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灭人门的念头
    铁骨龙变回了两尺长的双锏,巧不巧地先后砸在他的身上,半活又少了一半。

    浓稠的血水从他的五官处往外溢,这些血水是五脏六腑消融的产物。

    裘玄善疼得已发出不声音来,只有忽粗忽细的喘息证明他还活着。

    林千蓝落到离裘玄善不远不近的地方,冷冷地看了眼裘玄善,他的脸因痛苦不断扭曲变形着,从体内溢出的五脏血水把他浸成血人。

    她不打算补上一刀,给他个痛快岂不是便宜了他!

    吩咐腾二,“看好了。”

    这才服下疗伤用的灵丹。

    林千蓝受了鬼君一爪,又受了裘玄善一掌,两伤叠加,受伤不轻。

    她的伤都不是顽固伤,灵丹服下去,作用立竿见影,痛楚感立马减弱。

    腾二突然大叫,“啊!老大,夙无衣快死了!”

    腾二的一惊一乍让林千蓝握着玉瓶的手微微晃了下,她自己服下疗伤药后,正想着要不要给夙无衣送去。

    她手里的小还丹还是她哥司星澜为她准备的。

    夙无衣意外地跟司星澜合得来,两人交好,司星澜在为她准备常备的疗伤解毒的灵丹时,也为夙无衣准备了一份。

    她忙看过去,这会腾二没有乱惊乍,夙无衣是不大好。

    夙无衣靠坐在一颗大树的树干前,眼睛紧闭,嘴角处再有金光点滑落,是新溢出的精血。

    一步迈过去,林千蓝蹲在夙无衣身前,把手里的小还丹放在夙无衣的唇边,“夙无衣,服了这粒小还丹。”

    没有得到夙无衣的回应,林千蓝再用神识一察,原是夙无衣已经昏迷。

    她知道,在她到来之前夙无衣已经受伤了。

    在两人联手对战裘玄善时,她没时间去注意夙无衣伤势如何,夙无衣的表现让她以为夙无衣没有受什么致命伤,可现在看来,夙无衣受的伤很严重。

    夙无衣的头发已由她初见到的烟色变回了银色,垂在身侧,因太长而铺洒在地上,如落了初雪。

    林千蓝拿着小还丹的手顿了下,不合时宜地恍了下神。

    不过只一瞬便回了神,用另一只手捏着夙无衣的下颌,稍一用力,夙无衣的双唇微张,赶紧把小还丹放进他的口中。

    小还丹入口既化,省了她再想办法让他吞咽下去了。

    这才用神识察看起他的伤势来,他的右臂被利刃刺穿,伤及到了骨,看着吓人,只伤口处有剑气乱窜,其他的没大碍。

    内伤有些麻烦,而且妖丹上有了几丝裂痕,使得他全身的灵力紊乱不继。

    林千蓝松口气,还好,只要疗伤及时就不会有事。

    疗伤药服下后需运行功法,才能更快更有效地把药力送到伤处,但夙无衣已经昏迷,是无法运行功法的。

    这需要用外力来帮他化解药力。

    林千蓝帮是能帮,就是不知道夙无衣让不让她帮了。丹田经脉是修士的命脉,保护自己的命脉是修士的本能。

    林千蓝把手放到了夙无衣的丹田处,让自己的灵力进入夙无衣的丹田,不出意外地受到了阻碍,林千蓝尽量让自己的灵力变得柔和,不大会,她的灵力得到了允许,顺利地进入了夙无衣的丹田。

    愿意让她帮忙,化解药力的事就成功了一半。

    片刻后,小还丹的药力全部化解。

    收回自己的灵力,林千蓝又给夙无衣喂了寸长的一段不死草。

    这段不死草不是小妖本体上的,而是从种在浮音宫外花园里的那半株不死草上折下来的,药力比小妖本体上的差上好多倍。

    不死草是真正起死回生的宝药,林千蓝得到后还没用过。

    不死草能治疗肉身上的伤,也能修复金丹妖丹,不过跟同样能修复,松针精萃药力绵和,而不死草看着是脆弱的草叶子,可药性却是强悍。

    这也好理解,要是药性不强哪会得了个不死的名字。

    夙无衣是妖修,能承受得住不死草的药力。

    没用小妖本体上的叶子,是因为她不知道夙无衣妖丹上出现裂痕的原因,不敢乱修复,只用一点点不死草来防止裂痕扩大。

    处理好夙无衣的伤,林千蓝站了起来,看向裘玄善。

    从他身边流出的血水量可知,裘玄善的五脏消融的差不多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听到他喉头处发生低微的叽咕血水通过的声响,可他还没死。

