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木之道
    林千蓝盘坐在浮音宫外的榭阁内,再历数起得来的能称得上宝物的东西来,她把从蚩祖空间里得来的单放在了一起。【】

    多是灵草灵药。

    她还捡了不少松妖替换下来的松枝,原想着用来做烧烤的,回头再看,她有多暴殄天物了。

    松妖用这些对他没用的枝条制成的木头人,实力堪比人修的元婴甚至接近化神了,因为只能由松妖驱使,林千蓝以为是松妖特有炼制手法的缘故,忽略了这些枝条本身的不凡。

    独木成了林,松妖的本体很大,林千蓝捡来的这些枝条在素镯内堆成一个树枝山。

    她心念一动,从树枝山旁边移出一根一丈多长的树枝。

    这根树枝不是她捡来的,而是松妖其中一根主枝上的一段。

    松妖不是看她顺眼就送她一堆的东西,而是她用元气换来的。

    松妖的本体是普通的樟子松,不是神木后裔。他修炼了几十万年都无法化形,一直不知缘由。

    因神核之心被他从裴禄那里拿了过来,林千蓝要从通过神核之心往空的神核碎片内输送元气,都是在木华圣地内进行的。

    无意地,松妖吸收进了一丝元气进本体,隐隐感知到他有了化形的可能。

    所以,那三年,林千蓝除了为裴禄提供元气外,也提供给了松妖一些。

    还好松妖跟裴禄想进阶成神兽的目的不同,所需元气量少,要不然就松妖那么大的本体,林千蓝累死也供不起他。

    松妖在感知到用不了一万年他就能化形时,一高兴,从他的本体主枝上脱落下这段枝干给了她。

    一段丈长的枝干跟松妖庞大的本体相比太小了,比松妖替换下来的树枝还不起眼,林千蓝顺手收进素镯内就没再想起来。

    再看还是不起眼。

    丈多长,一抱粗,颜色偏暗棕,唯一不寻常的地方,是枝干上布满了比树干颜色更深一些的花纹。

    这纹路……

    林千蓝盯着其中一处,不知不觉中心神沉进了纹路中。

    非烟非白,非暗非明,混沌不清。

    一道雷光伴着炸响惊开了混沌,接着是无数道雷光着落到混沌中。

    不知过了多久,非烟非白的混沌分成一半烟一半白,白的为天,烟的为地。

    非暗非明分成了一半暗一半明,暗的为夜,明的为昼,交替呈现在烟白分明的天地中。

    一方界面形成。

    看似烟白分明,细微之处,伴随着每一道雷光却是派生出大量的红的黄的蓝的绿色等各种颜色的光点来。

    光点越来越多。

    某一刻,雷光停歇,忽地刮起了风,起了火,落下了雨,宏观处的天地变得不再烟白分明,开始有了各种色彩。

    各色的光点不是静止的,而是不断跃动着的,每种光点运动的轨迹各不相同,组成或简单或繁杂的千变万化的图案、纹路。

    其他颜色的光点图案看不明晰,唯有绿色的光点的图案如跃然纸上,一笔一画都有迹可寻。

    有的绿色光点聚集再聚集,最终形成了非常繁杂的图案,不堪重负般,沉入了地下。

    似在地下得到了沉酿,绿色光点开始一分为二,二再分为四,绿色光点不再是产自于雷电,而是开始了自我繁衍。

    在时间仿佛静止的天地中,出现了生机。

    绿色的小芽从烟色的土地上冒出,有了一,就有了二,有了小,就有了大,最终绿色覆盖了几乎所有的烟色。

    界面上有了草芥树木。

    比细微处,绿色光点的结构越来越复杂,一层层,横的竖的,重重交互叠压在一起,遮盖了它起始的纹路。

    而林千蓝却是记着了那些起始的纹路,在她的脑中折化成一个个或直或弯或回复往返的线条。

    这些纹路,便是木之本源的道。

    当林千蓝从悟道中醒来,发现时间过去了五天。

    道,即天地规则。修士在结丹之前对道的体悟多流于表面,结丹之后,经受住了天道的劫雷考验,便给了修士体悟本源天地规则的机会。

    林千蓝还是在雷火原淬成金丹后体悟过一次道,之后没再有过多少体悟。

    这回的明悟比上次的收获大多了。

    得到的好处很多,最可见的是她的金丹大了一圈,所能储备的灵力量多了一倍。

    林千蓝伸出手掌,从无到有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小芽,小芽伸展,长出一片叶子,然后两片,向上伸展着,几息间,她的手掌上多了一株百合,粉红色的花朵吐着粉黄的长蕊,顾盼生姿。

