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人修善变
    要论住得自在,还是要数山野间,想吃个新鲜,挥手间弄来了。

    还不到约定的日期,林千蓝没有急于回乌柳城。最高兴的莫过于腾二,在万兽山脉里它可以到处溜达,在乌柳城内溜达起来限制太多,溜达的不痛快。

    夙无衣没有闭关,他说他的妖丹上的裂痕是旧伤,只需慢慢蕴养即可。

    腾二一早出了洞府,不知到哪去了。

    林千蓝修炼完毕,又练习了木属性的法术。领悟了木灵气的基础运行规则,一通百通,她已能瞬发出多种木属性的法术来。

    一念下,面前多了个花篱笆,上面缠满了金黄色的金凤花,长长的花蕊从花瓣中吐出,似凤似蝶,轻轻颤动。

    她是在练习法术的精细度。这次变幻出的金凤花,比上次的要更为生动。

    挥手散去花篱笆,随手变幻出一朵莲花来,捏在手上转了转,忽然想到一件事,扔了莲花,莲花在落地前还原化无,林千蓝站起向外走去。

    在洞府外找到了刚刚结束修炼的夙无衣。

    妖族吸收月华修炼是真有其事,而且能吸收月华的妖族种族不在少数,孔雀一族位列其中。

    所以,夙无衣的白竹殿只有顶而无墙,在明月斜挂时,月华可直洒入高大的白竹殿内。

    夙无衣每晚都是在洞府外修炼的,不知是谁的器灵的芷音特地为夙无衣布置了一个用白竹编制成竹台,此时夙无衣就坐在竹台上,听到动静,抬头看到了林千蓝朝他走来。

    林千蓝匆匆过去,问道,“夙无衣,你妖丹上的裂痕是噬魂的毒造成的?”

    若是这样,夙无衣去仙京城找她是冒着妖丹破碎的风险的。要知道,他可是一种打到仙京城的。

    夙无衣没有回避,“是。”

    林千蓝默然。

    在冥尘为夙无衣解毒之前,噬魂毒素已在夙无衣体内发作一段时间了,也幸亏是林千蓝只在他身上施放了很少的量,要是跟她放在裘玄善身上的那么多,在冥尘来之前夙无衣已经死了。

    即便如此,噬魂毒素也给夙无衣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当时林千蓝哪里有心情听夙无衣的伤势如何,能让冥尘帮夙无衣解毒,她认为自己已属心软了,他能不能活下来,看老天,能活下来算他气数没尽。

    可谓此一时,彼一时,因本命羽翎的事,她与夙无衣牵袢不清,如今又欠下他舍命相救的人情,她自然不想夙无衣有事。

    静默了会,林千蓝再问道,“夙无衣,你认我为你的道侣,难道不记恨我给你下毒的事了?”

    这话,其实她在仙京城的时候就想问,但她那时一心想与夙无衣撇清关系,怕问了会让夙无衣以为道侣的事有回旋的余地,想了下就没问。

    而且在仙京城,并不是两人独处,夙无衣是她哥司星澜留下来的,她自欺欺人地只当他是她哥的客人。

    现在,两人要独处一段时间,什么事都要说清问清的好。

    夙无衣望着她的蓝眸清明,“不记恨。你下毒于我时,你我尚为陌生人。”

    “但那件事呢?我离开前并没有收走噬毒珠,并把毒引发,你因此命悬一线。你也不记恨?”

    夙无衣的眸光不移,“不记恨。是我刺你在先,你下此毒时仍在你我陌路之时。”

    真话假话林千蓝还是能知道的,夙无衣说的是真话。

    那夙无衣是怎么喜欢上她的?

    她可记得她那时总是发髻不是歪就是散,穿的还多是男女皆可款的短打衣着,夙无衣的审美歪了吧?

    因为她的刻意讨好?

