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挑了这洞府
    大能与裘家人有关!

    不容林千蓝不这样想。

    有几个线索都指向裘家。

    一是,卓天晟没说,付妙人自己猜着卓天晟抓到杨倾城后送到了万兽山脉里。

    二,孟雷是韶雨峰的内门弟子,韶雨峰峰主是隐了原名的裘家人。

    第三个线索由腾二说了,“老大,他的识海里被种了魂种。”

    多熟悉的手段!裘玄善为了控制晏誉,用的方式就是在晏誉的识海里种魂种。

    孟雷的识海里被种了魂种,屠敖才说让腾二搜魂。

    用常规的搜魂方法对被种了魂的修士强行搜魂,会惊动魂种,从而被魂种主人察觉,而腾二不是,它是通过吞吃神魄得到的记忆。

    魂种是由一丝神魂凝成,只要是神魂,就没有灵体形态的腾二吞不了的。

    虽然腾二会吞吃的方式得到的记忆有时会损失不少,但好处是在魂种被激活之前就被腾二的灵体吞没了。

    杀了孟雷也是会惊动魂种的,最好是在孟雷活着的前提下进入他的识海把魂种连同神魂一同吞掉。

    林千蓝对于腾二吞吃死去修士的神魂没多少芥蒂,反正云琅界的修士神魂无法进入轮回是要消散的,等于是一团能量,吞了就吞了。

    可对于腾二吞下活人的神魂,心里还是不大接受的,特别是孟雷是个身为被种了魂种的受害者的前提下。

    这一犹豫间,被屠敖扔到地上的孟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从地上坐起,还认出了林千蓝,“林千蓝!我曾经帮过你,你不能杀我!”

    屠敖怕惊动了魂种,没下重手,是以孟雷醒的快。

    修士的记忆没差的,林千蓝跟孟雷打过交道,所以孟雷认出了她。

    孟雷醒来后明智的没选择逃走,一招把他制住的紫发男子还在一旁站着,另外的一位男修和林千蓝的气息都很强。

    也因为是林千蓝,孟雷觉着还有生机。

    林千蓝道,“我只记得跟你在小虚境里交过手,怎么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帮过我?”

    站在如今的高度,再回头看当年孟雷因罗彩滢的挑拨而对她的发难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事件,而几天之后在揽花谷再遇到孟雷,孟雷对她已没了鄙夷神色,看她的目光还带有少许愧色。

    这也是林千蓝刚才犹豫的原因之一。

    孟雷道,“从小虚境出来后,曾有人盘问过我晏誉的事,我说见到过,但没有说出你在场。”

    林千蓝自从认了青梨真人当师父后,她身上发生的事一件比一件高调,也让孟雷多少了解了林千蓝的为人。

    孟雷不是想用他做过的这件事来换自己一命,而是以此来说明他没再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他赌的是林千蓝不是个心狠手辣的。

    林千蓝相信孟雷所说,他要是撒谎也不会说这样的小事,“还有呢?”

    “没了。”孟雷不认为他说假话会骗得过林千蓝。

    腾二嫌弃道,“你这叫帮老大的忙?真会往脸上贴金。”

    孟雷的目的达到,林千蓝对孟雷的看法有所改变,她印象中的孟雷是个莽汉,一个罗彩滢把他骗得团团转,现在虽然外在形象还属粗犷,但已脱了莽字。

    “我们为什么而来,想必你很清楚,放过你不是不行,但要看你配不配合了。”

    “我愿意,但——”孟雷猛得住口,看他的举动是在竭力平息情绪上的波动。

    林千蓝没有催他。被种了魂种的人,若是情绪波动大点,或有想说想做魂种主人不允许的事,都有可能激活魂种,会被魂种主人远程窥视到,种了魂种的人有什么异动都逃不过魂种主人的控制。

    看孟雷很快让情绪平静下来,他被种下魂种的时间不会短,已有了经验。

    孟雷缓缓吐了一口气,看着林千蓝道,“我愿意配合你们,但我的神魂里种了魂种,不该说的说不出来。”

    林千蓝道,“我可以把你识海里的魂种去除掉。不过,你也清楚,一旦魂种去除,为你种下魂种的人就会知道,你若是想出尔反尔……”

