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交锋
    赵毅稳着的没动,一片橘色柔光带骤然出现,布在离他百米远处,蓝紫色的雷网触到橘色柔光后被弹射开来,林千蓝收的也快,雷网一被弹开立即散开。

    散发出橘色柔光的是一对半月形的铜鉴,分别持在赵毅身侧着同样翠绿衣着的双生女子手里。

    腾二在橘色柔光一出现就看出了门道,“老大,这个光有古怪。”

    林千蓝知道赵毅走大气运,还有个重生的柳妍惜助他,不知得了多少机缘。

    她一上来二话不说直接上雷网,是为了试探出赵毅是用什么来对付她的御雷魔杖。

    她不小瞧赵毅,是因为赵毅善于预先筹谋。

    赵毅想杀她的心在神殒之渊已经很明了,而且不在乎她怎么死,他散播出她有一件超越灵宝级的玉簪法宝的事,以及把灭门杀人的事安在她的头上等行径,都有借刀杀人的意图在内。

    他不会不对她的御雷魔杖有所防备。

    这一试试出来了,竟是件能反弹法术的法宝!林千蓝在腾二提示后就收回了元力,没让雷网被弹回己身。

    赵毅这气运!虽然法宝拿在双生女的手里,林千蓝相信法宝的来历一定与赵毅有关。

    若这件法宝是由双生女自己所得,那真不定还能拿在她们的手里。

    赵毅这人最不能容忍其他人比自己的气运好,哪怕此人是他的红颜知己,宝物只能是他得了送给别人,而不能是别人自己得了逆天宝物。

    在与付妙人一起时,赵毅因是隐了身份,在这点上更是表现的明显,让付妙人记忆深刻。

    “六师妹,这两人交给我了。”赫连秋手一场,祭出一条墨蓝色的长绫。湫水绫一出,周边尽结寒霜。

    赫连秋纵身过去,与双生女斗将起来。

    双方这才是真正交上了手。

    小火双手一舞,半空出现了一只火凤,火凤一出,因湫水绫的寒气结成的白霜瞬息化无,火凤卷着炽人的热浪朝着林千蓝等人袭去!

    姬凤逍微一提唇角,打开了手中的莲火扇,朵朵红莲迎向火凤。

    赵毅身边只剩下一个柳妍惜,柳妍惜没有跟小火和双生女一样冲在赵毅前面,而是在看到林千蓝之后就躲到赵毅身后,赵毅这会没怪她,因为柳妍惜是鬼修,最惧雷属性法术。

    赵毅喜算计也有勇,他乐于借刀杀了林千蓝,更愿意亲手杀了林千蓝。他恨不得林千蓝死的原由很多,他看上她她竟不接受还处处抢先得了他该的机缘,这让他实不能容她活着。

    斩天剑在手,“林千蓝!”

    他的底牌可不止能躲进芥子空间,不信杀不了林千蓝。

    林千蓝没去鸿钧峰,而是来到东阳峰,正是想会会赵毅。

    她得亲眼确定赵毅死了才能放心,若是赵毅跑了,以赵毅成长速度,势必成为她的生死大敌。

    有一个手段多端,还不知什么时候会来杀自己的强敌在暗处,那她怎能安心修炼。

    林千蓝御着藏锋百变闪到了半空,狼牙棒棒影重重,先行对赵毅出了手。

    东阳峰的峰顶不只有他们两方人,还有一方人在双方刚一交手里上了峰顶。

    “逆五行宝鉴!”这方人中的一位穿着兽皮短打上衣的修士叫道。

    他说的是双生女手里的半月形的铜鉴。

    看到双方人是不留手的对战,他倒是先看法宝了,是说此人心大呢,还是说他心机太深,这一嗓子向人表明他只想当个看客。

    他这一嗓子让好几个人看向了两个双生女,有的人眼里起了贪婪。

    原因在于,逆五行宝鉴太有名!

