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能活了吗
    烟色封皮的书册是生死簿,冥王书中的一册。

    冥尘打开后,他进入了冥王书的阵域内。

    修士最忌讳由他人掌握的阵法或空间内,等于把自己的命交于他人之手。

    在冥尘打开阵域时,殷青梨没有任何的迟疑地进入了阵域内。

    殷青梨信任林千蓝,所以他信任了冥尘。

    林千蓝不用说,她是迫不及待地想再进来看看升了级的阵域有什么变化。

    林千蓝两世的成长经历都不怎么美好,尤其缺乏亲情,造就了她成型的大大咧咧性格下实为冷情的性子,因此她很难去全心全意地信任一个人。

    到目前为止,她最为信任的人就是冥尘,有两人签有契约的原因,也有对冥尘莫名而来的熟识感,主要是两人朝夕相处的时间长,彼此间的感情和信任是一点点累积出来的。

    师父这会的举动是对她全然的信任,林千蓝不能不被触动,她暗自决定以后对师父可以信任更多些。

    进来后是一阵阵的凉意。

    生死簿在车侯庆手里时,阵域里的阴气是昏昏暗暗的,很是浑浊不清。现在,阵域里还是灰蒙蒙的,阴气重而不浑。

    林千蓝只感觉到了清凉,没有身入洧渊鬼洞里阴气侵体的现象。

    这就是只有部分操纵权与完全认主的区别。

    冥尘朝一个方向轻一抬手,那个方向一块四方的地面变成烟黝黝的地洞,从地洞内升起一个四方的烟金色的牢笼来,牢笼内不同深浅的烟色与灰色烟雾翻滚,想冲破牢笼。

    牢笼只有四面烟金色的栏柱没有顶,这些烟灰烟雾无论怎么翻滚都没有触碰到栏柱,也翻滚不到栏柱顶端的高度。

    是炼狱囚笼。

    冥尘道,“裘鸿钧。”

    只见烟灰烟雾里聚出一张脸来,这张脸的五官不断的闭合扭动,看上去是极端痛楚,隐约是裘鸿钧的模样。

    冥尘的双唇无声地翕动了下,那张脸上痛苦表情渐渐消退,然后由脸变成了一颗头颅,再长出了身子,凝成了裘鸿钧的神魂。

    冥尘问,“如何?”

    炼狱囚笼里的裘鸿钧死死地盯着冥尘,似要把他看透,脸上还遗留有经历过强烈痛楚的苦纹,“不如何。我死了也要拖那只狻猊一起死!”

    看到了林千蓝,“当年我有心让林洛冰入主裘家,只可惜……林洛冰看上了那只狻猊。”

    刷新了林千蓝的三观!裘鸿钧竟把无耻的话说得如此声情并茂。

    想让林洛冰成为他转世身体的容器,在他口中成了入主裘家!当她不知道成为容器后的女修的下场?唯有死!

    把林洛冰从小与倪非结下来的亦师亦友的情谊,污蔑为两人有私情。

    林千蓝听了没半点的存疑,裘鸿钧纯粹是血口喷人。若她娘亲真与倪非两情相悦,以她娘亲的性子,早成了倪非的道侣,说不定连小狻猊都生下一个了。

    裘鸿钧是想看她愤而怒斥还是想让她心中生疑?应该是二者兼有。

    林千蓝不会如她的意,跟一个永世呆在炼狱里的神魂犯不着起怒。

    她招出幽冥阴火在指间,面色静然,“这是幽冥阴火,专烧阴魂,若你想激怒我来杀了你,我能做到,可我呢,不会这样做,而你,知道是为什么。”

    炼狱囚笼哪会是关人关神魂的牢房那么简单。

    那时掉到炼狱囚笼里的若不是冥尘,换个人,修为再高都别想出来。

    因为是冥尘,关进炼狱囚笼后不仅出来了,还反控住了生死簿。

    其他人被关进炼狱囚笼后,肉身很快会被死气消融掉,只剩下神魂关在里面。

    处在里面的神魂会感受到炼狱之火的烧灼,一小块一小块地蚕食着,把痛苦拉长无数倍。

    有时感觉神魂被冰冻住,再一点点的开裂,神魂碎成块又碎成渣。

    痛苦到了极点,想昏过去都做不到,而且痛觉比做人时还要敏感许多倍。

    当感觉神魂被烧没了,神魂真的会散开,可不多会,散开的神魂又会在死气中重聚起来,重聚的过程同样不怎么好受。

    然后是新一轮痛苦到来。

    这会裘鸿钧能好好地站着说话,是冥尘关了炼狱囚笼里的炼狱。

    她会帮裘鸿钧解脱?她更想让裘鸿钧永世呆在炼狱囚笼里!