    她不怕帮孟雷去除了魂种后,孟雷会食言,但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的,掐掉这节外生枝的可能性。

    孟雷强迫自己往日常修炼上想,尽量让自己的内心不激动,没敢再说什么,只向林千蓝点点头,面容坚定,意思是他一定配合。

    林千蓝知道魂种是怎么一回事,恰好她有去除魂种的东西。“腾二,风障。”

    随着腾二灵体凝实度的加深,它的风障还能困住神魂,这样就阻隔住了魂种与主人的联系。

    “放开识海。”林千蓝对孟雷说道。

    孟雷倒是个干脆的,让放开就放开。

    林千蓝召出幽冥阴火进入了孟雷的识海。

    孟雷识海里的魂种察觉到了危险,刚要有所行动,被幽冥阴火围个正着。

    一丝神魂哪里能逃过幽冥阴火的烧灼,即刻化无。

    看到如悬在头顶随时可落下的利刃般的魂种这么轻易没了,识海里孟雷的神魂闪过一丝遗憾后立即摆正了心思,不该是他的机缘不可肖想。

    哪怕那时他早一步知道罗彩滢进鬼沙域是为了幽冥阴火,也会跟罗彩滢一样竹篮打水。

    林千蓝不是白帮他的,孟雷知道他该怎么做。

    “这里是龙湫山……”

    片刻后,林千蓝让腾二撤了风障,由孟雷带路进了大阵。

    魂种一消失,没了风障的阻隔,魂种的主人立即就能知道,既已打草惊了蛇,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大能不在逃了这个龙湫山!

    大能不是别人,正是裘家家主裘宁阳。

    但裘宁阳很少过来,近十年都没来过,日常管理龙湫山的是裘玄善。

    在孟雷识海里种下魂种的正是裘玄善。

    在林千蓝知道龙湫山是裘家人一个据点时,就打了这个主意。

    知道了裘家人在龙湫山做的事,林千蓝就确定了,害了她娘亲的人就是裘家人!

    孟雷在这里呆了十多年,他被迫吃了各种各样的丹药,没人告诉他是什么药,有毒没毒,吃了有什么用。

    他也不是白呆的,从他能自由出入就知道,他取得了裘玄善的部分信会。也因此,被隐约探知,他之所以被种下魂种,并带到龙湫山来,跟他具有三阳之体有关。

    三阳之体不是什么罕见的体质,跟他一样被带到这里来的男修不少。十多年间,有的人不见了,又有新的三阳之体的男子被带来。

    这些人中,有虚天宗的弟子,还有的是散修或其他宗门的。

    孟雷被种了魂种还算是好的,最起码他能在周边活动活动,能自由地出入大阵,还能修炼。

    而那些不愿屈从的,都被关了起来,别说修炼,能囫囵地活着就是好的。

    孟雷不会天真到认为那些不见的人都被放了,死是那些人的下场,所以他从一个莽汉变成外粗内细的人。

    “他们的目的是想把你们的体质改成玄阳之体。”林千蓝听了后肯定道,

    孟雷的震惊不小,他是不久前才从太庚真人那里听了个一句半句,林千蓝早已经知道了?

    太庚真人是龙湫山洞府内专门炼制丹药的,他们平时服用的丹药都是太庚真人炼制出来的。

    他还听出来,林千蓝知道的远比他知道的更多。

    悬赏阁里给的资料里有,裘宁阳是三阳之体,而想要转世,须是玄阳之体才有一定的机率成功。

    孟雷等人是试药的药人。

    他们还活着说明转换体质的丹药没能炼制成功。

    这也让林千蓝阡风等人知道了,为什么会去抢萧家的药鼎了,想用药鼎炼制出能转换体质的转纹灵丹。

    龙湫山存在一千多年都被悟出严严的,这次明目张胆地去萧家抢药鼎,是笃定清玄宗不会为萧家出头,还是狗急跳墙了?

    应是二者兼而有之。

    从中得出:

    裘宁阳是想转世的人。

    裘宁阳的阳寿渐近,他迫切地为转世做着准备。

    裘宁阳是害了她娘亲的人!

    想转世?做梦!

    林千蓝打定了毁了这龙湫山的主意。

    不能跟裘宁阳正面对战,断了裘宁阳的后路说不定更能让他疯狂!

