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又被药倒
    他们都听说了龙湫山事件,在殷青梨叫出裘宁阳的名字后,他们明白了,这是虚天宗在清理门户。

    听了裘宁阳这番话,他们中本对裘家没特别看法的,现在也认为虚天宗灭除裘家的做法正确。

    殷青梨的云落双剑离手,化成千道剑气直刺向裘宁阳!

    剑气的气势太盛,发出了类似龙吟的鸣叫,让不少人生出屈服之心。

    龙吟之势的剑气被白色的光幕抵住,剑气刺入了光幕中,却也被光幕胶着,没能穿过光幕。

    光幕出自位于裘宁阳身前的一个四方星盘状法宝,两人的修为差一个大阶,裘宁阳接的并不吃力,“殷青梨,你的修为尚浅,杀不了我。”

    林千蓝那边,赵毅一消失,她知道赵毅是进了芥子空间,没有死等着。现在,芥子空间已被赵毅完全认主,他身上也看不到那枚戒指的存在,想找到化成微粒的芥子空间过于难了。

    大师兄那边有师父解了围,三师兄有小墨在,她去帮了二师姐。

    双生女的逆五行宝鉴是难缠,但短处是双生女都没结丹,不能完全操控它。

    赫连秋所持湫水绫的腐蚀效果来自于三元重水,而不是法术,逆五行宝鉴的反弹功能对湫水绫无效,是以赫连秋能独战两人,还让其中一人受了伤。

    林千蓝自不会再会法宝,而是持着狼棒一棒子砸下去,已被三元重水腐蚀出一个个光洞的逆五行坤光,沿着光洞龟裂开去。

    逆五行坤光被破!

    双生女这才发现赵毅不见了,两人慌了,想躲进芥子空间,但她们已出了芥子空间的覆盖范围,无法进入。

    没有逆五行宝鉴护着,双生女不过是筑基后期,哪是林千和赫连秋的对手,眼看着两女命在旦夕。

    林千蓝传音给赫连秋,“二师姐,先别杀了她们,留着她们把赵毅引出来。”

    两女都是赵毅的红颜知己,赵毅都舍得把逆五行宝鉴给两女,怎么也得做出来救两人的举动吧。

    出入芥子空间总会有波动,到时就能找到他的芥子空间的方位了。

    赫连秋回传道,“六师妹怕是要失望了。”

    “再等五息。”若五息内赵毅出来救两女,能不能救成另当一说,林千蓝还把他当个有担当的人物看。

    若不出来……那更不能让赵毅走脱了,这样一个为了活命什么都能舍弃的、彻头彻尾的小人,一旦得了势,会成为大患。

    芥子空间里赵毅怎看不出两个双生女的处境?

    那边殷青梨挑出裘宁阳和身份,与林千蓝这边砸破逆五行坤光光带同时发生,位于高空的赵毅两边发生的事都看到了,听到了。

    他对裘宁阳的怨恨比对林千蓝还多,不是受了裘家的连累,他已当上了锋主,娶了心怡的道侣,何至于落到这般田地,宗门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给他!

    看裘宁阳被揪了出来,他心里倒是畅快许多。

    他怎么不想救两女?但怎么救?玄衣妖修还在!他双目变得赤红,都没有出去,望着下方已被围困在湫水绫里的两女,“夏儿,乐儿,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只管把这帐算在林千蓝头上,“林千蓝!”

    柳妍惜后悔的想自戳双目,她上一世怎么就被蒙蔽了双眼,没看清赵毅如此的薄情!悔啊!这一世被赵毅害得连人都没得做了才看清赵毅的本质,太晚了!

    殷青梨那边生了变故!

    “呼!”一声如狂风吹过荒原树洞的苍凉哈气声后,裘宁阳身前多了只数十丈高的怪兽!

    怪兽身似虎豹,双目奇大,外突,如头上挂了两盏灯笼,背上长着一对与它身型不相匹配的肉翅,肉翅上覆满的不是羽毛,而是棕色的长毛!

    “眦目穷奇兽!”

    眦目穷奇兽是妖兽也是凶兽,它是穷奇的后裔,有着凶兽没有阶别隔膜的特征,还拥有妖兽的较高灵智。

    眦目穷奇兽一出,地上瞬间倒了不少人,有的伏在地上,嘴角还渗出了血渍来,是被眦目穷奇兽的气势压的!