    盯着林千蓝手里灰白色的火焰,裘鸿钧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

    他是想真死,他死了无数次,又活过来无数次,周而复始地经历着无尽的痛楚。

    他刚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时,还以为他被关在里面了一百年,看清了周围的情景,才意识到他呆在里面不会超过一天。

    他还有翻本的机会!裘鸿钧带着嘲弄对殷青梨说道,“殷青梨,你不是想杀了我替林洛冰报仇吗?怎么不杀了?”

    殷青梨对着裘鸿钧一直没有好脸色,但也不会应他的激,“你求死不过是以为你还能再活。”说话间,一个灰色透明珠子悬在了炼狱囚笼之前,“你,不可能再转世。”

    裘鸿钧的神情巨变!

    灰色透明珠子是颗纳魂珠,肉眼就可以看到里面关着一个神魂,而这个神魂与炼狱囚笼里的裘鸿钧一般无二。

    正是裘鸿钧的分魂。

    他在眦目穷奇兽被杀时,用了燃血遁术,为了保险,他遁出护宗大阵后把分魂放了出去,让分魂回了弥云山脉的秘密驻地。

    他的真身被抓后,知道逃不了,他一心求死,因为主魂不在了,他的分魂就能变成主魂,他便能再活。

    他被关在这里,与外界断了联系,还不知道他的分魂已被殷青梨抓了。

    这一下击垮了裘鸿钧,他彻底没了翻本的机会,哪有一分的儒雅之风!“你们够狠!不过,我若不愿意,那只狻猊也别想活!”

    冥尘没有再给裘鸿钧讨价还价的余地,“依你与倪非的誓约,你的神魂不灭,倪非就不会死。而我可以让你的神魂永世不灭。

    我并非与你商量,而是给你个神魂不再受折磨的选择:你解除与倪非的誓约,我把你送到冥界进入轮回,你不解除,那就永世呆在炼狱囚笼内。三息,三息后我会封了它。”

    裘鸿钧已亲自验证了神魂是怎样永世不灭的,被关在一个除了死气什么都没有、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地方,受尽无穷的裂魂之痛,这样的永世不灭不如死了的好。

    他明智地低头,“我选进入轮回。”

    解除本命誓约同样需要阵法的辅助。

    林千蓝拿出早准备好的阵法基座,很快布好了阵石,刻上阵纹,阵成!

    解誓相对简单,无需精血,也无需原立誓人在场。

    殷青梨放出裘鸿钧的分魂,冥尘那边打开炼狱囚笼,裘鸿钧的主魂与分魂合而为一后,裘鸿钧站到了阵台上。

    “……前誓已解,此后与倪非再无因果。”

    因冥尘是阵域的主人,裘鸿钧所解的誓约成没成功骗不了冥尘。

    等裘鸿钧解完誓约,冥尘把他再扔进了炼狱囚笼里。

    “你——为何!”裘鸿钧以为冥尘出而反尔。

    冥尘对他淡淡一瞥,“若解了,我自会送你去冥界。”说的很明了,他不信他,要看到解约真的成功了再履行承诺。

    裘鸿钧这回是一点花招都没敢使,他心里憋气也只能憋着,谁让他无任何信誉可言呢。

    冥尘右手一覆,阵域里变了个场景,灰蒙蒙的阴气一样,但不再空空的一片,而是有亭有台,还有神魂。

    他们进入了生死簿的另一页。

    神魂是倪非的。

    “妖王”穆昶“带”出虚天宗的倪非不是真正的倪非,而是倪非的神魂入住了一具灵躯内。

    这具灵躯是当初穆昶为自己炼制的,林千蓝在窥得虞美人花的秘密后,就打起了穆昶这具灵躯的主意,在冥尘的强权下,穆昶不情愿地把灵躯炼制成了倪非的模样。

    在穆昶跟倪非离开虚天宗后不久,倪非的神魂就被冥尘收进了生死簿内。

    冥王书里的阵域属冥界的一部分,虽能阻断与云琅界的一切联系,但本命誓约的约束力太过强悍,阵域也不能完全阻断违了誓约的天罚。

    但事无绝对,倪非在与裘鸿钧立下新誓约时,成功地借助改良的虞美人,把他的一滴精血率先融进了本命誓约阵中,使着立下的新誓约没有完全成功,约束力弱了一多半,让阵域阻断誓约天罚有了可能。

