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烤个鸿鹄正好
    摸还是不摸?

    林千蓝右手的几个指尖在手心里来回搓了搓。【】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她这是有毛绒控的倾向吧?

    在初遇到冥尘时,她做出了与冥尘签订契约的决定,除了腾二所说的与烟冥豹契约对她有好处外,不可否认地,她还打着若是契约了就能摸摸冥尘烟亮亮的毛的主意,尽管不占多少比重。

    话说回来,她也不是谁的毛都想摸的,虎妖那身色彩斑斓的虎皮很漂亮,但她除了远观欣赏,没有想摸的**。

    转转眼,神识探了探,确认夙无衣没有醒,还再次确认了除了妖丹外,他其他地方的伤都没大碍了。

    一根根雪白的长羽如训练有素的士兵有序地排列着,等待着她双手的检阅。

    林千蓝绝不承认是她的臆想过头了。

    恶从胆边生,林千蓝的手伸向了夙无衣的翅羽。

    按绝对时间算,她与夙无衣相处的时间不短了,却从没触碰过他的本体的羽毛。

    摸着了,手感丝滑,像是纯正巧克力在口腔里一点点溶化的感觉,让她心里起了些满足感。

    她怎么放过美到眩目的尾羽?

    出乎意料的柔软,触感轻柔地如同手中并无一物,却又让她的手掌有如被温暖阳光包裹着。

    离得近了,林千蓝的神识下,看到白色尾羽上透射出的青黄白三种光芒来。

    三色光芒不是静止不动的,它们随着尾羽上的灵力波动跳跃着,林千蓝看得细微,发现三色光芒的跳动轨迹不是无序的,而是有着规律可循,每种光芒的轨迹都不同,各自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着,相对独立又大体统一。

    光芒的运行轨迹要是刻画下来就是一种图纹。

    法纹?阵纹?都不是,又都是。不管是法纹和阵纹,都是一种纹路。

    林千蓝眼神晶晶亮地盯着夙无衣的尾羽,这是否又证明了她的那个想法,无论符纹、法纹和阵纹,在最初都同属一宗,后来才分为了符纹、法纹、阵纹,还包括少见的祭纹等不同的类别?

    她不会以为千万年来,就她一人质疑过,寻找过答案,但从典籍上没什么记载上看,即便这个猜想是真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用处,所以没人多事往典籍上记一笔。

    这又回到了修士的本分上来了,修士修炼的最终目的是成仙,是得到长生,什么炼丹炼器阵法,都是为了最终目的服务的,他们只需知其然,并利用这些小道来修得正果,而不需要知其所以然。

    真的没用吗?

    腾二从林千蓝摸夙无衣翅羽的时候就在一边旁观了,它开始以为老大是在夙无衣的伤势,后来感觉不大对,老大的表情跟她摸冥尘的毛时一模一样。

    这会老大的眼神又不对了,看夙无衣尾巴毛的样子怎么跟看到啸风狼很像?老大最喜欢吃啸狼的肉排了,遇到啸风狼都是要抓来吃的……

    腾二忧心忡忡,“老大,你不会又想吃了夙无衣吧?”老大跟它说过同种族的不能吃,意思是说不同种族的就能吃,夙无衣跟老大不同种族……

    它不想让老大吃了夙无衣怎么办?

    摸毛大业被腾二的奇特问题打断,林千蓝目光迥异地看向浮在上方的腾二,“我什么时候说要吃了他?”腾二是从哪里得出这个奇葩结论的?

    明明是要吃了夙无衣的眼神……腾二的忧心没散,“老大,夙无衣是你的道侣,你不能吃他。他这会是个孔雀,不总是孔雀,会变成人形。老大,你说过同类不能吃。”

    听着腾二煞有介事地找着理由,以来说服她不要吃了夙无衣,林千蓝憋笑憋得很辛苦,她清咳一声,逗起了腾二,“你说的有道理。要吃就趁着他是孔雀时吃,变成人就没办法吃了。”

    “啊?”腾二的七分确定变成了十分,老大是真要吃了夙无衣,那,怎么办?

    “老大,你想吃肉了我帮你抓去,刚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鸿鹄,也是白的,也是凤凰后裔,比……夙无衣肉多,比……一定比夙无衣好吃!老大,我这就帮老大抓那只鸿鹄去!”

