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杀裘家人
    (替换章,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消失了再点)

    山洞口的乱战最为集中。

    林千蓝一眼扫过去,有七八位修士从烟色的山洞口内往外冲,有两位修士站在山洞口外拦下了这些修士。

    烟色洞口如怪兽大口,洞口外是鲜亮的阳光,烟暗与光明在山洞口处界线分明。

    往外冲的修士都是被关起来的药人。

    被关了多年,终于有了一次逃生的机会,此时不逃更等何时!

    他们被关的年限不等,最短的也有几年了,不断有同伴不再回来,不断增加新的同伴,探不到消息也才猜出回不来同伴的下场。

    回不来的人都死了!

    修士有几个脑子不灵光的?明知道放他们出来的人不是为了救他们,而是想让他们跟守卫拼个你死我活,那他们也认了!

    与其等死不如拼死求得一生!

    从烟暗到光明只有几步之遥,他们拼了!

    药人的人数虽多,但修为多在练气和筑基期,又被禁锢了多年,实力不济,靠的是人海战术往外冲。要不是山洞口没那么宽敞,同时往外冲的不止这七八人。

    而拦下他们的两人里有一位金丹修士,本该是占着上风的,应是顾及到这些药人的身份想抓活的,没有下死手。

    林千蓝早看到阡风屠敖与一位金丹后期修士战在一处。

    龙湫山是裘家或者说是裘宁阳用来研制改换体质的地方,出于保密的原因,派驻在这里的裘家人不算多。

    从孟雷口中得知,龙湫山除了元婴中期的裘玄善外,就数这位金丹后期修士的修为最高。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打伤了阡风的人,阡风和屠敖是有仇报仇,林千蓝没想去掺合。

    与腾二交战的是位金丹中期。

    看腾二的灵力尚足,林千蓝不再为它担心,只提醒道,“腾二,尽量快点。”

    腾二懂得利害,加紧了风刃的进攻。

    洞口守卫到底是金丹修士,出手有限制也不是筑基修士能比的,眼见着往外冲的七八人就要被捆成个串串,心中突起凶兆,下意识地猛一抬头,瞳孔里只余下绿刺了,人却是被击飞,深深陷进了山壁。

    狼牙棒回到林千蓝身前,没等她再出手,往外冲的七八人各出其招,火剑水刃土刺全都往剩下的那个筑基期守卫招呼。

    因山前有大阵,先前逃出山洞的药人都被拦在了山前,与赶来的守卫和派驻在这里的裘家人成混战状态。

    林千蓝的目的是杀光这里的裘家人,修为低的一棒子打死,修为高的多几棒子,瞬发的铁蒺藜术大发神威,死于蒺藜条下的不比死于棒下的少。

    待林千蓝再找不到一个裘家人,山前基本没剩下多少人了。

    不知阡风什么时候又进到了洞府里,从里面扶出一个男子来。

    “走!”

    林千蓝可不想跟裘玄善对上。

    她迟疑了下,打开了大阵,露出了一个通往外面的通道。

    还活着的药人都是够机敏的,见有了生路,忙高声向林千蓝几人致谢。

    “多谢前辈!”

    “我仇三记下了前辈大恩!”

    “敢问前辈道号?我等好永记于心。”

    林千蓝不是特意救人,没想给人留名,扫了眼众人先行进了通道。

    阡风跟屠敖也没有让人记恩的意思,携着那位男子出了大阵。

    接着是孟雷。

    剩下的人跟上,有多快跑多快地进到了通道内,深怕顺带着救了他们命的人反悔。

    他们想的不多余,林千蓝是曾犹豫过放不放这些人离开。

    因裘玄善行事的无忌,加上他们没打算放这些人离开,这些药人基本知道抓他们的是裘家人。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不知道裘家人跟虚天宗的关系,但在修真界,虚天宗的创宗修士里有裘一姓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事,有心人略一调查就能查出此裘家就是虚天宗的裘家。

