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骗人的最高境界
    穆昶一脸的没想到,“夙道友是小家伙的道侣啊……”再把缩到一边的钱骏揪出来,“这钱侍君也是可怜,一个人被小家伙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几年……”

    “小虚境。”林千蓝从口中轻吐出了这三个字,穆昶识相地住了嘴,把钱骏再一把推到一边,还嫌沾染了什么似的两手拍了拍。

    他还要靠那只烟豹帮他从小虚境下弄出他的内丹,不能把林千蓝得罪过了。

    林千蓝扬手一扔,一件东西朝穆昶飞去,穆昶张手接住,一看,是件上好的易容法宝,他拿在手上翻看了下,随即看透了林千蓝的用意。

    音色立变老成,“小家伙也怀念我老人家的样子了吧。”

    林千蓝冲他笑吟吟道,“是,我特别地怀念,所以特地为你弄来了这件易容面具,别忘了天天戴着。”

    这件易容面具是从步轻履的洞府里得来的。

    步轻履洞府里的宝物全都是货真价实的,任她拿走不过是认为她进了无尽妖界不可能活下来,让一个人得偿所愿后马上陷入死地,是种多绝望的死法。

    待兽潮结束后,她拿走的东西不仅能原样回到步轻履手中,弄得好了还能翻倍——看她身上原有的宝物多少了。

    不过,这回的兽潮步轻履注定失望,看不到她想看到的情形了。

    林千蓝心里介意把不知什么人用过的面具往自己脸上贴,尽管是件灵宝级的,比她的隐容冰绡还好,那她也不打算自用,正好需要穆昶帮她做事,拿出来给了穆昶。

    穆昶从虎背大汉秒变弯腰病秧子,“哎哟,累死我老人家了,我这一刻不停的赶了多天的路哟……”

    穆昶这戏多的……林千蓝不想揭穿他,“左边,第二个房间。”

    等穆昶去了上层,腾二问,“老大,左边第二个不是冥尘的房间吗,老大怎么让穆昶去住了?”

    林千蓝心情愉悦,“谁说不是呢。”

    若是她开口让穆昶帮她做事,怕又是一轮的讨价还价,让冥尘来说,穆昶敢还价么……

    “林千目……”钱骏这才有了发言权,“我有事要跟林千目单独说。”

    林千蓝知道他是想说他对空间裂缝的研究,点头道,“你跟我来吧。”遂上了二层,钱骏赶紧跟了上去。

    既然是如常对待,林千蓝觉着有必要跟夙无衣说清,省得被看成她对他的考验,向夙无衣传音道,“钱骏不真是我的侍君。”

    很快收到夙无衣的回传,“我知道。【】”

    林千蓝挑下眉,心想是腾二还是芷音通风报的信呢?

    ※※※※

    徐徐风吹,桃花纷落,又是一年的桃花季。

    腾二会选地方,灵舟停的地方离桃花林不过十多里。

    与钱骏谈了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之后林千蓝独自下了灵舟,瞬移到了桃花林中。

    林千蓝对着桃林树龄最长的一片桃树深深施了一礼,倒了杯灵酒对空敬了敬,之后洒在了桃林里。

    她敬的是荼白。荼白已是魂消魄散,她以此来缅怀为的不过是自己想这样做了。

    她与荼白做了交易,各取所需,她不欠荼白的。她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荼白的遭遇,以此为鉴,绝不能步了荼白的后尘。

    桃林上空不断有流光穿行,让林千蓝记起了她也曾是其中一员,大都是往咏花镇品尝桃花酿的。

    驻足观赏的也不少,更有三五好友一起坐起品茗的。

    难免有人提到桃妖与书生鹣鲽情深的佳话,可大多数人议论的却是另一件事,虚天宗的东阳峰新峰主上任的事。

    “这位天晟峰主了不得,是继青梨真君之后第二位金丹峰主。”

    腾二听到传音问林千蓝,“老大,这个人叫天晟的,不是会那个赵芥子吧?”