    倒地的是那群被赵毅邀请的外来修士,他们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发现不对劲想离开离开不了,到峰顶来找赵毅,遇到虚天宗清理门户,清理的对象正是他们要找的赵毅。

    他们对赵毅这个怨啊,好在虚天宗的人不想把他们一起清理了,给他们留了条活路。

    他们真不想参与,就想回到下方去,谁知这东阳峰护峰大阵重重,只让往峰顶走,想回下去,下不去,所以他们不是想当看客,而是不得不当看客。

    等殷青梨从他们中间找出了裘宁阳,他们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只能上来不能下去了,因为受了裘宁阳的拖累!

    他们再对裘宁阳这个怨啊!

    对他们来说,化神老祖都是高高在上,让他们仰视的存在,你说你一个化神老祖不用你的大神通打出虚天宗,为何乔装了混在他们中间?

    不嫌丢了化神老祖的脸面?

    让他们白白受了连累!

    他们下不去,尽量躲得远些,可峰顶说小,高高低低方圆十几里,说大,不够金丹真人打斗的,更别说好几波打斗的。【】

    他们能躲到哪里去?

    知道虚天宗的众人没有杀他们的意思,怕单独呆着被人误伤,都躲在了一处。

    是以眦目穷奇兽一出现,这群人一个没跑,全受到了眦目穷奇兽的威压压制。

    他们却是没看到了,裘宁阳在眦目穷奇兽出现时,看死人般扫了他们一眼,这群人得怎么想的,怎能瞒过裘宁阳?

    都说裘玄善睚眦必报,实际上裘玄善深受裘宁阳的影响,裘宁阳哪容这些不入流的蝼蚁对他产生怨念?

    让眦目穷奇兽出现的地点在这群人的上空,是他特意所为!

    这群外来的修士还不知道,他们的命已岌岌可危。

    他们还以为裘宁阳放出眦目穷奇兽是为了破开大阵,打出虚天宗去,若是这样,他们也好趁机逃出去,逃不出虚天宗,最起码逃到虚天宗内安全点的地方去。

    “呼!”谁知眦目穷奇兽一回头,把裘宁阳吞在了口中,肉翅一扇向上空飞去!

    裘宁阳逃离的方式让人意想不到!

    同样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眦目穷奇兽双翅一扇后不见到了踪影!

    “啊!”

    那群外来的修士有的发出了惨叫,有的什么声音都没发出,已是气绝身亡!

    他们是被烟沙堵了七窍而死!

    原是裘宁阳在眦目穷奇兽吞他之前动的手!

    一位化神老祖想杀十几个最高不过金丹初期的修士,而且还是被压制在原地的逃不脱的,哪会做不到?

    一招而已!

    对这群人的死,峰上其他的人都没什么动容,他们都各司其事,有的还没看到这边的情形。

    林千蓝这边,五息内没引来赵毅,不再对两女留手,与赫连秋一人一个,收割了两人的性命。

    姬凤逍灭了小火后,助冷越和小墨杀了最后一只狰兽。

    亲眼目睹裘宁阳动手的只有三位副峰主。

    三位副峰主发现,同时没了踪影的还有那位玄衣修士和殷青梨!

    此刻,赵毅连双生女都无暇关注,更不用说关注那群看他落难马上急于与他撇清关系的人。

    因为烟老落入了陷阱!

    当眦目穷奇兽出现时,所有人的关注力都被眦目穷奇兽吸引过去了,赵毅一直没忘了分出几分心盯着玄衣妖修,看玄衣妖修的也把注意力放在了眦目穷奇兽身上,赵毅认为时机已到,催促烟老快些动手。

    他倒没想着让烟老拘了眦目穷奇兽的神魂来,因为芥子空间里融合有破妄石,他借由芥子空间看出眦目穷奇兽身上背有魂契,镇兽锁拘不来有魂契的妖兽神魂。

    而玄衣妖修是没有魂契在身的,所以他敢打玄衣妖修的主意。

    烟老怎么认为的不重要,他需听赵毅的。

    烟老几已凝成实体,手里握着的灰色锁链法宝就是镇兽锁。镇兽锁与吞脉影虫一样,没有实体,阴气重,修士契约了会损伤阳气,所以由神魂状态的烟老契约御使。

    烟老一闪出了芥子空间,却是心里大骇,“糟了!”

    他落入了一个屏障内!

