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 抓个妙人
    (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消失了再点开)

    空间振荡,宫装女子从虚空跌落出来,坠向地面,她忙抛出一个元宝状的飞行法宝,化成一个金色元宝船,接住了她的身形。

    宫装女子趴在元宝船里,面无血色。

    她的灵力全无,若不是这件飞行法宝是用灵石驱动的,不好说她掉下去是脚先着地还是脸。

    狼牙棒回到青袍女子手里,没再给宫装女子逃的机会,她的手指微动,幻化出一根淡青色的绳索,把宫装女子连同元宝船一起缚住甩到地面上。

    宫装女子随着元宝船的翻落而翻落到地上,她没有站起,而是就势侧身跌坐在地上,示弱道,“仙子有话好说……”

    青袍女子落到她前方,俯看着她,说道,“你认得这件东西吗?”

    只见青袍女子手里多了个尺半的木杖,宫装女子猛得张大眼,“你是林千蓝!”御雷魔杖的图样已被记入了典籍,她没见过真的,但御雷魔杖的图样她比谁看过的次数都多。

    林千蓝不紧不慢道,“我当你是呢……”

    眼前的宫装女子就是冒充她的那位烟衣女子,还别说,这个冒充她的女修跟她相貌有个三分相像,身形身量都近似。

    悬赏阁的消息很准,她跟屠敖去了冒牌货最近现身的小镇上,找到了冒牌货的踪迹,追了过去。

    冒牌货很机警,没等她靠近就逃了,逃生的手段颇多,又是遁行玉符,又是五行遁术,不时来个瞬移,还预备有替身傀儡为她挡了两次灾。

    林千蓝还想从冒牌货口中得到些东西,便没下死手,只等冒牌货灵力耗尽。

    有屠敖在也不怕跟丢。

    她这个假仙遇到真神了……宫装女子忙求饶,“千蓝真人饶命!”这个时候了,巧舌如簧不如直接求饶。

    林千蓝道,“给我一个饶你命的理由。”

    紫色蛟友飞落下来,化成紫发少年,“林千蓝,要我说,想知道什么不如直接搜魂好了。”

    搜了魂她哪里还有活命?宫装女子一丝的侥幸都没了,只管向林千蓝求情,“千蓝真人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妖修可没几个会心软的,所以她没向求到紫发少年头上。

    林千蓝不怕这个冒牌货再逃,要有能逃掉的秘法她早用了,“你的来历,为什么要冒充我,你的同伙是谁,最好都说了,不说或者撒谎……搜魂是个好方法。”

    宫装女子抖了抖,她听出林千蓝不是在吓唬她,再说她已是阶下囚,没必要吓唬她,她选说实话,“我原是混乱域的一名散修……”

    此女修本名为付妙人,出生在混乱域,成长在混乱域,是个散修。

    魔修的称号更该送给混乱域的修士,混乱域的秩序就是没有秩序,为了抢夺修炼资源,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在御雷魔杖的消息传到混乱域后,付妙人想出了扮成林千蓝行骗的主意。

    所罗门掌门之死是她所做,但她不是主谋。

    她只筑基修为,倒没有胆骗到血罗门的地盘上,是血罗门的一位长老识破了她的身份,要挟她扮成林千蓝引血罗门掌门进入陷阱。

    血罗门掌门死了之后,几位长老要杀她灭门,她在逃跑的途中被人救了,救她的人带她横过了危险重重的万兽山脉,来到了八大宗门所在区域。

    “那人是谁?”

    付妙人偷瞄着林千蓝,“那人自称卓天晟。”

    付妙人实是个妙人,用了自称一词,林千蓝问,“你认为那不是他的本名?”

    “……是。卓天晟不仅用了化名,还易了容。”

    卓天晟带她出了混乱域,付妙人在卓天晟为她砸了几件宝物后,成了他的红颜知己。

    可即便这样,卓天晟都一直易着容。

    把付妙人用灵丹堆成金丹后,卓天晟让她重操旧业,假冒成林千蓝到侯家为他偷出时序宝轮。

    在找到时序宝轮的下落后,灭了侯家的门,但灭门的事是卓天晟做的,七星雷罡阵也是卓天晟布下的,付妙人负责露脸摆造型,让杨、吴两家前来打探的人看到,栽赃林千蓝。

    从没林千蓝的神情看出什么来,付妙人的心提的不上不下的。

    林千蓝垂了下眼,“就这么多?”

