

    这件白玉凤钗是从洞府里得来的,是侯倾月在烟衣女子掳走了杨倾城后,被侯倾月视为战利品,从杨倾城头上拔下来的。

    林千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