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磊落和不磊落
    “老大,她是族长。”腾二很肯定。

    “小雪呆跟你说的?”

    “它没说。我从它说的话里知道的,我问它们族里谁最厉害,它说是雪飞彤,它们族里最厉害的不是族长吗?”

    林千蓝见腾二跟小雪呆在一边嘀嘀咕咕,还想着不知道腾二被小雪呆套了多少话去,结果腾二竟然还套回些话来。

    常常真愚,偶尔,腾二也会大智若愚的嘛……

    “嗯,不错。”林千蓝倒是想多夸一下腾二,可对腾二不能夸多了,怕它翘尾巴。

    说它句“不错”,已经让腾二摇头摆尾了,“小雪呆还想从我这里打听老大的事,当我傻啊!哼哼,它才傻,连我是个腾蛇都看不出来。老大,我跟你说,除了小雪呆,还有他们其他的幼生期的族人出来历练……”

    看来腾二套了小雪呆不少话出来啊……

    林千蓝想弄清雪飞彤的身份是为了做到心中有数,起码这会她对落金鸿鹄一族的事不感兴趣,用分派任务的方式让腾二先停止了长篇大论,“腾二,这事以后再说。你还记得上回南宫泠取水的山泉吗,去帮我取些泉水过来。”

    “啊?哦。”腾二卷起林千蓝手里的法器玉壶出去了。

    芷音没忘记她家居小能手的称号,雪飞彤一走她就从浮音宫里出来了,在这会已把之前雪飞彤小雪呆用过的桌榻等物收了起来,换上了一套新的。

    林千蓝很想问问芷音,她是谁家的器灵?林千蓝可没有洁癖,再说,一个清洁法诀什么东西不是干干净净?用得着换套新的吗?

    芷音不是为她,是为夙无衣更换的。

    林千蓝瞄了眼夙无衣,是好看,芷音也是个看脸的吧?

    “主人,我沏了花乌灵茶。”

    林千蓝坐过去,别有深意地放慢语速道,“有心了……芷音……”喜欢品茶的可不是她。

    芷音也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主人看得透透的,她同时也知道主人从不在这种小事上与他们计较,对林千蓝调皮地眨了下眼,一闪回了浮音宫。

    洞府内只剩下了林千蓝和夙无衣。

    经雪飞彤提起道侣的事,林千蓝与夙无衣再共处一室,没了之前的随意,她对夙无衣客套地笑了下,“这是花乌灵茶,坐下品品,看与君夜茶哪个好。”

    夙无衣点头坐了下来。

    一时无话,两人静静地品了几杯。

    林千蓝想好了说什么,问夙无衣,“我很快要回乌柳城,你呢?”

    夙无衣没有去过乌柳城,所以腾二说没有他的气息。

    她跟阡风和屠敖几个再入万兽山脉时,夙无衣已在万兽山脉里了。

    夙无衣没看到她,他是感应到了本命羽翎,遁着本命羽翎的位置找了过去。

    在离龙湫山三十四里外的地方遇到了从一个方向遁来的裘玄善,因两人都是往龙湫山方向的,双方各有防备,在将要并汇时停了下来。

    当时夙无衣是变换了容貌,裘玄善以为他是听到龙湫山的动静前的的人修,警告性地盯了他一眼,并没有多在意他。

    停下来时,夙无衣用神识看到了林千蓝。

    在看到裘玄善斩出的剑光是林千蓝的方向,夙无衣当即用了三色神光,刷走了裘玄善手里的大成灵剑后,往万兽山脉的妖修地盘遁去,是想把裘玄善远远引离龙湫山。

    林千蓝明了,裘玄善是认出了她是谁,不怕以后找不到她,找到她就找到了另外毁了龙湫山的人。

    再有,以裘玄善的张狂性子,连交手都没交手,手里的灵剑没了,裘玄善怕是活了几百年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所以明知夙无衣是引他走,他还是弃了毁了龙湫山的他们去追夙无衣了。

    夙无衣本是要去妖族的聚居地,遇到了她以及裘玄善这事,打乱了他的计划,所以林千蓝会这样问他。

    她与冥尘约好的是在乌柳城汇合,冥尘归来的日期不定,约在从分开时算起的三个月后,算算日期差不多要到了,她要回乌柳城等着。

    不等夙无衣回答,林千蓝想起他的伤来,再道,“你跟我一起回乌柳城吧。”

    她此时心里也是在摇摆不定。

    早决定了不想再与夙无衣有什么牵扯,要听到夙无衣到了混乱域的消息后,她的心念愈加坚定,想着夙无衣愿意追她过来是他的事,她有拒绝见他的权利。

    然而,事情发展不在她的预料内,夙无衣再一次帮了她,不惜冒着送命的可能。若是她没追过去,都不知道夙无衣暗中帮过她。

    这让她怎么与夙无衣划清界限?

    夙无衣受伤都是因为帮她,她哪能弃他不顾自己去万柳城?可跟夙无衣呆在一起吧,又怕夙无衣会误会她改变了想法。

    在夙无衣没醒来之前没什么可说的,一定得救到底。在夙无衣醒来后,她的心思开始起了摇摆。

    她问他他的打算,把选择权给了夙无衣,无论夙无衣怎么选,她都不用纠结了。还有个不磊落的心思,希望夙无衣选择留在万兽山脉里,那她就可以不用面对夙无衣了。

    最后还是磊落心理占了上风,她说出让他跟她一起去万柳城的话来。夙无衣不是不能自己去乌柳城养伤,但那跟她弃他不顾自己回去有什么两样?

    夙无衣看了看她,像是在确定她还会不会改主意,片刻后,应道,“我跟你一起去。”

    这事已有了定局,林千蓝心里复归平静。

    心绪一宁,想起夙无衣面色泛粉的事来,不是中毒,是他的妖丹上的裂痕加重了?

    林千蓝了不止一遍夙无衣的妖丹,那几道裂痕只在妖丹表面上,并不是很严重,没有达到不能使用灵力的地步,只要不过度使用灵力并不会加重裂痕。

    不过,妖丹出了问题,只能慢慢恢复,而不能下猛药。这是需要时间的,像阡风的金丹受了创,养了三个多月才好。所以林千蓝才说让他跟她一起去乌柳城,总归是养好了才放心。

    又一想,不可能啊,夙无衣服了一段不死草草叶,伤势只会减轻,怎么可能会加重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