    “是……”付妙人再回想一遍,没有遗漏与林千蓝有关的事。

    “杨倾城呢,你抓走交给谁了?”

    付妙人惊了下,这件事她做的最为隐秘,除了侯倾月,她深信没有再泄露给第二个外人。侯倾月横了点,但不傻,杨家人还在一旁虎目眈眈,侯倾月不会说,而几天后侯家就灭了门,侯倾月也不会有机会说。

    林千蓝怎么知道了?

    栽赃给林千蓝的事都说了,抓杨倾城的事更没什么不能说的,付妙人道,“是卓天晟让我抓的,抓来后给了他,我不知道他带到哪里去了。”

    林千蓝唤出腾二,“杀了,搜魂。”

    付妙人大惊失色,“不要杀我千蓝真人!你让我怎么做都行!我愿意帮你洗脱嫌疑挽回名声!”

    林千蓝淡淡地瞥着她,“我不需要。”名声的好坏只要弱者才会在乎,她需要做的只是变强,而不是什么洗脱嫌疑。

    她想找出冒充她的人是因为这人侵犯了她,不管付妙人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讨好示弱,她的想法没变,找出这个人,杀了。

    付妙人几乎是用喊的,“冤有头债有主栽赃的事不是我做的!我愿意帮你查到卓天晟的真实身份帮你找到他!”

    “你不是卓天晟的红颜知己?舍得出卖他?”

    付妙人以为有门,急辩解,“什么红颜知己!卓天晟为了让我替他做事,用灵丹强行让我结了丹,根本是个不中用的金丹!灵力都没到金丹修士该有的一半!

    红颜知己是卓天晟强加于我的,他绝了我飞升的路,我恨他还来不及,我怎心甘做他的红颜知己!千蓝真人你要相信我我比你还想让他死!”

    林千蓝相信付妙人说的是事实,她追着付妙人时就发现了,付妙人的瞬移距离太短,还曾跟她交了一个回合,若不是付妙人用了替身傀儡,她早把付妙人抓起来了。

    不想逼得付妙人自爆,才采取了耗尽付妙人灵力的方式来抓她。

    “那又如何?”

    “卓天晟还是信任我的!他在万兽山脉里有个落脚点,我可以带你去!要不我帮你把他骗来!我帮你揭穿他的真面目!”

    “不需要。”

    不缺灵石灵丹法宝,手段多端,多疑,爱结交红颜知己,加上定语,与她有仇隙,除了赵毅,林千蓝想不出还能有谁。

    三个字断了付妙人的念,她不愿束手待毙,可腾二哪能给她机会?她被腾二的风障禁锢地死死的,动弹不得,连自爆金丹都做不到。

    “林千蓝!”对死亡的恐惧和愤怒让付妙人的脸走了形,“我诅咒你——”

    腾二刃起刃落,收割了付妙人的性命,她的神魂刚一出识海,就被腾二吞出口中。

    屠敖从树上跳下来,“我还以为你会放了她。”屠敖嫌站着听付妙人讲她的事不舒服,干脆上到了旁边的树干上躺着了。

    “不会。付妙人这类善于见风使舵的,属不会感恩不会守诺的,要是放过了她,她转过脸就会把你卖了。”

    付妙人虽是灵丹堆出来的金丹,可有多少修士都想被灵丹堆个金丹只是苦于没有财力和机缘,卓天晟能把付妙人这个四灵根堆成金丹,下了不少的本。

    还有,卓天晟救了付妙人的命,林千蓝也没听出付妙人对卓天晟有多感激,只有满肚子的怨气。

    卓天晟,付妙人,两人都是一丘之貉。

    腾二搜远了魂,卷来个木杖,“老大,看,付妙人的‘御雷魔杖’。”

    假的御雷魔杖大小、颜色都跟她的真御雷魔杖相近。

    林千蓝想起那个先天灵宝榜就牙痒痒,人家都是闷声发大财,像赵毅,芥子空间比先天灵宝的品阶还高,他悄不声叽地契约了,悄不声叽地使用着,哪像她,得了件好法宝还没捂热,就闹得恨不得整个修真界的修士都知道这事。