    自逆五行宝鉴由上古一位有名的炼器大宗师炼制出来后,一直位列后天灵宝榜的前五。

    灵宝榜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百年更换一次,一代代下来,后天灵宝层出不穷,但逆五行宝鉴从没落到前五之下。

    别的法宝是以攻为防,而逆五行宝鉴是以防为攻,它释放出来的橘色光带名为逆五行坤光,能把所有攻向它的法术原样反弹回去。

    不少发生过有不识逆五行宝鉴的修士攻击逆五行宝鉴的主人,结果一招被自己的剑光斩死的事例。

    以防为攻,首先是防,对自身的安全更有利。死了不能入轮回,修士没有不怕死的,这种以防为攻,又是件后天灵宝级别的法宝,是修士最想拥有的法宝。

    逆五行宝鉴在七千多年前不知所踪,都以为是被某个修士带往了上界,没想到猛得出现在了这里,还持在了两个筑基后期女修的手里。

    谁不想要?

    “红莲业火!”

    不止兽皮修士一个心大、或者说想当看客的人,另一人认出了火焰红莲。

    你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不是从火焰红莲的外形,莲花只是个形,什么火都能变幻成莲火形。

    因为现在与姬凤逍战在一处的是化成本体的小火。

    同样是火,小火的凤火属兽火,姬凤逍的红莲业火是天地所生的异火,异火在级别上要高于兽火。

    要是小火是神兽凤凰,那她的凤火要比阶别还不高的红莲业火要强几分,但小火只是凤凰后裔,她的凤火怎么比得过姬凤逍的红莲业火?

    火凤遇到火焰红莲,明显胆怯。

    小火看遇到了对手,化成了本体涅炎朱凤,与变幻出的火凤合二为一,想以此来压制红莲业火。

    这位修士便是看到以火为食的涅炎朱凤都不敢吞火焰红莲,才认出是红莲业火。

    冷越执剑站在这群人的去路前,“虚天宗内部事务,不是虚天宗的人不要插手。”

    这方人里修为最低也是筑基后期,有五六位金丹修士,尽管说话的是一位筑基修士,话说的还很不客气,但他们没有一个出手的。

    这方人按说都是赵毅一方的人。他们都是赵毅请来参加他的双庆大典的,有的都来了有小半个月了,住在东阳峰上任峰主的住所内。

    因赵毅在闭关,他们来到东阳峰被安置下来后还没见过赵毅。

    峰主的继任是虚天宗的内部事务,历来没有请外宗修士见证的例子,但赵毅却请了这群人来到了虚天宗,并在他们中的一些人意外提前多天来到时,安置他们住在了东阳峰。

    一向喜欢博名的赵毅不会在这方面落人话柄,他的解释是请的这些都是他生死相交的至友,是来见证明他的双修大典的,而非峰主继任大典。

    天擎钟响起,他们是听不懂天擎钟声代表的含义,而接待他们的虚天宗弟子听到钟声都迅速找地方藏身了,没人为他们解惑,其中一位还以为钟声是为赵毅的双庆大典而特意敲响的。

    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很机敏的,在钟声响起时便出了房间。

    在看到七声钟声响过后东阳峰的弟子的表现,立即意识到虚天宗出事了,还是大事!

    这方人都是赵毅结交的散修或者小势力的修士。

    赵毅也结交了不少大宗门的弟子,但大宗门的弟子考虑的要多,他们会尽量避讳参与其他大宗门的内部事务,所以都没有来。

    同理,那些虽不属大宗门,但也属一方势力的高阶修士,为免引起虚天宗的误会,也都没有亲自上门,只遣人送来了贺礼。

    只有这些不了解大宗门规矩或了解了不在意的散修和小势力修士受邀而来。

    他们没有强有力的大宗门靠山,个个对自身安危的敏感度都高,见到虚天宗起了变故,头一个想的不是找赵毅问个清楚,而是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已经晚了,他们发现东阳峰被罩在了一个大阵内,他们通不过大阵无法离开。

    这才想到来找赵毅。

    他们到来时,正好是林千蓝的狼牙棒朝着赵毅砸去时。

    他们都是赵毅的朋友,有的跟赵毅是共患过难的,有的是生死之交。

    看到人对赵毅动手,有的人在冲动之下是想帮赵毅的,他们的法宝都要御出去了,却还是犹豫了下,在听到冷越的这些话后,他们更为犹豫。

    他们得为自己的命考虑。

    而且,他们也得有那本事。

    在离冷越不远处站着三位让他们看不透修为的修士,其中一位的气势让他们生出惧意。

    是位元婴真君!

