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让人烧脑
    柳妍惜的语气变弱,哀求道,“林千蓝,我说了赵毅在哪,你放过我吧?”

    因为把林千蓝当成与自己不利的异数,柳妍惜没停止过关注林千蓝,可以说除了赵毅,对林千蓝的性情喜欢了解的比谁都多,知道林千蓝在外历练时,多与新结识的修士以名字相称。

    她没再称林千蓝为真人,是想表明她如今是宗外人,今后也不会再与虚天宗有任何关系。

    林千蓝素来吃软不吃硬,她虽知道林千蓝吃她软的可能性不大,但服软总比装硬强。

    林千蓝抬眼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能把他找出来?不用我说灵躯跟真正肉身的区别了吧?”

    柳妍惜语气弱,却没有胆怯,“是能找到,但这需要时间,而且另一个赵毅现在不在东阳峰上。这个赵毅一死,另一个赵毅很快就能知道,他早就安排好了多种遁走的方法,若是再晚一些时间,我也不能找到他在哪了。”

    林千蓝不是没想到搜柳妍惜的魂,但想到赵毅连神魂割裂之法都能得到,相对不算太难得的让人无法搜魂的秘术更会有,赵毅修炼了,柳妍惜也可能修炼了。

    她自信强行搜柳妍惜的魂不会被反噬,但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是一定的。

    相对于柳妍惜,她对赵毅的命更有兴趣,“若是按你说的找到了赵毅,我会考虑放过你,前提是你不要耍什么花招。”

    听到林千蓝松口,柳妍惜心里竟产生了雀跃感,“我不会耍花招,我一定帮你找到赵毅。”

    她对赵毅早没了情分,却不敢离开,因为她深知赵毅是绝不允许她离开,以赵毅的想法,他的女人只有他放弃的份,但绝不允许他的女人放弃他。她敢私自走掉会被他视为背叛者格杀。

    她面对着赵毅还得装着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幸好她是个鬼修不能跟赵毅亲近,还大半的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否则她早就穿帮了。

    赵毅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她今后才能过得安稳。

    林千蓝再问,“赵毅在哪?”

    柳妍惜这回答得爽快,“他进了小虚境。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

    柳妍惜不提,林千蓝都忘记小虚境开放的事了。

    林千蓝让柳妍惜还是长话短说,等柳妍惜说完让她回到了芥子空间里,然后掐诀在烟色戒指上打上封印,隔离了柳妍惜与外界的联系。

    她还没想好拿这个芥子空间怎么办,她有了浮音簪空间,又不靠着嗑灵丹修炼,不需要种大量的灵草灵药,有山有水倒是对她有吸引力。

    但芥子空间还有一半在另一个赵毅手上,等把那一半得到后再作打算,看是契约了,还是让浮音簪吞了它。

    她从素镯内随便找根丝绳把烟色戒指拴住挂在了腰间。

    腾二问,“老大,我们怎么进到小虚境里去?”

    小虚境只允许筑基以下的弟子进入,林千蓝要想进去有些麻烦,要是等另一个赵毅出来吧,但万一那个赵毅弃用了传送符,没传回小虚境入口外,而是随机传到宗外,那再想找到赵毅,估计希望渺茫了。

    因小虚境与外界有着空间阻隔,以柳妍惜所说,她现在所处的这一半芥子空间与另一半芥子空间是失联状态,也就是说,身处小虚境内的那个赵毅还没感应到这个赵毅已经死了。

    要是进到小虚境内抓人,会打他个措手不及,那个赵毅不过是练气九层的修为,想在她眼皮下跑掉是没可能。

    她不是没有进去的可能,但会弄出很大的动静,她要好好考虑考虑。离小虚境关闭还有好几天,她有的是时间。

    林千蓝是恨不得这地就进去把赵毅拎出来弄死为安,谁知道赵毅还没有其他的后手?以赵毅多疑的性子,不会把所有事都告诉柳妍惜。

    她只能先放下赵毅这事了,想到柳妍惜说的赵毅的打算,还是捋了几把袖子,“先便宜赵毅这个烧脑的了!让他多活一会!”

    “老大,什么叫烧脑的?”

    “就是让人死脑……”林千蓝想到这里没有细胞一词,却是一眼瞥见夙无衣似是在笑,少见啊!