    她怀疑先天灵宝榜的存在就是等着坑她的,其他上榜的东西都是天生地长的,没有注明所属的人是谁,只有御雷魔杖在上榜之后挂上了持有人的名字。

    典籍中是记载着先天灵宝榜,会在某个先天灵宝后记录下持有人,可上古以后的记录里,只有她这个持有人记载在册。

    上古之前的典籍,失传了。

    林千蓝探了探,“还真是挺像的。”她没辨识出是什么材料炼制的。

    “老大,是用铁疆木的一截根须和雷音石炼制的。”

    林千蓝打开了灵兽袋,放出了付妙人的火鸦灵兽,还真是一只火鸦,付妙人死了,火鸦受契约影响,已奄奄一息,被林千蓝放出灵兽袋后不久就死了。

    其他的还是烟色法衣,也有魂玉,还特地炼制成了玉簪的样子,魂玉里还收着一条白蛇的蛇魂。

    真是扮了个全套。

    ※※※※

    查找烟衣女子的过程很顺利,在追查抢走药王神鼎的事上起了挫折。

    阡风受重伤,屠敖赶紧带着阡风脱了身。

    阡风一养伤就是两个月,为了寻找垂丝五阴草,两人来到了万柳城,远离了与那三人打斗的地方。

    再回到那里,发现周遭大变样,原是个山包,现在夷为了平地,地面上满是烟色焦痕,茂密的树木没了,只剩下贴着地面新长出来的草芥,跟烟色的地面对比强烈。

    很刻意地破坏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人修的气味。

    “里面最起码有人知道阡风,知道阡风身边有你的存在。”

    “林千蓝!”对死亡的恐惧和愤怒让付妙人的脸走了形,“我诅咒你——”

    腾二刃起刃落,收割了付妙人的性命,她的神魂刚一出识海,就被腾二吞出口中。

    屠敖从树上跳下来,“我还以为你会放了她。”屠敖嫌站着听付妙人讲她的事不舒服,干脆上到了旁边的树干上躺着了。

    “不会。付妙人这类善于见风使舵的,属不会感恩不会守诺的,要是放过了她,她转过脸就会把你卖了。”

    付妙人虽是灵丹堆出来的金丹,可有多少修士都想被灵丹堆个金丹只是苦于没有财力和机缘,卓天晟能把付妙人这个四灵根堆成金丹,下了不少的本。

    还有,卓天晟救了付妙人的命,林千蓝也没听出付妙人对卓天晟有多感激,只有满肚子的怨气。

    卓天晟,付妙人,两人都是一丘之貉。

    腾二搜远了魂,卷来个木杖,“老大,看,付妙人的‘御雷魔杖’。”

    假的御雷魔杖大小、颜色都跟她的真御雷魔杖相近。

    林千蓝想起那个先天灵宝榜就牙痒痒,人家都是闷声发大财,像赵毅,芥子空间比先天灵宝的品阶还高,他悄不声叽地契约了,悄不声叽地使用着,哪像她,得了件好法宝还没捂热,就闹得恨不得整个修真界的修士都知道这事。

    她怀疑先天灵宝榜的存在就是等着坑她的,其他上榜的东西都是天生地长的,没有注明所属的人是谁,只有御雷魔杖在上榜之后挂上了持有人的名字。

    典籍中是记载着先天灵宝榜,会在某个先天灵宝后记录下持有人,可上古以后的记录里,只有她这个持有人记载在册。

    上古之前的典籍,失传了。

    林千蓝探了探,“还真是挺像的。”她没辨识出是什么材料炼制的。

    “老大,是用铁疆木的一截根须和雷音石炼制的。”

    林千蓝打开了灵兽袋,放出了付妙人的火鸦灵兽,还真是一只火鸦,付妙人死了,火鸦受契约影响,已奄奄一息,被林千蓝放出灵兽袋后不久就死了。

    其他的还是烟色法衣,也有魂玉,还特地炼制成了玉簪的样子,魂玉里还收着一条白蛇的蛇魂。

    真是扮了个全套。

    ※※※※

    查找烟衣女子的过程很顺利,在追查抢走药王神鼎的事上起了挫折。

    阡风受重伤,屠敖赶紧带着阡风脱了身。

    阡风一养伤就是两个月,为了寻找垂丝五阴草,两人来到了万柳城,远离了与那三人打斗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