    裘鸿钧让倪非立的誓约里,有若裘鸿钧死了倪非必化为飞尘这一条,即便是誓约约束力弱了许多,但这条没有漏洞,要想办法化解。

    倪非神魂离体的行为,对天道来说是死了。

    这还不够,化为飞尘的包括肉身,那具灵躯内灌注了部分倪非的精血,倪非的神魂又是从灵躯内离体的,以此来瞒过天道。

    在彻底解除誓约之前,倪非是不能回到他的肉身里去的,否则天道会知道他还活着。

    是以,倪非这几天都是以神魂状态呆在生死簿内。

    倪非松松地穿着绯红的外袍,系一根细细的丝带,林千蓝要不是事先知道是倪非的神魂,会以为是真人。

    “老大,看吧,倪非的也是灵体。”腾二终于可以证实它没有说慌了。倪非的本体是神兽狻猊,神兽的神魂也称灵体。

    腾二看看倪非,又看看自己,没比得过,想在挽回面子,悄悄传音给林千蓝,“老大,我以前的灵体比倪非的还像真人。”

    “知道,你以前比倪非厉害。”林千蓝顺着道。

    老大没有嫌弃它!腾二放心了。

    见到三人一蛇,倪非也没从亭台上的靠椅上站起,而是对三人抛了个媚眼,“恩人们,我能活过来了?”

    都只剩下灵体了,倪非这时而不正常的性子一点没变。

    林千蓝心说还恩人们,怎么不说恩客们……

    也亏了倪非这性子,换个妖修,被圈禁一万多年,怕是早不一拍两散,或是变得易暴易怒,怒恨不平了。

    倪非没有,哪怕是他因受到誓约反噬,也没有摆出过愤恨不平脸。

    殷青梨对着倪非一如既往地恭敬,“倪非前辈,誓约已经解了。”

    因阵域与外界隔绝,严格来说,誓约还没起效,要出了阵域倪非才能感应到。

    这就是冥尘没有立即把裘鸿钧送到冥界的原因。他能感知到裘鸿钧没耍花样,但誓约有没有彻底解除,还要由倪非说了算。

    引来倪非的一顿斜眼杀。

    林千蓝现在怀疑师父是故意在倪非面前扮恭敬的,师父在其他人面前从不这样做,在冥尘面前也是很随意,唯有对上倪非……

    冥尘做壁上观。

    殷青梨道,“千蓝。”

    林千蓝知道自己该出场了,她从浮音宫的承仙池内取出了倪的肉身。

    倪非的神魂不能归体,而没有神魂的肉身是不能收进生死簿。因是“死”了的人,林千蓝能收进浮音宫内。

    倪非神魂一晃归了体,慢慢睁开眼。神魂离体了几天,他适应了一会才站起来。

    冥尘收起阵域,几人回到了鸿钧峰的峰顶。

    等了一会,林千蓝忍不住问道,“倪非,解了吗?”

    倪非的面容比谁都严肃,“解了。”他漂亮的栗色眼眸却微微闪动,圈禁了一万多年一朝得自由,倪非也难以自抑。

    冥尘点了下头,再翻开悬在他面前的生死簿,把裘鸿钧的神魂从里面放了出来。

    裘鸿钧已绝了逃走的念头,有冥尘在,他是逃不走的,没了倪非这个掣肘,他逃等于放弃了冥尘给他的进入轮回的机会,他不会做出这等自毁前程的事。

    看到倪非好好地站着,他吃惊不小,他原以为倪非在他解了誓约之前,不死也会被反噬得半死,“你——”

    天际开始出现一声隐雷,冥尘哪会在裘鸿钧身上浪费时间,没给他问倪非的机会,指尖弹出一滴水入了裘鸿钧的神魂内,裘鸿钧面呈惊恐,却动不了,说不出。

    水是黄泉水,一滴足以洗去裘鸿钧所有的记忆。

    冥尘答应把他送进冥界轮回,但没说让他带着记忆走。

    从某种意义上,裘鸿钧从一刻起死了,不再存于世上。

    消除记忆后,裘鸿钧的神魂变得浑浑噩噩,冥尘再次把他收进了生死簿内,这回收进的是生死簿的另一页,那页能连通冥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