    “抓住了!”腾二终于得以脱出隐身状态。

    林千蓝一直没让腾二现身,为的就是等着抓住赵毅的随身老爷爷。她知道赵毅的随身老爷爷都是在幕后出主意,但万一呢,万一出来了就不能放他走!

    这还赖于腾二在兽潮期间吞了大量的兽魂灵体进了阶,连带着风障升了级,能同时布下四个风障,灵力波动也小多了,加上峰顶处处都是大的灵力波动,这点灵波动太微不足道。

    从烟老被圈在了风障内看,烟老没发现腾二的风障。

    腾二把其他三个风障并过来,把烟老重重围住。

    跟腾二一同出手的还是芷音,她的紫绡纱往空间一处抛去,化成一个紫纱幕帐把那块空间圈了起来。

    “主人,在里面。”芷音传音给林千蓝。

    找到赵毅的位置了!

    进出芥子空间总会有波动,这怕是赵毅没能及时把小火等人拉回空间,硬挺着不出来救双生女的其中一个原因。

    没想到赵毅不知怎么想的,让随身老爷爷出了空间,送给了她一个机会。

    烟老被困,芥子空间外多了一个紫色纱幕,赵毅心头起了惊涛骇浪!

    是凑巧了,还是他的芥子空间真被发现了!

    出来比进去的空间波动要小的多,赵毅才敢让烟老出来,待拘回玄衣妖修的神魂,量林千蓝只有逃的份,所以他有此一着。

    ※※※※

    钱骏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看到床上夙无衣还闭眼躺着,气息绵长,松了口气,“还好没醒。”

    他把手里的玉瓶上的盖子打开,从里面倒出一粒灵丹来,刚要放入夙无衣的口中,手微抖了下,再也动弹不得。

    刚才还在睡着的夙无衣已盘膝坐起,钱骏手里的玉瓶到了他的手心里。

    “你为何要暗害我?”

    夙无衣目光如剑,刺得钱骏心肝乱颤,不等夙无衣逼供,主动交待了,“夙前辈,不是我想对你下手,是林千目吩咐的!”

    他赶紧搬出林千蓝这个护身符,省得被这位夙前辈误会把他给一剑斩了。

    他是个假的侍君,这位,可是真的道侣,夙前辈说是林千目的道侣,林千目都没有反驳,还不是真的?

    听是林千蓝吩咐的,夙无衣的目光没那么厉了,问道,“瓶中的灵丹是何用?”

    钱骏觉着命保住了,“夙前辈,能不能先放了我?”他这弓着腰,支着两只手臂的样子不大好受。

    夙无衣手指微动解了钱骏周身的禁锢。

    钱骏往后退了退,为夙无衣作答道,“灵丹是林千目给的,说是为你治伤的,噢,里面加上能让昏睡一天的灵药。夙前辈,林千目说了,那种药除了让人昏睡,没有别的害处。”

    夙无衣垂下羽眸,他最后记得的是,林千蓝给了他一粒灵丹,说是治伤的,他拿来吃了,之后的事他就不记得了。

    再睁开眼,他发现他躺在床上,听到脚步声,见是钱骏过来了,他躺下假寐看钱骏要做什么,等钱骏从玉瓶里倒出灵丹,他闻到了与林千蓝给他的灵丹同样的味道。

    换句话,他又被林千蓝下药了,这回不是毒,只是让他昏睡的药。

    “我睡了几天了?”

    “三天了。”钱骏听不出夙无衣生没生气,要是他被自己的道侣暗中下了药,他会生气的,所以他很英明地没想过找道侣。

    “每天都是你来让我服下的灵丹?”

    “那倒不是。头两天都是林千目。她今天有事出去了,把这事吩咐给了我。”

    钱骏又苦着脸道,“夙前辈,你可要在林千目跟前替我说说好话,我不是故意晚一个时辰的,我是在研究那些资料入迷了给忘了。我这不是想起来了吗……”

    他想到了什么,身子开始转圈圈,“啊……完了!林千目常说她要的是结果,不管过程怎么样,完了!我完了!林千目不知又该怎么罚我了……”

    夙无衣抬起眼帘,“若要我帮你,你就告诉我她在哪?”

    钱骏不转圈,改搓手了,“这个……”一想,夙前辈是林千目的道侣,想知道她在哪也正常吧?“林千目说……说……对了!东阳峰!林千目去了东阳峰!”

    钱骏话一落,扑面一阵轻风刮过,夙无衣已不在房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