    林千蓝轻叹了下,坐到了竹台边上,“夙无衣,在夙昔谷时我为你做的所有的事,都是为了平息你的怒火,让你以后不找我的后帐。”

    夙无衣却是坚定地摇了下头,“并非全然如此。若你无真意,是无法认主它的。”他看向林千蓝的头顶,能看到白色羽翎露出寸许的尾羽。

    还有这个说法?林千蓝有种心思被人看破的不自在感。

    她曾在心里把夙无衣当成了道侣的唯一人选,但从没跟夙无衣说过,表露过她对他曾经的有意,还以为她藏得好好的,只要她自己不说,夙无衣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那个曾经。

    她以为,夙无衣会认为她对他全是因发情期而起的情||欲。

    可这算什么?

    她以为深藏在心里的曾经,早被她契约本命羽翎的行为给挑得明明的。

    不过,林千蓝哪是个脸皮薄的,她装做不在意地样子,“那会是那会。可之后发生了什么你我都清楚,噢,对了,雪飞彤那句话说的很对,人修善变,我就是那种善变的,我不再是那会的想法了。”

    夙无衣却道,“我不会变。”

    林千蓝一下子站起,“你这人!怎么这么拧!”与她匆匆来一样又匆匆走了。

    她不走不行,再说下去,怕是又说到什么认定不认定的话题上去了。

    她虽然已做下的决定没有改变的想法,但夙无衣若总对她说什么认定她一人,加上他很符合她审美的相貌,简直是要想动摇她的军心嘛。

    走到洞府门口,林千蓝脚步停了下,对了,她来找夙无衣是为了什么来者?

    哦,是想问清他妖丹上的裂痕怎么造成的,好为他对症下药。

    夙无衣在仙京城呆了那么久,不信他没有疗过伤,他一定很清楚什么东西对他的妖丹恢复最好。

    那她再回去跟夙无衣讨论这事?算了,不是急在一时的事,一会有事让芷音传达。

    ※※※※

    万兽山脉的外围妖兽多,品阶不高,从没断过出来历练或猎取妖兽的修士。

    外围区域很大,妖兽的品阶不高是相对而言,而且妖兽不是妖植会固定在哪一带,在万兽山脉边缘遇到个四阶五阶的妖兽都是常见的。

    四位结伴出来的练气期修士运气不好,没进入山脉多远就遇到了两只五阶的妖狼,四人各使出压箱底的技能,灵符、法器轮番上。

    但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其中一个名为余宏的炼气五层修士被妖狼一爪抓实,倒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妖狼的血盆大口在眼里瞬间放大。

    余宏以为自己小命休矣,却不料那张大口却在离他的脸仅有半尺时顿住。

    他也机警,顺地一滚,出了妖狼的大口范围。

    等余宏惊魂未定地坐起身时,正望到上方踏空而立的一位女子。踏空而立!是位金丹真人!

    他这方刚反应过来,耳听到同伴的感激声,“多谢前辈援手!”

    余宏忙看向周边,只见那两只差一点让他们四人全军覆没的五阶妖狼已气绝身亡。

    能举手间杀了两只五阶妖狼的,只会是上方的金丹真人,有救命之恩的恩人不敢怠慢,他迅速起身,不顾背上几道血淋淋的抓伤,深深施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嗯。”女子声如涓涓细流,甘洌宜人,应罢踏空离开。

    四人没敢乱动,等了片刻,确认女子是真走了,他们提着的心才落下来。

    尽管这位真人救了他们,但金丹真人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他们没亲眼见过的也听说过不少高阶修士随性的事例,只因低阶修士看了自己一眼或挡了道便随手灭杀的事不少流传。

    前一刻救了他们,谁知下一刻会不会看他们不顺眼把他们一掌拍死了呢?

    一位稍矮小的修士问余宏,“余大哥,这两只妖狼怎么办?”四人中以年龄较大的余宏为首。

    余宏道,“都先疗伤。妖狼的事等会再处理。”

    四人身上都了伤,听了余宏这话,各自找了块地方疗起伤来。幸而伤都不严重,服下灵丹片刻后,伤已好的差不多。

    “余大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余宏沉吟了下,做出了决定,“我们身上备用的灵丹都不多了,现在先回乌柳城,等过个一段时间再出来历练。”

    其他三人都说好。

    矮小修士盯着两只妖狼的尸身眼馋道,“余大哥,这两只妖狼是归我们了吧?”

