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小墨无法进阶
    与冥尘汇合后,林千蓝没在乌柳城再多呆,很快离开了。

    灵舟的速度没有放到最快,十多年都等了,不差这几天。

    让腾二御使着灵舟,林千蓝上了灵舟的二层,进了房间,果不其然,冥尘闭着眼躺在白竹榻上,看不出是真睡还是假寐。

    冥尘额际似有波纹闪动,若不仔细留意,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波纹闪动的地方是冥尘的火焰印记之处。以前没看到过这个现象,是这次再见到冥尘后才有的,林千蓝猜着跟冥尘再次觉醒了冥王之道有关。

    火焰印记是冥王的标志。

    冥尘说,她在梦里的梦到的那只烟冥豹是冥神。

    因神族没有投胎转世的说法,神界是没有阳界阴界之分的,不过,神界有冥神。

    冥神极为特殊,他游离于神与魔的分界之外,神开辟的新界面都是阳界,而阴界是由冥神独自开辟出的。

    烟冥豹一族则是由冥神根据自己的形象而传继下来的种族,并有了繁衍的限制,一个阴界对应一只烟冥豹,除非那只烟冥豹身死,才会有再多一只出来。

    烟冥豹一族既不属于神界,也不属于凡界,只属于冥界。在有了仙界后,烟冥豹的诞生地变成了仙界的冥界。

    见冥尘半抬起了眼皮,知道他是在假寐,林千蓝坐了过去,“冥尘,小墨若是吞了涅炎朱凤的内丹,能进阶吗?”

    这次冥尘带小墨进了蚩祖空间,本来就对小墨很喜欢的松妖给小墨用了许多好东西,松针精萃就不说了,他把以前从凤族圣地得来的凤还琼浆给小墨服下了。

    凤还浆与凤还琼浆一字之差,品阶差了不知多少等去。

    蚩祖空间里的凤火熔岩不是寻常的凤火熔岩可比的,所衍生出的凤还琼浆自不凡品。

    可即便是这样,也只让小墨变身成功,能变换个头的大小,却没让它的品阶隔膜有松动。

    这就意味着,小墨最高只能是五阶的妖兽的,不能再往上升了。

    虽然林千蓝在养了小墨之初只想让做为一个快快乐乐的一阶火鸦过完它的几十年,但后来机缘砸来,小墨意外地进了阶,林千蓝想的更多了,最想要的是小墨能多陪伴她百年,至于千年。

    正常情况下,五阶的妖兽的寿命总大于一千年。

    小墨虽已是五阶,但它是由寿命仅几十年的火鸦变异而来,谁都说不准它现在的寿命有多少,像它这种情况,只有等它修炼到渡过化形劫时才知道它的寿限。

    但渡化形劫的妖兽至少要是六阶

    鹤童那种是以彻底断了追风鹤修炼前程为代价,用化形丹强行催化成的人形,属伪化形。

    强行化形没有任何意义,既不能提升品阶,也不能提升实力,只落个带着妖兽形态的人形,还断了修炼了前程,林千蓝绝不会对小墨这样做的。

    她要的是让小墨真正的化形,可若是这样,最起码小墨要进阶到六阶妖兽。

    她打起了涅炎朱凤内丹的主意。

    赵毅的灵兽涅炎朱凤是凤凰一族的后裔,还发生了变异,有进阶九阶的可能。

    在东麂岛时,秦姝打小墨的主意,就是误认为它是变异的火雀,想让她的灵兽雪羽鸿鹄吞了小墨进阶,才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件。

    妖兽吞噬同血脉的变异妖兽妖丹,对自身的变异有一定的激发作用。

    林千蓝的观念在不断地变化着,若是以她初入修真界那会的想法,她可能对打涅炎朱凤的主意要多惦量一阵子,毕竟小火已化成人形。

    但现在,在听冥尘说小墨不能再进阶了,她很快打起了这个主意,没有任何犹豫的。

    冥尘是见过那只涅炎朱凤的,“此法不适合小墨。小墨只愿意当一只火鸦,而非凤族的一员。”

    林千蓝不由轻轻喟叹,“我知道啊,我也没想着让小墨以后变异成一只朱雀或其他凤族的一员,只想着小墨能进阶,它变成什么样都是小墨。”

