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问心无愧
    林千蓝送给阡风松针精萃也好,答应帮他也好,为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否则不会给自己设个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的底限。

    阡风受伤,她恰巧有疗他伤的药,阡风舍命救过她,她以灵药回报。

    为的是自己问心无愧。

    是了,问心无愧!

    说醍醐灌顶夸张了,脑中一清是有的。

    问心无愧方能心无杂念。

    她问心无愧,何必再在意阡风是冷脸还是笑脸?

    再引申到修心上,问心有愧才会心魔丛生。

    林千蓝再看向阡风。

    修士对周身空间的要求更高,山洞不是很宽敞,林千蓝盘坐在山洞内偏左的地方,有意给阡风留出右边,以让两人都有足够的感觉舒适的空间。

    阡风却站在了靠近山洞洞口的左侧,跟呆在与林千蓝平行的右侧距离差不多。

    阡风的这类站位,林千蓝见过许多次。

    这是护卫的站位。

    以往,她对阡风这种做法是颇有异议的,回想来,是她把自己的三观强加于阡风身上了,认为他不该再以人下之人自居。

    她又怎知阡风自己是怎么想的?他这样做是否问心无愧?

    林千蓝再看阡风不是刚才不喜的轻睨,而是坐的端端正正地看着,说道,“阡风,你的道是什么?”

    林千蓝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在与朋友亲人相处时,他人不说的事很少会主动问起,从不喜欢探听他人**上论是优点,缺点是显得冷情。

    阡风没说起过他修的是什么道,她一直没有问过。

    阡风听了回过身来,虽还是冷脸,林千蓝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意外的目光,应是没想到她主动问起。

    阡风答道,“金之道的无退。”

    无退,即前进,一往直前。

    阡风的道出乎林千蓝意料的简单,甚至可以说普通,剑修修炼无畏无退的剑道不在少数。

    容辛剑有灵性,感知到阡风跟它的剑道传承相合才会认他为主。

    以容辛剑在清玄宗剑阁的至高地位,林千蓝以为容辛剑的剑道传承会是种让人仰止的道宗,却原来是普通的金之道的一往直前。

    联想起阡风的打斗风格,跟他的剑道极为契合,他的剑法没有任何花哨招式,剑不出则已,一出则必是杀招。

    看向阡风手里的容辛剑,剑在鞘中,没有一丝的剑气外泄,仿佛是无灵性的凡铁铸就。

    林千蓝可是见识过出鞘的容辛剑的剑意的,锋芒毕露。

    静待时机,不出则已,一出则无畏。

    她忽然明白了,无论阡风是什么身份,只要他谨守着无退的剑道,于他的修行都是无碍的。

    他坚持做萧尧的暗卫,为的是忠义,为是的报恩,为的是问心无愧!

    她以前以己度人的想法多可笑。她行事的准则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凭什么认为修炼了无畏无退的阡风不该凡事冲在前?

    她凭什么认为阡风不该再做萧尧的暗卫?

    无畏之前是藏锋于鞘,阡风甘心继续做萧尧的暗卫跟他所修的剑道相合,也是为了无愧于心,从有灵性的容辛剑没有弃他而去就可知,阡风的做法于他是对的。

    林千蓝轻轻地吐出气,脸上多了释然,语气变得轻松,问道,“阡风,这是你最后一次为萧家做事了吗?”

    对于林千蓝跳跃式的问话,阡风一点讶异都没有,“是最后一次。”

    还是有底限的。阡风既然说出口就不会变,下次萧家再求上门,他也不会再帮了。

    “如果是萧尧让你帮呢?”

    阡风没有犹豫,“会。”

    林千蓝听了再没有什么该不该的念头,又起了她以前就起过的羡慕:她怎么就没遇到一位这样忠义又有能力的手下呢?

    停了一会,林千蓝道,“我帮你是为了我自己问心无愧,所以,你不用谢我。”

    尽管林千蓝此时面带笑意,阡风却明显感觉到了她与他的距离在拉远。

    也不太确切,林千蓝与他的距离从来没近过。

    阡风的冷脸更冷,“好。”

    此后两人没再交谈。

    三个多时辰,腾二返了回来。

    “老大,屠敖说找对了!”

    林千蓝问,“是怎么回事?屠敖怎么没回来?”

    腾二答道,“屠敖说他要在那里守着。”

    “屠敖发现抢药鼎的人了?”

    无论两个打探到的情形是怎么的,计划是屠敖跟腾二一起回来,然后再行商议。

    卓云晟很有可能是赵毅,以赵毅那种他是天道之子的优越感,少有人能被他看得上眼,更别说心生敬畏了。

    而在付妙人的记忆里,卓云晟提起那位大能,虽达不到敬畏,但忌惮总是有的,而且付妙人怀疑卓云晟是为那位大能抓的杨倾城。

    这位大能不会是普通的元婴修士。

    他是位化神老祖。

    基于这些分析,派善于追踪以及掩盖气味的屠敖去打探消息。

    等屠敖回来后,再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做。若大能真是化神修士,林千蓝会立即打道回万柳城。

    修为越高,不同等阶的绝对实力差越大,她加上芷音加上腾二别说跟化神老祖正面对战了,都不一定能在化神老祖手上逃掉。

    她从没把送死列在自己的行动纲领里。

    若两路人马属一路,她对阡风两人的建议只有一个——从长计议。

    可屠敖没回来,她怎么自己打道回府?

    腾二道,“没有看到有人。屠敖说附近有那个人的臭味,还有那只冰隼的臭味。”

    “那位大能呢?在还是不在?”

    “不在。”

    “腾二,是不在还是呆在洞府里没有出来?”

    腾二想了想,“……没有厉害人修的气息。屠敖也说没有。啊!屠敖说了,他自己在那里呆一夜更安全,让我们明天再去。”

    光线斜照进山洞里,映得山壁橙红一片。

    已是暮日西沉。

    夜间赶路极不明智。

    林千蓝问阡风,“我们在这里过一晚上,明天再过去,你觉着呢?”

    她并不为屠敖担心,屠敖是七阶的妖修,在万兽山脉比她跟阡风还要安全得多。

    阡风拿出一个长方的玉牌来,“屠敖不会有事,这套遁行令牌的另一面在他身上,若是遇险屠敖会激发遁行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