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冥尘飞升
    找到了!

    赶到鬼沙域一个时辰后,赵卓云找到了那片不起眼的乱石堆。

    高兴是高兴,但不会让他有多激动。

    如今的他历练多年,拥有不少任意拿出一件都会成为拍卖会压轴品的宝物,不再是当初那个见识阅历不够的外门弟子了,宝物在前总会激动一阵子。

    修炼了阵法他一眼看出乱石堆有阵法,赵卓云对这个中阶阵法不大看得上眼,布的太简陋,要是由他来布,别说时到小虚境内的练气期弟子,就是筑基期修士都不一定看出这里有阵法。

    破阵很容易,他只用了两张破阵灵符。

    在通往里面大殿的通道打开时,地面发生了震动。

    他刚起了个“破个中阶阵法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念头,随即感觉到不对,不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地面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刚打开的通道一下子没了。

    不好!赵卓云见识不少,他意识到是小虚境出了问题。顾不得恼怒,拿出传送玉符,看到玉符发出了亮光,这是要被传送出去的信号。

    被传送出去?赵卓云不愿意,他这会要是拿不到东西,就要等下一个五年,他哪里肯等?

    手上一使劲,玉符断成两截,意味着他不会被传送到虚天宗内了。

    他不信,以他的能力,和外面那个他的襄助,他出不了小虚境!

    不知小虚境出了什么问题,一个月时间没到就要提前关闭了。

    他这一分神的当口,不仅是地面了,整个空间都发生了震动,地面开裂,灵气湍流。

    不好!赵卓云忽地往后退了几十米。

    他退的及时,一个狼牙棒的棒影砸在了他方才站立的位置,再看,面前多了一个女修,狼牙棒已回到她的手中。

    赵卓云瞳孔猛得一缩,林千蓝!

    怎么可能!林千蓝一个金丹修士怎么进得来小虚境!要是真能,外面的他就该跟他一起进来了。

    林千蓝看着他,“赵毅。”

    她不是太确定眼前的修士是否就是另一个赵毅,因为眼前的修士跟赵毅的长相相差很大。

    赵毅本人长得只能说还不错,在他修炼了带有魅惑效果的功法后,他的相貌等级有所提长,但还是达不到姬凤逍那个级别,更别说倪非那等了。

    但眼前的修士的相貌直逼向倪非那个等级,眉眼与原来的赵毅都不相像。

    刚才不是赵卓云躲的快,而是林千蓝没想砸死他。

    “你认错人了。”赵卓云瞬间想了许多。

    林千蓝又道,“赵卓云。”赵卓云是另一个赵毅在东阳峰的身份。

    赵卓云知道他的计划泄露,他不知道林千蓝怎么找到这里了,但林千蓝站到这里了,外面的那个他凶多吉少!

    赵卓云萌生了逃的念头,他的修为只有练气九层,对上金丹期的林千蓝他连一合之力都没有!

    林千蓝费了那么大的周折,把修为压制到了练气九层,从冥尘撬开了小虚境禁制的一角进到了小虚境内,还能让赵毅跑了,那她真活倒回去了。

    尽管眼前修士表现的很镇定,她还是确定了这人就是赵毅。

    鬼沙域这一带就只有他一个人,不会再有一个练气九层的修士不在小虚境的内部寻宝,跑到外围荒凉的鬼沙域来。

    “老大,是灵躯。”腾二这会才辨认出来。

    灵躯除了不能修炼进阶外,跟肉身没什么区别,加上赵毅用法术法衣为他的灵躯做了几重的遮掩,腾二也做不到一眼认出。

    “那就是赵毅了。”林千蓝心想赵毅有多自卑啊这是,弄了个容貌俊美就是跟他本尊不像的灵躯,可惜啊,只是灵躯,等他重塑了肉身,又得重返本尊模样。

    腾二传音,“老大,让我出去帮忙吗?”

