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抓了小的引来大的
    洞府百米远处站着一位女子,最惹人眼的是她发间斜插着的一束淡金色的轻羽,金光在轻羽上流转,时隐时现。

    女子身量娇小,体态轻盈,束腰素衣外罩了件绘有同样淡金色羽纹的素色轻纱,周身没有任何灵力波动。

    林千蓝不会把她往没有灵力的凡人女子上想,气息灵力收敛的让她看不出端倪的,只有修为至少高她一大阶的大能修士。

    从女子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从她那双充满灵慧的眼眸里散发出来的眸光并不咄咄逼人,却让人不敢小看她一分一毫。

    看到女子不好惹,腾二知道自己闯了祸,两个眼珠丢溜溜地转,偷瞄着林千蓝,怕老大罚它。

    林千蓝没怪腾二,从事头说起,要怪只能怪在她这个推波助澜的主人身上,怪她没问清腾二的目标鸿鹄是个什么样的。腾二是个什么样的她比谁都清楚,只想抓个能吃的管是什么种族的做法很腾二。

    以腾二的理论,这小鸿鹄还没化形,老大能吃。

    见林千蓝带着鸿鹄出来,女子脸上总算有了一丝动容。

    小鸿鹄只是被勒晕了,被林千蓝喂了粒小还丹后很快就醒过来了,在洞府里看到都是陌生人,其中一个还是抓它的腾二,它一声都不敢吭,夹着翅膀缩在一边。

    在夙无衣说‘来了’时,小鸿鹄头上的那束金羽动了动,它知道是它的长辈来了,但它还是很识实务,依旧不吭不哈地缩着。

    说它小是因为夙无衣说它没成年,但个头不小,林千蓝是是抱不了,又不好把它捆起来,还好,小鸿鹄很配合,林千蓝说让它跟他们一起出去,小鸿鹄点着头跟在了林千蓝的后面。

    出了洞府,小鸿鹄见到女子很激动,却没敢往女子那里飞,只在林千蓝身侧啼了一声。

    腾二将功赎罪地及时传音为林千蓝翻译,“老大,它说它没受伤。”

    是个聪明的,只是碰到了腾二这个二愣子,不由分说上去就捆起来的,没给它的聪明有发挥的机会。

    这回它的聪明有了用武之地,出来后见到来救它的长辈没有立即往长辈那里飞,是因为它知道,抓它的这些人不会让它飞过去的。

    告诉长辈说它没受伤,也是为了不让双方打起来,因为一旦打起来,不管双方谁输谁赢,先遭殃的会是它这个俘虏。

    林千蓝都有点喜欢上这个聪明的小家伙了。

    不用小鸿鹄开口,女子也已看到它没受伤,面色比之前舒缓了些,她缓步走来,却是一步几十米,两步到了离洞府十多米外站定,说道,“我家小辈叨扰多时,我来接他回去。”

    一口抹去了小鸿鹄是被他们抓过来的事实,女子说得言词诚挚,给人以话由心衷的感觉。

    这演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如女子所说,小鸿鹄是来他们这里玩了个一日游呢。

    林千蓝不会真相信高阶的妖修会这么好说话,女子不过是因为小鸿鹄在他们的手上,有所顾忌才没一上来就硬抢。

    若是她信了,二话不说把小鸿鹄交了出去,等待她的不会是双方化敌为友,女子高高兴兴地带着小鸿鹄离开的臆想画面,只会是女子对他们雷霆般的击杀!

    夙无衣传音道,“落金鸿鹄一族有声惑的天赋。”

    林千蓝还以为是女子演技了得,在家里后辈在他人手上都能强忍下这口气,话说得这么由衷,原来是天赋能力的加持,她想让他们有这种感觉,从而信了她的话。

    林千蓝的结论是,“鸿鹄的声惑天赋不如狐族的魅惑能力。”

    颜十四自从狐族圣地得到了狐族传承,魅惑能力噌噌地上涨,开始时她都中了几回招,差点把颜十四当成知交好友。中的招多了有了抵抗力,现在对颜十四施放的魅惑她能做到视为不见,还会品头论足的嫌弃一番,气得颜十四直想伸爪。

    女子的声惑跟颜十四的正宗狐族魅惑相比太小儿科了,林千蓝没觉出来是因为她没受一点影响。

    夙无衣回传,“是不如颜十四。”

    林千蓝淡定地对女子道,“我是愿意让小鸿鹄跟前辈走的,可前辈总要给个保证吧?”