    他们哪是元婴真君的对手?

    赵毅什么身份,是下任的东阳峰的峰主,这些人敢对赵毅下手,必须得是宗门允许的。

    让他们跟虚天宗叫板?开什么玩笑!

    是以,与韶雨峰和昆芦峰不同,东阳峰多了批看客。

    三个让这些人看不透修为的修士,不是别人,他们是三位东阳峰副峰的长老,其中一位是元婴修士。

    他们本来对东阳峰峰主的死抱有怀疑,东阳峰原峰主的死跟裘家有关,是裘家为了给赵毅腾峰主的位置才动的手。

    副峰的长老都是主峰的峰主选的,他们之间的关系都非常之好。

    所以他们是来杀了赵毅为原峰主报仇的

    林千蓝跟赵毅进行的是一场恶战!

    她让腾二盯着周围,以防受到偷袭。

    赵毅也有与她一战之心,没找帮手。

    两人转瞬间交手了无数次。

    “轰!”

    东阳峰直插云霄的尖峰折断!

    震天的声响吸收了所有的目光,东阳峰的峰头没了?

    说是东阳峰峰头如尖锥,只是形容,东阳峰的峰头并不纤细,要不赵毅怎么能在上面建成一座宫殿般的住所。

    峰头断裂的地方少说也有四五百米宽窄,而且此峰的山石不是普通的山石,而是含了大量矾硌矿石,比立在仙元峰平台上的那块试剑石的硬度只高不低。

    竟被两人腰折!

    断裂的峰头,连同建在上面的新峰主住所一同落入了下方的深谷中!

    不管是谁出的招腰斩了峰头,打的都是赵毅的脸!

    ※※※※

    鸿钧峰上的交锋来提级别最高,结束的也是最快的。

    裘家只有两个化神修士,而去了三个化神。

    鸿钧峰上的裘家元婴修士共有五位,连同宗主在内,共有九位元婴修士围攻这五人。

    金丹修士更是比裘家多出了一倍的人数。

    虚天宗对裘家是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则在铲除干净!

    虽不是林千蓝脑子里想过的炸了鸿钧峰的场景,但在几息后,鸿钧峰已是没了几处是完好的。

    哀号遍处。

    裘宁阳被逼到鸿钧峰峰内天然洞府的寒泉边。

    裘宁阳身上鲜血淋淋,看不出有多少伤口。

    他是位化神修士,躯体强横,一般的法宝是伤不了他。现在他身上的伤口却是留血不止,说明伤他的法宝有毒。

    围住他的有两位化神和四位元婴。

    裘宁阳的灵力几乎殆尽,已是站立不直。

    伤成这样,裘宁阳却是笑了几声,“你们想要裘家的宝库?我怎么可能给……”

    玄元宗主道,“裘宁阳,还是把裘家的藏书阁交出来为好。”

    裘家的藏书阁是一个空间碎片,出入口由历代家主掌控,裘宁阳是这代家主,藏书阁的出入方法掌控在裘宁阳手里。

    裘宁阳的笑里充满着轻蔑,“玄元,你刚不是还说我伪善,你这呢?裘家哪有什么藏书阁,不过是在裘家宝库里放了一批玉简。不如直问裘家宝库在哪,兴许我一高兴,告诉你们了。”

    寒远殿主道,“不管是宝库还是藏书阁,都属虚天宗,你们裘家抢占了这么多年,该物归原主了。”

    “是又怎么?什么叫物归原主?没有我们裘家哪有虚天宗?”裘宁阳看向寒远殿主,“楚寒远,这次他们除的是我们裘家,下回,除的就是你们楚家……”再看向殷宁啸,“还有你们殷家。”

    殷宁啸不屑地冷哼了声,“用不着你来挑拨,我们殷家可不会跟你们裘家这样的无耻,什么没有裘家就没有虚天宗,当时创宗的可有六位。

    而且,最初在此处开宗立派的可不是你们裘家,也不是我们殷家和楚家的先祖。都清楚的事,你何必自欺欺人。”

    裘宁阳似是站立不稳,往寒泉里退了退,“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要裘家宝库?我不会给,你们愿杀我呢,那就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