    五阶的妖兽啊!光两枚妖丹换的灵石都够让他们舒舒服服地修炼一阵子了。

    余宏还没答,只听上方传来女子甘洌的声音,“你们来自乌柳城?”

    金丹前辈去而复返,让四人庆幸没有先把妖狼私自收起。

    余宏答道,“回前辈,是。”

    金丹女修从空中落下,一抬手,从地上瞬间长出一个木台来!余宏相信自己没看花眼,木台就是从地上长出来的,是用木灵气变幻而成,但木台怎么看都跟用木头做的分毫不差,上方连木纹虫痕都有!

    余宏是有木灵根的,他怎么觉着木台的灵力波动跟木牢术非常相似?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金丹女修落到了木台上,盘膝坐定,“你们说说,最近乌柳城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传言?”

    金丹女修正是林千蓝。

    她路过这里,碰巧遇到四人遇险顺手救了,她没走远,听到四人是从乌柳城来的,就想从四人这里知道些有关那些药人的消息。

    原来前辈想知道的这些,四人再提起的心再一回往下落了半落。

    “回前辈,乌柳城当下流传最多的要数有人被掳去做药人的事了……”

    余宏主说,其他三人作补充,说的很是详实。

    等四人讲无可讲,林千蓝挥散了木灵气聚得的临时木台,一步遁形。

    四人所说的事中,有林千蓝想到的,有她没想到的。

    因乌柳城不仅有许多宗门的驻地,还是散修联盟的地盘,从龙湫山逃出来的那些药人多进了乌柳城,各找自家靠山,龙湫山的事传了出去。

    掳走的修士总数不是很多,要不早就引起各方的注意了。修士闭关修炼或出去历练,生生死死,常常是身死多年都无人知晓。

    除了各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一进宗门就有魂灯留在宗门,死了会有人知道,大多数独自出来历练的,只要不露面,没人知道他们在哪,是生是死。

    现在引起人关注的不是一年掳走的十个八个修士的量,而是掳人当药人的年头,竟长达数百年之久!

    裘家暴露于人前。

    裘家在万兽山脉建了个的据点的事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透出去。

    但知道的都以为是龙湫山是为裘家子弟历练所设。

    不光是裘家,不少势力在万兽山脉里建有供自家低阶子弟历练的落脚地,以来为他们提供一个可退守的安全区,不过都没裘家在龙湫山建的那样大就是了。

    龙湫山在表面上也是如他人所想,裘家子弟历练时多来万兽山脉。

    掳人的事做得比较隐秘,抓来的人都被关在山腹洞府的深入,裘家子弟也多数都不清楚。

    此事暴出后,裘家遭人痛恨到有同姓的修士在外都不敢说自己姓裘。

    有人揭出,裘家背后的靠山是虚天宗,所以虚天宗要对此事负责。

    但逃出来同样有虚天宗的弟子,而且据逃出来的人说,抓做药人的修士里,虚天宗的弟子占了不小的比例,这事变得扑朔难懂。

    普通修士痛恨的是裘家掳人当药人如同邪修的行径,但处于高层的修士关心的是裘家为何会掳三阳之体的修士当药人,裘家持续几百年的行为,所图的事一定不寻常。

    但从逃出来的人那里问不出什么来,他们对抓了他们当药人是为了什么一无所知。

    人为转世的事并没有传出去。

    得了裘玄善大部分记忆的林千蓝,唯一得到安慰的就是这件事了。

    人为转世的方法是裘鸿钧从一个上古大能的遗府内得来的,裘鸿钧心思深沉,得来后就私藏了起来,没让他人得知。

    连裘家,知道这事的人仅两人而己,裘宁阳和裘玄善,裘玄善能知道,还是因为裘宁阳需要裘玄善来帮他才告之的。

    龙湫山那位为裘家炼制灵丹的真人,只知道裘家让他研制、并不知道为什么让他研制改换体质的丹药。他到死都自以为裘家人研制这种丹药是为了裘家子弟能加快修炼速度用的。

    可见,裘宁阳的心机之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