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真假裘宁阳
    楚寒远的美髯轻摇,“宁阳老祖这颠倒烟白的能力让人佩服,让人听了还真以为我们是为了裘家的宝库才对裘家动的手。还是说……我该叫你一声宁阴老祖?”

    裘宁阳这下笑不出来了。

    楚寒远继续说道,“宁阴老祖方才说那么多,无非是想拖延时间,好让宁阳老祖逃脱。宁阴老祖,你活着时没有当一天的裘宁阴,到死也只能替裘宁阳死了,你难道就甘心吗?”

    被揭穿了身份,假裘宁阳、真裘宁阴忽然发出几声狂笑,切齿眦目道,“甘心!怎么不甘心!我生只为裘宁阳生!他只比我大一个时辰,凭什么他就是家主,我只能是他的影子!听听,他给我起的名字,宁阴!他是宁阳,我这个宁阴只能呆在阴暗的地方当他的影子!”

    “咳!”裘宁阴喷出一大口精血来,狂乱的气势弱了下去,已是油尽灯枯的模样,“死了……”看向围攻他的几人,“再怎么说我也是裘家人,别想从我这里知道裘宁阳和其他裘家人的去处。”又恢复了惯常的儒雅口吻,“我劝你们不要想着搜魂,不相尽管搜,要是被反噬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扮裘宁阳扮了千多年,他已没了自己的禀性。

    楚寒远的一句话让裘宁阴再次失色,因为楚寒远这个执法殿主不是虚的,他执法从来都是有根有据,话出口便如钉。

    楚寒远说道,“裘宁阳去了东阳峰。”

    ※※※※

    “小火!”

    赵毅与小火是主仆契约,小火受伤,他有感应,见小火被围困在红莲业火之中,身上的凤火被红莲业火吞噬了一半。涅炎朱凤的凤火是她的本命灵火,若被吞噬殆尽,小火的命就危在旦夕了。

    赵毅是又急又气又窝火,心里对小火还起了不满,他为小火的进阶费了多少心,找了无数熔岩心让她吞食,她这以火为食的凤凰后裔,还比不过一个人修的异火,他要她何用!

    此时不是跟小火计较这个的时候,从哪方面说他都得救下小火。

    心念一动,两只七阶的铁背狼朝着姬凤逍扑去。

    他想的是好,但两只铁背狼没能扑到姬凤逍,被两位副峰的长老截下了。

    赵毅心里冷笑,心念再一起,又是七只妖兽!

    东阳峰三位副峰长老的加入,逼出了赵毅的又一个底牌——他的灵兽大军。

    领头的是一只八阶的四翼白虎!

    三位副峰长老一位元婴初期,两位金丹后期,三人原对寒远殿主的安排有异议,认为让他们三人连同青梨真君的四位弟子一起揖拿赵毅,太过看重赵毅了。

    因而当青梨真君的四位弟子提议说他们先出手时,三人同意了,峰主的死赵毅最多是帮凶,主凶是裘家,死不死在他们手上都无所谓。

    林千蓝对他们说过不可小看赵毅,三人认为林千蓝是妄自菲薄了。不轻视对手是对的,但妄自菲薄会让人心生怯意,这个更要不得。

    赵毅要成为主峰的峰主,三人不可能不关注他,知道他是法剑双修,炼丹炼器双宗师,还通晓阵法,身上法宝无数,但这又怎样?

    赵毅有个致使的短处,他修炼的太杂了。

    什么天才,骗骗见识不够的低阶弟子还行,他们这些长老看得很清,赵毅要是天才他不至于进门的头三年连练气一层都没突破了,他就是得了些奇遇才有此一飞冲天的势头。

    修真从不乏得了奇遇的修士,但多是基础不稳。

    但在看到林千蓝与赵毅的一战后,看到赵毅没有任何基础不稳的表现,三人不再轻看赵毅。

    在两只妖狼出现后,他们加入了战圈。

    在灵兽大军陆续凭空出现后,三人觉着寒远殿主的安排不是太看重赵毅,而是还不足够看重,谁能想到赵毅的神魂能如此强大,竟能契约这么多的灵兽!

    八阶的四翼白虎!元婴修士遇到也是尽量绕道的!