    龙湫山的大阵是很少见的五灵混一阵,林千蓝还是在司家的典籍里看到过这个阵法。

    五灵指的是布阵需用五行各一的灵物镇在五方,五灵混一阵厉害与否,要看镇在五方的灵物强不强。

    孟雷不清楚龙湫山的五灵混一阵是什么灵物镇着的,但据他所知,曾有一位九阶妖修过来找茬,都没能进得了大阵。

    孟雷只知道怎么进出大阵,并不知道阵眼在哪。

    在大阵外面找阵眼很难,但进到大阵里面,知道了安全出入的通道,要找到阵眼相对容易的多。

    进到大阵内,林千蓝仔细察看,并用试阵灵符试过后,松了口气,“还好,这个五灵混一阵没有被改动过。”

    没经过改动,她找到阵眼的几率很大。她对五灵混一阵的研究不多,这么复杂的大阵,要再被改动过,她连一成破阵的把握的都没有。

    尽管她打的是暴力破阵的主意,可暴力破阵也得找到阵眼,不然是白费力。

    时间不等人,林千蓝在大阵里寻找阵眼,让阡风和屠敖以及腾二跟着孟雷去洞府内夺回药鼎。

    裘玄善是元婴中期,为人阴狠,身上灵宝不可胜数,若是遇到了,他们三人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孟雷说裘玄善是在二十多天前离开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又在哪里。这会裘玄善已经知道了孟雷的魂种没了,说不定正在往这里赶。

    越是时间紧越不能慌张,多年的历练让林千蓝很快调整了因确认了仇人是谁而愤怒的心绪,沉下心神到了大阵上。

    很快,她找到了西方的阵眼,把一枚六阶的丹宝放在了阵眼里。

    找到了一个,别外的四个找的快了,她在五个阵眼里都放上了六阶的丹宝。

    这批丹宝是她问南邺城的几位化神老祖要的,三头夔兽和坎水九婴的死都与她有关,既然她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要些报酬是应该的。

    丹宝上都附有她的一丝神魂。

    丹宝也是法宝,既是法宝就能认主,林千蓝临时认主了五枚丹宝,为了保险起见,还在每个丹宝上附上了一丝神魂。

    林千蓝做这一切的时候,孟雷带着两人一蛇穿过了大阵,然后分头行动。

    孟雷是往关着那些药人的地方去。

    “孟雷,你到——”守卫还没问完,就被腾二的风刃穿了透心凉。

    一个跟他一样的筑基后期修士,死不瞑目的机会都没给他,就被腾二吞了神魂。

    孟雷一阵后怕,自己醒的多及时,不然他的神魂也是这个下场。

    守卫都是筑基期修士,一息间死了个干净。

    “快点!”

    孟雷对腾二再没有一点不敬的心,“我就这炸。”

    他手里是林千蓝给他的丹宝,让他用来炸开禁制。救人也是救人,救人的目的让这些人一起反击。

    “嘭!”

    整个龙湫山都振动起来。

    阡风和屠敖两个此时已杀进了太庚真人的炼丹室,他们要找的药王神鼎就在太庚真人的面前,里面有火光,太庚真人正在炼制转纹灵丹。

    阡风没给太庚真人反应的机会,容辛剑出,剑回血溅!

    太庚真人的神魂藏在金丹里想逃被屠敖拦下。

    屠敖搜了魂后,撇嘴道,“我当他们怎么知道萧家有药王神鼎的,原来萧战投靠了裘家人。”

    萧战暗害萧尧不成,听到萧尧没死还筑了基的消息,先一步跑了。萧家发了追杀令,却是一直没能查到萧战的踪迹。

    在三年前萧战投靠了裘家人,药王神鼎的事就是他说出来的。

    在两人收了药王神鼎时,洞府内传来爆炸声。

    屠敖一笑,“林千蓝想炸了这洞府,我来帮她。”手一场,一颗雷珠抛到了身后的了炼丹室里。

    两人赶在雷珠爆炸之前遁出了洞府。

    等林千蓝布好五枚丹宝来到龙湫山前,看到的是一片混战。

    龙湫山跟在大阵外看到的一样不起眼,洞府外的禁制被炸毁了,露出烟色的山洞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