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为什么红脸
    等林千蓝从房间里出来已过去了一天,腾二早跑出了魂玉空间。

    而夙无衣的脸色是不太正常,他白皙如玉的脸上多了粉色。

    林千蓝走了过去,问道,“夙无衣,你中毒了?”

    夙无衣垂着眼道,声线略低,“没有。”

    夙无衣的气息多了一分急促,想到他妖丹上的问题,这也属正常,除了他的脸色不对外,林千蓝没看出其他的症状来,夙无衣坚持说没中毒,林千蓝不再重复问了。

    林千蓝没有走,在夙无衣对面坐了下来,问道,“夙无衣,你是来找我的?”

    夙无衣道,“不是。”

    林千蓝这个窘哟……心里五味杂陈,还没等她体味出中哪五味时,听到夙无衣又说了声“是”。

    解了林千蓝的尴尬了,“到底是还是不是?”

    夙无衣还是垂着眼,“我在寻找一样东西,想找到后再去虚天宗找你。”

    “你要找什么东西?”

    “我们孔雀一族的灵物。”

    林千蓝这下知道夙无衣为什么会出现在万兽山脉了。

    万兽山脉延绵不知多少万里,最深处是妖修的地盘,说是里面的妖修各个种族的都有,包括孔雀一族。

    因为认识了夙无衣,林千蓝在司家藏书楼查找资料时,顺便查了夙血山脉里孔雀一族的资料,意外发现夙血山脉里的孔雀一族,只是五阶的红羽孔雀,神兽血脉非常稀薄,灵智不高。

    腾二判断出夙无衣是七阶的,不可能出自于红羽孔雀一族。

    不光夙血山脉,整个瀛洲岛都没有七阶孔雀一族的生息地。

    在夙昔山谷跟夙无衣相处时,是林千蓝说的多,夙无衣多是在听,很少说起自己的事,林千蓝一直不知道夙无衣的来历,和他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在夙昔谷里。

    据说凡属孔雀的种族,无论是哪种等阶的后裔,都喜欢群居。

    夙无衣来万兽山脉来寻找孔雀一族的灵物,他的来历明了,“你出身于万兽山脉的孔雀一族?”

    “嗯。”夙无衣终于抬起了眼帘,他的眸光却是偏向一边,没看林千蓝,因他转了头,部分银发落到了前面,遮住了他的半边脸。

    见夙无衣不想多谈他的身世,林千蓝换了问题,“你去过南邺洲岛。”

    夙无衣的脸微低一下,“去过。”

    林千蓝无可奈何,“你是司家代替我哥的那位外姓长老。”

    她指的是在兽潮期间,专砸丹宝的那位。

    她开始没怀疑,尽管他总在她周围砸丹宝,可打听到的是此人与她哥司星澜交好,太有可能受他哥的嘱托顺手帮她了。

    兽潮期间各种气息太杂太乱,腾二嫌臭,不是有需要,它都是屏蔽着外面的气息的,所以没能及时发现是夙无衣。

    加上夙无衣的气息也隐藏的很好,后来回想了下,夙无衣虽离她不远,却总是处在尽量远离腾二的方向。

    怀疑是在她特地过去道谢时,从他身上泄露出一丝妖修的气息来,被她察觉到了。

    与她哥交好的妖修,据她所知,只有夙无衣一位。

    在知道是夙无衣后,林千蓝的感觉是哭笑不得,想的是夙无衣怎么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是哪位高人为他指的高招?夙无衣自己绝对想不出这种招数。

    “嗯。”夙无衣再偏了偏头,在林千蓝的角度,只能看到的一点侧脸了。

    夙无衣的举止太奇怪,林千蓝想的是,莫非是她给夙无衣服的不死草有副作用?

    典籍上只说不死草的药性强悍,没有提及副作用的事。不死草在现在的云琅界已属传说中的灵药,典籍上记载不详也是可能的。

    要真是这样,则要怪她自作主张了。

    “夙无衣,你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芷音一定会在夙无衣醒来后,跟他说清他在昏迷期间都服了什么药,“是因为不死草?”

    “没有。不是。”

    林千蓝从中听出些慌乱来。夙无衣不拿正脸对着她,是因为副作用体现在脸上?

    直接用神识探察不大好,那么……

    她一闪到了夙无衣的侧面,与他的脸对个正着,出手疾如闪电,撩开遮在他面前的银发,却不料想看到了他脸上的神色——分明是难为情。

    林千蓝不敢相信地眨了下眼,再看,是难为情,除了难为情,夙无衣的脸上还爬上了红晕。

    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夙无衣,一下子愣住了,撩着他银发的手僵在了那里。

    服了不死草的副作用不会是红脸吧?

    想到夙无衣是在她问起他是否去过南邺城才偏过的头,夙无衣的难为情,是因为她揭穿了他在南邺城隐藏身份呆在她身边?

    林千蓝原是哭笑不得,这会只想笑,在她印象里从里到外、从内涵到举止都清傲完美的夙无衣,怎么还会有如此单纯的一面?

