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待他如常
    还解了一件林千蓝以前的疑惑,万仞山前城主贺峮山是从哪里得来的人为转世的秘法的——他是从裘玄善这里得来的。

    再恶的人都是从弱小成长起来的,已成长起来的贺峮山在裘玄善弱小时因缘际会救过他两回,在贺峮山得知了裘玄善的身份后,更是有意示好,几百年下来,两人成了至交。

    裘玄善是无意中吐露出的这事,因他几百年来被贺峮山捧得太舒服,就没有杀人灭口,而只让贺峮山发了心魔誓不得泄露出去。

    若只有这一个原因,裘玄善也不会被许多修士称为恶人了。裘宁阳在裘家人中选了裘玄善为他做事,有部分原因是裘家只有裘玄善跟他一样是三阳之体,裘宁阳深信事关自己的利益裘玄善会对炼制改换体质的灵药更为尽心。

    裘玄善对此也是心里有数,他对贺峮山是无意吐露了几句,但吐露之后,他转而想到贺峮山是玄阳之体,不信贺峮山能不为所动。

    玄牝水灵体的女修太少了,要是贺峮山有所动,他则能趁机截胡,把女修掳来养着,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在贺峮山发了誓约后告之了详情。

    贺峮山呢,在结婴遥遥无期的境遇下,真的暗中打起了人为转世的主意。

    他大张旗鼓地娶洛灵为妻,还有不引起裘玄善怀疑的考量,为此,贺峮山还费了不少劲,炼制出一枚能遮掩体质的灵丹来给洛灵服下。

    从裘玄善的记忆中得知,贺峮山这招真的骗过了裘玄善,暗中查过洛灵不是玄牝水灵体,他以为贺峮山是看寿命到限,娶亲是想留下一个后人。

    裘宁阳心机深,裘玄善和贺峮山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贺峮山给洛灵服的灵丹的药效有时间限制,最多两三年,所以,林千蓝后来给了洛灵一个能隐藏她玄牝水灵体的玉佩。

    林千蓝在意的不是这种转世方法流传出去会给多少玄牝水灵体的女修带来灭顶之灾,她在意的是,决不允许她的娘亲以受害者的身份被众人所知!

    她这个想法从没变过!

    她的娘亲哪怕在中毒之后,过得都是恣意纵意,凡是知道她娘亲的人,无不充满着或景仰或羡慕或嫉妒,纵然有人知道她已身死,但从没因此看轻过她一分一毫!

    而受害者一词,在修真界代表着弱和无能,局外人对其报以同情的同时,更多的是从内心地看低此人,这种观念在修真界尤其突出。

    她绝不允许她的娘亲以后以裘家人为转世受害者的身份被外人提及!

