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霸气正面发散
    变小的小墨再次回到了林千蓝肩头,欢喜地跳来跳去,不停地跟林千蓝说着它在蚩祖空里的经历见闻。【】

    比如说小妖送给它好几块漂亮的石头啦;在它离开之前松妖闭关了,说再醒来就能化形啦;松妖闭关前,饕餮再次被赶出了木华圣地,里面的枯枝落叶都被饕餮吃光了,已开始吃起了松妖炼制的木傀儡……

    林千蓝全程对小墨露出宠溺的微笑,不时地摸着小墨更为光泽的羽翼。

    腾二看不过眼了,“老大!它是装的!它在那些火雀跟前威风着呢,就会在老大面前嘤嘤叽叽!”

    召来了林千蓝和小墨两个的白眼和一顿瞪。

    林千蓝怎不知道小墨已不是当年对什么事都懵懂的小团子?小墨的灵智那么高,又历练了这么多年,哪还会真是这般幼稚的模样?

    她喜欢小墨稚嫩嫩依赖她的感觉,从内心里不想小墨长大,而小墨的情商也不低,知道她喜欢它的哪一面,所以,别后再见时,小墨总是会先一头扎进她的怀里先跟她腻歪腻歪,言行都是按她喜欢的来。

    从另一方面看,小墨进阶后成长期拉长,它的确没有成年,声音都还将将近似于八、九岁的孩童,还属幼鸟,小墨做出这样的举止并不违和。

    一主一仆,一个扮嫩讨主人欢心,一个心甘情愿被蒙蔽,两个相处的融洽地很。

    可见,腾二这真相揭得多不讨喜了。

    “你……你们……”腾二被瞪得躲到了夙无衣的身后。

    更是召来了小墨的再次白眼。

    林千蓝看懂小墨这个白眼的意思。

    小墨的审美观虽然有所改变,不再认为除了烟色之外的颜色都难看,但只是烟色的最好看的中心思想从没变过。相应地,烟的对头——白,在小墨眼里不讨喜。

    因着这个缘由,小墨对头发白衣服白的夙无衣不怎么感冒,还曾在私下里跟林千蓝说过夙无衣比冥尘难看多了之类的话。

    夙无衣这回受了腾二的拖累,被小墨一同嫌弃了。

    等林千蓝与小墨交流完,小墨已与腾二和好,小墨想瞧新奇,让腾二带着去前楼听说书人说书去了。

    林千蓝则拉着冥尘进了房间,要与他商量裘家的事。

    冥尘变回了原形,高大的烟豹惫懒地伸了个懒腰,躺在了白竹席上,他斜眼看了看林千蓝。

    林千蓝澄清,“这可不是我弄的,是芷音。最近芷音得了白竹综合症,哪个房间不弄几样白竹做的东西就不舒服。”

    冥尘却是赞道,“芷音做的不错。芷音,一会沏点白竹灵茶来。”

    听到冥尘的点名,芷音忙放下手里正在做着的编织,“嗳!我马上沏。”

    “嗯,半个时辰后再沏。用淬灵泉泉水,与白竹茶最配。”

    “嗳!好!我记着了。”

    这一弄,林千蓝再也正不起脸色。她要说的事很严肃的行吗……“冥尘,我要跟你商量的是正事。”

    冥尘的声音都带着懒劲,“嗯。你说吧。”

    算了,除了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冥尘还正经过,之后冥尘与她相处时正经的时候还真不多,她也喜欢这样不正经的冥尘。

    既然冥尘不想正经,那她不是正好……摸毛?

    “冥尘,你说我是直接回落烟峰,还是先跟师父通了气之后再回?”林千蓝蹭到了冥尘的身边,挨着他坐下,手放到了冥尘的背上。

    没反对?那就是同意了……哎呀这手感,真好!

    冥尘真的习惯了,任林千蓝的手在他的背上作怪,他的表情纹丝不动,“想回便回。”

    “霸气!冥尘,我越来越喜欢你这霸气了!”林千蓝借机使劲揉了几把,“就是,不怕裘家人知道我想找他们讨命,要是裘家人敢先动手,你负责杀人,我负责扔丹宝炸了他们的鸿钧峰!”