    付妙人认识的卓天晟就是赵毅。

    “应当是他。”林千蓝记得赵毅成为内门弟子后进的是东阳峰。一般地,峰主仙逝,继任的峰主优先从出自本峰的长老中选出。

    这些人拿赵小人跟她师父比,让林千蓝听得极不顺耳。

    又听有人说道,“何止了不得!这位天晟峰主修炼了不足一百年已是金丹大圆满,结婴也是近在眼前的事。青梨真君……可是修炼了好几百才结的婴。”

    “谁说不是!前两年天晟真人以金丹后期的修为回宗,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有人自豪,“那是!虚天宗出了个天晟真人,我们外门弟子在内门弟子面前都能直起腰了!”

    有人泼冷水,“天晟真人不过是得了逆天机缘,修真界不乏这样的例子。就说这与桃妖结成道侣的书生,不是结识了桃妖,他一个二十几岁才修炼的三灵根能飞升?”

    “是啊,都传言说他有个芥子空间,里面有数不尽的天材地宝,不然,以天晟真人五灵根的资质哪能修炼的这么快!”

    “真有芥子空间!这气运是逆天!”

    有人相驳,“修炼本就讲的是机缘,你有幸出生的世俗界才能以五灵根的资质进入虚天宗外门,这难道不是你的机缘!若你出生在修真界,怕是连虚天宗的杂役都不一定能当成。”

    “不说是有人造谣吗?说天晟真人能修炼的这么快,是他无意得到了上古大能的传承,灵力灌体提升的修为。”

    有人和稀泥了,“各位,各位,机缘这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说完的,我们就谈谈天晟真人的峰主大典吧。哎,我听说天晟真人是要两个大典一起办。”

    “对,我也听说了,是天晟真人要和沐瑶真人结成道侣,正好两个大典合一。”

    不用再听下去,是赵毅。赵毅有个芥子空间的事,还是冥尘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给他宣扬出去的,本想着借着他人之后灭了他最好。

    可这赵毅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三年前还隐姓埋名地躲在混乱域和万兽山脉一带,两年前就敢大张旗鼓地回了虚天宗,现在又将成为十八个峰主之一。

    林千蓝却是笑了,从赵毅指使付妙人抓了杨倾城可知,赵毅是上了裘家这条船,而且还进了船舱,与裘家交集很深,不然他做不到带付妙人进入龙湫山。

    林千蓝都想拍手了。甚好,甚好,在灭恶客时顺带着拍死个苍蝇。

    当下回到灵舟,见穆昶已用上了易容法宝,变成了她初见他时的样子,须眉斑白,着一身绣着金纹的烟色华袍,头戴红玉冠,颇有帝王风范。

    林千蓝也是心服,“你这身是什么时候准备的?穿出去骗了多少人了?”

    灵宝级的易容法宝自然不会是只改换面容,而是连身形甚至气息都能改变,但衣着佩饰都得是真的才行。

    所以,穆昶身上的行头都是他自己备齐的。

    穆昶端坐着,双手放在膝头,已进入了角色,高深道,“我从没骗过人,都是人自骗而已。”

    林千蓝在心里给他这句话竖了大拇指,“有哲理!这是骗人的最高境界,道行高的骗子就该是你这样。”

    就拿穆昶骗金家人那次吧,他只说了自己是南宫家人,道号穆昶,可姓南宫的家族多了,而且外姓长老也可说是南宫家的人。

    金家那三人就脑补成他是仙京城南宫世家的人,叫南宫穆昶。不是金家人蠢,而是穆昶的修为在那里放着,他们三个金家旁支不想错过与南宫家元婴大能交好的机会,由此忽略了穆昶是其他身份的可能性。

    也可以说他们自骗。

    先入为主的缘故,林千蓝看老者模样的穆昶也是更习惯。

    桃花林离虚天宗很近了,灵舟转眼即到。

    跟上次回宗弄出了大动静不同,这回林千蓝是几无声息地直接进了落烟峰。

    这要说到她师父在宗内的特权了,原只有宗内化神老祖才有的不从山门进出护宗大阵的权利,她师父在结丹后就弄到手了。

    而且毫不避讳,是以她那批新入宗的凡修都没不是从山门进来的,以至于她进宗一年多后出宗时才知道山门长啥样。

    她在回来的路上跟师父通过气,由师父打开了护宗大阵,灵舟隐着形直接落到了落烟峰她的洞府外。

    林千蓝没有收起灵舟,让腾二和小墨留下当向导,她则去见了师父。

    多年不见,林千蓝对师父没有一点生疏感,她本想见到了师父先给师父行个正式的大礼以示尊师重道,可殷青梨一抬手没让林千蓝行下去,“这些虚礼都免了罢。过来,坐下。”

