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誓约漏洞
    一万多年前,若不是被裘鸿钧设计,倪非已经飞升上界了。【】

    自裘鸿钧在倪非面前撕破了脸后,再没隐藏过他的真实面目。

    无耻并不与猥琐或粗俗举止划等号。

    凭心而论,除了无耻外,裘鸿钧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儒雅,无论他转世了几次,即便是没有恢复记忆的那两世,裘鸿钧给人的印象都是翩翩君子,行止有度。

    不是如此,怎蒙蔽住了倪非的双眼?

    此时,裘鸿钧说着无耻之极的话,品茗的动作可以说非常优雅。

    倪非没回应裘鸿钧。跟无耻的人理论,只能是徒费口舌。

    裘鸿钧眉头皱了皱,“万叶这酿酒手艺退步了,怎么这次酿的玉琼露不如以前的。”又含了口酒在口中品了品,“少放了份太乙精芝。”

    云琅界只有一株九虚玉琼树,百年才结一回玉琼果,由玉琼果里来的玉琼液不说外界,就是虚天宗宗内的长老都不一定见过,而裘鸿钧却用玉琼液来酿灵酒。

    为他酿酒的是万药峰的峰主,炼丹宗师,万叶真君。

    从酿酒要用到太乙精芝可知,其他的酿酒材料不会是普通的东西。

    由此可见,裘家在虚天宗的霸道之处。

    倪非微微侧了下头,随即站了起来。

    裘鸿钧了然地朝仙元峰望了望,“怎么?你要回仙元峰凑个热闹?”

    倪非睨视过去,“不行?”

    “行!虚天宗的太上长老在宗内哪里去不了?是你的那位殷家小辈又来找你了?你说,要是他知道是你把他想杀了我为林洛冰报仇的事透露给我的,他会怎么对你呢?”

    倪非神色不变,“想知道的话,你可以自己问问他。”

    “放心,他只要不把剑刺到我眼前来,我不会对他怎么样。他的命关系到虚天宗修士的飞升不是?”裘鸿钧又叹了叹,“谁知道飞升后会是个什么情形?有时啊觉着这样一世一世地过着挺好,能飞升都舍不得飞升了。”

    倪非冷冷道,“那祝你得偿所愿,永世不能飞升。”

    裘鸿钧笑得深意,“若如此,只能委屈倪非相陪了。”

    本命誓约的制约,他不能飞升,倪非则只能被困在这里,为他进行一世世的转世,还要保他不意外身死。

    倪非粟色的瞳孔微缩,虽只一瞬,却没逃过裘鸿钧的双眼,他对倪非的反应很满意,反催道,“你自去吧,别让殷家的小辈等急了。”

    ※※※※

    洞府外的院子里一片安详,好像回到她离开之前。

    小墨在玉娑树上钻来钻去,挑选着最好的玉娑果采摘进它的储物戒内。

    腾二百无聊赖地浮在半空数着树上的玉娑果的数量,因小墨东摘一个西摘一个,腾二数着数着总被打断,不得不重数。

    玉娑树下,铺设了个宽大的白竹台,不会问,是万能管家芷音为夙无衣修炼所设。

    在白竹台的一端摆着一套白竹茶桌,上面还放置着一套酒壶酒杯。这是为冥尘布置的,夙无衣只品茶不饮酒。

    林千蓝四下看了看,要论芷音为她摆放了什么,只有算上白竹台上铺的那块厚厚的兽皮毯了。

    见林千蓝来到树下,腾二一曲身飘到了林千蓝的前面,把卷在尾巴上的一个储物袋给林千蓝,“老大,醉风盏采到了。”

    林千蓝接过,问腾二,“看到倪非了?”

