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再除一敌
    裘玄善没赶来给了他们避开的机会。

    在陷阱没布好的情势下,暂避其锋芒是上策。

    他们没有左思右想的时间,林千蓝急道,“阡风,屠敖,我们照原计划,还是分头走。”

    林千蓝想给裘玄善设陷阱的事没跟阡风屠敖两人说。

    让阡风屠敖两人相助毁了龙湫山,是因为两人想夺回药王神鼎一样需要大开杀戒。

    她想除了裘玄善的做法较为冒险,她随时能避进浮音宫,阡风屠敖两人可没有芥子空间藏身,不能说他们其他的保命手段不够保险,而是因为裘玄善是她的仇人,阡风屠敖两人没有义务帮她报仇。

    也是她不愿再欠两人人情。

    所以,她假借需要进万兽山脉内部寻找一种灵木,在进入大阵之前跟阡风屠敖两商量好了,毁了龙湫山后她会与他们分开。

    她想的是等阡风和屠敖走了之后,她再继续把陷阱布完整,裘玄善的提前回还,打乱了她的计划。

    不管裘玄善为什么没赶来,还是走为上。

    阡风身边多了一个受伤的筑基,更是需要快些离开,要是等裘玄善来了,他跟屠敖两个能走脱,在不丢下此人的前提下可不一定了。

    屠敖的蛟尾冲林千蓝一摆,“万柳城见。”

    “保重。”阡风说话间已抓着受伤的男子上了容辛剑,容辛剑低声鸣了下,似是不满意一个外人踏在它的剑身。

    等阡风和屠敖飞离,时间又过了两三息,还是没有裘玄善过来的迹象。

    林千蓝不会往裘玄善放过了他们的方面想。

    腾二先去打探,不大会传音回来,“老大,裘玄善的气息往万兽山脉里面去了。”

    正当林千蓝为裘玄善的行为费解时,腾二又传音,“啊啊!老大,是夙无衣!有夙无衣的气息,也往万兽山脉里头去了。”

    林千蓝当即立断,让腾二带路,循着夙无衣的气息追了过去。

    还有什么费解的?

    裘玄善为什么没来?被夙无衣拦下了呗。

    通过魂种看到了龙湫山一切,裘玄善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们,都等不及到跟前再杀,隔了个三四十里地就动了手,哪会轻易放弃先杀了他们三个毁了龙湫山的,而去追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而他却是这样做了,林千蓝猜到了为什么:裘玄善是被夙无衣引走的。

    “腾二,你以前就没发现夙无衣的气息吗?”

    前一段时间听到夙无衣出现在混乱域的消息后,林千蓝就在想夙无衣什么时候会找到万柳城来,可她失算了,夙无衣没来找她。

    为此,她还自嘲了自己一回。凭什么认为夙无衣是追着她来的?打脸了吧……

    腾二迷茫道,“没有啊老大。夙无衣的气息很好认,他要是进了万柳城,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

    在不修炼时,腾二在客栈里呆不住,时不时地隐身在万柳城内溜达,摸熟了万柳城的边边角角。

    腾二猛一扯紧上半个蛇身,望着远处的几个闪光,“是他们!”

    林千蓝一眼认出,那一道凌日长箭般的白光是夙无衣的白竹剑的剑气!

    林千蓝加快了御剑,并传音进浮音宫,“芷音!”

    芷音应声落到林千蓝的飞剑上,手里拿着另一方紫绡纱。

    陷阱没能布成,林千蓝还有一旦与裘玄善正面遇上的第二方案。

    大能修士一打斗,惊天动地,不同等阶的妖兽做着不同的逃窜动作,有上天的,有入地的,有拼了命往远处跑的,总之是离打斗波及区域越远越好。

    远处传来一声不屑的大喝,“我当是何方妖魔,原来是个妖修!哼!你们万兽山脉的那几个老妖都动不得我们裘家,你竟敢来挑衅!”

    喝声里充斥着令人生厌的倨傲与戾气。

    林千蓝到达时,一眼看到是受了伤的夙无衣。

    夙无衣唇角渗出几滴金色的精血,他的右手垂立身侧,只用左手在掐诀,白竹剑阵以攻为守,护在了他的周身。

    另一方浑身带着阴沉戾气的修士是裘玄善无疑!他使的法宝不是灵剑,而是一套双锏。

    双锏使的是一力降十会的打法,从不同的方向重击在白竹剑阵上。

    林千蓝一出现,双方同时发现了她。

    夙无衣的眼里先是震惊,后是焦急与担忧,手上却是陡然加快。

    裘玄善“嗬嗬!”地怪笑了两声,“送上门来找死的,那就别走了!”