    抓修士当药人的事传了出去,众人可不管仅是裘家人的私下行为,会把这事算到虚天宗的头上。

    林千蓝恨的是裘家人,可不是虚天宗。她拿落烟峰当家看待,不想因此损害了家的名声。

    她找到了阵眼,几乎就是控制了大阵。她没有在一开始就打开大阵,一是怕放跑了一个裘家人,为此她还特意修改了一处大阵,裘家人按原来的路线进到大阵会被大阵攻击,有几个想逃离的裘家人就是死于大阵的杀阵。

    二是出于另一个考虑,若是她打开了通道,那些被放出来的药人不会留下来当他们的帮手,只有没了退路才会拼死一战。

    她未免有这些药人最好跟裘家人同归一尽的想法。

    在看到最后活下来的十多位药人后,林千蓝迟疑了下,还是给了这些人生的机会。

    她不放这些人离开这些人必死无疑。虽然没有她,这些人迟早会死,可他们能死于裘家人手里,却不能死于她手。

    ※※※※

    没了阻拦,逃都逃得快,在最后走出大阵的修士御着剑飞离龙湫山五六里处时,只听到连番的爆炸声,震得大地抖动,山峰倒塌,波及区域的妖兽四散逃窜。

    有的人回头望了眼,是龙湫山方向。

    龙湫山被毁,每个曾经的药人心里都溢上了快意。

    只是遗憾不知道几位前辈的名字,无以报恩。

    爆炸声未落完,只见从一道快到无以眨眼的银亮剑光从空中落到龙湫山方向。

    有的修士离龙湫山已有几十里了,仍然感受到由银亮剑光处传来的令人心惊胆寒的气势。

    哪还敢再回头望,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可不想送了命!有的加快了往万兽山脉外遁行的速度,有的选择找个隐秘处潜藏起来躲祸。

    孟雷出来后立即离开了。

    这里是万兽山脉的内部,虽然跟着林千蓝会更安全,但他看得出来,林千蓝没有让他同路的意思,他还是有眼力架的,道了声谢先走了。

    他离龙湫山更远,银亮剑光的恐怖气势还是传到了他周身。

    只一瞬,他的全身被冷汗浸透。

    裘玄善!

    林千蓝要凶多吉少!

    可他没有回头,在元婴修士面前,他就是个蝼蚁,回去只会白送死,还不如留下命到时把死讯传给青梨真君,好让他知道是谁杀了她的弟子,多少还了林千蓝的救命之恩。

    龙湫山外,在银亮剑光袭来时,林千蓝正引爆五灵混一阵最后一个阵眼里的丹宝。

    林千蓝一刻也没放下警觉,在银亮剑光落到她头顶前,紫绡纱化成了重重纱幕挂在了半空,银亮剑光斩在了纱幕上!

    可红绡纱却没能挡住银亮剑光,剑光一层层斩断纱幕,堪堪在最后一层上有了停顿。

    林千蓝趁这时机祭出了御雷魔杖护在上方。

    “咝!”听头顶上丝帛破裂的声音,紫绡纱的最后一层被斩破,剑光斩在了数丈长的御雷魔杖上。

    覆在御雷魔杖上的雷网闪闪,化去了剑光。

    山洞口的乱战最为集中。

    林千蓝一眼扫过去,有七八位修士从烟色的山洞口内往外冲,有两位修士站在山洞口外拦下了这些修士。

    烟色洞口如怪兽大口,洞口外是鲜亮的阳光,烟暗与光明在山洞口处界线分明。

    往外冲的修士都是被关起来的药人。

    被关了多年,终于有了一次逃生的机会,此时不逃更等何时!

    他们被关的年限不等,最短的也有几年了,不断有同伴不再回来,不断增加新的同伴,探不到消息也才猜出回不来同伴的下场。

    回不来的人都死了!

    修士有几个脑子不灵光的?明知道放他们出来的人不是为了救他们,而是想让他们跟守卫拼个你死我活,那他们也认了!

    与其等死不如拼死求得一生!

    从烟暗到光明只有几步之遥,他们拼了!

