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陌生的旧识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消失了,再点开)

    “……血罗门现任掌门亲口承认前任掌门是他设下计谋杀的,为的是为前前任掌门报仇……”

    等祈先生说完落下醒木,座下一阵唏嘘。【】

    “此事真乃一波三折!”

    “与血罗门现任掌门合谋的烟衣女子是否是那位,尚还留下几分悬念啊……”

    林千蓝收回了神识,眸光落到了刚建好的榭阁阁顶,蹙眉,轻吁,最后轻轻一笑,归于淡静。

    那些人猜的不对,白袍修士不是她的师父。

    他是夙无衣。

    夙无衣怎么会渡过恶煞海到了混乱域?

    不是林千蓝自信,夙无衣这明显是追着她来的。

    她在丹羲庐舍里把话说得很清了,又有了她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仙京城的做法,依着夙无衣的性子,他该回夙血山脉才对,怎么追到这里来了?

    难道她看错了夙无衣的性子?

    在夙昔谷,她跟夙无衣实实在在的朝夕相处了半年多的时间,他是什么样的性情,该了解的都了解,所以,对夙无衣因误会她而要杀她的举动不原谅,但理解,是他的本性使然。

    她同样理解夙无衣为什么会到仙京城找她,夙无衣比她认识的任何人心思都纯净无暇,他说的认定了她是出于真心,找到仙京城是要告诉她他的认定,他想跟她在一起,仅此。

    夙无衣为了让她回心转意而做出的努力都襟怀坦白,明心明了,且没让她有被人逼迫的感受,所以她才能容夙无衣一直住在丹羲庐舍内。

    夙无衣怎么会来?

    她趁着夙无衣闭关的时机离开仙京城,多少有逃避的意味在。

    林千蓝轻轻一笑,若是夙无衣找来,她不会再避开。

    ※※※※

    再一次来到了洧渊鬼洞,林千蓝直下到了第八层,跟腾二大杀四方,猎取了许多阴魂珠。

    幽冥阴火伴在她附近,一刻不停地吞吃着鬼洞里的阴气。

    异火每进一阶,难度都是成倍地增加,小幽上次进阶是吞了与它同源的火种,之后再进阶的话,单靠着吞吃阴气,需的是海量的阴气。

    灰白火团上的火焰出现了一窜一窜地现象,因小幽的吞食而在它周边形成的气旋渐渐散开,林千蓝知道它吃撑了,把它收进了混沌宝鼎。

    小幽进阶需要吸收海量的阴气,可并不能一次吃个够本,这回吃撑了之后,要消化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吃。

    林千蓝跟腾二两个杀到第十一层后没再往下去。

    越往下阴气越浓,鬼物的等级越高,她跟腾二遇到了一只鬼君,一主一仆合力杀了,可又是施法术又是御法宝的,她护体的元力不免出现了薄弱点,让些许阴气进入到了体内。

    她不想验证多少阴气进入体内会对她产生损害,让幽冥阴火吃个饱和猎取阴魂珠的目的都达到了,她往回走去。

    顺便再杀些鬼物。

    上到了第七层,传来打斗声。

    “老大,是屠敖。”

    林千蓝遁了过去。

    屠敖显出了原形,与他交手是两个鬼君。

    看屠敖的意图,他边战边往上退。

    林千蓝跟腾二一靠近,屠敖就发现了他们,说道,“林千蓝,帮个忙。”

    屠敖不说林千蓝也是要帮忙的,她跟腾二两个动上了手。

    林千蓝屠敖三个相处过很少时间,彼此间有默契,很快杀了两个鬼君。

    屠敖化成米长小蛟,往林千蓝的肩头趴去,“林千蓝,我吸进阴气了,你带我上去吧。”

    林千蓝知道屠敖是个不爱存事的直脾气,他这样说了,是他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大好。