    引得她多看了两眼后继续跟腾二吐槽,“……让人死神识的,不把赵毅这个烧脑的弄死,我得死多少神识!”

    腾二还想问神识怎么死的,望见远处天际的情景,顾不上问了,“老大!看!”

    天际边有云异动,一会是乌云急流,一会是彩霞飞天,变幻不停,有往虚天宗方向移动的趋势。

    冥尘!

    该来的还是来了。

    林千蓝只剩下不舍了,她轻呼一口气,调适了下心绪,掐了个火球术,把地上赵毅的尸首烧了个干净。

    然后对夙无衣说道,“我去鸿钧峰,你……帮我把小墨带过去吧。小墨还在东阳峰。”

    她追赵毅过来,大师兄三师兄和二师姐都在东阳峰扫尾,把小墨也留在那里。

    她没问夙无衣的意见,他既然出来找她,是打算参与进来,而且……林千蓝扫了眼地上烧焦的那块地方……已经参与进来了,她用不着多此一问。

    ※※※※

    鸿钧峰再不是原来的仙山景象,充斥着焦糊以及泥尘的味道。

    裘家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已除尽,有漏网的几个也不成气候,该收走的财物都收取了,围剿裘家的虚天宗一众人等相继离开。

    宗主和几位化神老祖要回到仙元峰主持大局,做一些后续的安排。

    执法殿主寒远真君回了执法殿,以作查捕漏网的裘家人的行动。

    鸿钧峰上空无一人,连鸟虫的声音都失了踪迹,静得诡异。

    空间波纹颤动,林千蓝到了峰顶。

    见林千蓝到来,冥尘收回望向天际的目光,说道,“还有时间。”

    林千蓝被这句勾出伤感来,眼里全是不舍,“冥尘……”

    “嗯。”冥尘神情如常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然后给她一个玉佩,“裘鸿钧的。里面有你要的东西。”

    冥尘这反摸毛的动作,让林千蓝说不出此时的心情来,伤感倒是给摸回去不少,她接过玉佩,却没有急着,就物问事,“裘鸿钧的神魂是齐全的吗?”

    “不全,少了一个分魂。”

    化神期修士修炼的分魂法术,分几个魂等于多几条命。

    但分魂法术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一般只能修炼出一个分魂来。

    有分魂就有主魂,主魂在时,分魂依附主魂生存。分魂是没有自己的意识存在的,甚至有主魂时,分魂没有独立的记忆,它的记忆是共享的主魂的。

    分魂可在一定的范围、一定的时间内离开身体,过了这段时间就要回归身体与主魂融合,否则容易失控。

    若是化神修士被杀,主魂消散的那一刻,共享的记忆会自动转移到分魂上去,分魂就成了主魂。

    要是找不到裘鸿钧少的那个分魂,等于没能杀了他。

    “师父追去了?”裘鸿钧是化神修士,还是个活了一万多年的,经验手段以及实力,都是师父一个人无法对付的,但对付他的一个分魂还是可以的。

    所以由冥尘来收拾裘鸿钧和他的养了一万多年的眦目穷奇兽,师父去追逃走的分魂。

    “嗯。”

    腾二知道了这些弯弯绕,瞪眼道,“啊?老大,裘鸿钧也很烧脑。”

    冥尘挑眉,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典故。

    腾二见连冥尘都不懂什么叫烧脑,心里平衡了,把林千蓝的话为冥尘重复了一遍,末尾还问,“……神识怎么会死呢?”

    冥尘道,“神识没了就是死了。”

    “哦!我怎么没想到!”

    被腾二这一乱搅和,林千蓝的心绪好转了许多,问冥尘,“小墨要是在云琅界,再没有办法进阶了?”这不是她第一次问,但还是想得到不同的答案。

    不是她所期望的,冥尘道,“不能再进阶了。”

    “那它的寿限会是多少,能超过一千年吗?”又是一个问过的问题。

    冥尘没回答她,而是平静地看着她,林千蓝懂了,还是同一个答案,小墨的寿限没那么长。六阶是妖兽级别的一个分水岭,六阶以上的妖兽属高阶妖兽,有化形的可能。

    冥尘说过,小墨不能进阶成为高阶的妖兽,寿限最多两百年。

    “我让小墨自己选。”

    冥尘笑了,“你不带小墨过来,难道不是你为小墨选好了?”