    三人全都拿出了看家本领。这会不是杀不杀得了赵毅的问题了,而是他们要怎么能不死于虎口!

    冷越对战上了两只狰虎和两只灭蒙鸟,小墨对它家越爱心不改,全身覆火,化身为一轮金乌,相助冷越。

    小墨虽然只有五阶,但它的本命火焰蜕自于幽冥阴火和朱雀火,阶别高,杀伤力极强。

    赵毅救援小火的目的达到,另有两只灭蒙鸟围向姬凤逍,姬凤逍的压力陡增。

    见赵毅弄出一个妖兽大军来,林千蓝在心里又赞了回赵毅的好运气,这些妖兽都是成兽,契约了就能用的,六阶以上的成年妖兽,能契约一只已算是机缘不错了,他这放出来的就有九只,这气运,真是逆天!

    赵毅没让灵兽参与他与林千蓝的对战。

    他越打越心惊,他在看到林千蓝是金丹后期时,以为林千蓝是服了什么灵药进阶的,在交手不多久后知道他想错了,林千蓝的修为名符其实!

    她到现在都没落了下风。

    林千蓝所得的机缘不会比他少!

    烟老说柳妍惜梦里的那一世,十有**是她亲自经历过的,虽太不可思议,但能让时间加速的时序宝轮都存在,时间倒流的事未必不能发生。

    而在柳妍惜亲自经历过的那一世,是没有林千蓝此人存在的,林千蓝是个异数无疑!

    这个异数成长速度快要超越了,他决不能再允许她抢占他的机缘!

    林千蓝必须除掉,就在今天!烟老推算过,林千蓝是不为天道所喜的异数,他若亲手杀了她,她今后的机缘就会落到他的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赵毅没有让灵兽相助他的原因。

    东阳峰的峰顶原是尖锋巨石无数,犬牙交错,参差不齐,现在已夷成了沟壑!

    林千蓝哪管赵毅抱着什么目的没找人帮忙,她没有非要独战赵毅的想法,之所以没让腾二帮她,是她在等事态的走向是否跟之前设想的一样。

    “赵毅!那位妖修来了!”

    呼应了烟老的预警,冥尘出现在峰顶。

    赵毅最为忌惮林千蓝的地方就是她身边的这位妖修,连烟老都看不出他属妖修的哪个种族,只知道林千蓝身边有只烟豹,权且当做变异的烟灵豹。

    之前烟老说没有感知到这位妖修的气息,他才想着今天一定要杀了林千蓝。

    赵毅心里大为惋惜,失去了一次除掉林千蓝的机会,下次再遇到林千蓝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不能逃离虚天宗。

    赵毅虽心有不甘,但不得不屈,他扫了眼玄衣妖修,心想着等下次再见面,他必要取了他的妖丹!

    他一念间回到了芥子空间里,想再唤回小火等人,却是晚了。

    他走脱了,峰顶上其他的对战可没有任何停顿,还因玄衣妖修的到来更为加快了对战的节奏。

    与冥尘一同出现的还是殷青梨。

    殷青梨看到大弟子那里僵持不下,云落双剑出手,各斩向一只灭蒙鸟,几息间斩灭蒙鸟于剑下。

    “冥尘,他在吗?”林千蓝传音问。

    “嗯。”冥尘应着,扫见一位副峰长老有险,弯刀掷出,斩了四翼白虎,救下了那位长老。

    两只灭蒙鸟被师父接手,姬凤逍没了压力,红莲业火把小火团团围住,片刻间就把她剩下的凤火吞噬干净。

    “小火!”眼看着继凤火被吞噬后,小火本体也被红莲业火吞噬,芥子空间里的赵毅双目俱红,恨得用斩天剑劈开了空间里的一座山头。

    怪只怪小火化形太早,进阶就慢了下来,还没能继承到凤凰涅槃的能力,死了就是真死,不能浴火重生。

    但赵毅还是很冷静,没有出去的念头,恨恨道,“姬凤逍!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红莲业火也得是他的!