    屠敖是吸进了阴气,眼下紧要的是赶紧脱离阴气的环境。

    “上来。”林千蓝伸开了左臂,紫色小蛟的四个蛟爪紧紧抓住了她的左臂,头趴在了她的左肩头。

    林千蓝没有停顿地出了洧渊鬼洞,在附近找了个落脚地。

    再看屠敖,神情较为萎靡,趴在她肩头一时没能起开。

    林千蓝取出两粒清厄丹给了屠敖,屠敖张口吞下,闭上了眼。

    清厄丹是专门祛除体内阴气的灵丹,在宗门内遇到了个鬼君后,林千蓝把清厄丹列入了常备灵丹的目录。

    她体内也进了点阴气,给屠敖两粒后,她自己服了一粒。

    林千蓝尽量支着左臂不动,她不打扰屠敖把清厄丹的药力运行到体内各处,尽快把阴气清除掉。

    片刻后,屠敖睁开眼,从林千蓝的左臂滑下来,到了地上后化成了紫发少年,张开手臂躺在了地上。

    阴气对身体的损伤是即时的,把阴气从体内祛除是不让阴气继续损害到身体,可已造成的损伤不是服了灵丹马上能弥补的。

    屠敖大喘着气,“可算是逃过一劫。”他在战鬼君时还要分出一部分来抵抗阴气,灵力的消耗很大。

    腾二浮在屠敖上方,“那两个鬼君干嘛追你?”

    屠敖张开在地上的右手往上举了下,“为它。”他的手里握着的是一颗鸡蛋大的无色宝石。

    腾二的蓝眼闪光,“鬼华石!你在哪里找到的?”

    鬼华石是一种阴属性的矿石,里面含有纯净的阴气,对鬼物的吸引力如同阳气对鬼物的吸引力。怪不得两个鬼君追着屠敖。

    “第十二层。”屠敖坐了起来,“就一块鬼晶石,至于嘛,那两个鬼君还追着不放了。”

    屠敖把鬼华石递给林千蓝,“这个给你,喂你的幽冥阴火。”

    腾二睁大眼,“啊?你抢了两个鬼君的鬼华石是为了给小幽?”

    “也不是特意抢,就是看到了。要是知道甩不掉这两个头脑不清的鬼君我才懒得抢。”再看了看林千蓝,惊奇的打了个忽哨,“你有什么逆天际遇了,怎么修炼的这么快!”

    可不是吗,在神殒之渊跟林千蓝分开时,她还是个半金丹,他原以为这几年林千蓝能把金丹给淬炼好就已是难得了,怎想到再一见林千蓝已成了金丹后期修士。

    林千蓝把鬼华石拿在手里,入手冰凉,轻飘飘,有了这些鬼华石,小幽进阶指日可待。

    知道屠敖是为了还她刚才的人情,她接受了。

    “逆天际遇谈不上,但收获颇多是事实。”林千蓝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阡风呢?”听萧尧说他放了阡风的自由,从那以后阡风只是容辛。不过,叫习惯的了,林千蓝没能改口。

    屠敖道,“他在万柳城。”

    腾二惊奇道,“我们也住在万柳城,怎么没见到过你们?”它可是时常在城内溜达的。

    屠敖一咧嘴,“我们昨天刚来的,我今天出了城发现了你们留下的气息。”

    林千蓝问,“你是跟我们进了洧渊鬼洞的?”

    “那倒不是。我出城就是要进洧渊鬼洞里找东西的。”

    腾二好奇,“你要找什么东西?”

    屠敖道,“垂丝五阴草。”

    垂丝五阴草能炼制好几种灵丹,因垂丝五阴草降丹田虚火祛除丹毒的作用,在这种灵丹里是不可或缺的一种灵药。

    腾二替林千蓝问了,“你给谁找的?哦哦,是给阡风?他怎么了?”

    屠敖歇过来劲了,双手一撑地站了起来,看着林千蓝说道,“阡风受伤了。”

    ※※※※

    阡风跟屠敖住的客栈离林千蓝住的有段距离,若说林千蓝住的是普通级别的客栈,阡风住的是万柳城最好的。

    用屠敖的话说,“能住得起干嘛不住好的?”

    进了房间,林千蓝以为看到的是阡风虚弱地躺在床上,谁知看到的是一身齐整坐在屋内饮灵酒的阡风,看不出来受了伤。

    阡风很意外,刷地站了起来,声音却是很冷,“千蓝,请坐。”

    自从那次八大宗门大比时再见到,阡风就给她以陌生感,这种陌生感并不随着时间而变浅。

    林千蓝记得的阡风是在琉瑛界和在落烟峰养伤的他,似这种给冷冰冰的阡风总给她不真实感。

    她打量了他,没坐,“听说你受伤了?”