    龙湫山被毁的事过去这么多天了,至少在明面上没听说裘家人有什么行动。

    林千蓝在毁了龙湫山时憋着一口气,所以没有改换容貌,事后想过,若是那会没杀成裘玄善,可能早就招来裘家的追杀了,但她没后悔,裘家人敢来追杀她,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杀不了的先避开等冥尘来杀!

    该着裘玄善死,他遇到了夙无衣。

    乌柳城的传言中,没有提到是谁毁了龙湫山。当时屠敖是变换了形貌的,活下来的人修为都不高,不会看破屠敖离蛟的身份。

    唯一有可能泄露身份的是腾二,白蛇灵兽不少见,可实力这般强的不多。对裘家猜没猜出是她,林千蓝一无所知。

    裘玄善的记忆里,裘宁阳在知道她是林洛冰的女儿后并没有太过在意,那次裘玄善派出鬼君是想知道她是否继承了林洛冰的体质,因离他这个主人远了,鬼君不太受控,为柯靖言的纯阳体质吸引,自作主张带着六个鬼将现身袭击了他们。

    在林千蓝当众暴出她是木灵体后,裘宁阳对她更不关心了。

    也有可能是裘家这次被迫暴露在人前,还犯了众怒,就是想追杀她也不敢太明目张胆了。

    “嗯,此事如此便好。”

    林千蓝想起冥尘一人灭了苏合家的事,心里的那些纷乱平息了。冥尘的行事风格是她喜欢的,不过是此事牵扯到虚天宗一宗的人,林千蓝须多想一些。

    但多想不是缩手缩脚,到时不管帮裘家有多少人,她都要把仇怨了结了。

    最起码,她的师父是站在她一边的,她敢肯定,她师父一定比她对裘家下手还狠。

    她对冥尘说了她想与那些不满裘家的人联手的事,冥尘让她自己想怎么做尽管去做。

    说着说着,林千蓝对裘家的恨突然显得遥远起来。

    就如她当年夺了她灵根的董敬之等人的仇恨,一直如山压顶,到了有能力报仇的时候,再看董敬之等人,如跳梁小丑,她都兴不起亲手杀了他才解恨的念头。

    对裘家有如是。在不知道害了她娘亲的是裘家之前,只知道强大如倪非也得听从凶手的,想想凶手之势大,曾让她不寒而栗。

    现如今,知道了凶手是谁,思虑之下,她纵合所有的资源后有了报仇的能力,裘家于她不再是高山仰止的存在。特别在她毁了龙湫山和杀了裘玄善之后,对裘家只有灭杀的计划,少了许多的怒恨。

    她曾视董家几人为她修炼途中的过路恶客,裘家也将成为过路恶客,为她所遗忘。

    裘家不值得她一直记着。

    但遗忘的前提是灭了他们,绝不放过他们!

    林千蓝靠在了冥尘身上,“谢谢你,冥尘。”

    上回去董家报仇,因为有了冥尘,很轻松地就报了仇,要靠她跟腾二还要多费一番手段。

    这回,她要报仇还是要靠冥尘。

    除了这些,冥尘帮她的地方多了。

    她也知道,冥尘在觉醒了冥王之道后已能做到单方面解除与她的契约而他自己不受什么影响,但冥尘没有这样做,还在天道向他发出警告让他离开云琅界面后尽量拖延着时间,都是为了她。

    她倒想抱着冥尘,但怕会被冥尘扔一边去,靠着他的行为还是被冥尘允许的。

    “嗯。”

    “欸?”林千蓝诧异地扭过头看向冥尘。冥尘这个“嗯”的意思是允许她谢谢?这霸气漏的,还是正面往外发散……

    林千蓝的唇角不断地上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冥尘!”

    猛然间想起梦里的烟冥豹来,林千蓝弯起的唇角渐渐放了下来,“冥尘,我曾做过几个梦……”

    林千蓝把她做过的几个有关大人、戚浅儿,以及另一只烟冥豹的梦说给了冥尘听。

    在她说之前,一念屏蔽了浮音宫,也就是屏蔽了芷音,没让她听到。

    林千蓝说不好为什么要屏蔽芷音,她心里不想让芷音听到就这样做了。大概是因为戚浅儿跟芷音长得相像,浮音宫跟梦里的大殿也有相似之处吧。

    冥尘听了后,化成了人形,额上红色火纹浮现,问林千蓝,“你梦中烟冥豹额上的纹路与我的有何迥异之处?”

