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不再在意冷脸
    修士逃命的手段繁多,使用遁行符是常用的一种。【】

    遁行令牌属特殊的遁行玉符,瞬间激发,遁行速度可媲美于传送阵。

    在无尽妖界,多亏了事先设置好了遁行令牌,郝采儿得以在中毒的情况下从坎水九婴的口下逃离。

    与此相对应,遁行令牌的炼制不易,数量极少,且遁行令牌多是只能用一次,最好的也不超过三次。

    事物郝采儿对裂成几块的遁行令牌满脸的心疼相,出了无尽妖界后,杀妖兽的劲头比同行的司家子弟要足的多,目的是为了多挣些灵石等哪天在拍卖会上遇到有拍遁行令牌的,花多少灵石都得再拍一块回来。

    屠敖自身的能力不差,身上再带着遁行令牌,更是无需他们担心了。

    林千蓝在考虑,她的逃命手段是否太过单一,需要多做些准备。

    此处山洞即是一个落脚处,只需在洞外洞内布上禁制。

    林千蓝在拿出阵石后停住了,问阡风,“各自布各自的?还是我负责洞府外的,洞府内的各自布?”

    以前阡风在单独与她相处时,总是以对待萧尧的态度对她,做了她的护卫,她自己竟还习以为常了,无论是在野外扎营还是住客栈,她总是大包大揽了布禁制的活,都没问问阡风愿意让她布不。

    她当时没想太多,只想着自己唯一擅长的是阵法,能者多劳,阡风负责扎营等事,她负责布阵,分工不同。

    她后来才发觉自己的做法有不妥的地方。

    远的不说,在无尽妖界里,她在布置临时洞府的阵法时,阮听夜和郝采儿是参与布阵的,而两人住处的禁制是两人自己布下的。

    关乎信任又不只关乎信任,关乎的是不把身家性命交于他人之手,懂阵法的修士要想在阵法中做点手脚太容易了,这也是为什么修士可以不会炼丹炼器,但多少都懂得些阵法的原因之一。

    不懂阵法,指的是不懂布置、破解各类复杂的大阵,对于普通的禁制,凡修士都会布上一两个,且坊市是有刻画好的现成阵石和布阵更为简单的阵盘阵旗等物的,谁手里都会备有一些。

    即便信任对方,可修士的修炼是最怕他人打扰的,在自己修炼时被对方无意打扰到了,有时后果会很严重。

    林千蓝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她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性子改是改不了,她也不打算改,但意识到有不该不拘小节的地方会加以改正具体的做法。

    阡风的心一沉,林千蓝又拉远了与他的距离。本是他所求的结果,可心里却沉如坠铅。

    “我并未布过阵法,还是要麻烦千蓝了。”

    “没什么麻烦的,那洞府外的禁制由我来布了。”既然阡风不介意,她再说什么就有推脱之意了。

    好在帐篷都是法宝,炼制时自带防御阵法,不另布禁制也行。

    布好禁制,各自扎好帐篷,林千蓝想起一事,问阡风,“能把那个遁行令牌让我看看吗?”

    郝采儿的遁行令牌是一次性的,阡风的这块比郝采儿的遁行令牌上的灵力还要足,应是能重复使用的那种。

    遁行玉牌在阡风手上,林千蓝不好用神识细察。

    阡风什么都没问,当即递给了她。

    对于阡风的高度信任,林千蓝诧异之后心里总归是高兴的。要知道,遁行令牌若有一点差池,屠敖的这个保命手段算是废了,而阡风跟屠敖的关系更像是亲生的兄弟,而不是人修与灵兽。

    当然,林千蓝没想过要损坏遁行令牌,她是想验证她的一个想法。

    她的神识从郝采儿碎裂的遁行令牌上看到一个只剩下一半的特别法纹,与远程传送阵上其中一个阵纹极为相似。

    那块遁行令牌是碎裂的,法纹不完整,不排除因碎裂而形成的巧合。

    只是她在万柳城没能买到遁行令牌,没法证明是否真的相似。

    林千蓝把神识沉入遁行令牌内部,从里面繁杂的法纹里寻找那个特别的法纹。

    找到了!

    完整的法纹跟远程传送阵里的那个阵纹的相似度更高。

    这验证了她的想法,阵纹和法纹同出一宗。

    她自己也不明白就算是验证了阵纹和法纹同出一宗有什么用,只是自己想弄明白了。

    验证完了,手里的遁行令牌于她没用了,还给了阡风。

    投桃报李,林千蓝主动说起,“你想知道有关萧尧的事吧?”对阡风的心态变了,她对阡风是冷脸还是笑脸一点不在意。

    “在我离开之前,萧尧过得的都很好……”林千蓝把萧尧的事捡能说的说了,有些事,像乾阳剑的真正用途等隐秘事,萧尧愿意跟阡风说是萧尧的事,她不能说。

    ※※※※

    他们已深入到了万兽山脉的内部,妖兽数量多而品阶高。

    林千蓝和阡风两人不想惊动万兽山脉里的妖修,没有再乘坐灵舟,而是隐了身形潜行。

    怎么潜行都会引起周围的灵力波动,不过是波动范围较小,但许多的妖兽天生对灵力波动敏感,这是它们逃生的基本技能,所以两人的潜行并不能完全隐了行踪。

    到了内部区域也是低阶妖兽的数量多,对于这些灵智不高的妖兽,绕不过去便让腾二放出神兽气息惊走,路途还算顺利。

    真遇到不长眼的,都挨不过阡风的一剑或林千蓝的一棒子必杀技。

    有走过一个来回的腾二带路,没怎么绕弯,一个时辰后,便到那座山外。

    是万兽山脉里很常见的山头,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山外布有大型的阵法,神识探不出去,眼里看到的是座无人山。

    屠敖嗅到了他们的气息,在他们一接近时就飞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人,“你们来的正好。这个人是从里面出来的,让腾二搜搜魂。”

    孟雷?林千蓝扬了下眉,屠敖提着的人竟是她认识的。此人是虚天宗的弟子,与她还曾有过过节。

    在小虚境时,孟雷受罗彩滢的蛊惑,跟她交了回手,在出了穆昶的小空间后又遇到过一次,之后再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