    这才是她最大的收获。

    这株百合不是她用手诀掐出来的,而是她一念下用灵力幻化出的。

    手诀掐得再快,也是有一定的时间,手诀越复杂需要的时间越多,而一念起瞬间而成,中间没有停顿。

    不用掐诀便能调用天地灵气,一般要到化神了,少有元婴修士能做到。

    现在林千蓝知道了,不是修为高低的缘故,而是在于悟道的深浅。

    她这次窥到的木之道虽只有一个门径,但却属于木之本源,所以她才能做到用意念来沟通天地灵力。

    再一念,掌上百合消失,还原成木灵气。

    她集中心神,试着凝成一个水球,却是没能做到。

    手指微动,一个水球落于掌心。

    她悟的是木之道,不用掐诀能使出的只有木属性的法术。

    这已经让她很满意了。

    挥手散去水球,再看放在身前的树干,上面的花纹不再是干涩死板的,而是似有流光浮动,散发着脉脉的生机。

    她以前的见识有失偏颇了,不是神木后裔并不见得平凡,松妖的这段树干上的灵力波动比她所见过的任何妖木都更具灵韵。

    她刚得到时看不出来是因为她的修为不到,没法感悟到天地规则,只能看到灵力波动不明显,却是看不出灵力波动的等级比那些妖木的等级要高上许多。

    林千蓝越看越心喜,手指拂在上面,顺着纹路划着。

    腾二飘过来,对林千蓝看来看去,“老大,你不太一样了。”

    林千蓝心里高兴,跟腾二说话时嘴角都是翘着的,“哪里不一样?”

    “老大更……”腾二骨碌几一眼珠,“更像一棵树了,对,像那棵迦莲树,老大身上的光跟迦莲树上很像很像。”

    腾二说的含糊,林千蓝听得明了。迦莲树是腾二千辛万苦找来的,它对迦莲树特别的上心,在夙昔谷种下后,每天催着她为迦莲树输入带有生机的灵力。

    每天还会从灵泉里卷不少灵泉水浇灌迦莲树,可以说迦莲树能很快的开花结果,有腾二的不少功劳。

    神识下,迦莲树树身浮着一层水润的浅绿色的光芒,那是从树身里逸散出的生机之力。

    她刚才悟的木之道是生之道,是以她周身的灵力带有一份生机,腾二才说她跟迦莲树很像。

    “嗯,我悟出的是木之道里的生之道。”

    腾二恍悟,“哦哦,怪不得呢,花园里的草都长满了。”

    林千蓝望向榭阁外,入眼的除了绿叶就是各种各样的花,没墙的榭阁外生生地长出了花草墙。

    比长满还夸张,是长得连下脚的空都没了……

    她从顿悟中醒来就看到了,也知道了原因,她顿悟的是木之本源道,不知不觉中逸散出去的生之力让花花草草们疯长起来,越是靠近榭阁的长得越旺盛。

    “芷音。”

    芷音应声现身在榭阁内,“主人。”

    “芷音啊,花园该修剪了。”林千蓝看到混沌宝鼎都被花草围成了大个草团团。

    芷音笑得双眼弯,“我这就开始修剪。”

    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小插曲。

    “娘亲真是要种出一个有着吸血能力的虞美人。”林千蓝捻着一朵虞美人,面色肃定。

    她顿悟了之后,再往深入看这些花草,从中感知到的东西更多。

    她看这朵虞美人时,脑海中出现一些向外伸展的线条,她现在知道了,这些线条就是她所感悟的天地规则的具象,她隐约感知到这些线条与噬血有关。

    她从指尖处逼出一滴血来,滴在虞美人的花瓣上,血却滑落下去。

    “不是?”她感知错了?