    在冥尘觉醒冥王之道时,林千蓝曾近距离观察过他额头上的火纹,之所以没真认为梦里的那只烟冥豹就是冥尘,就是因为二者的火纹不尽相同。

    因是多年前的梦境了,林千蓝仔细回想着,“那个烟冥豹上的额头的火纹要更简单一点,感觉……感觉是真的火焰在他额头上跳动。”

    冥尘隐了额上火纹,眸光深沉地看了林千蓝好一会。

    林千蓝知道冥尘是在思忖确认着什么,她的目光没躲没闪。

    又过了好一阵子,冥尘开口了,“我此次在蚩祖空间又觉醒了一次冥王之道,其中有部分与神界神族相关。”

    神界,是神族居住地。

    神族便是凡人传说中的神。

    传说中神开创了天地的事是真的。神开天劈地后,一个新界面生成,神还用自己的血脉让界面有了生灵,界面上最早出现的各类生灵都有神的血脉。从这上面来说,有的典籍说所有生灵都是神的子民一点没说错。

    而神并非一个人。

    神界分为六方,每方神界有一个主神,是为界主。

    界主生于混沌之中,那方神界跟界主是同时诞生的,若是界主湮灭,那方神界也就湮灭了。话虽如此,但神界的存在是以亿亿年为计量的,神几乎可以说是永生的。

    除了界主外的神族都是依附那方神界而生的。神族有各种形态,人族和各妖兽妖植都是脱身于各形态的神族。

    神族所肩负的使命只有一个:开辟出新界面。

    界面不是能随意开辟的,一方神界下的有旧的界面毁了,神才会开辟出一个新的来。

    混沌中生出神,同时还生出了魔,神与魔是天生的死对头。神开劈界面,魔毁灭界面,神与魔的大战从神与魔诞生的那一天便开始了,从没停止过。

    神与魔之间的大战发生的时间不定,有时数百年万年,有时数千万年进行一次,一次大战战个数千年上万年都是常事。

    神胜利了,保住了界面,魔胜了,则代表着一个界面被毁。

    林千蓝听了,若有所思道,“所以有了战神。”在她的一个梦里,戚浅儿提到了战神闻池。

    冥尘道,“战神,火神,水神,风神,以及龙神,凤神……”

    “你说我梦到的情景是某个神界?”林千蓝半开玩笑道,“我不会是哪个神族转世的吧?”

    冥尘没有给她一个直接答案,“神族生于混沌,死则湮灭。”

    林千蓝知道有许多事冥尘都不方便跟她明说,她解读道,“天生天长,寿命几乎无限,要再能转世回到神界,神族岂不是多的神界都放不下了?”

    冥尘深远的眸光有了淡淡的笑意。

    “那戚浅儿的身份呢?感觉不大像神族。”

    “神仆。”

    原来凡人想活得久,不仅只有修仙一条道啊,还有进入神界这条路,不用修炼就能马上拥有至少数千年的寿命。

    神族会从他们开辟出的界面上选取凡人带到神界,赐于这些凡人数千数万年的寿命,来服侍他们,为他们打理神界。这些被选中的凡人被称为神仆。

    林千蓝想的是,神界大到没边没沿的,神族的数量有限,那些神族寂寞了呗,而且都是神,谁服谁啊,所以弄些凡人上去让神界热闹起来——为他们干活。

    神仆有不同的等级,等级越高拥有的寿命越高,神仆来到神界后都是最低等级,也是需要修炼,一点点升级,获得更高的寿命。

    神仆每升一级,寿命都是数千数万的增长。

    但林千蓝一点都不羡慕。

    神仆,从称呼上就可知,是低神族不止一等的仆人。

    活得时间再久,也只是服侍人家的仆人,还不能辞职的那种,活那么久有什么意义?

    不过,像林千蓝这种不敬神拜鬼的,神族也不会选她,被选中的神仆都是对开天劈地的神族心存敬畏的人。

    在她最初的梦里,戚浅儿对大人真是发自于内心的敬畏,她这个围观着能清晰地感受到。

    冥尘帮她解了一些惑,可还有不少的疑惑,既然她不可能是大人或者戚浅儿的转世,那她为什么会频频做起有关她们的梦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