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杀了一个还有一个
    天擎钟敲响,虚天宗弟子有守宗规的,就有不守宗规的,有的是初入修行还没有修仙一途处处凶险的自觉,有的是自恃有宝物秘法……

    总之,不乏想弄清天擎钟敲响真相的弟子冒头。【】

    裘家人没有真本事,光凭着倪非一个也做不成虚天宗的幕后家族。

    虚天宗这方一动手,裘家人就收到了消息,一些裘家人及时离开了鸿钧峰。

    还有些裘家人原就没在鸿钧峰上,但因护宗大阵全面封宗,他们没能逃离宗门。

    虚天宗的上层想存着除掉裘家的心不是一年两年了,裘家几百的族人在虚天宗都挂有名号,哪容他们逃走?

    在虚天宗内的一些地方,不时有小规模的打斗,是执法殿的修士在追杀不在鸿钧锋上的裘家人。

    就有不听宗规冒头的弟子被殃及,是有死之前弄清了天擎钟为什么会敲响了,但代价是丢命。

    “吼——”一只怪兽突显在高空,双前爪凌空一撕,发出惊天的嘶吼声!

    由嘶吼声产生的空间震荡超越了诸多修士的承受力,震晕震死了不少冒头弟子。

    凝雾峰弟子方郜悔从心来,他的小命要完!他被上方怪兽的吼声震得肝胆俱裂,他以来保命的四阶遁行灵符都没有激发的时间,全身灵力便被来自上方怪兽的威压压得无法提起。

    身为虚天宗弟子,修习了阵法的方郜看出了怪兽的目的,它是想撕开护宗大阵离开,吼声造成空间震荡有利于它撕开大阵。

    但虚天宗的护宗大阵在八大宗门中出了名的牢固,万多年前曾抵御住了一次妖修的大规模进攻,五六个九阶的妖修都没能攻破大阵进来,怎能让这怪兽一撕就撕开呢。

    怪兽一撕不成,瞪起灯笼般的外突双目,看样子是要再撕一回。

    方郜的身体经受住了一次怪兽的嘶吼,可经受不住第二次。

    正当方郜要闭上眼接受必死的命运时,视野中多了一位玄修修士,一把比怪兽还要长在的弯刀虚影朝着怪兽斩去!

    有……救!方郜不闭眼了,连眼都不敢再眨,盯着上方的打斗,准确地说是玄衣修士在屠怪兽。

    屠怪兽的动静惊天动地,却又没用多少时间,怪兽被玄衣修士屠成了两半!

    方郜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上空,似是看到从分成两半的怪兽体内遁出一道影子,尽管他没眨眼,却还是不能确定他是看到还是没看到。

    那影子既出既无。

    再看玄衣修士,如虚如幻的弯刀在空中一划,他的身影消失在弯刀一划处。

    方郜惊得都忘记了身份的痛楚,他可没漏掉弯刀当空划下时护宗大阵产生的波动。

    牢不可破的护宗大阵就这么被破开了?

    “轰隆!”怪兽庞大的身躯方落到地面上,引起了小小的地动,方郜的身体被震得颠了好几颠,强烈的疼痛把他从震惊中拉出现实,这才发现,他能动用灵力了,忙从储物袋内拿出疗伤药服下,他这是死里逃生了!

    与方郜同样死里逃生的弟子不是一个两个,他们都在猜玄衣修士的身份。

    是宗内哪位化神老祖?

    有人注意到了玄衣修士的眼眸与常人有异,“是太上长老!”有弟子进宗久些,听说过宗内唯一的太上长老是位妖修,但没有见过太上长老的真容。

    ※※※※

    夙无衣猛得停下,在他不远处,一人跌跌撞撞地从护宗大阵前的虚空出来。

    夙无衣皱眉一想,“赵毅。”

    腾二对他说过林千蓝与赵毅的种种仇怨,并传给他看过它记忆中赵毅的相貌,此人比较相像。

    这个人正是赵毅。

    不怪从没见过真人的夙无衣不敢确认,怕是认识赵毅的人此时也一眼认不出。赵毅的面色可以用垮塌来形容,阴森可怖,还带着久病不愈无血色的潦倒。

    他刚用了燃魂秘法,才从罩着他的那层红纱以及东阳峰的大阵中远离。

    燃魂的痛楚比五脏俱焚还要痛楚无数倍,让他不想再做尝试。

    即便是他付出如此高的代价,却没能遁出护宗大阵!