    “不用。”要是解决个练气期的赵毅都要腾二一起上,那她岂不太无能了。

    确定后不再迟疑,狼牙棒当头朝着赵毅砸去。她的修为压制了,她身体本身的力量可不受压制。

    赵卓云跟赵毅由一个神魂分裂来,有着同样的记忆,行事手段都一样,见林千蓝再对他出手,赵卓云一念下就想回到芥子空间。

    同一个错误林千蓝不会犯两回,她不会任由赵卓云进到芥子里空里。

    一念很快,但林千蓝试探着叫出赵毅的名字时,就暗中把紫绡纱布在赵毅脚下,此时地动山摇,掩盖了紫绡纱的灵力波动。

    赵卓云再有阅历,可他此时的灵躯只是练气九层,敏锐度不够,再加上没有烟老在暗中指点,他是一点都没觉察到他已进了陷阱,还是当他面布下的。

    赵卓云一念要回芥子空间,而林千蓝在砸出狼牙棒时一念摧动了紫绡纱,赵卓云一头撞在紫色纱幕里,没能进到芥子空间内。

    狼牙棒紧接着要落下,赵卓云拼命喊道,“林千蓝!我与你并非死敌!我用一个秘密洞府换我的命!”

    狼牙棒停在了赵卓云头顶五米处,林千蓝轻嗤道,“秘密洞府,是蛟龙洞府吧。”

    柳妍惜比林千蓝还想把赵毅彻底除根,把另一个赵毅,也就是赵卓云进到小虚境后会去哪,和他进小虚境的目的都说了。

    赵卓云进到小虚境的目标是穆昶的小空间。

    在烟老认出晏誉的本体是龙血参后,赵毅把晏誉抓了起来,除了催化他提前成年,好炼制了晏誉提取龙血外,还搜了他的部分记忆。

    他是怕把晏誉弄死了,没有全面搜魂。

    他从晏誉的记忆里知道了小虚境内有一个小空间,属于一只烟蛟龙,空间里有无数的宝物,更别说里面还有真正的龙血精华了。

    可小虚境只能允许练气期的弟子进来,赵毅再眼热也无法。他打算修炼裂魂术,跟他知道小空间里有几样重要的能重塑肉身的宝物有关。

    小空间里有什么东西,他连烟老都瞒着,烟老也是要重塑肉身的,东西只有一份,关乎他的命,他哪会相让?

    赵卓云进到小虚境,就是来取穆昶小空间里的空物的。

    林千蓝知道!赵卓云尚不死心,“林千蓝,我知道怎么进去!”

    林千蓝道,“那你大概不知道,里面的东西都拿不出来吧。那里是烟蛟龙的内丹空间,被镇压在了小虚境下方,里面原有的东西都拿不出去。”

    赵卓云信了,林千蓝不像,也不会拿这事骗他,这让他产生了难以接受的挫败感,见头顶的狼牙棒又动了,赵卓云心底的惶恐不要钱地往上溢,“林千蓝!跟你做对的是赵毅!不是我!我有他的记忆可我是赵卓云!我还有东西!我用芥子空间换命!”

    看着只差跪地求饶的赵卓云,以林千蓝的感觉,赵卓云跟赵毅在性格上有着很大的差异。

    赵毅那人贪生怕死是有的,但他还有傲气的一面,不会露出惶恐以及渴求到只要她能放他一命、他给她磕头都不成问题的表情,特别是这表情呈现是他的真实内心。

    赵卓云说对了,他不是赵毅,他从神魂完整那一刻起,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两个人共享了记忆,但经历包括映射到身体上感受,那样感受往往只在特定的那一刻有,共享记忆并不能共享身体上的映射。

    赵毅死了,活着的赵卓云只是一半的赵毅,另一半是有着自己独立性情的赵卓云。

    这是神魂割裂术的致命缺陷,林千蓝原没打算修炼,看到眼前现成的例子,她更不会修炼了。

    “对对,老大千万不要修炼!”腾二在浮音宫内直点头,“我那时候都不知道我是腾二还是腾一跟寻弈了,我觉着我是寻弈,又不想是寻弈……”

    “嗯,不会。”林千蓝回应。

    实例观摩完毕,赵卓云也好,赵毅也好,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林千蓝从腰间摘下那枚烟色戒指,“你说是这个?已经在我手上了。”

    “你杀了他!”赵卓云惊恐万分,又有了救命稻草,“我跟芥子空间是神魂绑定!你要再把我杀了,芥子空间就会崩溃!你放了我,我解除绑定!”