    女子见对方没受她的声惑影响,知道这事不能以她的意愿进行下去了,但还是没起怒,“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想必你不想此事达到动用武力的地步吧。我只想接回我的小辈,对你没兴趣。”

    前面是淡淡的威胁之意,后面又给了林千蓝一个暗示:对你没兴趣意味着不会杀你。

    林千蓝听懂了暗示,可她要的是明示,明确的保证。

    她不是怕女子,真要动了手,未必是她这方输,不提各有手段,她这方可是有个超级挡箭牌小鸿鹄。

    她在小鸿鹄身上是做了手脚的,不信女子想不到,敢冒这个险。

    但能不结仇就不结仇,不打,还有化解仇怨的可能,一旦打起来了,这仇,算是真正结下来了。

    不想结仇并不意味着妥协,“正因为是前辈,我才会向前辈要个保证。”

    落金鸿鹄头上的那束淡金顶羽的金光点越多,在族里的地位越高。

    这位女子头上顶羽所化的轻羽装饰金光点闪烁不断,她在族中至少是位长老。

    还有几成她是族长的可能,因为夙无衣说落金鸿鹄的族长是个雌鸿鹄。

    女子没露出怒意但也收回了方才微霁的面色,“我家小辈来此处并非出于自愿。”

    林千蓝没想退让,“我们是不经前辈同意把小鸿鹄带来了。不过,前辈应是清楚,小鸿鹄是进了人修的地盘,我们这样做并没有什么错。

    而且,我们并不想阻止前辈带走了小鸿鹄,既然前辈对我没兴趣,这保证就是一句空文,前辈这样推托,我会以为前辈对我起了兴趣呢。”

    人修与妖修之间有约定成俗的规矩,人修无故进了妖修地盘,妖修可以无理由杀了,反之亦是。万兽山脉外围属人修的地盘,所以妖兽虽多,但很少有人修会遇到妖修。

    腾二是在不到龙湫山的地方抓住的小鸿鹄,那里还属人修的地盘,小鸿鹄到了人修的地盘上被人修抓住了,按上面的规矩,腾二没做错什么。

    腾二之前看到小鸿鹄的地方是属妖修的地盘了,它要是在那里抓住的小鸿鹄,没理的可是他们这方了。

    还是得赞一下腾二运气好,没到龙湫山就遇到了小鸿鹄,要不,以腾二的二到底的精神,管是人修妖修地盘,抓住就是它的地盘。

    林千蓝不相让的态度让女子知道再说下去对方也不会上当,倒是爽性,干脆地起了誓,说只要他们放回小鸿鹄,她决不对他们出手。

    林千蓝没有立即放回小鸿鹄,而是从素镯里取出一个玉瓶来,拿出一粒灵丹给小鸿鹄服下。

    确定了对方有后着,女子的眼光比之前锐利了些,她也暗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否则,即便杀了这些人,她的这个小辈也活不下来了。

    林千蓝为小鸿鹄服下丁君雾花花毒的解药时,暗中观察的是夙无衣的反应。

    她当初为夙无衣下的就是这种毒,再见到她用同一个手段,夙无衣会怎么想呢?

    不是夙无衣毫不介意了,就是他掩饰的好,夙无衣的反应就是没什么反应。

    林千蓝是在给小鸿鹄喂小还丹时下的手,小鸿鹄那会还晕着,对带毒的冰针刺入体内无知无觉,醒来后它也没提灵力,所以并没有毒发,要不是林千蓝给它服下解药,它都不知道自己曾经中过毒。

    给它服下解药林千蓝放了行,小鸿鹄急跑了几步,到了女子的身边,低头认错。

    女子没有责备它,却是没立即离开,而是看向林千蓝的左臂,忽地忽地疾声道,“素镯!你从哪里得来的?”

    女子的话让林千蓝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她抬了下左手臂,把素镯从衣袖中全露出来,“是一位长辈送给我的。”

    听到林千蓝说是长辈送的,女子的声音不那么疾了,问道,“你的那位长辈是谁?”