    灵光一闪,她逼出一滴精血来滴上去,很快,精血被吸进了花朵中。

    她用神识探去,只见那滴精血被包裹在虞美人的子房内,并没被花瓣吞食掉。

    “是培育出了一种能储存精血的花。为什么?”林千蓝一时想不出答案。

    ※※※※

    本来约好了第二天进万兽山脉,林千蓝不期然地顿悟了,腾二去通知的阡风和屠敖,推迟了日期。

    林千蓝又稳固了一天,等周身的光芒收敛进体内才出了关。

    在出万柳城之前,悬赏阁还没消息回馈,林千蓝三人不等了,决定按他们的计划去万兽山脉走一遭。

    因路程不近,出了城不久,林千蓝放出了灵舟,邀阡风和屠敖两人一起乘坐。

    屠敖一见就喜欢上了灵舟,逼着阡风答应去苍穹九洲买一艘回来。

    林千蓝御使着灵舟,没跟两人怎么交谈,而阡风对她冷脸依旧。

    他们要去的是万兽山脉深处接近妖修地盘的地方。

    腾二吞了付妙人的神魂后,知道了卓云晟在万兽山脉落脚点的所在。

    落脚点并非是卓云晟的洞府,而是一位大能的修炼地,付妙人去过一次,当时那位大能不在,卓云晟也没跟她说起多少大能的事,只警告她不要乱走动,若是惹出了事他也救不了她。

    付妙人记忆里的卓云晟是易容的,腾二没法判断是否是卓云晟。

    大能不是一个人隐居的,修炼地住着不少大能的手下弟子。

    林千蓝怀疑是大能的手下弟子抢了萧家的药王神鼎。

    让她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是一只冰隼。

    大能的修炼地在一座山峰内,洞府大到掏空了大半座山,而付妙人被允许的活动范围仅是洞府其中一个出入口附近。

    她曾在那个出入口外看到过一只冰隼,从洞府外往洞府内部飞去。

    这个画面是腾二从付妙人记忆里找到的。

    而抢走药王神鼎的其中一人的灵兽就是一对冰隼。

    冰隼是六阶妖兽,虽不罕见,但契约冰隼为灵兽的还是不多的,因为冰隼在六阶妖兽中的实力一般还很难驯服,少有修士会做这种费时费精力又得利不多的事。

    阡风跟屠敖跟踪三人进了万兽山脉,那位大能的修炼地在万兽山脉内部,加上冰隼的事,林千蓝很快把两路人联系在了一起。

    是与不是,去实地探察一番才能确定。

    灵舟开启了隐身功能,腾二负责探察前方有没有高阶妖兽,有就绕道走。

    飞了两天,在离大能的修炼地还有一大段距离时,林千蓝收起了灵舟。

    付妙人不知道大能的修为多少,但应不低于元婴中期,不然不敢在万兽山脉接近妖修进盘的地方建洞府。

    屠敖是妖修,在万兽山脉里不易引人怀疑。

    “老大,我也去。”腾二自告奋勇。

    林千蓝同意了。

    屠敖化成了迷你蛟龙,跟变成两尺多长的腾二一前一后离开。

    顾及到大能的修为,他们落下灵舟的地方离那座山峰的不近,屠敖两个至少要三个时辰才能走个来回,加上打探的时间,不知道会等多久。

    阡风道,“右边有个山洞可临时藏身。”

    山洞离的不远,是天然形成的,山洞最里面是一条河道,直通往地下暗河。

    林千蓝阡风没往山洞内部走。

    阡风的冷脸让林千蓝没有跟他交谈的兴趣,她索性拿出了蒲团,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一会,听阡风说道,“多谢。”

    林千蓝没有睁开眼,“你谢过了。”

    “你找到了父亲?”

    “找到了。”林千蓝没有隐瞒萧尧两人她父亲可能是魔修的事,萧尧和阡风当时表示不在意。

    “恭喜。”

    林千蓝不能再闭着眼了,“嗯。若你想问我是否见到了萧尧,我见到了,他已结了丹。”这对话让她感觉很无趣,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林千蓝头回觉着把话聊死是件很不错的事,她在往死话题里聊。

    果然止住了阡风的问话,他顿了一会才道,“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