    换个人,有这么强的求生意志,林千蓝心里会道声佩服而心生怜悯,因是疑似为娘亲下毒的裘玄善,林千蓝只觉着快意,不会照水镜她都知道自己的脸上挂有残忍的神色。

    体内没了脏腑,裘玄善想撑也撑不了太久,他的喉头发生最后一下叽咕声后,断了气。

    “腾二,别让他溜了。”

    林千蓝的话音一落,一个光团从裘玄善的尸体上浮起,想逃离。

    是裘玄善的神魂。

    噬魂毒下,元婴都得消融,裘玄善的神魂无可依附,只能祼着逃。

    他本想在尸身上潜伏一段时间,等林千蓝走了再逃,然后找个人夺舍。

    可林千蓝的话打破了他想的美事,他只有拼一拼。

    有腾二在,还能让他的神魂逃掉?

    一口吞了进去。

    元婴修士的神魂,大补,让腾二打了个小饱嗝。

    “哇哇!”收缴战利品的腾二用神识探进裘玄善的储物戒后,兴奋地大叫,“老大,发财了!好多好多东西!哇哇!有好多东西对老大都有用,这是……老大,是九虚玉琼树的一截树干!”

    腾二已经了解林千蓝对宝物的定义,凡是对她有用的就是宝物,没用的就是灵石的代名词,九虚玉琼树是九阶妖木,对林千蓝有用,所以只提起了它。

    林千蓝也禁不住露出了喜色。她到处寻找妖木融炼她的本命法宝百变,怎会想不到虚天宗的九虚玉琼树?

    一是她的本命法宝的级别尚低,还用不上九阶的妖木,二是九虚玉琼树是虚天宗的镇宗之宝,别说她,她师父都不一定能要来一段主干,她暂歇了打九虚玉琼树主意的心思。

    想到这段九虚玉琼树树干是从哪里得来的,林千蓝眼光一冷,晏岚说的没错,裘玄善才是真正的宗主!而裘玄善在裘家不算是有多少话语权的,可见裘家在虚天宗的势大!

    她刚过来时,裘玄善对夙无衣说万兽山脉的老妖都动不了裘家,不会是他大放的厥词,也难怪裘家会把秘密据点设在万兽山脉妖修地盘的大门处,裘家是有恃无恐。

    裘家在虚天宗外也有影响力!

    林千蓝第一次起了灭人满门的念头。

    若她只除掉害了她娘亲的裘宁阳,裘家人会放过她?

    从种种信息看,裘家人就是虚天宗的毒瘤。她视落烟峰为家,有裘家这个不安宁因素在,她的家怎能过得安稳?

    铲除掉裘家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有冥尘也不行。

    裘家人在虚天宗也不是一手遮天,对裘家不满的人太多,但以林千蓝分析,事不落到自己头上,那些人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没想与裘家人作对。

    那些人这样想没什么不对,修士的根本是修炼,什么权利名声都是浮云,谁爱要要去,裘家人要?拿去!只要不耽搁自己修炼就成。

    对裘家人不满的,或是七情六欲尚存的,还有义愤填庸的情绪;或是裘家侵犯了自己的利益了,但靠着单人惹不起裘家,只能忍着。

    想联合众人除了裘家不是不可能。

    若裘家人犯了众怒呢?或者让那些人知道裘家人他们惹得起……

    大致的思路在林千蓝脑中成形,但她对宗门的了解太少,不足以让她想出具体的方案来。

    林千蓝想到了师父,有师父帮忙,以他在宗门的地位,许多事都可迎刃而解。

    现在她能做的是等冥尘回来,然后一起回虚天宗。

    见林千蓝锁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腾二问道,“老大,都收起来了,回去吗?”

    林千蓝散开眉头,“回去。”

    扭头看向夙无衣,他还没醒。就是他醒了她不会把伤没好的他单独留在这里。

    “老大,是夙无衣用神光刷走了裘玄善的大成灵剑,裘玄善才转道去追的夙无衣。”腾二在林千蓝沉思时了部分裘玄善的记忆,“啊!夙无衣刷走了裘玄善两件法宝,裘玄善气死了!”