    再看双生女,有一女已有伤,可恨与她们相距太远,他无法将两人拉进芥子空间来。

    唯一救回空间的是柳妍惜,让赵毅心里好受了些,他以后还要靠柳妍惜来寻找机缘。

    再看玄衣妖修轻松杀了四翼白虎,赵毅的心在滴血的同时,起了别念,“烟老,想什么办法把这个妖修弄进来。”

    在这个空间里他就是王,任是多大能耐,只要弄进来都得听他的,若他契约了这个妖修,四翼白虎算什么!小火的仇马上就能报!灭了虚天宗也不会是空话!

    烟老连这个妖修的来历都看不出,哪有把妖修弄进空间的把握,劝道,“赵毅,此念不可取。”

    小火死了,他契约的妖兽一个接一个地死去,赵毅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越想越觉着契约下这个妖修是他翻本的机会,只当是烟老不愿为他冒险,语气不大好,“烟老,镇兽锁下,他还能逃得了!”

    镇兽锁专门针对妖兽神魂的法宝。

    他的灵兽大军都是用镇兽锁先把妖兽的神魂拘进芥子空间,等他契约了后再让神魂回归本体,则这只妖兽就成了他的灵兽。

    烟老没赵毅那么乐观,“镇兽锁未必对九阶妖兽起效。”

    赵毅脸色都不大好了,“不试试怎么知道起不起效!”

    烟老知道他说服不了赵毅,试一试未尝不可,他等于芥子空间半个器灵,能随时回来,便答应了,“我可去一试。但要等个好时机。”

    听在赵毅耳中,更觉着烟老方才的是推脱了,但烟老服了软,这会不是追究的时候,说了安抚的话,“尽力而为就行。”

    冥尘挥手间杀了四翼白虎,震住的哪会只有赵毅?

    只有被林千蓝透过冥尘实力底的姬凤逍三个还算镇定,峰顶的其他人都惊撼不已!

    特别是那群受赵毅邀请来的、想走走不成被迫成为了看客的修士,他们不仅惊而且被吓住了,这要是朝他们一挥手,他们没命可活!

    再有,他们不认得这位玄衣修士,可有人认得殷青梨,怎么杀个赵毅,连他都来了?

    难道是要连他们这些赵毅的朋友一起除掉?

    有人大喊道,“青梨真君,我们与赵毅只是相识一场,并不想参与虚天宗任何内务!”

    殷青梨回到手中的云落双剑一指他们中的一人道,“与你们无关。只与他有关!”

    忽拉一下,这群人一个比一个快地远离了殷青梨指向的那人。

    此人凡人儒者打扮,压低修为至金丹初期,混在这群穿着打扮都不寻常的修士里很不显眼。

    修士间交流信息也就是转眼间的事,等他们之间相互交流后发现,没人认识这个人!

    这人是什么时候混在他们中间的?

    那人被独立后,没有一点惊慌,反而笑道,“那只猊狻舍得死了?林洛冰还真是入了他的心,让他舍得自己的命为她报仇。”

    林洛冰,倪非,都是殷青梨信任的人,他哪里会信此人的信口雌黄?“裘宁阳,你堂堂的化神老祖,手段如此的下作。”

    原来此人才是真正的裘宁阳。

    虚天宗的护宗大阵全都开启,他要是硬闯大阵,会立刻被人发现,没有倪非的庇护,他是闯不出去的。

    他想混在这群外来修士里离开,可他的打算落了空。

    “没用的东西!”裘宁阳心里厌恶道!殷青梨能找到这里来,说明裘宁阴的身份被人识破了。

    他这会最想亲手抓进倪非的胸口,喝他的血,掏出他的内丹!

    竟不顾违了本命誓约必死的后果,出卖了他!

    很好!倪非在自行求死,等他去了冥界,也有个做伴的!

    此时的裘宁阳用的是他裘鸿钧的原貌,殷青梨的嘲讽没让他生气,“手段没有下作之分,只论管不管用。”

    “你不止手段下作,人也下作无耻!”

    裘宁阳不以为意,“你是说我弃了裘家自己逃?没有我,哪有他们过得逍遥舒心?以往是我庇护着他们,这回该换他们来为了我死了,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能!这点事都做不到,死了也白死!”

    峰顶上的人,包括那些外来修士,没一个心慈手软的,但心冷到裘宁阳这种程度,以全族的死换他一个独活,他们还真做不到。

    让不少人打了个寒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