    被冥尘看穿了她的小九九,林千蓝没否认,“我是帮它选好了,后来又改了主意。”

    峰顶空间再次波动,这会来的是殷青梨。

    “师父。”林千蓝看到殷青梨的法衣有个裂痕,“你受伤了?”

    殷青梨的面容放松下来,“小伤,已经无事了。”

    “师父,裘家在弥云山脉真还有一个驻地?”林千蓝问道。

    裘鸿钧这种连自家人都骗来骗去的,怎么可能只有鸿钧峰一个落脚点,万兽山脉龙湫山的驻地算是裘家的,不是他个人的。

    他把驻地特意放地万兽山脉妖修属地的大门口,足以说明裘宁阳这人睚眦必报的性子。

    在万多年前,倪非被困了虚天宗无法离开,万兽山脉的妖修不知道原因,打上了虚天宗来救倪非。

    还是倪非出面解除了虚天宗的那次危机,不过裘家死了不少人。

    裘鸿钧转世后恢复了记忆,就在万兽山脉的龙湫山设了个裘家驻地,专门猎杀从妖修地盘出来的妖修。

    他不进到妖修地盘里猎杀妖修,是因为他怕惹急了倪非,跟他来个鱼死网破,再着,他这样做还违反人修与妖修之间的既定规则。

    妖修同样顾及到他们的妖王,不能杀了裘鸿钧,只能告诫所以妖修,不要到龙湫山一带去,最好在妖王回归之前出妖修地盘。

    这直接造成了人修与万兽山脉妖修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疏远。

    在裘鸿钧转世的第三世四世,都没等恢复记忆,龙湫山的驻点被倪非想办法给封了。

    在一千多年前,还没恢复记忆的裘鸿钧重新启用了龙湫山的驻地,作为裘家子弟历练之地,没再做猎杀妖修的事。

    从倪非那里得知,裘鸿钧还在离虚天宗较近的弥云山脉深处,建了一个只为他个人所用的驻地,因为超出了倪非离宗的最远限,倪非并不知道确切的地点。

    尽管有本命誓约在约束,裘鸿钧对倪非并不真正信任,他在誓约上限制了倪非的行动,除了不让他与妖族的人见面外,还有不让倪非探得他的秘密的考虑。

    眦目穷奇兽的存在就是裘鸿钧的一个秘密,他把眦目穷奇兽养在了弥云山脉里,在他没有恢复记忆的那两世,眦目穷奇兽也是一直关在那里。

    真的瞒了倪非一万多年,但倪非隐约推演出裘鸿钧有个修为比较高的助力,倪非猜是个妖兽。

    倪非猜的不全对,眦目穷奇兽是个妖兽也是凶兽,虚天宗除了倪非,没有一个人能对付得了此兽。

    但倪非因本命誓约的关系,不可能杀了裘鸿钧的灵兽。

    要是没有冥尘在,虚天宗清理门户的行为会是另外一个结果,不仅除不掉裘鸿钧,还会有不少人死于眦目穷奇兽的屠杀下。

    这还是倪非不在的情况下。

    当然,要是倪非在,虚天宗的一众人不敢对裘家动手罢了。

    当穆昶“带”走了倪非,又听殷青梨说了有冥尘的存在后,玄元宗主和几位化神老祖知道此次机会难得,失不再来,要除掉裘家只有这一次机会,他们抓住了。

    殷青梨道,“有。是裘鸿钧自己的洞府。”

    裘鸿钧在弥云山脉的这个洞府里共有九个裘家修士。

    这九个裘家人是不在虚天宗的记录里的,属裘鸿钧恢复记忆后为自己弄的私人秘密势力。

    九人中,有一位元婴两位金丹,其他的都是筑基子弟。

    那位元婴已是后期,殷青梨在与他对战中受的伤。

    杀了九人后,殷青梨扔了两枚破阵雷珠破了外面的禁制,找到裘鸿钧的分魂所在,把分魂拘了回来。

    “开始吧。”冥尘道,手上多了一本烟色封皮的书册。他把书册往空中一抛,整个峰顶变成了灰蒙蒙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