    腾二道,“倪非不在,老大师父在那里等他,我采了花就回来了。”

    林千蓝的神识探进去,储物袋里只有一朵红色的花,是种在仙元峰后山的虞美人。虞美人是林千蓝轮回异世对这种花的称呼,在这里的名字叫醉风盏,只是林千蓝习惯了,还是叫它虞美人。

    她拿着这朵虞美人走到白竹台前,坐了下来,从浮音宫外的花园里再采下一朵虞美人,把两朵花摆放在白竹台上。

    两朵花都是由她的娘亲进行种植培育的变异品种,从外形上看,只有极细微的差别,这种差别还可以被认为是不同个体间的差异,而非两个品种。

    神识一一细致地探察了两朵虞美人,并进行了对比,收回神识,说道,“跟我猜的一样。”

    她一挥手,一个半尺高的石头地台落到了白竹榻前,再从素镯内拿出一堆的阵石来,一个接一个地打向石头地台的各处。

    双手翻舞,所有的阵石都定在了不同的方位。

    仔细检查布阵无误,林千蓝把五块高阶的灵石放进地台的槽内,再打了一串手诀,地台周围灵力震动了下,阵成。

    林千蓝拿起从仙元峰采来的虞美人,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上面,精血一经落到花瓣上,迅速被吸收了进去。

    她把吸了血滴的红花扔到地台上,被红花吸进去的那滴血迅速渗进了地台里。

    林千蓝面露喜色,“成了!虽然这朵虞美人只能吸收一滴精血,但也足够让誓约有瑕疵了。”

    她知道,现在虚天宗的各方能保持平衡平静,全赖于倪非的存在。

    裘家人能成为虚天宗的幕后家族,除了裘家每一代都不少于两位化神老祖的实力外,仰仗的就是倪非的绝对实力,让虚天宗内对裘家不满的人只能噤声。

    所以裘家不管外界怎么看待裘家,裘家只知道虚天宗的人是不敢动他们的,不仅不敢动他们,还得保着裘家,不然,与裘家作对就是跟倪非作对。

    虚天宗尽管实际上已滑落下八大宗之首的位子,但有倪非在,就没有哪个宗门的人敢来犯险,因为敢来试探倪非实力的,要么当场死了,要么进了虚天宗宗狱等死。

    再有,若是裘家人做的太过分了,倪非的一句话就能让裘家大多数的人收敛。但在虚天宗与裘家利益冲突时,倪非却又会站在裘家一方。

    因此,虚天宗的上层对倪非又敬又忌惮。

    要是知道倪非不再帮裘家人,虚天宗的人不会再容忍裘家人的存在。

    要想让虚天宗上层跟裘家不对付的修士一起灭了裘家人,首先要解除倪非与裘家人的绑定。

    腾二问,“老大,倪非不会帮裘家人了吧?”

    林千蓝摇头,“一滴精血太少,还不确定誓约被破坏的程度有多少。”

    她布的是个本命誓约阵。本命誓约阵布起来比较麻烦,地台是她事先布好了的基阵,然后再往基阵上布下阵石,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

    她是在把虞美人移植到浮音宫后的某个时间,怀疑起她的娘亲特地种植这样一种会吸血的花的用意的。

    不可避免地,由这花联想起了倪非。凡知道倪非的,都知道他喜欢把玩红色的花,其中,最喜欢的是红色的醉风盏,也就是虞美人。

    由倪非想到了本命誓约阵。

    倪非为何会刻意抹去他的誓约期限?是怕被某个人知道了,会赶在他的誓约期满前逼他另立一个本命誓约。

    若是这样,倪非的本命誓约将永无期满之日。

    倪非深知这种事很可能会发生,才会这样做。

    立下本命誓约就需要本命誓约阵的辅助,既是阵法就有破解的可能。

    本命誓约阵的起誓是由精血为引的。在阵启起后起誓前,先滴入誓约阵内精血的人是为被誓约人,起誓后滴入的是起誓人。

    于倪非这件事上,倪非是起誓人,裘家人是被誓约人,若是倪非先于裘家人把他的精血滴入本命誓约阵,则倪非即是起誓人,又是被誓约人,他自己向他自己起的誓,自己单方面就可以解除。

    而且,本命誓约有限制,被誓约人只能是一人,若是倪非和裘家人都把精血在起誓前滴入了本命誓约阵内,本命誓约阵又没有灵性,只会照盘两种精血都接收,从而造成誓约不成立,或至少有瑕疵。