    听到陌生的声音叫他的名字,被痛楚扰乱心神的赵毅下意识地望过去,是位银发白衣的男子,没等他看清男子面容,白光缭乱,他再没了看清的机会。

    片刻,林千蓝跟腾二追到,见到的是立在一座无名小峰峰顶的夙无衣,以及地上赵毅的尸首。

    腾二跑得快,探了探,“老大,赵毅死了。”

    林千蓝往赵毅的尸首上扫了下,神情淡然地对夙无衣说道,“多谢。”

    心里暗搓搓地想着回去怎么收拾钱骏了。

    她不用问,是钱骏没按她说的及时给夙无衣服下灵丹。能让人短时沉睡又对身体完全无害的灵药,只有这种,须一天服用一回,她才会交待给钱骏。

    夙无衣也没问她为什么会给他下药,手掌伸开,掌心里有枚烟色的戒指,“从赵毅身上掉落下来。”

    腾二叫道,“赵毅的芥子空间!”

    腾二的话没能让夙无衣多看烟色戒指一眼,他递给了林千蓝。

    夙无衣杀死的赵毅,烟色戒指就是他的战利品,但以夙无衣的禀性,他怕是连神识都没往里面看过。

    林千蓝接过来,神识一探,没能探进去。按说赵毅死了,烟老的神魂散了,这个戒指就成了无主之物,除非……

    她对着戒指说道,“柳妍惜,你不立即出来,那就永远不要出来了。”

    柳妍惜没有回应。

    林千蓝心中冷笑,一念下,幽冥阴火浮在掌心,朝着戒指烧去。

    柳妍惜在赵毅死的那一刻仓促间认的主,不失败就不错了,想跟赵毅一样让芥子空间彻底认她为主是不可能的。

    幽冥阴火用来烧去法宝上的神魂印记也很好使,特别是这种神魂印记不牢的,一烧一个准。

    “别杀我!”柳妍惜的声音从戒指内传来,“林千蓝,我用一个消息来换我的命!”

    林千蓝不为所动,“要是什么哪里有什么宝物的消息,那就免了。”

    柳妍惜几次三番地加害她,她怎么轻易让她走脱,她得到的宝物不少了,多一件少一件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幽冥阴火已烧去了烟色戒指上的神魂印记,柳妍惜的神魂不免一疼,她急慌慌地喊道,“不是宝物!是赵毅的后手!”

    林千蓝撤回了幽冥阴火,说道,“我可暂不杀你,出来!”

    柳妍惜不得不出,她一出来立即举手起誓,“若真人放过我,我今后绝不做对真人不利的事,绝不再有向真人报仇的念头,如违此誓,愿遭天遣!”

    林千蓝感知到誓言达成,柳妍惜为了活命不可谓不诚心,柳妍惜现在是个鬼修,最怕天雷,但凡起了一点想加害她的念头,柳妍惜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

    柳妍惜诚心不诚心,对林千蓝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她怎么可能应诺?

    尽管柳妍惜早就不足为惧,但多少次的经验告诉林千蓝,不可小瞧任何一个人,包括妖兽,她怎能轻易地放过柳妍惜,给她成长的机会。

    林千蓝的神识看穿了包裹在黛色衣袍内的柳妍惜,根据她的魂体的凝实度,修为在金丹以下。

    金丹以下的鬼修,真不够幽冥阴火烧的……

    林千蓝不怕柳妍惜耍花招,“若让我放过你,那要看你说的消息重不重要了。”

    柳妍惜对林千蓝恨不恨?恨,恨她使计让她没了肉身。在她的脑子不在只用在争风吃醋上后,明智的选择把她没了肉身的恨全算到赵毅头上,对林千蓝,要做的就是远离,不与她为敌。

    她在三年前,不断地从赵毅那里听到林千蓝的消息后,就做了这样的选择,想到万一有与林千蓝对上的一天,她会选不与林千蓝为敌。

    所以,在东阳峰上时,她没有出一次手,连防御法术都没施放过,只管躲在赵毅的身后。

    也因此,她方才起的誓会诚意十足,一誓而成。

    柳妍惜知道她得拿出真东西来,不管林千蓝往没往她的面纱下看,她的目光都直视着林千蓝,“赵毅还没死,还有一个他活着。而且那个赵毅手里还有一半的芥子空间。”

    “什么?”腾二吃惊道,“怎么还有一个赵毅?”它忙问夙无衣,“赵毅的神魂跑掉了?还是跑掉了一半?”