    ※※※※

    林千蓝又一次进行融炼她的本命法宝百变藏锋。

    不怪有修士把打劫当做获取修炼资源的捷径,打劫对了人,甚至百年都不愁灵石灵药和法宝。

    抛开能不能打劫成功,若是打劫了裘玄善,那就是打劫对了人了。

    裘玄善的储物戒里太多好东西了,单说林千蓝能用得着的妖木,除了九虚玉琼树的一截树干外,还收有另外两种六阶以上的妖木。

    九虚玉琼树是九阶的,林千蓝的百变还不能融炼进去,但其他两种现在都能用得上。

    更好的是,这两种妖木阴阳互补,省得她再去另寻与它们相配的妖木了。

    提炼,融炼,林千蓝这两种炼器手法做得越来越熟,没出一点差错,成功地把两种妖木融进了百变中。

    等把狼牙棒拿在手上,她与她的本命法宝的联系更上了一层,这代表着本命法宝进阶了。

    “终于啊!”林千蓝上回融炼让本命法宝变得好看了些,但并没真正的进阶,这回才进阶。

    本命法宝的分阶跟普通的法宝不尽相同,要说类比,她现在的本命法宝相当于上品灵器。

    从本命法宝传来的感觉更为清晰,她能分辨出是一种欢愉。

    灵性的强弱,是本命法宝好坏的标准。

    在万兽山脉里最方便修炼的是体术,体术在实战中增长的更为快些。

    林千蓝夜间修炼灵力和元力,白天无事便去找五阶以上的妖兽练手。

    并非她对上五阶妖兽就是压倒性的胜利了,特别是在她不使用法术的情况下,她占下风的情况也有。

    现在就是,她对上了一大群五阶赤目狸兽,赤目狸兽像鼠又像没甲壳的犰狳,个头很小,有着风属性妖兽的特长,动作灵活迅速。

    拳风过去,赤目狸兽一晃就能脱离了拳风中心。

    它密集而光滑坚硬的皮毛有卸力的作用,拳风击过去,便被卸去好几成的力道,剩下的几成再被皮毛上的防御拦截一部分。

    不正面用拳风击中它,能穿过它的皮毛深入它体内的力道已对它造不成大的伤害了。

    赤目狸兽滑不溜秋还善于群攻,有的进行正面的攻击,有的会隐藏在四周伺机偷袭。

    与赤目狸兽对战,林千蓝需要耳听八方,神识全方位的戒备着,不能让赤目狸兽进入她周身三十米内。

    赤目狸兽的速度太快,三十米的距离内,赤目狸兽偷袭的速度几乎媲美于瞬移,关键赤目狸兽的偷袭也是群攻,从不同让受袭人感觉别扭的方位同时发动袭击,防不胜防。

    林千蓝初与这群二十多只赤目狸兽遭遇时,吃了它们群起偷袭的亏,拳头上被划了几道,之后适应了赤目狸兽的战术,渐渐占了上风。

    五阶妖兽的趋利避祸的天性已经很强了,看开始时它们奋不顾身地对她发动攻击,但在剩下十来只时赤目狸兽已想逃了,可林千蓝哪能让它们逃,结果它们是一个没能逃走。

    解决了最后一只后,扭头看到了夙无衣。

    他不是刚来的,林千蓝在杀到剩下七只时觉察到了他的到来,但并没有停下杀赤目狸兽练手,夙无衣也没有过来影响她修炼,站在战圈外等她结束。

    “有事?”林千蓝问道,还不忘就手把死了的赤目狸兽收进一个储物袋里。

    那天谈话后,林千蓝反思了下,她在面对夙无衣以前的做法都错了,什么故意忽略,动不动就落荒而逃,不摆明着告诉夙无衣,她对他是特别的嘛。

    不说夙无衣会怎么想,就说她站在外人的角度上回看,怎么看她的做法表现,都像嘴上说不是心里说是的口非心是。

    是,她也承认夙无衣于她来说是特别的,只夙无衣与她有过亲近的接触,还曾与他两情相悦过,尽管这两情相悦中糅合着许多其他的因素,但起码这个两情没有掺杂为了修炼之类功利性很强的因素。

    可她理了又理,她决不是口非心是,而是口非心非。

    此后还要相处一段时间,林千蓝想好了该如何对待夙无衣,那就是如常。

    待他如其他人,就如对待阡风、屠敖等人一样的态度,不再特意冷淡,也不会做出让他误会的举动,什么落荒而逃尤其要不得。

    现在夙无衣不信她所说的,她对他的心思已淡了,那就做给他看。

    再多的热忱也有消耗殆尽的一天,何况是孤傲天性的夙无衣。

    时间是个很好的感情冲淡剂,等夙无衣看明白她真是无意与他结成道侣时,他会主动离开。

    所以,那天之后,林千蓝跟夙无衣该交谈交谈,有需要一起做的事不会再避讳什么,有想让他帮忙的也会开口,但帮忙的等阶物也会给。

    待他如他人。

    林千蓝这样做了之后,首先自在的是她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会就是,看到夙无衣来了,问他为什么来找她的同时,该收战利品收战利品,

    林千蓝不冷不热、不十分客套又不亲近的态度没让夙无衣的表情有变化,他眸光静然,“有珍珠浆草的下落。”