    裘家人不可能不防着本命誓约阵的这个漏洞,不会让倪非先把他的精血滴入本命誓约阵。

    而倪非也不可能强行把自己的血滴入本命誓约阵,即便成功了,这样做也毫无意义。这个本命誓约阵破坏了,裘家人还会再布另一个。

    只要在倪非的誓约期满前,裘家人随时可以让他立下另一个誓约。

    所以,倪非既要破坏新的誓约,又不能在旧誓约到期前让裘家人发现这件事。

    这便是她的娘亲特意是种植出能储存精血的虞美人的目的,帮倪非摆脱本命誓约的桎梏。

    为了这一天,倪非‘喜欢’红花‘喜欢’了好几百年,就是为了麻痹裘家人。

    此计可施的另一个有利条件是,本命誓约阵里刻画有融血阵,阵法启动后,会自动吸收进入阵法范围内的体外精血,只要把虞美人花放在阵法内,里面所存储的精血就会被大阵吸收。

    这一点,林千蓝在回来之前就做过试验,用的是移植在浮音宫外花园里的虞美人。

    略有遗憾的是,仙元峰后山种植的虞美人花朵只能存储一滴精血,丹羲庐舍里的能存储两滴,应该是当年她的娘亲没能培育出更好的虞美人,便不得不离开了虚天宗,从此后再没能回来。

    若是有两滴精血,誓约不起作用的几率会更大些。

    但只要有瑕疵,誓约就有破解的可能。

    腾二还是不解,“老大,怎么弄这么麻烦,把裘家人杀光了不就行了?你那回不是把张楚简一杀就破了张厉的本命誓约了?”

    林千蓝为它解惑,“要是本命誓约里有某个裘家人死倪非也会死的条目呢?”

    腾二又有了新疑问,“不会吧?裘鸿钧在一万多年前,哪能知道他的后人都叫什么名字。”

    触发了林千蓝曾想过的一个可能性,“裘鸿钧转世了不止一次!”

    “啊?”腾二道,“裘鸿钧才是天道之子吧。”

    是林千蓝曾说过赵毅那气运,简直是天道之子的话,被腾二记住了,现在用在了裘鸿钧身上。

    林千蓝也道,“是天道家亲戚没跑。”人为转世也是有一定的几率的,一次成功已是难得,两次只能用幸运来形容了,还三次四次?不是天道家亲戚是什么。

    “那老大,还是炸了鸿钧峰吧。”

    已跳到林千蓝肩头的小墨帮腔,“炸了!我帮大主人炸了。”

    小伙伴都有暴力因子啊!

    林千蓝当时跟冥尘就那么一说,可没有想过真炸了鸿钧峰。因为鸿钧峰在虚天宗内,她可不想祸及虚天宗的弟子,再说她本身就是虚天宗的一员。

    跟她有仇的只有裘家,而不是虚天宗,所以,她只找裘家报仇。

    林千蓝把落烟峰当家的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心如此,有谁会为了自己痛快把自己家给炸了?

    ※※※※

    仙元峰上。

    宗主议事大殿内。

    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殷青梨,一个是殷青梨引领来的万兽山脉的妖王。

    妖修与人修消息不畅,知道万兽山脉有个妖王,但都不清楚妖王是什么妖修。

    因是被殷青梨从宗外引领来的,众人对眼前妖王身份的真实性信了几分。

    妖王不是那么好冒充的。在座的都是大能修士,见识不凡,知道万兽山脉的妖王不是看谁实力高,而更多的是看血脉。

    穆昶释放出蛟龙的气息后,众人又信了几分,加上在座的三位化神老祖都看不出穆昶的修为,又少了些怀疑。

    妖王穆昶被请到了大殿内客座的上座。

    穆昶衣装言谈皆有威仪,坐在上座,帝王般不怒自威,只这气度,让众人又相信了一分。

    穆昶扫视了一圈大殿里的众修士,声如暮鼓,“本王闭关了一万多年,方才出关便听说我族长老被人设计困于虚天宗内,若不是殷家曾与我族长老有旧,少不得我族已打将过来救回我族长老。”

    这一手音波法术,让众位对穆昶的蛟龙身份不做怀疑。现今云琅界的龙族以蛟龙族为首,万兽山脉的妖修选蛟龙为妖王在情理之中。

    玄元宗主当然知道妖王提的是谁,可这不能顺着妖王的话说啊,“妖王阁下指的可是我宗的倪非长老?倪非长老乃是我宗太上长老,地位尊上,妖王阁下怕是误会了。”

    穆昶看了玄元宗主一眼,目光洞明,“若不是因此,我怎会亲自来接我族长老回族?我已知设计我族长老之人为裘家人,非此间众人,我方与各位坐而相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