    女子认出了素镯,显然是认识素镯的前主人。

    林千蓝知道的素镯的前主人有两个。

    素镯是她的娘亲留给她的,而娘亲是从倪非那里弄来的,她的娘亲和倪非,谁是女子认识的?

    林千蓝忽然想起裘玄善说的话,他说连万兽山脉的几个老妖都不敢动裘家,林千蓝一直想不出其中原由。

    裘家是势大,可跟妖修势力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能让裘玄善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是裘家有让万兽山脉妖修所忌惮的地方。

    女子是万兽山脉的大能妖修,她认得素镯……那么,裘家让万兽山脉妖修忌惮的是……倪非!

    倪非为裘家人所钳制,所以万兽山脉的妖修才不敢对裘家人做什么,裘家人才敢把裘家的一个据点设在妖修大本营的门口。

    裘家倒是没自大到以为挟持了倪非,裘家人能在妖修地盘上为所欲为了,只把据点设在妖修地盘以外,而不是里面。

    林千蓝很快就能知道她的这个猜测对不对,她摸了下素镯,“是宗里的倪非前辈。”

    女子微眯了下眼,一道厉色从她的眼底划过,“你是虚天宗的人,你是裘家人。”

    果然如她所猜,林千蓝可不想让女子误会,“我是虚天宗的弟子不假,但我不是裘家人,而且,我与裘家有仇。”

    女子略一思索,“龙湫山是你毁的。”

    从女子的态度,看出她对裘家人是很没好感的。敌人的敌人不能为友,也要争取不为敌,顺便能在女子这里刷好感度的事,林千蓝怎能不承认?“是我。裘玄善也是我杀的。”

    女子不以为然地轻哼了声,“裘玄善算是什么东西。”

    此一时彼一时,林千蓝还想从女子这里得到些倪非与裘家的信息,拍马的事她也会,“前辈说的对,他现在已不是个东西了。前辈,不如到我的洞府一叙,我这里有倪非前辈所送的玉琼液,晚辈做个顺水人情给前辈如何?”

    她手里的,还是在悟心崖时从倪非那里顺来的那壶玉琼液。玉琼液只有在第一次服用时对神识的增长明显,以后再服用效果就差远了。

    林千蓝在倪非面前服了两次了,再服作用不大,得了后没喝收了起来,只给小墨和冥尘品尝过,师父那里有用不着她的,她就一直收在素镯里。

    一个红玉壶托在了林千蓝的掌心,上面还留有倪非的气息。

    小鸿鹄明白又不是十分的明白,前一刻还剑拔弩张的双方,下一刻就坐在一起品尝起好喝的东西来。

    再回到让它产生了怯意的洞府,它心里的怯意渐渐消散,还大着胆子跟把它抓来的腾二交流起来,很快,它就发现腾二的真面目,一点都不怕腾二了。

    在判定林千蓝没有撒谎,倪非对林千蓝有一份晚辈情谊在后,女子告诉了林千蓝她的名字,雪飞彤。

    林千蓝心知肚明,告诉她是想让她在倪非面前提及雪飞彤这个名字。

    夙无衣说对了,这个名为小雪呆的小鸿鹄是出来历练的,雪飞彤是带它出来的长辈。

    落金鸿鹄一族在成年时才会排族名,小雪呆是小鸿鹄的乳名。

    小雪呆自己跑到人修的地界来,跟林千蓝还有一定的关系。

    龙湫山的整座山被炸平,引发的动静不小,再接着,与裘玄善的一场大战,这两处地方的妖兽四散,消息很快经它们传了出去。

    雪飞彤听到消息后,把小雪呆留在历练用的洞府里,她亲自过去。

    她走了后,小雪呆偷偷溜了出去,去了它向往已久的人修地盘,结果到了人修地界新鲜感还没过,就被腾二抓住了。

    腾二听了有点犯懵,传音问林千蓝,“不是小雪呆,我看到的那个鸿鹄是哪个?”

    林千蓝都没看到哪里知道是哪个?

    当时事态紧急,她哪会注意到路过的都是些什么妖兽?还具体到哪一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