    还肉多?她要是内伤不好,怪就怪腾二的胡诌之天赋能力太强,把她憋出了内伤。

    林千蓝在胡诌方面也有了一定的功力,她轻轻“嘶”了声,“你这个提醒提醒的好。素镯里的烧烤架太小了,只能烤鸿鹄这样肉多、个头小的。腾二,不如你回万柳城一趟,去坊市买个大的来?”

    腾二使劲摇头,“不小不小,烤个鸿鹄正好。”

    林千蓝实在忍不住,趴在夙无衣的尾羽上大笑了起来,只差要锤地打滚了。

    一人一蛇在对话时,芷音则在洞府里精修着边边角角,她一听就知道主人在逗腾二,而腾二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还在瞪着大蓝眼发怔,她也嘻嘻地笑得小身板乱抖。

    目睹多次腾二犯二,芷音知道为什么主人在腾二犯了错时总是高抬轻放了,腾二的这种纯天然不刻意地化解主人烦闷的能力,是她跟小墨都做不到的。

    这不,主人因为亲历了裘家人抓人到龙湫山做试验的事件,多少有了愤懑烦乱入心,心不静会影响修炼的,经腾二这一闹,主人心情的愉悦都传到她这里了,主人会很快排除那点烦乱的。

    “啊?”总算明白过来的腾二眨着无辜眼,“原来老大没想吃夙无衣啊……”可是,老大那眼神怎么怪怪的……

    林千蓝光顾着笑了,没注意到被她压在身下的尾羽没那么柔软了,根根发僵。

    笑完了,林千蓝站起身,顺手又捋了把最尾端的那根尾羽,真是漂亮!

    腾二还没忘,浮到林千蓝跟前,“老大,还抓不抓鸿鹄了?”

    林千蓝顺口道,“碰不着就算了,碰着了就抓。”

    腾二当了真了,“我出去碰碰。”

    林千蓝没让它走,“不许偷懒,回去修炼!修炼结束了想出去再去。”

    经历了两场大战,腾二的灵力已消耗的差不多,不赶紧恢复灵力又要消耗灵体了。也是腾二的灵体越来越凝实,消耗点不会让它散架,让它没了紧迫感。

    “哦。”知道老大是为它好,腾二不敢不听,乖乖回到了魂玉空间。

    林千蓝唤来芷音,“你在这里看着点夙无衣,要是他有什么不好及时通知我,我去修炼了。”

    同样经历了两场大战,她也需要去修炼来恢复灵力元力。

    修为高了,体内储存的灵力成倍的增多,少有把灵力全部耗尽的时候,大战了两场,她尚余有灵力来御使灵舟、寻找合适地点开洞府,安置好后续。

    她有木灵珠在,若是耗尽了灵力木灵珠会及时补给她一部分,只是今天还没达到耗尽的地步,在尚有灵力的情况下,有个性的木灵珠是不管她的。

    其实她更需要闭个小关把伤全养好了再出关,但救人救到底,夙无衣的妖丹有裂痕的事让她不太放心,不打算闭关了。

    芷音应喏,“嗯!”

    ※※※※

    林千蓝在临时洞府的房间恢复好了灵力,进了浮音宫。

    承仙池里的元气经过她不断的吸收变得稀薄,要不了多久元气就消耗尽了,再回到吸收雷灵气来转换成元力的状态。

    从奢入俭不太好受啊。

    林千蓝只是感慨下。虽然她现在吸收的还是纯正的元气,但紫气珠的成长明显放缓,里面的紫色菱形晶体也没再发生大的变化。

    在经历了天道借由冥尘的罚雷再一次想劈死她之后,林千蓝一度高度迫切地想让元力快些进阶,在修炼时间安排上侧重于元力的修炼。

    结果是她有力地亲自验证了什么叫欲速则不达。

    紧迫感常在的情况下,在回到仙京城闭关的头一个月里,每次修炼元力前都要好一阵子才能沉下心神来,想侧重于修炼元力,却比以前的修炼时间更短。

    一个月后,她意识到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由此带来了不良后果,及时修士了急于求成的心理,不再侧重于修炼元力,而是跟以前一样,同时修炼体术、元力、灵力,因修为有进阶的趋势,反而向灵力修炼倾斜。