    显然认出了她。

    林千蓝轻蔑地用眼角夹着下裘玄善,“还不定是谁死!我敢确定决不是我!”

    这话激怒了裘玄善,“想死?我倒不想成全你了!”他手一扬,一道暗色匹练击向林千蓝。

    林千蓝为的就是激怒他,她及时抛出了鳞甲盾,看着轻软的暗色匹练击在鳞甲盾上发出一记沉闷的声音,接着从鳞甲盾上传来嗞嗞拉拉的声响,同时从鳞甲盾上传出让人做呕的味道。

    匹练上带有腐蚀性的毒液!

    腾二在鳞甲盾被蚀毁前为林千蓝立下了风障,化解了暗色匹练上力道,但风障被匹练蚀出一个差点通透的大洞。

    “背后!”夙无衣焦急道。

    林千蓝脑后吹来一阵凉风,却是来不及做出反应了,后背被一只毫无血色可言的白手击中,这回血气压不下去了,她微张了嘴,血气喷了出去。

    看着受伤很重,其实只是血气亏空。她的衣袍里面穿着鲛衣,白手抓破了外面的法衣,长长的指甲抓在了鲛衣上,发出令人牙碜的图片。

    白色剑光斩来,斩向林千蓝背后的白骨爪的主人,一只鬼君。

    在裘玄善手一扬时,芷音同样手一扬,紫绡纱化成六片,淡紫的烟雾般围上了裘玄善。

    紫绡纱灵力波动很小,裘玄善没把紫绡纱看在眼里。

    芷音不慌不忙地执行着林千蓝之前布下的方案,林千蓝受伤都没让她停下。

    紫绡纱慢慢收紧,大有把裘玄善的包裹起来的架式。

    “雕虫小技!”

    裘玄善看似信手一撕,再毁了一方紫绡纱。

    紫绡纱是幌子,是为了掩盖噬毒珠的存在。

    在芷音出了浮音宫后,林千蓝就把噬毒珠附在紫绡纱内。

    林千蓝用的这颗噬毒珠是用元气包裹着的,因人修对元气不敏感,元气比阴气更具有隐蔽性。

    但也有弊处,阴气毒珠很容易散开,元气毒珠需要林千蓝有催动附在噬毒珠上那丝神识。

    裘玄善喜给人的识海里种魂种,以己推人,他对他人的神识近身会很警惕。

    正在对战中,若是她不催动那丝神识,裘玄善很难发现噬毒珠,可一旦林千蓝催动了神识,被裘玄善察觉的几率加大了许多。

    林千蓝让芷音用紫绡纱围向裘玄善,没指望着就能把裘玄善困住,而是以此来遮盖她催动噬毒珠上的神识而产生的极微小的波动,再有,紫绡纱能隔绝毒素,噬魂毒素散开时便被圈定在紫绡纱的范围内,增大让裘玄善中毒的成功率。

    林千蓝被鬼君偷袭成功,有一半原因是她把一大半的注意力放在了催动噬毒珠上。

    她没白受伤,在紫绡纱被裘玄善毁了之前把噬毒里的噬魂毒素散开了。

    看到裘玄善轻易地就撕毁了紫绡纱,林千蓝心里还是咯噔一下的,对裘玄善的强横实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要是之前裘玄善斩她那一剑离得了再近些,她怕是受的不止是轻伤了,在银亮剑光斩来时,空间都出现了激荡,所以她没敢瞬移躲避,而是原地防御。

    那边因夙无衣的插手,鬼君转移了袭击目标,长爪抓向夙无衣。

    不止一个鬼君,而是二个,同时还出现了六个鬼将,

    看鬼君鬼将都冲夙无衣去了,林千蓝道,“腾二,芷音,帮夙无衣,杀鬼物!”

    林千蓝这下知道了,她在虚天宗受到鬼君的袭击是谁的手笔了,还有为什么倪非会帮着袭击她的人杀了被抓的鬼君消灭证据。

    是裘玄善!裘家人!

    新仇旧恨齐了!