    林千蓝的行动太过出其不意,夙无衣没能阻止,被撞个正着,夙无衣澈蓝的眼睛里慌乱猛得增多,可不一会,便平息了下来,“抱歉……我以后不会再那样做……”

    林千蓝知道她这会绝不能笑,忍得辛苦也忍住了,慢慢收回撩着银发的手,嗯,夙无衣的头发的手感还是一样的好。

    想起自己趁人之危偷偷摸了他的毛,有点心虚。这一心虚,倒是有利于忍笑,“没什么抱歉的,你帮了我我还是要谢你的。不过,我很想知道,是谁出的主意让你在暗中帮我的?”

    夙无衣脸上的难无情渐渐消失了,但红晕还在,“是颜十四。”

    林千蓝怎么一点都不觉着惊讶呢?想出这种烂俗到家的昏招的高人非颜十四莫属。

    林千蓝好心提醒道,“你以后不要听颜十四的,她的馊主意多的是,不小心就会被她坑了。”

    颜十四要是能想出好主意,那她也不会追着南宫泠好几年都没成功了。

    “以后不会了。”

    提到颜十四,林千蓝有摩拳擦掌的冲动,“颜十四就是个坑货,她除了不敢坑冥尘和萧尧,谁都敢坑。”连有推演天赋的裴禄都被她坑到了。

    林千蓝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对夙无衣说话的态度变得随意起来。

    不光是态度,她转到这边时本是站着,这会已就地坐了下来,坐姿也是随意的,怎么舒适怎么坐。

    “我并非全是听她的,我想与你一起渡过恶煞海。”

    “你想乘坐我的灵舟,怎么不直接说——”林千蓝咽回后面的话。不是夙无衣不想直接跟她说,而是她趁着夙无衣闭关的时候去了南邺洲,夙无衣没机会说。

    夙无衣真对她说了,她会同意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是想等兽潮过后再来找我?”她原打算的是兽潮过后才离开,可小墨那边出了变故,不得不提前走。她是悄悄走的,猜到那人是夙无衣,她当然要瞒了他了。

    夙无衣已恢复了常色,“是如此。”

    ※※※※

    腾二进了洞府,把一只白色大鸟扔在了一边,问芷音,“老大出关了没有?”怕林千蓝还在修炼,它没有给她传音。

    “主人出关了,她在夙无衣的房间里。”

    “啊?”腾二问道,“夙无衣是孔雀还是人?”

    芷音知道这个典故,唇角已扬了起来,“是人。”

    腾二放心了,卷着那只白色大鸟进了夙无衣的房间。在它看来,不设禁制的房间都是让人随便进的。

    一看到林千蓝就神气地囔道,“老大!我抓着鸿鹄了!”

    夙无衣的房间没有禁制,相应地,外面有什么声音都能传进来,腾二回来的动静不小,林千蓝和夙无衣都听到了。

    在腾二问芷音夙无衣是孔雀还是人时,林千蓝扫了眼夙无衣,见他不像是听懂内里含义的,跟腾二同时放了心。

    腾二一进来,先站起来的是夙无衣,他看到被腾二扔到地上的鸿鹄,面色一肃,“它不能抓。它是落金鸿鹄一族的族人。”

    看到腾二卷着鸿鹄进来,林千蓝不禁扶额,腾二这二犯的,怎么就不想想夙无衣的本体是孔雀代表着什么……

    腾二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抓?”

    夙无衣道,“落金鸿鹄一族的族长是九阶。”

    九阶妖兽……林千蓝赶紧扫了眼鸿鹄,还好,没死,问腾二,“你是在哪里抓着的它?”

    腾二说它看到了一只鸿鹄,林千蓝以为是在万兽山脉的外围看到的,外围有一种三阶的鸿鹄鸟,灵智不够,不成族群,抓就抓了。

    这只鸿鹄的头顶有一束淡金色的顶羽,应是夙无衣所说的落金鸿鹄了。

    腾二道,“离龙湫山不远。”

    腾二还真是不辞辛苦……一来一去光路上就好几个时辰,“你说的在路上看到的鸿鹄说的就是这只?”

    “啊,就是它。在去追裘玄善的时候看到的,我今天去抓的时候,还没到龙湫山就碰到了它了。”

    该赞腾二的运气好?“先把它松开。”腾二是用灵力凝了一根风绳绑着的,它抓鸿鹄是为了吃肉,哪里会在意在路上会不会把鸿鹄弄死了,绑得很紧,鸿鹄没死但被勒晕了。

    林千蓝过去往鸿鹄的口里塞了粒小还丹,随着药力的化解,鸿鹄的气息慢慢增强。她没起身,扭头问夙无衣,“抓个他们的族人,落金鸿鹄的族长不会知道吧?”

    过了龙湫山不远就进入妖修地盘,实际上离妖修真正的聚居地还非常之远,跟人修中化神老祖轻易不在人前露面的做法相同,妖修的族长轻易不会离开族地。

    夙无衣道,“它还没有成年,出了族地一定会有成年的族人护卫。”

    言外之意,若跟着这只鸿鹄的是族长,现在就已经知道了。

    腾二眨巴下眼,“我没看到有别的鸿鹄,要是看到就是一起抓来了……”这只这么小,都没多少肉……腾二看老大跟它使眼色,下面的话没说出来。

    夙无衣猛得望向外面,“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