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是妖王
    “老大,不是小雪呆,那我——”

    林千蓝及时地制止住了腾二的计划,“哪个鸿鹄都不许再抓!我保证不会吃夙无衣。【】”这后一句听起来太可笑,可对腾二就得说个明明白白才行。

    还好,她这是传音,只传给了腾二一个听,否则让夙无衣听到了,她怎么解释什么叫保证不会吃他?

    “哦。”得到了老大明确的答复,腾二这回是真放心了,不再提抓鸿鹄的事了。

    雪飞彤对龙湫山的被毁还是很乐见的,连带着,看林千蓝顺眼了许多。

    在从林千蓝这里再也问不出与倪非有关的事后,雪飞彤带着小鸿鹄起身要走,却是又转过身来,问一直少有说话的凤无衣,“你是孔雀一族的族人,为何与一个人修结成道侣?”

    本命羽翎还不回去,林千蓝没有自封清高地束之高阁过,依然用来当发带用。雪飞彤是与孔雀一族有渊源的鸿鹄一族,认出她头上戴的是孔雀一族的本命羽翎很正常。

    夙无衣眸光澈清,“我所愿。”

    即便林千蓝心里并不认同什么道侣不道侣的,用一个契约绑着就是道侣了?但也觉着夙无衣的回答很对她的胃口。

    我所愿,加上夙无衣坚定的语气,意思是我自己乐意,你管得着吗?

    雪飞彤耸了下鼻翼,“冥顽不灵。你好自为之吧,人修善变。”

    当着林千蓝面说她善变,林千蓝还真不能反驳,她要说自己不善变,不是变相地承认了夙无衣是她的道侣了吗,哪怕是无意的,她都不会给夙无衣这个错觉。

    她不想做的事,谁都勉强不了。

    一看就知道夙无衣没听进去,雪飞彤转而不大满意地看向林千蓝,“你倒是得天独厚。别辜负他的信任。”说罢,抓着小雪呆一闪不见。

    雪飞彤最后一句所说的“他”指的是倪非。

    雪飞彤从林千蓝这里打听着倪非的近况,林千蓝也从雪飞彤那里知道了许多倪非的往事。

    倪非在妖修中的地位很高。

    倪非是妖族的王!

    妖族的王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实力高了就能当王,妖族自有一套选出妖王的方法。

    妖族的妖王只会有一个,一旦选出,除非身死或飞升,否则不会再有一个妖王出来。

    与悬赏阁给出的资料不符的是,倪非早与虚天宗的创宗修士殷士荆解除了平等契约,并不是在殷士荆飞升前解除的。

    倪非被选为妖王时,他还与殷士荆有平等契约在身,但妖王是不能与人修有契约的,殷士荆知道后,主动与他解除了契约。

    因两人都是自愿,没因解除契约受太大的影响。

    在解除契约之前,倪非与殷士荆同修炼近千年,感情亲密。

    解除契约之后两人也没立即分开,而是还一起修炼、历练。

    为了回报殷士荆,倪非答应会在自己飞升前帮殷士荆看顾着虚天宗,是以倪非留在了虚天宗。

    但那时倪非是来去自由的,作为起着镇慑作用的太上长老,倪非只需在必要的时候露个面即可,不用总是呆在宗内,他那些年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呆在妖修聚居地,修炼之余,处理着妖族内部的各项事务。

    他是妖王的事,虚天宗很少有人知道,所以对倪非的记载上没有提到。

    直到一万多年前,倪非不慎被裘鸿钧设计成功,立下了本命誓约,困在了虚天宗内。

    因着殷士荆的关系,倪非对其他几家虚天宗创宗修士的后人都很熟悉,一代代下来,可以说都是倪非看着长大的。

    裘鸿钧是其中一位,裘鸿钧温润儒雅,遇到再大的事都不急不火,而是想办法解决,他头脑能力都够,暗中为虚天宗解决了许多麻烦。

    有些麻烦事是倪非这个太上长老该出面的,但因倪非在妖族那边,赶不及时,裘鸿钧便代为处理了。

    倪非归来,对帮他的裘鸿钧自会酬谢,裘鸿钧则是大方接受。

    一来二去,倪非与裘鸿钧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可以说两人从认识到裘鸿钧设计倪非,有着两千多年的时间,时间很长,却没能让倪非认清裘鸿钧的真正为人。

    只能说裘鸿钧太会道貌岸然。

    倪非具有破妄眼,能看穿一切虚妄,却看不穿裘鸿钧人心的虚伪。

    倪非善推演,但推演术对推及到自身时,不是推演不出,便是推演出的东西非常少。

    不防备间,中了裘鸿钧为他下的幻毒,在裘鸿钧的诱导下发下了本命誓。

    裘鸿钧看中的除了倪非的实力外,还看中了他妖王的身份。

    也正因为倪非妖王的身份,裘鸿钧是无法让倪非跟他签订主仆契约的,连平等契约都不行。

    所以他才使计让倪非立下了本命誓约。

    倪非是妖王,怕妖族有什么密不可宣的方法能破解本命誓,裘鸿钧在誓约里加上了限制倪非不能离宗太远的条目,让倪非回不了妖修地盘。

    裘鸿钧不知准备了多少年,倪非立下的本命誓约没有任何漏洞,妖族的人知道后,除非他们不顾他们王的命,否则,只能忍气吞声地认了他们的王被滞留在人修的宗门里不得回族。

    知道并不是裘家在妖修地盘也有影响力,是裘家借助的倪非的身份让妖修不敢动他们,林千蓝松口气。

    这样的话,把裘家从虚天宗拔除出去,裘家就会倒了。

    因人修与妖修的复杂关系,拔除裘家的事,是指望不上万兽山脉的妖修能帮忙了,省得引起其他人修的误会。

    雪飞彤为什么把这些旧事全告诉了初识的她,一是相信她所说的,她与倪非关系良好的话,再有,她立誓说她会尽所能地灭了裘家,雪飞彤告诉她这些是希望对她灭裘家的行动有帮助。

    “雪飞彤会是落金鸿鹄一族的族长吗?”雪飞彤只对她说了个名字,没提任何与落金鸿鹄一族有关的事,包括她在族内的身份。

    但从她知道的倪非的、裘家的事很多方面,还有她对夙无衣是秉着长辈对晚辈的态度上,林千蓝有七分猜她是族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