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戳人心窝子
    (不要点开,这行字消失了再订阅。)

    表面上,杨又峦是客套的把林千蓝送出了杨家,要论杨又峦真实的情绪,要是林千蓝不是位金丹真人,他会先把林千蓝打上一顿出气,然后再给一袋子灵石把她打发走!

    杨又峦见过不少脾气古怪的修士,这位自称林芸的当属其中一员,戳人心窝地胡说八道!

    对一个贸然上门的陌生金丹,他本着防备的和能结善缘不结恶的宗旨来见此人的,可林芸一开口就提了他的伤心事,其后的白玉凤钗、邪修、被吸成人干的女修,个个消息都戳中他的心窝子。

    他还真信了林芸的邪了!

    直到林芸说被邪修吸成人干的女修过了百岁,他方回了心神,听出几分蹊跷:玄牝水灵体的女修少之又少,怎么林芸偏遇到一个?

    玄牝水灵体用普通的测灵法宝很难测到,林芸是出于什么异于常人的想法,会用特殊的测灵灵器来测一个死了的陌生女修的体质?

    林芸在说谎!

    他当时差点暴走!

    可白玉凤钗是真的,是倾城失踪时戴着头上的,他不禁怀疑倾城的失踪跟林芸有关,怕倾城还在她的手里,让他投鼠忌器。

    可这位林芸似是窥到了他的想法,坦荡荡立誓说她与倾城的失踪无关。

    修为上了金丹以上,誓更不是好发的,杨又峦看她坦荡的样子不似做伪,信了她八成。

    道理也说得通,要是林芸抓了倾城,怎么会事隔三年后来杨家做这一场戏?他看林芸也不像是疯子。

    真如林芸所说,白玉凤钗是她无意得来的,上门归还结善缘也是真,对林芸所作所为不解的方面,只能先归结为她性子古怪。

    杨家宅院门前,林千蓝转身道,“杨家主且回,我与杨倾城有缘,若是遇到了定会助她一臂之力。”

    杨又峦心情复杂到想说句多谢,又想给她一剑!但凡林芸修为低一点,他都不会什么都不做放她走!

    就在林芸起誓时,从她身上泄露出一丝属于金丹中期的气息来。

    林芸隐藏了修为!

    杨又峦哪敢轻举妄动?

    但他从林芸的语气里听出些苗头。

    他找了倾城三年,不少次想到过倾城可能已不在人世了,可这位林芸的话里话外没把倾城当成已逝之人。

    让他心生出些许安慰。

    杨又峦由复杂的心情呈现出难以言状的表情,他驻足在了门内,没跨出门槛去,对林芸客套地点下头,甩手转身回去了。

    好人难做啊!

    林千蓝自认三观还是很正的,她在异世曾做过五好青年,到了修真界也做不成恶人。

    她说的遇到会助杨倾城一臂之力,说的是真心话啊!

    虽说她有一部分原因是想看看杨倾城有多倾城,但相助的心是有的。

    这位杨家主怎么不信呢……

    “杨倾城是被害了老大娘亲的人抓走的?”

    腾二一句问让林千蓝的神情收紧,“十有**。”

    她在听到侯倾月说杨倾城是水灵根水灵体时,马上联想到了洛灵,闪出了难道杨倾城是玄牝水灵根的念头。

    烟衣女子抓走杨倾城的理由太牵强,决不会是为了侯倾月出气。

    烟衣女子冒充的是她,侯家有求于她,烟衣女子一个金丹修士哪里用得着讨好筑基期的侯倾月?