    也是对她心境的又一次打磨,有了这次的磨炼,她在闭关半年后顺利地闭起了死关,并得以顺利修为进了两阶。

    林千蓝现在的心态摆得很正,对紫气珠的成长速度持放羊的态度,也就是顺其自然。

    在元力修炼方面,林千蓝没有典籍可参阅,胡乱地急功近利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不如顺其自然地修炼。

    误打误撞修炼出了元力,直到筑基才不再影响到她灵力的修炼,未必没有以前修炼的天衍雷诀功法有瑕疵的原因。

    现在她修炼元力的功法是她综合了御天录、颜十四前主人的元灵气经脉运行之法而自创的,还借助了妖修修炼的方式,不用他人指出,她自己都知道肯定有瑕疵。

    元力的等级越高,出了差错所带来的后果越严重,有灵力修为进阶能延长寿命打底,她在元力的修炼上不再急功近利,她要的是稳步提升。

    心静如止水,修炼起来顺利无比。

    林千蓝把元力收归入紫气珠,睁开了眼。她坐在青玉莲台上没急着下去,拿出了一片空白的神核碎片。

    她原本得了两个神核碎片,一个是她的战利品,在蚩祖空间用来给裴禄填充元气了。

    她手里的这个,是身具诡异运气的钱骏顺手从一群灭蒙鸟和两只狰虎那里得来的,两个碎片里都没了元气的存在。

    林千蓝这会拿出来,是因为她昨天晚上又做了个有关大人和戚浅儿的梦。

    梦里,一个比浮音宫更为宝相威严的大殿里,正中一个精美绝仑的白玉台,大人在白玉台上沉眠,飘渺的仙气环绕着白玉台不散不离。

    而在大人的前额上,覆着一块紫色的晶片,像是凡人女子贴的花黄。

    不多会,戚浅儿出现在大殿内,对沉眠着的大人行礼后,走近了白玉台。

    “大人。”戚浅儿轻声呼喊着,她的目光总是飘移到大人前额的紫色晶片上,“大人,你可醒来了?”

    大人没给她任何回应。

    “大人还没醒啊……大人好美!”戚浅儿是由衷的赞叹,眼睛都迸发着光芒。

    但她说好美时目光是落在晶片上的。

    戚浅儿等了一会,又喃喃了一声“好美”,轻盈地抬起手,伸向大人,方向是大人的前额。

    她的手刚要触碰到白玉台的边界,猛得像是被烫着般缩了回来,她的脸色顿时煞白,眼神里有了一丝慌乱,扑通跪倒在白玉台前,叩头告罪道,“大人宽恕,浅儿只是太崇敬大人了,想与大人亲近些……大人……”

    没等梦到大人的反应,她便醒了。

    林千蓝对大人和戚浅儿之间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不是太在意,她在意是的大人前额的那个紫色晶片。

    在前两次的梦里,大人的前额是没有紫色晶片的。她想起了冥尘有几次前额上显出了红色火纹。

    大人原就是这个紫色晶片,以前是隐去了,而这次大人是睡着的,然后睡着了显了原形?

    还真有可能。

    紫色晶片只是看着像凡人女子贴的花黄,她看得仔细,紫色晶片跟大人的前额太贴合,没有任何缝隙,说是从前额上长出来的更恰当。

    紫色晶片的正面是个尖核状的十二边形。

    她手里的这个神核碎片不是一个完整的面,但从现有的完整棱长和半半截截的棱长走势看,有十二边形的可能。

    尖核状,也可释义为菱形。

    她之前跟她的紫气珠里的紫色菱形晶体对比过,紫色相似,但紫气珠里的紫色菱形晶体上的面不是十二边形。

    神核碎片是黄色,代表着土属性元气,而紫色,元气属性是雷。

    难道她梦里的大人不是上界或者仙界的人物,而是神界?

    “看来我真有可能修着仙修着仙,一不留神,修了个神出来啊……”林千蓝自我调侃着,再把神识探入神核碎片,依然没能从中得出更多的信息来。

    再次做起了有关大人的梦,林千蓝重视了起来,打算等冥尘来了把梦的事告诉冥尘,看他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