    他不相信芥子空间对林千蓝没有诱惑力。

    腾二道,“老大,赵毅说的是真的怎么办?是有一种契约术,能绑定好多世,要是赵毅死了,等他轮回投胎了,芥子空间又会成了新的他的。要是他神魂没了,芥子空间就毁了。”

    啧!是赵毅这种自私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他得不到的,宁愿毁了也不会让他人得到。

    芥子空间对林千蓝有诱惑力,一个有山有水还能调节时间流速的随身空间,怎不让人眼馋?

    但诱惑力没那么大,她有浮音簪了。

    崩溃就崩溃,她是不会放走赵毅了,她犯不着为了一个芥子空间为自己留下一个隐患。

    她随手一抛把烟色戒指抛到了乱石堆前,同时狼牙棒下落!

    “啊!”另一个赵毅死时,他的面容极度惶恐。

    林千蓝招出了幽冥阴火,把他连尸首到神魂都烧成了无。

    赵毅没有说谎,在他的神魂化无的那一刻,烟色戒指断裂,已停歇下来的地动再次震动起来,天色骤变灰暗!

    林千蓝手快地捏碎了传送玉符。

    在被传送走时她匆忙地一瞥,只见飞沙走石中,一望平川的鬼沙域起了一座山。

    芥子空间崩溃后落到了小虚境里!

    林千蓝再睁开眼,就到了小虚境外。

    “轰!”

    雷声!原有三个时辰,这连半个时辰都没过,天道就急着催冥尘走了。

    穆昶狐疑的看着她“你在里面又干了什么大事,差点没把小虚境给捅破了。”

    林千蓝也看到了,小虚境的禁制浓雾振荡不停。两个空间融合怎么可能动静不大。

    冥尘离开在即,她这会没空跟穆昶说什么。

    她冲着冥尘笑道,“还好,赶上了。”她心里清楚,不是她赶上了,是冥尘在等着她出来,所以才会是雷声。

    冥尘还是平常平静中带着懒散的神情,“嗯。事都办完了?”

    林千蓝知道冥尘问的是什么,应道,“赵毅死了。刚才是他的芥子空间崩溃了,这么巧,落到了小虚境里面。”

    又一阵雷声。

    冥尘瞟了眼,“嗯,我走了。”平静的像是他只是出去随便走走。

    说罢,他一闪遁入了高空,一股浩瀚的气势从高空的冥尘处传播开去,让人不由得产生仰望之感。

    随着这股气势的释放,雷声收住,团团的云层渐渐散开,并没有飘走,朵朵层层散在高空。

    不多会从高空中透出万道霞光来,照在朵朵云彩上,满空都成了祥云。

    这才发现,有部分祥云组成了一个略有曲折的云梯,直达天际。

    冥尘一步踏过一朵祥云,向上方走去。

    “飞升!”

    祥云布满了不知多少里的天空,身在虚天宗的人都能看得到。

    在之前天擎钟再次敲响,这回敲了两声,代表着危机解除,许多弟子都出来了,相互间发着传讯符,询问天擎钟为什么敲响。

    有谨慎的,没有立即出来。

    莫来由的雷声再惊出了不少虚天宗的弟子。

    在他们以为是谁的劫雷时,空中发生了大逆转,劫云变成祥云。

    没亲眼见过也听说过,在典籍里看到过描述,虽然每位飞升修士的飞升天象都有所不同,但漫天的霞光和祥云是必有的。

    宗内有人飞升!

    虚天宗的弟子沸腾了!

    方郜和几位被冥尘救下的弟子认出了冥尘,“是太上长老!”

    “什么!他就是太上长老?”

    “不会错。太上长老救了我一命,我不会认错……”方郜把他看到太上长老三下五下屠了一只、他后来才知道是眦目穷奇兽的事说了一遍。

    一传十,十传百,因天擎钟的敲响,此时正是虚天宗弟子传递讯息的高效期,飞升的是太上长老的消息,不大会传遍了整个宗门。

    虚天宗的弟子沸腾了,虚天宗上层的一众人更为激动。

    几千年来,虚天宗内没有一个修士飞升,哪怕是外来的。

    祥云的尽头突然出现一个浅浅的旋涡,冥尘踏到祥云尽头,顿了下,传音给林千蓝,“契约者,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夙无衣的尾羽……”

    话没说完,旋涡猛得放大,冥尘消失在旋涡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