    夙无衣道,“并无。”

    腾二想着夙无衣也不会让赵毅的神魂跑了,它脑子一灵光,想到了腾一,“啊!我知道了,赵毅分了魂!咦,他不是才金丹吗,怎么就能分魂了?”

    柳妍惜解惑道,“赵毅修炼的不是化神老祖才能修炼的分魂法,而是神魂割裂法,是把神魂割裂成两半,分成两个,再用秘法把每个神魂修复成完整的神魂。”

    分魂法,是让神魂变幻成两个或几个来,跟分身术差不多,一人变幻成两个人,分魂法变幻出的两个神魂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其实质还是一个神魂。

    听柳妍惜所说的神魂割裂法,是把神魂生生的割裂成两个,而不是幻化,这样一来,割裂开来的神魂成了独立的两个神魂,无法再合二为一。

    抽出一根魂丝都让人疼得不得了,割裂神魂该有多疼!赵毅对人狠,对自己,也够狠的。

    林千蓝想她若是得了这种秘法,弃到一边的可能性居多,两个神魂,两个她,是要自造个双胞胎出来?哪个神魂是她?

    更该称之为精神分裂法。

    赵毅得了这个秘法后一开始并没打算修炼,他决定修炼还是因为林千蓝。

    在神殒之渊,赵毅亲眼目睹了林千蓝在堪比化神劫的劫雷下都没死,还能成功结了丹,加上林千蓝身边有个厉害的妖修,他有了危机感和忌惮,想到了为自己留个后手。

    两个神魂不可能共用一个身体,若如此,分割成两个神魂就没有任何意义,共用的一个身体死了,两个神魂都跑不了。

    烟老有重塑肉身之法,但是肉身不是那么好重塑的,不然烟老不会这么多年都没能集齐重塑肉身的宝物了。

    赵毅也没想过夺舍,他志在飞升成仙,夺舍会绝了他的修行路。

    赵毅的气运让人嫉妒的好,想着为另一个神魂准备一个灵躯,就得到了一块生出了灵性的玉石,他用这块玉石炼制出了一副灵躯。

    神魂割裂之后,要想让每个神魂都修复成一个完整的,除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外,还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在这十年间,修为都不能进阶。

    赵毅受得了神魂割裂之痛,但受不了十年修为都不能进阶,他犹豫再三没有施以行动。

    在他得到灌河镇的侯家有时序宝轮这件法宝后,大喜过望,让精于骗术的付妙人冒充林千蓝打入侯家,得了宝还能坑一把林千蓝,一举两得。

    时序宝轮也算是芥子空间的一种,因时间流速不同,赵毅把时序宝轮融入到芥子空间后,芥子空间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正常时间流速,一部分空间的时间流速可调节。

    原来,时序宝轮是残缺的,与芥子空间融合后,弥补了它的残缺,它的时间流速最多可调到十倍。

    这就是柳妍惜说的芥子空间分成了两个的来历。

    万事具备,赵毅割裂了神魂,在时序宝轮空间呆了十年,修复好两个神魂,回到了虚天宗。

    赵毅割裂神魂是为了留后手,芥子空间的意外分成两部分,让他的后手留的更充分,他让另一个神魂契约了时序宝轮那部分空间,手中持充当空间媒介的时序宝轮。

    赵毅与裘宁阳做了交易,裘家推他做东阳峰的峰主,他则把东阳峰一半的收入归于裘家。

    赵毅不缺灵石,他求的是名,裘家不需要名,要的是财,二者有合作基础。

    他不会让他的另一个神魂离他太远,否则会真成了两个人。要想让两个神魂都是自己,隔几天就需要共享一次记忆。

    因那块有灵性的玉石材料所限,灵躯的修为炼制成了练气九层。这对赵毅来说倒是好事,他把另一个他安置在东阳峰,既离的不远,又有了真实身份。

    “另一个赵毅在哪?”林千蓝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