    屠敖说,阡风是跟三个金丹修士对战时受的伤,把个伤势说得太严重,那口气文具林千蓝以为阡风虚弱到只吊着一口气,。

    阡风瞟了眼屠敖,答了林千蓝的话,“有一段时间了,不是什么大伤。”又说道,“千蓝,请坐。”

    林千蓝扫了眼阡风所示意的座椅,“不了。见你没事就行了。”推出一个玉盒在桌上,“这里是一株垂丝五阴草你拿去用吧,我会在万柳城住一段,要是有需要的地方说一声。”

    阡风看看玉盒,“好。”

    林千蓝带着腾二离开了,说了不让屠敖和阡风两个送出门。

    屠敖和阡风两个相互用眼神交流了几个回合,还是阡风先妥协,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冷,“你是怎么遇到林千蓝的?”

    屠敖一扬头,“还用遇着!我昨天一进城就闻到她的气息了!”

    林千蓝没有停顿地出了洧渊鬼洞,在附近找了个落脚地。

    再看屠敖,神情较为萎靡,趴在她肩头一时没能起开。

    林千蓝取出两粒清厄丹给了屠敖,屠敖张口吞下,闭上了眼。

    清厄丹是专门祛除体内阴气的灵丹,在宗门内遇到了个鬼君后,林千蓝把清厄丹列入了常备灵丹的目录。

    她体内也进了点阴气,给屠敖两粒后,她自己服了一粒。

    林千蓝尽量支着左臂不动,她不打扰屠敖把清厄丹的药力运行到体内各处,尽快把阴气清除掉。

    片刻后,屠敖睁开眼,从林千蓝的左臂滑下来,到了地上后化成了紫发少年,张开手臂躺在了地上。

    阴气对身体的损伤是即时的,把阴气从体内祛除是不让阴气继续损害到身体,可已造成的损伤不是服了灵丹马上能弥补的。

    屠敖大喘着气,“可算是逃过一劫。”他在战鬼君时还要分出一部分来抵抗阴气,灵力的消耗很大。

    腾二浮在屠敖上方,“那两个鬼君干嘛追你?”

    屠敖张开在地上的右手往上举了下,“为它。”他的手里握着的是一颗鸡蛋大的无色宝石。

    腾二的蓝眼闪光,“鬼华石!你在哪里找到的?”

    鬼华石是一种阴属性的矿石,里面含有纯净的阴气,对鬼物的吸引力如同阳气对鬼物的吸引力。怪不得两个鬼君追着屠敖。

    “第十二层。”屠敖坐了起来,“就一块鬼晶石,至于嘛,那两个鬼君还追着不放了。”

    屠敖把鬼华石递给林千蓝,“这个给你,喂你的幽冥阴火。”

    腾二睁大眼,“啊?你抢了两个鬼君的鬼华石是为了给小幽?”

    “也不是特意抢,就是看到了。要是知道甩不掉这两个头脑不清的鬼君我才懒得抢。”再看了看林千蓝,惊奇的打了个忽哨,“你有什么逆天际遇了,怎么修炼的这么快!”

    可不是吗,在神殒之渊跟林千蓝分开时,她还是个半金丹,他原以为这几年林千蓝能把金丹给淬炼好就已是难得了,怎想到再一见林千蓝已成了金丹后期修士。

    林千蓝把鬼华石拿在手里,入手冰凉,轻飘飘,有了这些鬼华石,小幽进阶指日可待。

    知道屠敖是为了还她刚才的人情,她接受了。

    “逆天际遇谈不上,但收获颇多是事实。”林千蓝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阡风呢?”听萧尧说他放了阡风的自由,从那以后阡风只是容辛。不过,叫习惯的了,林千蓝没能改口。

    屠敖道,“他在万柳城。”

    腾二惊奇道,“我们也住在万柳城,怎么没见到过你们?”它可是时常在城内溜达的。

    屠敖一咧嘴,“我们昨天刚来的,我今天出了城发现了你们留下的气息。”

    林千蓝问,“你是跟我们进了洧渊鬼洞的?”

    “那倒不是。我出城就是要进洧渊鬼洞里找东西的。”

    腾二好奇,“你要找什么东西?”

    屠敖道,“垂丝五阴草。”

    垂丝五阴草能炼制好几种灵丹,因垂丝五阴草降丹田虚火祛除丹毒的作用,在这种灵丹里是不可或缺的一种灵药。

    腾二替林千蓝问了,“你给谁找的?哦哦,是给阡风?他怎么了?”

    屠敖歇过来劲了,双手一撑地站了起来,看着林千蓝说道,“阡风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