    小墨在服用朱雀液时,有个进化成朱雀血脉的机会,但小墨异常排斥变成另外的物种,它服用了朱雀液后只进了阶,并没有拥有朱雀血脉。

    此次也是,它服用了凤还琼浆,再有一次拥有凤族血脉的机会,小墨依然排斥,失去了进阶的机会。

    林千蓝不认为小墨的选择是错的,她尊重小墨的意愿,只不过对它失去了进阶的机会而心有遗憾。

    “若如此,小墨在此间再无进阶的可能。”

    冥尘很少说得这么正式,林千蓝知道,没有一定把握,冥尘不会给她拨冷水的。

    林千蓝感觉不大好受,但她早有心里准备,“便宜了赵毅了。”

    杀化了人形的涅炎朱凤取她的妖丹,林千蓝没有任何心里障碍,不说涅炎朱凤曾对她出过手,只她与赵毅是对头这一条,注定涅炎朱凤也是她的敌人。

    不用特意去取涅炎朱凤的妖丹,林千蓝便暂先取消了寻找赵毅的下落的打算。

    上回在神殒之渊在与赵毅的交锋中,被赵毅以绑了钱骏用以胁迫的手段占了上风,最后冥尘出手还是让他全身而退了,但现在,若是再对上赵毅,他别想再靠着他的芥子空间和随身老爷爷全身而退。

    尽管赵毅手段多端,从最初的对她不怀好意到想置她于死地,但林千蓝从没把赵毅视为仇敌,不轻看他的同时,只把他视为苍蝇,特会恶心人的那种。

    所以没有特意地打听过他的事和下落,只想着什么时候遇到了,能拍死拍死,这回拍不死下回拍死。

    从查出赵毅在刻意败坏她的名声的行径更能证明他小人的特质,特别的会恶心人。

    既然冥尘说涅炎朱凤的妖丹对小墨没用,她有正事要做,赵小人就先不拍了。

    又抓住了冥尘话里的前提,林千蓝未免有了一喜,“冥尘,你说小墨在此间无法进阶,是说小墨在其他的界面有可能进阶?”或者说飞升到了上界?

    冥尘道,“或许。”

    有个或许就有希望。

    冥尘曾说过,小墨原身是阳火属性的火鸦,但因受了幽冥阴火的影响,变异成为了阴火属性,从一种属性变异成为相反的属性,进阶的阻碍要更多。

    要不是这样,以小墨得到的好几回万载难遇的机缘,换一个妖兽,得到一回都能修到化形了,而小墨仅成进阶到了五阶。

    林千蓝忽然听到腾二传音,“老大,有个灵舟追来了。”

    灵舟是苍穹九洲特有的飞行法宝,因着道修魔修之争,在恶煞海以北少能见到,反正林千蓝在渡恶煞海之前没见到过。

    林千蓝问冥尘,“是穆昶?”她的神识还探不到那么远。

    冥尘确定,“是他们。”

    他们,是指两个人,一位是前几天还被林千蓝惦记到他空间里宝物的穆昶,一个是又被她忘到脑后的钱骏。

    冥尘答应林千蓝,若是钱骏愿意离开就把他带出来,可他哪会亲自带着钱骏赶路?他把钱骏扔给了穆昶,自己带着小墨先行飞遁回来了。

    穆昶在苍穹九洲呆的时间比林千蓝还久,早就弄到手一个灵舟,再遇到林千蓝时没有拿出来使,纯粹是有其他打算,赖在了林千蓝的太皓梭内。

    林千蓝传音给腾二,“先找个地方停下。”

    灵舟在一处林边停下,没多久,穆昶的灵舟落在了旁边。

    穆昶从里面下来,等紧跟其后的钱骏一下来,穆昶挥手收起了灵舟,看样子这又是要蹭林千蓝的。

    钱骏见灵舟转眼不见,懵了会,急道,“哎,哎,我还有东西在里面。”

    穆昶一瞪眼,“你没有储物袋是怎么的?有什么东西了不得的宝物收不起来!”