    只有侯倾月这个嫉妒杨倾城到半疯的,才会相信烟衣女子抓杨倾城是为了她。

    她之前推测的是赵毅为了得到侯家的时序宝轮灭了侯家,但卡在了烟衣女子抓走杨倾城的事上说不通。

    不会是赵毅看上了杨倾城的美貌。

    赵毅此人属自卑又自傲的,在**之面,他享受的是众美人自愿地拜服在他的袍下,以彰显出他过人的魅力,对于他看中却不愿拜服于他的女子,都会被他视为跟他作对,如她。

    所以,赵毅倒是不屑于做出掳走杨倾城圈养为灵奴的事,若杨倾城看不上他,他只会杀了杨倾城。

    现在知道了杨倾城是玄牝水灵体,林千蓝对抓走杨倾城的人有了新的怀疑。

    其中关键的人物是烟衣女子,找到她就能知道是谁在栽她赃了。

    林千蓝在灌河镇又呆了两天,没有找到再多的线索,她回到了万柳城。

    需要的东西都买了,林千蓝没再出客栈。林千蓝修炼,腾二在客栈附近转悠着,把听来的消息讲给林千蓝。

    客栈的说书人每天都在说着不同的画本传言或各地发生的旧闻新事,能说的事太多,没有再提及与她有关的。

    约定的时间到了,林千蓝去了悬赏阁,取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悬赏阁收集消息的能力的确不差,指出了倪非的原身是个狻猊。

    上说倪非原与虚天宗创宗修士殷荆结有平等契约。

    只有结有主仆契约的灵兽才能跟主人一同飞升,在殷荆飞升前,与倪非解除了契约。

    之后倪非没有离开,留在了虚天宗,成为了虚天宗的太上长老。

    倪非本该在万多年前飞升,不知何故压制了修为一直呆在虚天宗,不离左右。

    传言说倪非在万多年前与虚天宗另一创宗修士的后人裘鸿钧交情甚密,在裘鸿钧仙逝后受裘鸿钧所托守护虚天宗。

    一万多年前……裘鸿钧……

    林千蓝知道倪非没能飞升的原因不是什么受人所托,而是受人所骗。

    是裘鸿钧骗了倪非,让倪非立下本命誓,不得不成为虚天宗的守护兽?

    想起裘玄善对晏誉做下的那些卑劣的事,林千蓝对创宗的裘姓修士后人就没有好感。

    她的师父殷青梨是殷荆的后人,倪非对她师父另眼看待应有着这一层的关系在内。

    从资料上看,虚天宗的六位创宗修士的后人里,只有裘家的势大,依然隐在幕后,尽管对虚天宗不是全盘掌控,却是有着不小的话语权,边宗主的任命都须由裘家家主点头。

    楚青梧是另一个楚姓创始人的后人,楚家跟殷家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不再耽于弄权,从幕后走到幕前,族人专致于修炼飞升。

    另外的三个创宗修士没有后人延续到现在。

    裘家族人多,因少有公开在人前露面,总是神神秘秘的,悬赏阁给出的裘家资料不算多。

    其中裘玄善为人做事较为嚣张跋扈,记录下了他不少的事项,从记录上看,裘玄善该死上好多回。

    裘家现任的家主名为裘宁阳,是位化神初期修士,他为人做事较为低调,外人对他的评价是位儒雅之士。

    真是位儒雅修士,会纵容裘玄善到处为非作歹?资料上说,有好几位单灵根的年轻修士失踪都跟裘玄善有关。

    有一位年轻修士是个小门派掌门的亲子,那位掌门有些本事,查到了裘玄善那里,没等他再深入查访,那个小门派一夜间被人灭了。

    那个小门派逃出的弟子做了散修,有的加入了散修联盟,记下了此事。

    林千蓝不由冷笑,“又想隐在幕后当掌控者,又想在人前为所欲为,天下的好事都要占全了,这梦做的……”

    隐在虚天宗幕后的只有裘家一家,那害了她的娘亲的与裘家脱不了干系。

    “老大,我们现在就回去,把裘家人杀光!”林千蓝看到的资料,腾二都看了。

    她也想。

    别说冥尘现在不在,即便冥尘在这里,此事也需从细计议。

    裘家人人数众多,如裘玄善高调的有,大多数裘家族人都是低调行事,会改了名字进入虚天宗各峰,虚天宗韶雨峰的峰主就是裘家人。

    还有,裘家加害她娘亲的事,虚天宗上层知道的不会少,她的师祖殷宁啸就是其中一位知情者,可他选择袖手旁观。其他知情人呢?

    她找裘家人报仇的时候,那些人是选择两不相帮,还是会帮裘家人?

    从裘宁阳有了个儒雅名声可知,裘家人不是净是裘玄善之流招人恨的,能延续了数万年不倒,对他人施恩,舍利,予权的事做的不会少。

    恩有重报,得了裘家好的人不会坐视不管。

    从宗门大利上说,若是她动了裘家会让宗门衰落,那宗门的上层怕是不会站在她这一方,哪怕他们在私交上与她的娘亲更为亲近。

    腾二傻眼,“老大,怎么这么复杂?”