    “是,师父。”见师父眼里担忧初收,满是喜悦、关爱,林千蓝恢复了以往面对师父时的心态,带点嘻笑之色坐到以前的位置。

    殷青梨打量了林千蓝好一阵子,见她这个金丹后期没有任何虚浮,放了心,却是想着,不愧是洛冰的女儿,继承了洛冰的修炼天赋。

    想到洛冰,殷青梨的面色微沉,看着林千蓝,“这些年,难为你了。”

    林千蓝收起了嘻笑,“师父,你都知道了?”

    殷青梨声音沉重,“知道了,你娘亲是为什么中毒,又是谁做的。”

    林千蓝问,“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师祖说了一部分,其余的是抓了个裘家人知道的。”殷青梨在林千蓝面前没有对他搜了裘家人魂的事做隐瞒。

    以师父的修为,不可能是对裘宁阳搜的魂,除了裘玄善,还有第三个裘家人知道人为转世的事?“裘家的人为转世?”

    裘玄善的记忆不会错,要是还有其他裘家人知道,只能是裘宁阳骗了裘玄善。一家子亲祖孙还你骗来骗去,这是裘家要灭亡的前兆。

    师徒两人终于得以把话说得透透的。

    两个时辰后,林千蓝才从师父的洞府里出来。

    再小半个时辰后,殷青梨带着穆昶去了仙元峰。

    知道大师兄和三师兄都在闭小关,林千蓝去见了二师姐。

    见到林千蓝已经结丹,而且气息比大师兄的气息还胜了许多,赫连秋的面色眼见着变得复杂起来。

    林千蓝心里一沉。二师姐现在是筑基后期,说不好什么时候才能结丹,她很理解二师姐会有这样的变化。

    “二师姐。”林千蓝还是以往的亲切。

    换来了赫连秋的不冷不热,“六师妹。六师妹结丹了啊,真不错。我看六师妹不像是金丹初期。”

    林千蓝说了实话,“得了些机缘,进阶到了金丹后期。”

    赫连秋眸色一暗,低下的头却又快速抬起,看林千蓝的眼光更冷了,“六师妹的机缘还真是不少啊。不知有没有给二师姐留点什么机缘。”

    赫连秋的阴阳怪气熄了林千蓝见到二师姐的热忱,但还是把她为二师姐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我是有东西要送给二师姐,这是三元重水,看二师姐是否合用。”

    赫连秋拿眼角夹了夹林千蓝手里的玉瓶,“呵呵,师妹这修为高了,出手也大方了,连三元重水都看不到眼里,随手就送给我了。那就这样吧,我就承你这个人情,收下好了。”

    林千蓝的火上来了,“二师姐不想收可以不收,二师姐看不是有的是人能看上,我又不是没人送!”

    她没想到二师姐的变化会这么大,那个爱说爱笑性子跳脱,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而且又护短的二师姐呢?她以为本性难移,可二师姐给了她一个反例,告诉她什么叫本性易移!

    “二师姐,告辞!”这样的二师姐她不认。

    林千蓝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的赫连秋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六师妹还是这么好玩!哈哈哈……”洋洋自得道,“你结丹了又怎样?还不是被我骗到了,哈哈哈……”

    这魔性的笑声,绕音在林千蓝的脑海。

    林千蓝全身僵硬地转过身来,看到的是正叉腰仰天大笑的赫连秋,这形象……很二师姐……

    “……”林千蓝认栽。二师姐这戏精跟穆昶有得一比了。

    赫连秋一把揪住林千蓝的前襟,“能耐了,六师妹!一走多少年,连个传讯都没有,害得师父每次闭关出来都要去仙元峰看你的魂灯还安然不安然。

    有回,你的魂灯弱了许多,师父差点没住在仙元峰,最后还是宗主让天演峰的峰主为你推演了一次,说你会因祸得福,师父才放下心。你说,你该不该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