    林千蓝不是被动挨打的性子,御雷魔杖即刻飞出,雷球雷刃不停歇地击向裘玄善。

    因要报仇,除掉的人包括裘玄善,她没想着都让冥尘帮她杀人。裘家人中就数裘玄善高调,有关他的资料最多,包括他的打斗风格。

    裘玄善最喜用阴私手段杀人折磨人,他刚才说的那句‘想死?倒不想成全你了’的话,是他的真实想法,他想抓住她把她折磨死来消龙湫山被毁的心头恨。

    所以,不得已正面对上了裘玄善,用这种看似无章法的乱打更为有效,也是想以此激怒裘玄善,让他多动用灵力,好让噬魂毒素发作的快些。

    为免被裘玄善察觉,她没敢用太多的噬魂毒素。

    半边天都是紫色的雷光。

    林千蓝这是元气雷,比用法术掐出来的灵气雷要高一个等级,裘玄善硬接两个后发觉了雷刃的不寻常,忙祭出一套盾甲护在了身前。

    因小看了雷刃而被劈烟了一处衣袖,大为震怒,“都得给我死!”

    双手大力张动,顿时搅动起骇人的风云,下方山峰上的树木一排排化成木屑,山石雷动,山头炸落到山下。

    林千蓝身上法衣被利刃般的劲风撕裂了几个口子,幸好她里面穿的是鲛衣,启动了防御,让她不至于内外衣都变成乞丐装。

    只见双锏合而为一,变幻为一条巨大的铁骨龙朝着林千蓝抓去。

    铁骨龙的每只爪趾都有两三丈长,别说抓住,蹭着边都够林千蓝受的。

    铁骨龙哪会只有形,带着钢铁山般地重压,辗压向林千蓝。

    林千蓝不会硬拼铁骨龙,她躲闪着,却没有中止御使着御雷魔杖,雷网盖向裘玄善。

    铁骨龙个头大,少了几分灵活度,林千蓝只要不让铁骨龙进入自己百米范围内,由铁骨龙还来的重压就压不着她。

    听到裘玄善发出一声很小的闷哼,再一次抓向她的铁骨龙停滞了下。

    噬毒发作了!

    看十多息过去了,裘玄善都没有中毒的迹象,她还以为失败了,噬魂毒没能进入他的体内。

    这下林千蓝心里大定,却是再吐出一口血来。

    她被鬼君一爪抓的不轻,因鬼君用的是力量而不是法术,鲛衣的防御作用还是在于防范法术上,不能全部卸掉力道,所以相当于元婴修士的一击,让她的五脏受了振荡。

    受伤后连服灵药的时间都没有,就不断地动用元力灵力,她的伤势再被扩大。

    裘玄善的脸扭曲得不似人脸,盯着林千蓝的眼神象是要把她磨成血沫,“敢给我下毒!”

    他倒是找对了给他下毒的。

    林千蓝没有应他。噬魂毒素既已进入他的体内,她需要的就是等毒素全面发作。

    她就不信裘玄善能抵住噬魂带来的痛苦!

    她娘亲中的刹那芳菲尽没毒发时除了手臂上有条红线外,没有任何症状,可一旦毒发,其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往往不能毒发身死,中毒的人就会自杀而亡。

    能让裘家人尝尝中毒的痛苦,林千蓝的心里的怒恨会平息许多。

    裘玄善瞪目咬牙,表情残忍伴随着痛苦。

    空中铁骨龙咔咔作响,悬到了林千蓝的上空。

    林千蓝心头一跳,想瞬移躲开铁骨龙的范围,却是空间凝滞,无法使用瞬移来。

    她还没来得及把周身的灵力转换成元力,身体已经飞了出去!

    是裘玄善向她打了一掌!

    林千蓝的五脏都移了位,疼得她差点晕过去,却因空间凝滞连用自由坠落的方法逃离都做不到。

    巨掌再拍来,林千蓝的眼前一晃,有个人影在了她的身前,接下了巨掌,同时彩光一闪,空间凝滞感消失。

    是夙无衣!

    夙无衣为她受了裘玄善的这一掌!

    林千蓝顾不得想太多,一个个雷球在裘玄善周边炸开,雷刃一道比一道急。

    夙无衣的万千的白竹剑气也不遑多让。

    在两人猛烈的攻击下,裘玄善再强的防御也给破开了。

    裘玄善终有起了逃走的念头,可他发动瞬移后,却是从空中跌落下来。

    噬魂毒素全面发作!无法再提起灵力!

    裘玄善身上的防御被破,又提不起灵力,从半空落到地上已摔个半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