    林千蓝没掩饰自己的喜悦,“太好了,一会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

    珍珠浆草是四阶的灵草,是万兽山脉独有的种类,不是很多见。

    她要取用的是珍珠浆草所结的珍珠浆果,珍珠浆果是一种与猴儿果不相上下的酒引。

    许久没有酿过灵酒,林千蓝的素镯里屯了一堆的灵果灵草。不是她没空闲,而是酿酒用的酒引没了。

    她酿酒用的都是自家灵药园里的猴儿果,因猴儿果只是三阶的灵果,没觉着特别稀罕,可等到没了到坊市去买发现还很难买到。

    能用作酒引的灵果只有很少几种,坊市里常见的两种都不如猴儿果,林千蓝就没有买。

    因体术的升级,药酒对体术的辅助作用变小,她现在酿的灵酒主要用于日常饮用,更讲究口味与品质,有用猴儿果酿制的灵酒珠玉在前,她怎么也不想将就着用次一等的酒引。

    那天是为了打断腾二的话,找了个借口让腾二去取了酿酒用的山泉水,等腾二取来了,勾起了她酿酒的瘾,只是没有现成的酒引,遂罢了心思。

    腾二那大嘴巴,告诉了夙无衣,夙无衣说能帮她寻找,林千蓝知道夙无衣是借助万兽山脉里鸟类妖兽的耳目,便没有推脱。

    夙无衣找到了珍珠浆草,林千蓝还是很高兴的,她对酿酒的兴趣没南宫泠那么浓厚,但还是有的,能得到一种以前没用过的酒引,意味着能配制出不同味道的灵酒来,她怎能不高兴?

    在林千蓝利落地收完了战利品的,夙无衣走近了她。

    “还有事?”林千蓝这回是疑惑。

    夙无衣抓住了她左手的袖腕,在林千蓝疑惑中把不知什么时候拿在他手上的一瓶外敷的伤药洒在她的左手背上,白色的药末洒上去迅速渗入手背上的几道血痕里,血痕渐渐变淡消失。

    林千蓝的左手手背被赤目狸兽抓了一把,留下几道血痕。以她在同阶人修中已属强悍的体质,还能抓伤她,可见赤目狸兽的爪子之利。

    但这几道血痕在林千蓝看来跟挠痒挠的差不多,没必要理会。

    木灵力本身就有生息的属性,因着木灵珠的存在,她的木灵力更是多了一丝生机,相应的,她的自愈能力也强,这点血痕,过不了多久就会消下去,所以她没想着敷药。

    夙无衣的一句话让林千蓝没抽回手,“你待我如常,我亦是。”

    夙无衣懂得了她的用意。

    林千蓝这会觉着,什么事都挑明了也不一定都好。

    她什么话都没说了。

    ※※※※

    两天后,林千蓝跟夙无衣一起回了乌柳城。

    夙无衣变幻成了烟衣烟眸。

    再见到夙无衣,林千蓝感觉他有不小的变化。比如改换形貌这事,他因妖修的面容,在去仙京城的一路受到了不知多少次的袭击,却还是顶着银发蓝眸打到了仙京城。

    在仙京城时,夙无衣出去都是原貌原形,给林千蓝造成了夙无衣不会改换形貌的错觉,所以在南邺城时不是夙无衣自己泄露了气息,她都没把那位外姓长老往他身上想。

    问夙无衣是受了谁的影响,夙无衣道,“是冥尘前辈。”

    林千蓝想着也不会是颜十四。

    说谁谁到,林千蓝在乌柳城等了六天之后,冥尘带着小墨归来了。

    林千蓝还是住在原先的客栈里,她也喜欢热热闹闹的有人气的地方。

    一只两个拳头大小的烟鸟一头扎进了她的臂弯里。林千蓝想着也不会是颜十四。

    说谁谁到,林千蓝在乌柳城等了六天之后,冥尘带着小墨归来了。

    林千蓝还是住在原先的客栈里,她也喜欢热热闹闹的有人气的地方。

    “小墨!”看习惯了小墨的大个头,林千蓝都不习惯小团子样子的小墨了。

    小墨在她的臂弯里亲昵地蹭了蹭,这才从她的臂弯里探出头,主仆两个跟无数次暂别重逢一样,腻歪了好一阵子。

    说谁谁到,林千蓝在乌柳城等了六天之后,冥尘带着小墨归来了。

    林千蓝还是住在原先的客栈里,她也喜欢热热闹闹的有人气的地方。

    一只两个拳头大小的烟鸟一头扎进了她的臂弯里。

    “小墨!”看习惯了小墨的大个头,林千蓝都不习惯小团子样子的小墨了。

    小墨在她的臂弯里亲昵地蹭了蹭,这才从她的臂弯里探出头,主仆两个跟无数次暂别重逢一样,腻歪了好一阵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