    夙无衣又救了她一回,要是她没追来,都不会知道夙无衣曾救过她。

    他,这是何必呢……

    “我们回万柳城。”万兽山脉不是久呆的地方,什么事等回去后再说。

    林千蓝伸手去扶夙无衣,没提防被一股不算柔和的推力推到了一边,然后林千蓝愣住了。

    夙无衣化回了本体形态,双眸依然是紧闭着的,没有转醒。

    这让她咋扶?

    夙无衣的本体有七八丈长,扶得动是能扶得动,可她该扶哪?

    这里处于万兽山脉妖修的地盘的边缘了,随时有可能会遇到高阶的妖修。尽管她跟不少妖修相处的都很好,林千蓝可没自信能跟所有的妖修打好交道。

    因之前大战,惊走了本区域诸多的妖兽,包括阶别不够高的妖修都闭门不出,现在事件平息,妖修也该出来了。

    他们得尽快离开。

    御剑的动静小,林千蓝本想着把夙无衣扶上飞剑带他离开,可这会不成了,夙无衣这么大的本体,她得让飞剑变成多大的个才行?

    想像着自己踩在一个十丈长的飞剑上的画面,真是不忍直视。御剑动静小?踩着一个十丈长飞剑动静肯定小不了。

    以夙无衣本体的大小,一般人的飞行法宝还真没那么大,因为同级别飞行法宝相比对,空间尺寸小的比空间尺寸大的速度要快。

    飞行法宝比别人的快一点,有时会逃得一条命,所以,在不损失舒适度的基础上,会把飞行法宝的空间压缩。

    这难不住林千蓝,她可是有艘灵舟,灵舟里的空间绰绰有余。

    放出灵舟,林千蓝一念下用木灵力结成一个灵力网,把夙无衣用灵力网网了放到了灵舟上。

    御使着灵舟进不去万柳城,她也不可能带着本体形态的夙无衣从城门进城,所以万柳城先不能回了。

    林千蓝给屠敖和阡风两人传了个讯,说自己有事要办先不回万柳城了,祝两人一路顺风。

    阡风和屠敖两人是来寻回药王神鼎的,现在东西找到了,他们很快会回清玄宗。

    林千蓝在万兽山脉的边缘地带找了个落脚处,开了个较大的临时洞府。

    家居小能手再上阵,按林千蓝的喜好,布置的清雅可人。

    “你确定这是我的喜好?”林千蓝抱手斜睨着芷音。她喜欢在玉榻上铺上柔软舒适的兽皮毯,芷音没拿出玉榻没铺兽皮毯,而是放置了一个竹榻。

    嗯,还真是巧,是白竹炼制的。

    不知夙无衣是怎么做到的,腾二和芷音都对他另眼看待,自夙无衣到了仙京城后,总是打擂台的两只从没在对待夙无衣上打过擂台,少有的一致喜欢。

    芷音少有的左右咕噜下眼珠,“是冥尘喜欢的。要是主人不喜欢我再换。”

    林千蓝懒得揭穿芷音,“算了,就这样吧。”林千蓝喜欢有自己独立想法的小伙伴,不管他们是灵兽还是器灵。

    在洞府外布好禁制,灵舟内的夙无衣还是双眼阖起。林千蓝用同样的方法,用灵力编成一个灵力网把夙无衣带进了洞府内。

    芷音在地毯上投了林千蓝的所好,铺上了厚厚的狐皮毯,

    橙黄色的地毯更能衬出夙无衣一身白羽的雪色来,没有一丝杂色。

    夙无衣虽没醒,但从他的气息上判断出,他的伤势基本好转,剩下的是需要时间调养了。

    夙无衣伏在地上,它左边的翅膀半展着,翅羽上面还残留着血渍。

    林千蓝为他施了个涤尘诀,清理了他白羽上沾染的血污。

    她以前见过几次夙无衣的本体,但不是匆匆一瞥,就是场合不对,没有仔细看过。

    现在有时间仔细看了。

    白色孔雀全身雪白无一丝杂色,羽毛尾端细小的绒毛随着夙无衣的呼吸起顿飘舞着,让林千蓝心里发了柔。

    她想摸毛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