    药人的人数虽多,但修为多在练气和筑基期,又被禁锢了多年,实力不济,靠的是人海战术往外冲。要不是山洞口没那么宽敞,同时往外冲的不止这七八人。

    而拦下他们的两人里有一位金丹修士,本该是占着上风的,应是顾及到这些药人的身份想抓活的,没有下死手。

    林千蓝早看到阡风屠敖与一位金丹后期修士战在一处。

    龙湫山是裘家或者说是裘宁阳用来研制改换体质的地方,出于保密的原因,派驻在这里的裘家人不算多。

    从孟雷口中得知,龙湫山除了元婴中期的裘玄善外,就数这位金丹后期修士的修为最高。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打伤了阡风的人,阡风和屠敖是有仇报仇,林千蓝没想去掺合。

    与腾二交战的是位金丹中期。

    看腾二的灵力尚足,林千蓝不再为它担心,只提醒道,“腾二,尽量快点。”

    腾二懂得利害,加紧了风刃的进攻。

    洞口守卫到底是金丹修士,出手有限制也不是筑基修士能比的,眼见着往外冲的七八人就要被捆成个串串,心中突起凶兆,下意识地猛一抬头,瞳孔里只余下绿刺了,人却是被击飞,深深陷进了山壁。

    狼牙棒回到林千蓝身前,没等她再出手,往外冲的七八人各出其招,火剑水刃土刺全都往剩下的那个筑基期守卫招呼。

    因山前有大阵,先前逃出山洞的药人都被拦在了山前,与赶来的守卫和派驻在这里的裘家人成混战状态。

    林千蓝的目的是杀光这里的裘家人,修为低的一棒子打死,修为高的多几棒子,瞬发的铁蒺藜术大发神威,死于蒺藜条下的不比死于棒下的少。

    待林千蓝再找不到一个裘家人,山前基本没剩下多少人了。

    不知阡风什么时候又进到了洞府里,从里面扶出一个男子来。

    “走!”

    林千蓝可不想跟裘玄善对上。

    她迟疑了下,打开了大阵,露出了一个通往外面的通道。

    还活着的药人都是够机敏的,见有了生路,忙高声向林千蓝几人致谢。

    “多谢前辈!”

    “我仇三记下了前辈大恩!”

    “敢问前辈道号?我等好永记于心。”

    林千蓝不是特意救人,没想给人留名,扫了眼众人先行进了通道。

    阡风跟屠敖也没有让人记恩的意思,携着那位男子出了大阵。

    接着是孟雷。

    剩下的人跟上,有多快跑多快地进到了通道内,深怕顺带着救了他们命的人反悔。

    他们想的不多余,林千蓝是曾犹豫过放不放这些人离开。

    因裘玄善行事的无忌,加上他们没打算放这些人离开,这些药人基本知道抓他们的是裘家人。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不知道裘家人跟虚天宗的关系,但在修真界,虚天宗的创宗修士里有裘一姓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事,有心人略一调查就能查出此裘家就是虚天宗的裘家。

    抓修士当药人的事传了出去,众人可不管仅是裘家人的私下行为,会把这事算到虚天宗的头上。

    林千蓝恨的是裘家人,可不是虚天宗。她拿落烟峰当家看待,不想因此损害了家的名声。

    她找到了阵眼,几乎就是控制了大阵。她没有在一开始就打开大阵,一是怕放跑了一个裘家人,为此她还特意修改了一处大阵,裘家人按原来的路线进到大阵会被大阵攻击,有几个想逃离的裘家人就是死于大阵的杀阵。

    二是出于另一个考虑,若是她打开了通道,那些被放出来的药人不会留下来当他们的帮手,只有没了退路才会拼死一战。

    她未免有这些药人最好跟裘家人同归一尽的想法。

    在看到最后活下来的十多位药人后,林千蓝迟疑了下,还是给了这些人生的机会。

    她不放这些离开这些人必死无疑。虽然没有她,这些人迟早会死,可他们能死于裘家人手里,却不能死于她手。

    ※※※※

    没了阻拦,逃都逃得快,在最后走出大阵的修士御着剑飞离龙湫山五六里处时,只听到连番的爆炸声,震得大地抖动,山峰倒塌,波及区域的妖兽四散逃窜。

    有的人回头望了眼,是龙湫山方向。

    龙湫山被毁,每个曾经的药人心里都溢上了快意。

    只是遗憾不知道几位前辈的名字,无以报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