    林千蓝套用了腾二的常言,“人修之间的事就是这么复杂。”

    腾二犹豫着问,“那杀不杀了?”

    “我是把会出现的对我们最不利的状况罗列了出来,并不是说都会发生。人修最复杂是因为人心最复杂,谁知道谁都怎么想的,谁会怎么想……”

    腾二泄气道,“老大,我听懂了又没懂了……”

    林千蓝一挥手,“没听懂不用听懂了,连我都不想弄懂里面的事,太多弯弯绕了。”

    腾二又高兴起来,“哈哈,老大说的对,到时老大让杀谁我杀谁,不用自己想!”

    腾二很有优秀打手的自觉,林千蓝深感自己教育有方。

    林千蓝又在悬赏阁打听了其他的消息,这回的是需要现打听,要等多久没定。

    从各方面来说,都不是回宗门的好时机,林千蓝懒得去其他城池,在万柳城住了下来,等待着万事具备再回宗门,十年都能等,差不了这几个月。

    林千蓝没去租独立的院落,而是把她现在住的客栈的院子包了下来,方便修炼。

    约定的时间到了,林千蓝去了悬赏阁,取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悬赏阁收集消息的能力的确不差,指出了倪非的原身是个狻猊。

    上说倪非原与虚天宗创宗修士殷荆结有平等契约。

    只有结有主仆契约的灵兽才能跟主人一同飞升,在殷荆飞升前,与倪非解除了契约。

    之后倪非没有离开,留在了虚天宗,成为了虚天宗的太上长老。

    倪非本该在万多年前飞升,不知何故压制了修为一直呆在虚天宗,不离左右。

    传言说倪非在万多年前与虚天宗另一创宗修士的后人裘鸿钧交情甚密,在裘鸿钧仙逝后受裘鸿钧所托守护虚天宗。

    一万多年前……裘鸿钧……

    林千蓝知道倪非没能飞升的原因不是什么受人所托,而是受人所骗。

    是裘鸿钧骗了倪非,让倪非立下本命誓,不得不成为虚天宗的守护兽?

    想起裘玄善对晏誉做下的那些卑劣的事,林千蓝对创宗的裘姓修士后人就没有好感。

    她的师父殷青梨是殷荆的后人,倪非对她师父另眼看待应有着这一层的关系在内。

    从资料上看,虚天宗的六位创宗修士的后人里,只有裘家的势大,依然隐在幕后,尽管对虚天宗不是全盘掌控,却是有着不小的话语权,边宗主的任命都须由裘家家主点头。

    楚青梧是另一个楚姓创始人的后人,楚家跟殷家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不再耽于弄权,从幕后走到幕前,族人专致于修炼飞升。

    另外的三个创宗修士没有后人延续到现在。

    裘家族人多,因少有公开在人前露面,总是神神秘秘的,悬赏阁给出的裘家资料不算多。

    其中裘玄善为人做事较为嚣张跋扈,记录下了他不少的事项,从记录上看,裘玄善该死上好多回。

    裘家现任的家主名为裘宁阳,是位化神初期修士,他为人做事较为低调,外人对他的评价是位儒雅之士。

    真是位儒雅修士,会纵容裘玄善到处为非作歹?资料上说,有好几位单灵根的年轻修士失踪都跟裘玄善有关。

    有一位年轻修士是个小门派掌门的亲子,那位掌门有些本事,查到了裘玄善那里,没等他再深入查访,那个小门派一夜间被人灭了。

    那个小门派逃出的弟子做了散修,有的加入了散修联盟,记下了此事。

    林千蓝不由冷笑,“又想隐在幕后当掌控者,又想在人前为所欲为,天下的好事都要占全了,这梦做的……”

    隐在虚天宗幕后的只有裘家一家,那害了她的娘亲的与裘家脱不了干系。

    “老大,我们现在就回去,把裘家人杀光!”林千蓝看到的资料,腾二都看了。

    她也想。

    别说冥尘现在不在,即便冥尘在这里,此事也需从细计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