    明明连声招呼都没打……钱骏心里有异议也不敢吭了。

    在灵舟上目睹到这一幕的林千蓝幽幽地对冥尘道,“还是一样的穆昶,一样的钱骏。”

    穆昶虽有时乖张,但很少会生气,他总是想方设法的让别人生气他看乐。

    这回看他的样子是真气着了。林千蓝想想钱骏那诡异的运气,穆昶这是深受其害了。

    林千蓝问冥尘,“你不带着钱骏,是想到这一点了吧?让钱骏祸害穆昶去?”

    冥尘道,“木华圣地已禁止钱骏进入。”

    还有这事?林千蓝已把钱骏忘到了脑后,偶尔想到了,因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就没问起过钱骏在蚩祖空间里怎么样,只知道他现在的修为是筑基中期。

    本想问问有钱骏具体有什么趣事,看到穆昶已进了灵舟,林千蓝只得出去。她还有想让穆昶帮忙的地方,这客人还是要待待的。

    穆昶进到灵舟以后,先是环顾了下灵舟的装饰,“啧啧,这灵舟弄的,把我的灵舟比下去了。”看到林千蓝从上层下来,对她说道,“小家伙,我跟你换换灵舟怎么样?我那个可是个中型灵舟,比你的还贵,你换了不吃亏。”

    林千蓝没空去猜穆昶说的真假,只管拒绝,“不换。”

    “林千目!”钱骏从穆昶身后转出来,见到她的激动不为假,“林千目,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什么叫见不到她了?这话听起来真是别扭,钱骏在人情事故方面没一点长进。林千蓝以前都不跟他计较,现在更不会,“看你过得还不错。”

    穆昶像是刚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夙无衣,大眼一转,“这位是……”

    夙无衣知道他是谁,对穆昶微微颌下首,“夙无衣。”

    林千蓝跟夙无衣说过穆昶要过来的事,也大概地说了些穆昶的来历。

    冥尘自不会跟穆昶说起夙无衣,但穆昶这个长年累月混迹于人修中的不老早成了精的家伙,见夙无衣是个妖修,马上看出些门道来,此妖与林千蓝关系非浅!

    穆昶脸上浮起了笑,“原来是夙道友,怕是夙道友从小家伙那里听说过我,我就不多赘述自己的事了。”他一把把钱骏拉到身前,“这位夙道友没见过吧,他叫钱骏,是小家伙的侍君。”

    钱骏这个侍君的名头是怎么来的,穆昶知道的很清楚,这是要作怪。

    林千蓝就知道穆昶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加上这回被冥尘整治的狠了,心里憋屈,这是要从她这里找回点场子好乐乐?

    林千蓝冷眼看着穆昶,也没想着跟夙无衣澄清。

    夙无衣听到穆昶的话后,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在没有听到林千蓝否认的情况下也是。

    林千蓝在这方面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若林千蓝是个见一个喜欢一个的,就不会拒绝他了。

    林千蓝没有否认,其中必有缘故,他对钱骏同样微微颌下首,“钱道友,幸会。”

    “前辈,幸会,幸会。”钱骏忙拱手。他这点人情事故还是懂,能让穆昶称一声道友,修为不会低,“你可别——”

    他本想说他并不是真的林千蓝的侍君,却是被穆昶禁了灵没说出来。

    穆昶在这会已看到了林千蓝发顶冒出的寸长的白色羽翎。

    他虽没见到过孔雀一族的本命羽翎,但因他从青龙手里得了蚩祖空间里孔雀一族的圣地信物,对孔雀一族没少了解。

    而且夙无衣没有遮掩自身的气息,这会穆昶已看穿他的本身是孔雀了。

    孔雀一族的本命羽翎戴在林千蓝的头上……

    穆昶的脑子转的多快,他想到了那回他后背发凉的事的。在他离开苍穹九洲之前,林千蓝的化成锻体决已快进阶到第五层,这么多年过去,肯定进阶了。

    最有可能是他后背发凉的那会进的阶,看样子他猜对了,小家伙不幸地继续了龙族的发情期,这发情的对象……是这个白孔雀。

    小家伙还挺会挑的嘛,没扑倒个妖猴妖狼蛇人之类的种族。

    穆昶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夙道友,不知你与小家伙是……”

    夙无衣道,“我是她的道侣。”

    林千蓝是他认定的道侣,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从他与林千蓝签下同心契约的那天起,便是了。

    “原来是小家伙的的道侣。”穆昶故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